巫颂 第二百一十七章一顿板砖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哼,哼哼。”

  炽焱化为一团人形火焰,出拳如电,对夏颉就是一通乱打乱砸。炽焱出拳也没有什么章法,只是速度很快,极快,比夏颉所见过的最厉害的大巫出拳速度还要快了百倍以上,根本容不得夏颉闪避。拳头有如雨点冰雹般砸在夏颉手臂上,每一拳都恰好和夏颉肉体所能爆发的最强力量相当,每一拳都无比精准的击溃了夏颉提聚起来的巫力,让他只能双手抱住头,硬扛了炽焱那暴风骤雨的打击。

  怒火腾腾的冒了起来。夏颉还不知道炽焱到底是什么身份,但他打伤了旒歆――这个让夏颉在这个世界这个时空不多的几个真心关注的人――这就让夏颉有点抓狂了。而炽焱攻击夏颉的手段,更是让夏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每一拳都恰好是夏颉肉体所能爆发出的最强力量,炽焱能精妙的把握住夏颉体内巫力的运转情况和每一根肌肉的发力状况,他在用这种难度极大的方式折辱夏颉。

  一拳拳源源不绝的落下,夏颉被硬生生打得连连倒退,身体却是根本反应不过来。最终炽焱一记鞭腿狠狠的轰在夏颉腰腹之间,将他重重的踹飞了出去,一头撞碎了大殿的大门,轰进了秘殿外厚厚的岩层里。炽焱冷笑:“区区一不入流的巫,居然也敢冒犯本尊?”

  他不顾后面太弈的叫嚷,伸出大手就朝旒歆抓了下去。

  一声古怪的狞笑自殿门外传来,两条手臂被轰得酸软无比好似残废了的夏颉踉跄的从厚厚的岩块里钻了出来,他二话不说,脑袋一晃,一条金色的大手呼啸着自他后脑勺钻了出来,张开大手朝炽焱抓了过去。肉体力量根本不可能是炽焱的对手,而且很显然炽焱的巫术修为也比夏颉高明了许多,巫法一系的力量无力对付炽焱,夏颉干脆使出了炼气士的神通。

  以元神聚集了天地灵气所化的巨灵神掌,按照个人修为的高低,这金色的手掌有撕裂虚空粉碎星辰的极大威力。在北方雪原上稀里糊涂的提升了境界的夏颉,此时在道法上的修为已经到了一个他自己都估摸不准的程度,大手一出就见金光万丈,那大手有如黄金打造般凝练,哪里看得出是灵气所聚集的?手掌快如闪电的握住了炽焱,重重的一掌将他往地上一拍。

  秘殿颤抖了一下,又是无数石块自天花板上落了下来。通体化为火焰的炽焱被这一掌拍得恢复了本体,嘴角都冒出了金红色的带着火苗的血迹。他惊怒万分的看着夏颉,厉声咆哮道:“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你,你,你这不是巫术,你,你,你用的是什么?”

  夏颉没吭声,元神所化的巨掌往来如电,甚至不受空间的拘束,速度比起夏颉本体的速度可要快了无数倍。只见金光闪动,炽焱一个不提防又被巨掌攥住,狠狠的朝地上轰了三五下。随后只见那手上一层层的庆云祥光冒了出来,丝丝金光涌动,掌心一朵金莲展开,大掌微微颤抖,四周虚空朝那掌心金莲涌了过去,好似那巨掌化为一个黑洞,天地间一切物事都要被他吸纳进去。

  就在那一吸之间,大掌内部发出一声隐隐的雷霆之声,携带着无穷的力量一掌拍在了炽焱的胸口。

  ‘噼啪’一声,好似苍蝇拍拍苍蝇,炽焱堂堂一天神,被那一掌轰得七窍中喷出了淡金色的流火,嘴里更是大口大口的喷出了金色血液,被打得贴着地朝后飞出,‘丁零当啷’的也不知道撞碎了多少层秘殿后面的宫殿楼阁,被打得不见了影子。

