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二百一十六章无德之神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夏台,大夏用以关押重犯的所在,距离安邑城不到二十里,表面上只是一个小巧的土堆而已。

  一切的机密都在土堆下。夏台监狱深有十八层,每一层都有着近千的监牢,足以容纳万余名重犯。夏台内设置了上古巫阵,隔绝了一切天地灵气乃至地脉地力和周天的星辰之力,管你多厉害的大巫进了夏台,也只能有如绵羊一般乖乖的受整治。

  商汤就被囚禁在夏台最深处的水牢中。牢房四周的墙壁上开有无数拇指大小的细孔,一缕缕很柔和却阴寒刺骨的凉风自那无数的小洞眼里吹出,吹得那齐腰深的污水冒出了一丝丝的白色寒气,却比冰块还冷了数分。巫力被禁制的商汤有气无力的斜靠在墙壁上,一张脸冻成了惨白色,头发上挂着细细的寒霜,好似就要死去的样子。

  伊尹浑身哆嗦着跪在牢房门口,无奈的看着商汤的神色越来越差,却是没有一点儿办法。几个面容阴森的狱卒有如鬼魅一般站在伊尹身后的灯光暗角里,‘嘿嘿’的怪笑着:“好了,看了就走罢。你家族长,我们会好好照顾的,放心,在夏台里面,他不会出事的。”

  一名狱卒伸手抓住了伊尹的肩膀,强行拖起了他。伊尹挣扎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包钱物,大声叫嚷道:“几位,行一个方便,给我家主人换一间牢房罢?这样下去,我家主人会被活活冻死。。。我家主人和大王,是兄弟至交,是兄弟啊!”伊尹也真急了,哪怕你铁打的金刚,被那牢房墙壁里透出的无形阴风吹进了体内,等得骨髓都被冻上了,就算日后放出来,也是一个废人了。

  商汤猛的打了个寒战,低声喊道:“伊尹,出去吧,这里。。。你不用来了。”商汤看着惊惶的伊尹,坚定的摇了摇头。兄弟又如何?亲兄弟都死在了履癸的手上,何况是自己这样的兄弟?如今的履癸,可不是当年的混天候履癸了。

  几个履癸抓起了伊尹,刚刚拖着他走了几步,伊尹的叫声还在昏暗的走廊里回荡的时候,走廊尽头的青钢大门突然敞开,夏颉领了猿大、猿小,后面远远的跟着手拎金鞭的赵公明,赵公明的身边跟着几个面色惨败的牢头,一行人施施然的行了进来。看到伊尹正在几个狱卒的手上拼命挣扎,夏颉不由得眉头一皱,厉声呵斥道:“干什么?”

  夏颉一声大吼,猿大、猿小顿时欢笑着冲了上去,对着几个狱卒‘噼里啪啦’就是一通毒打。这兄弟两个在山林里无法无天惯了,哪里知道什么好歹?三五下的功夫,几个狱卒惨嚎着被打得浑身骨头骨折了一大半,倒在地上就连扭动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猿大笑吟吟的挥动了一下酒瓮大小的拳头,瓮声瓮气的叫道:“主人,嘿嘿,给肉吃!俺们帮你把这群人给揍了。”

  两个莽货还知道一点点事情,他们没把拳头抡向伊尹,否则就以伊尹的那点小身板儿,一拳下去就不剩下什么了。

  冷冷的扫了一眼地上的几个狱卒,夏颉‘嘿嘿’笑道:“好,回去吃肉。烤五头牛,白一头,你们兄弟一人两头。”

  白‘吱吱嘎嘎’的叫了几声,猿大猿小兄弟俩兴奋的摩拳擦掌了一番,殷勤的踢飞了地上的几个狱卒,护着夏颉和伊尹到了商汤的牢门前。夏颉一看到牢里商汤那难看的模样,不由得吓了一条,怒斥道:“开门,把人给我放出来。”

  一个牢头‘咕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声的哀嚎起来:“猛天候啊,祭巫大人啊,放不得呀!他是大王亲自下令抓进来的,放了他们,我们全家老小的性命可都没了呀!”另外一个牢头见机得快,殷勤的说道:“不如这样,给商汤族长换一间宽敞舒服的牢房如何?”