  冷笑一声,夏颉重重的一口浓痰吐在了地上,不屑的咒骂道:“老子管你是谁?敢动老子的人,哪怕你是神,也照揍无误。”

  掏出一个青色玉瓶,夏颉飞快的给旒歆灌了一颗通天道人赐下的保命灵丹。只见一团金色雾气腾腾的冒了出来,裹住了浑身都翻滚着火苗的旒歆一阵转动,火焰全消,原本形容憔悴的旒歆,也渐渐的恢复了一点儿力气。只是旒歆还是说不出话来,只是有气无力的看了夏颉一眼,眼里满是担忧,同时也有着无边的欣喜和一缕割不断的柔情。夏颉神识往旒歆体内一探,不由得恶从胆边生,一股子杀气冲得他两只眼珠都红通通――旒歆一身惊天动地的巫力修为,居然被那诡异的火焰烧去了七成!

  “我操!”夏颉刚刚咒骂出声,他头顶上的白已经蹦跳起来,一爪子挖了出去。夏颉一惊,刚要起身,白已经被一条紫青色火焰组成的手臂打飞,同时一股炽热、狂暴的力量轰在了夏颉身上,将他轰飞了老远。

  夏颉愤然的站起身来,突然无数的火苗自他体内翻滚而出,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彷佛都在燃烧,每一个分子似乎都在燃烧。在夏颉的神识细察中,那淡青色的火焰正在破坏他的身体,从最微小的分子层面破坏他的肉体组织,他的身体都有被活活烧化的趋势。若是无法压制住这火焰,夏颉就要被烧得魂飞魄散,一点存在过的痕迹都不会留下。

  身体化为半透明的紫青色火人的炽焱大步走到了旒歆身边,重重的一脚踏在了旒歆的背上,踏得旒歆一口血喷出老远。炽焱大模大样的比划着咆哮道:“本尊看上的女人,谁敢和本尊计较?这个女人,本尊要了!这是她的荣幸!至于你,你得死!”炽焱得意的狂笑着:“你中了本尊的‘焚神阴焱’,就等着神形俱灭罢!哈哈哈哈,不过,你刚才那几拳,倒是真的打得本尊很难受啊!”

  看到旒歆喷出的那一口鲜血,在看看旒歆益发委顿的面容,夏颉气得乱蹦跳。他发出一声嘹亮的长啸,一柄尺许长的金尺突然浮现在他头顶,朵朵莲花在虚空中绽放开,夏颉体内缠绕的火焰被昊阳尺吞得干干净净,随后夏颉左手握着狼牙棒、右手挥动灭绝印、脑后连续三道金色大手飞出,全力朝炽焱冲杀了过去。他同时轻声念诵着古怪的咒语,体内真元有如退潮一样被大量的抽取,虚空中有一股无形的威压隐隐成形,连续九十九道净世天雷已经被他祭在了虚空中。

  “大胆,你真敢对天神出手么?”炽焱愤怒的咆哮了一声,两条手臂间结了一个古怪的涌动着烈焰的巫印,随手一道红光朝夏颉射去。

  灭绝印一翻,那道红光被打成粉碎。印体上金光流转,无数上古神文所化的金色符号在虚空中若隐若现,灭绝印似乎也知道今日碰到了极其强悍的敌人,印体中居然响起了金戈轰鸣的声音。夏颉左手的狼牙棒更是急骤的跳动着,已经化为了无形无质的虚影状态,但是一股越来越强大,让夏颉都有点把握不住的可怕力量,正在狼牙棒中不断的凝聚、不断的增强。

  眼看夏颉轻而易举的灭掉了自己打出的巫印,炽焱吃惊的张大了嘴。他怒斥道:“区区一人间的大巫,怎可能,怎可能挡住本尊的神诀?没这个道理!除非你使用的是巫神器,否则,怎,啊呀!”不等炽焱罗嗦完,灭绝印裹着万丈地水火风散发出的四色强光,当头一记轰在了他脑门上,打得万点火光乱闪,炽焱被打得矮了三尺;狼牙棒一棍抽在了炽焱腰间,夏颉所无法理解的无数禁制轰然爆发,炽焱纯粹由青紫色火焰组成的腰身被巨大的力量强横震碎,下半身当场瓦解。

  巨大的力量将炽焱轰飞了数百丈,随后夏颉毫不犹豫的将九十九道净世天雷同时轰了下来。

  净世天雷,乃是天地间一种奇异的能量,专擅长对付一切神圣精怪等非人存在,乃是天地间的天道用来执行天刑的工具,拥有灭杀一切的可怕威力。炽焱身为巫神,却也没有脱了天道的拘束,正受到了这净世天雷的克制。只见九十九道拇指粗细的近乎透明的紫色电光同时轰在了炽焱的头顶,炽焱惨哼一声,身体居然被当场打碎,化为无数流火飘散!(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被吓得目瞪口呆的履癸终于开口了,他指着夏颉大声呵斥道:“夏颉,你,你,你好大的胆子,你敢和巫神动手?你,你,你。。。”履癸吓得浑身直哆嗦,巫神啊,大巫们的精神寄托啊,大巫们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存在。不管是哪个种族的大巫,面对巫神都只有低头膜拜的份儿。可是夏颉这个蛮子,他真的是大巫么?他居然连巫神都敢揍,而且,现在看起来,似乎他还成功的干掉了一个巫神?

  “神?就这种恶棍,也能称神?”夏颉双眉一阵耸动,愤怒的咆哮起来。看着被打飞吐血的白,看着委顿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旒歆,怒火烧红了眼睛的夏颉伸出他比普通人长了许多的右手中指,狠狠的朝虚空比划了一下:“这样的神,老子不伺候!操他老母!”

  一句话不仅是履癸被吓得面色惨白,就连太弈、午乙他们一干巫尊的身体都微微的哆嗦起来,硬是没一个人吭声的。刑天厄、相柳翵、申公郦、防风炑四公脸色‘唰’的一下白得几乎透明了:真有人这么不怕死?连巫神都敢咒骂?巫神啊,这是大巫们每年祭祀膜拜的存在啊!

  秘殿内无数流散的火苗突然凝聚,秘殿内的温度直线上升,秘殿中的天花板、地板、柱子等一切石料都在融化,空气扭曲,四周的温度瞬间就上升到了一个让太弈他们这些巫尊都难以忍受的程度。通体喷涌着白色火苗的炽焱再次出现,他狞恶的笑道:“小子,有种!不过,这女人,本尊要定了。嘿嘿,本尊要当着你的面伺弄她,本尊要活活的弄死她!”

  炽焱伸出了一根手指,大模大样的说道:“原本她不用死的。但是因为你对神灵不敬,她必须得死!不过你放心,她得魂灵是一定要灭掉的,可是她的身体嘛。。。既然你喜欢,本尊不介意把她的尸体留给你。”

  夏颉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刚才他已经使出了自己最强的力量都无奈何这名邪恶的天神,他还能怎样?

  炽焱得意洋洋的,却又带着几分戒备的看着夏颉。他冷笑道:“净世天雷,这种就连天庭的那些上古天神都没有几个能掌握的天刑力量,你一个小小的巫居然能召唤净世天雷!本尊对你的来历很有点兴趣。唔,若是你献上你身边的女人,然后发下巫神血誓对本尊效忠,本尊可以勉强收你做本尊的奴隶。”

  摆出了一副法外开恩的慈悲模样,炽焱眯着眼睛对夏颉笑道:“本尊很慷慨,你发誓效忠本尊罢。”

  夏颉的中指高高的竖起,他对炽焱冷笑道:“我操你阿姆!你听清了么?或者,连你阿姆的阿姆,我也来一次?”