  低声‘唔’了一声,夏颉一脚踢开了牢门,跳下那比冰块还冷了数倍的污水,将商汤一手抓了起来。唯恐自己的巫力和商汤本身的巫力冲突,夏颉抽调了一部分真元输入商汤体内,眼看商汤头顶冒出了缕缕白气,气色好看了不少。商汤惊愕的感应了一下夏颉输入他体内的,和巫力的性质完全不同的怪异能量,感激的朝夏颉点了点头:“夏颉兄弟,没想到。。。嘿,是你来探望我。”

  心态复杂的看了一眼商汤,夏颉轻轻的笑了声,点头道:“伊尹向我求助,我才知道你被囚入了夏台。刚从王宫里出来,我就来了。”

  顿了顿,夏颉问到:“师尊安好?”

  商汤眼里一亮,点头微笑道:“师尊一切安好。”两人相视一笑,已经有了默契。以夏颉在大夏官方的身份来探望一个被履癸下令囚禁的犯人,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很容易被有心人拿来攻击夏颉。但是若是以同门师兄弟的名头来探望商汤,却也就不怕外人多嘴了。

  扫了一眼几个面带苦色的牢头,夏颉冷笑道:“大王下令囚禁商汤,可让你们如此虐待他么?还不快点送烈酒上来让商汤驱驱寒气?”

  有如金铁轰鸣的声音突然自走廊尽头的牢门外响起:“不用叫他们准备了,末将带来了极品好酒。”铠甲撞击声隐隐传来,碂黑虎带了十几个身披重甲的巫大步的走了进来。他身后,两名宫里的内侍捧着黑漆木盘,木盘上有两大盆肉,两小坛酒。

  商汤面色一变。伊尹的脸‘唰’的一下变成了惨白色,他一手抓住了夏颉的袖子,尖叫道:“夏颉天候!”

  夏颉冷哼一声,一团无形的怒火冲上了脑门。幸好自己从王宫出来后稍微去刑天家晃了一圈,就带人赶来了夏台。履癸的动作好快,派他身边的心腹碂黑虎来给商汤送酒菜,可想而知不是什么好路数。在王宫里,履癸可不是这么说的啊?他不过是要教训教训商汤而已,怎么杀手这么快就赶到了夏台?这不是忽悠人么?

  一直以来表现得很低调的夏颉,终于有点怒了。

  他将商汤交给伊尹搀扶着,自己大步走到了碂黑虎面前,仗着自己比碂黑虎高了一个头的巨大块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碂黑虎,低沉的喝道:“什么酒?极品好酒?给本天候尝尝?”

  碂黑虎心中一连串的叫着苦,夏颉和商汤就真的有这么好的交情?怎么他快马加鞭的派人求了‘消神散’后就直接来了夏台,夏颉却也到了?不应该啊?在碂黑虎掌握的资料里,夏颉和商汤也就是泛泛之交而已,夏颉这蛮子总不至于是个滥好人,就因为伊尹向他磕了几个头,他就巴巴的跑来全心全意的替商汤出头罢?

  没道理呀?碂黑虎大为不解的看着夏颉。他却不知道,夏颉的心中,还有着一些绝对见不得光的隐私呢?自前世带来的记忆,让夏颉无法坐视商汤出事呢。不过,夏颉的这些隐私,就算是大巫也无法摸清其中的来龙去脉,故而碂黑虎的这些个疑问,也无人能够解答。

  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身边内侍端着的酒坛,碂黑虎干笑了几声:“好酒,自然是宫里秘造的好酒。”他有点头疼,夏颉在这里,自己要不要把这酒给商汤灌下去呢?夏颉会作出什么事情?夏颉身后那两条比夏颉还高大粗壮了两三圈的蛮子又是哪里来的?好可怕的修为!