  炽焱的脸一下就红了,虽然他全身都被火苗裹着,实在也说不上脸红是什么样子,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的感知道,炽焱的脸在那一瞬间变得赤红一片,无边的杀气朝四周狂涌而出,太弈这样强大的巫,都被那杀气逼得连连倒退,根本站不稳脚。杀意弥漫,太弈好几次张大了嘴想要喝止这次的争斗,可是他哪里能说出话来?

  空气中,一道热流翻滚,夏颉没有看清炽焱的动作,炽焱那被尺许厚的火苗包裹着的拳头就重重的轰在了夏颉的身上。这一次,炽焱没有留手,他全部的神力都在那一拳中击出,他所掌握的数十种火焰力量同时涌入了夏颉的身体。

  夏颉周身的骨骼同时‘咯咯’响了数声,周身骨头被那一拳轰得粉碎。可怕的热流冲进他的身躯,五脏六腑几乎被化为飞灰。夏颉张开嘴,嘴里喷出一道金色烈焰,他无意识的挥动着手臂,每个毛孔内也喷出丝丝烈焰,眼看他就要被烧化,一道庞大的金光突然冲碎了秘殿内外数万层巫法禁制,直冲进了秘殿里面。

  履癸刚刚呵斥道:“大胆,谁敢闯入本王秘殿?”

  一声冷哼,一丝凛冽的杀机震得履癸的心脏都狠狠的颤抖了几下,履癸惊恐的退后了几步。

  身形有点肥胖的多宝道人手捧一个白玉净瓶从金光中显出身形,他拔出净瓶内的杨柳枝,胡乱的将那净瓶内的一瓶清水泼洒在了夏颉身上。那一瓶清水化为无数朦胧的水珠洒遍夏颉全身,水珠所到之处,烟消火灭夏颉受创的身体几乎是瞬间复原。一缕沁人心脾的幽香在秘殿内涌动,多宝道人看看那杨柳枝上还有几点清水沾在枝条上,又随手将那杨柳枝一抖,分出几点清水撒在了旒歆和白的身上。

  形容憔悴的旒歆被那清水点中,顿时神气完满,咬着牙齿阴沉着一张脸的站了起来。她阴狠的瞪了炽焱一眼,退后了几步,一手抓住了白,不让暴跳的白作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看到多宝道人手上的白玉净瓶,夏颉心中就微微一动,这是慈航道人的随身宝贝,多宝道人将这宝贝借了过来,想来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事情。夏颉心中暗叹,自己和多宝道人这些上古炼气士的差距,还是天差地远的啊。他打了一个稽首,阴沉着脸蛋,有点委屈的叫了一声:“师兄。。。”将一应法宝收回,夏颉退后了几步,站在了多宝道人身后。

  多宝道人朝他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低声安慰道:“无妨,师兄为你出气。”

  满脸是笑的多宝道人转脸看向了炽焱,那脸上顿时弥漫起一股刺骨的杀意。他冷冰冰的朝炽焱冷笑道:“区区一三重天境界的小巫神,胆量可真不小。。。伤了贫道师弟,打伤了贫道师弟的妻子,这笔帐,你看怎么算罢。”

  炽焱谨慎的打量了一下多宝道人。他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无数道刺目的流光还在胡乱的流窜,这是被多宝道人用暴力粉碎的无数巫法禁制留下的最后残迹。炽焱寻思了一会儿若是自己想要打破这些包括了虚空大结界在内的巫法禁制需要的时间,不由得脑子里‘嗡’的一声,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

  刚刚退后,身为巫神那高高在上的良好感觉,让炽焱又大步上前了,逼到了多宝道人的面前,冷笑道:“汝待何为?”炽焱的神情是高傲的,目光是倨傲的,他对多宝道人,是不屑一顾的。

  歪着脑袋,多宝道人冷笑道:“贫道师尊收下贫道的那天,就说了一句话:本门弟子,是容不得外人欺负的。”

  炽焱呆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你师尊是谁?”

  多宝道人没有吭声,他将白玉净瓶丢给了夏颉捧着,右手在袖子里一阵掏摸,摸出了一块长两尺、宽八寸、厚六寸的金砖,肥胖的身躯跳起来足足有三五丈高,劈头盖脸的一顿金砖恶狠狠的拍了下去。

  这金砖,是多宝道人用先天五金精气,按照原始道人门下的太乙真人的一件专门拍人脑门的法宝仿制的。金砖重有三万六千斤,上面刻画了无数的神妙符箓,专打一切有形无形之物。炽焱的身体还处于火焰状态,寻常的物理攻击对他是没有任何效果的,但是那金砖当头一下,就打得他眼前金星乱闪,化为火焰的神体不受控制的恢复了肉身形态,随后沉重的金砖有如雨点一样砸了下来。

  多宝道人,是能够用肉身硬扛翻天印,一身道法修为到了不可思议境界的大神通者。他手上的力气比起那些顶尖的巫神要差了点,毕竟他不是专修肉身的巫神。但是,他的力量也小不到哪里去,比起炽焱这种档次的天神,多宝道人的肉体可就太强悍了。

  左手使了一个禁法抓住了炽焱的脖子,炽焱顿时就动弹不得,一身神力都被封印得结结实实。多宝道人右手挥动金砖,有如街头斗殴的混混一般,劈头盖脸的狂砸了上千板砖下去。‘当当当当’,有如打铁一般,炽焱的脸都被拍平了,脸上绝大部分的骨头都变成了粉碎性骨折。金砖上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渗入了炽焱的脸部,让他想要驱动神力愈合伤口都做不到。

  夏颉看得一阵心寒,这炽焱长得不错,但是这一下子,可是彻底毁容了。多宝道人既然出手了,想必是不会让他这么轻易恢复的。

  这里多宝道人还在发威,打得堂堂一名巫神云里雾里的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看得旁边的几大巫尊、履癸等人正痴痴呆呆的说不出话呢,更加护短的、更加拥有杀伤力的、更加不讲道理的、也是三界之中最最招惹不得的一位也风风火火的冲杀了过来。

  一道无形无色的剑气自秘殿的正上方轰下,秘殿上方近万丈厚的岩层被一剑击成了粉碎,秘殿更是被那剑气一击,生生被往地下砸了数万丈下去。身披一件大红八卦袍,两条剑眉倒竖的通天道人‘哇啦哇啦’的怪叫着,气极败坏的冲杀而下。他厉声呵斥道:“哪个不开眼的瘟人,敢招惹贫道的徒儿?快快伸出脖子来,让贫道砍个三万剑出气!”

  通天道人在秘殿内绕了一圈,一对闪烁着让人不寒而栗的邪异光芒的眸子,突然死死的盯住了炽焱。通天道人朝旒歆轻轻的指了指,皮笑肉不笑的冷笑道:“这位巫神上尊,贫道徒儿若是冒犯了你,你打死他都没关系,谁叫他不知量力的去冒犯神灵呢?”

  冷笑了几声,通天道人厉声喝道:“可是,贫道徒儿的这个媳妇儿,什么时候招惹了上尊啊?让你下这样的毒手,将她一身修为化去了七成?大巫的巫力就等同大巫的寿元,你不会不知道这点罢?”

  不等被多宝道人砸得七荤八素的炽焱开口,通天道人已经飞扑上去,抢过了多宝道人手上的金砖,气呼呼的骂道:“多宝,你就是太心慈手软!这宝贝,要这么用哩!”

  好似捏小鸡一样捏住了炽焱的脖子,通天道人手起砖落,只听得‘啪’的一下脆响,炽焱的下体要害被砸成了粉碎。

  履癸本能的夹紧了双腿,用看恶鬼的眼神看向了通天道人。

  太弈惊骇万分的低声嘀咕道:“原来,他这么强!比天神还强!老子的那个赌注,岂不是要输?不妙,不妙啊。”

  太弈的眼珠子叽哩咕噜的转悠着,细细的盘算起来。</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