  碂黑虎一阵的牙疼,情不自禁的倒抽了一口凉气。他自信自己可以轻松的击败如今的夏颉,但是夏颉身后的那一对孪生兄弟,就让他有点摸不清路数了。再加上,身披金色甲胄,相貌威严双目如电,手持一对金鞭的赵公明,正站在一旁虎视眈眈。。。碂黑虎再次的抽了一口冷气。猿大猿小兄弟两个,碂黑虎还能看清他们大概是真九鼎级别的高手。但是赵公明么,有如雾里观花,他根本摸不清赵公明的底细。

  眨巴了一下眼睛,碂黑虎呆呆的看着夏颉,半天没想出应对的词句来。冲锋陷阵他是好手,花巧语的功夫,他却是不会的。

  赵公明冷笑了几声,突然走到了那端着酒坛的内侍身边,将金鞭挂在了腰带上,劈手夺过了一个酒坛。拍开封泥,赵公明闻了一下坛中的酒气,冷笑连连的说道:“履癸小儿好生大胆,这酒里有销魂蚀魄的剧毒,一旦服下,元神魂魄尽皆飘散,好生恶毒啊!”随手将酒坛砸在了地上,赵公明双目中射出一道冷电,冷笑着握住了金鞭。

  碂黑虎气极败坏的看着赵公明,怒斥道:“你~~~”

  赵公明‘嘿嘿’怪笑着看着碂黑虎,淡然说道:“吾怎地?”

  碂黑虎瞥了一眼赵公明手上金鞭,双手下意识的握在了腰间佩戴的一对玄铁鞭上。赵公明兴奋的挑了挑眼角,很是激动的说道:“哦?你也会使鞭?有趣,有趣,我们出去找个宽敞地方对对鞭,可有胆量?放心,贫道不欺负你!贫道不用神通法术,只和你比试鞭法,可有胆量?”

  碂黑虎那个怒啊,这都什么人啊?他琢磨了半天,这场面他没办法应付啊?他不擅长应付这种局面啊?他眨巴了几下眼睛,看向了脸上刚刚挂起了几丝血色的商汤,冷声喝道:“商汤,大王赐酒,你可愿喝下?”

  商汤、伊尹的面色再次一白,紧张的看着夏颉,没说话。

  夏颉抱起了膀子,蛮横的用肩膀碰了一下碂黑虎。大力涌出,碂黑虎措手不及,被夏颉一膀子撞退了十几步,撞得他身后两个内侍仰天倒在了地上,四脚朝天的摔得头破血流,那肉也好、酒也罢,全洒在了地上。夏颉冷哼道:“公明师兄,这几日就有劳你在夏台看护商汤。”

  赵公明点点头,满不在乎的说道:“大家乃同门师兄弟,什么有劳不有劳的。”他突然大喝道:“兀那厮,还不快去准备上好房间,厚褥子、热茶、热汤水的伺候着?”他一脚踢出,踢得一个倒霉的牢头惨嚎着飞出了十几丈远,差点没一头撞死在青钢牢门上。(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伊尹按捺不住的狂喜失笑,原来如此,这条黑脸的威猛大汉,居然也是主人的同门师兄弟?那通天道人,到底有多强的实力啊?这是天佑商族,天佑自己的主人啊。有夏颉在外帮忙奔波,有这条大汉在牢里看护住主人,主人这次,定然是无忧的了。

  伊尹正在这里傻笑呢,青钢大门突然敞开,‘稀里哗啦’的又有二十几个衣着打扮各自不同的男子行了进来。一个胡须花白的老人刚进门,还没看清走廊里的情形,就大叫起来:“商汤族长,我们来看你了。”

  碂黑虎的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这群人都是什么人啊?都是最近押送美玉、精金这些货物来安邑纳贡的大夏附庸势力的领导人啊。这二十几个男子中,位列候位的人,就有小一半了。碂黑虎的一颗心突然悬了起来,这种情况,他要立刻汇报给履癸才行。

  商汤则是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远远的举手行礼道:“安国主,您一向可好。”

  刚走进门的这二十几个男子突然看清了走廊里的情形,看到夏颉、赵公明对碂黑虎之间剑拔弩张的模样,不由得同时惊咦了一声。

  碂黑虎咬了咬牙,冷哼道:“好,夏颉,今日之事,末将定然向大王回报。”

  这是威胁么?夏颉心头的无名怒火一下子升起来数丈高。他冷笑道:“去罢,我陪你去王宫,我正好问问大王,刚才他向我所说的,只是想要教训教训商汤的话,是不是放屁!”怒火冲心,夏颉出口就带了一点荤话,听得那刚刚进门的二十几个各族的代表是目瞪口呆,听得碂黑虎是面色发黑,听得伊尹是眉飞色舞,差点没放声笑出来。

  夏颉正和碂黑虎斗鸡眼一样的对着眼神呢,突然夏颉的面色急变,惊怒不定的大吼道:“不好,旒歆出事了!师兄,这里交给你了!你快发信令,请多宝师兄他们去安邑城助我一臂之力。能打伤旒歆的人,我对付不了!”话音未落,夏颉已经有如一道狂风,撞飞了碂黑虎带来的十几名壮汉,大步冲了出去。

  猿大猿小怒吼一声,闷着头紧跟着夏颉冲出。两条莽货跑了个肩并肩,那走廊尽头的大门却又狭小,兄弟俩重重的撞在了门框上,硬是将半条走廊都撞得支零破碎的,这才摇晃着巨大的块头跑了出去。

  商汤惊呼道:“夏颉,怎么了?”

  赵公明则是猛的眯起双眼,掐指计算了一阵,面色微变道:“真是。。。好胆,敢惹到本门头上。。。希望师尊他不要出手罢?否则,他老人家又要被罚闭关了。”忧心忡忡的赵公明随手掏出一张金色灵符,手指一抖那灵符凭空生火烧成灰烬,化为一道金光冲出了夏台,直朝镇天塔工地的方向飞了过去。那夏台内外无数的上古巫阵,硬是没能拦住这一道金光。

  却说夏颉刚出王宫,镇天塔上就来了不速之客。

  天空一圈圈的乌云卷了起来,一道火光自天外落下,镇天塔上凭空多了一个人。

  这人身高丈许,容貌俊朗,却带了几分邪气。他眉心间长出了一块小孩拳头大小的赤红色晶石,透过那晶石,可以看到他的大脑内一圈圈的红光荡漾,有如一片火海。这人仅仅是在腰间缠了一条兽皮,一头赤红色的长发几乎垂到了脚后跟处。无形的热浪在他身周涌动,一头长发随意的翻舞,那等气势,那等狂傲,很有点不可一世的派头。

  正在镇天塔上救治那些工匠的多宝道人等两教弟子远远的看到了这男子,立刻同时蒸发,避开了那男子高傲冷酷的目光。

  男子满意的大模大样的扫了一眼镇天塔上那些在他看来有如蝼蚁的工匠和大巫,冷冷的喝道:“你们这里的主事人是谁?叫他过来参拜。本尊乃巫神炽焱,今日下界,有要事找你们的大王。”

  这自称巫神炽焱的男子背起了双手,大模大样的站在了镇天塔上,昂着头看着天空,那傲气啊,几乎能将天都冲出一个窟窿来。

  正在下面一层塔体内聚赌喝酒的刑天大风兄弟几个听到属下人的回报,连忙跑上了塔顶。远远的,刑天大风就看到了那男子眉心那一块巨大的赤红色晶体,不由得就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后,那男子故意的放出了一点儿威压,那不属于人间的庞大威压,使得刑天大风兄弟几个一骨碌的跪倒在地,高呼叩拜道:“后辈子孙,刑天家刑天大风(玄蛭、磐、罴、荒虎、鳌龙)参见巫神。”

  炽焱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到刑天大风他们将额头紧紧的贴着地面不敢抬头,刻意的拖长了声音,威风十足的说道:“领我去王宫,见大夏如今的王。唔,叫十大巫尊都来参见。”

  等得碂黑虎带了毒酒、肉食跑去夏台的时候,炽焱已经坐在了王宫深处的秘殿中,接受履癸、太弈、午乙等人的参见。履癸、十大巫尊、七八个有资格出席的巫家家主,按照参见巫神的礼仪,恭敬的参拜了炽焱。巫神,都是巫族的先辈,大巫们对于巫神的崇拜和尊敬,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十大巫尊中,也许只有旒歆有点心不在焉的。她在心中细碎的抱怨夏颉回到了安邑也不先去找他,在心里抱怨夏颉为什么要先去见商汤。她歪着脑袋,有气无力的、神游天外的坐在一个玉墩上,和其他九大巫尊的毕恭毕敬和诚惶诚恐,完全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履癸毕恭毕敬的朝炽焱行了一个大礼,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巫神降临,可是诸位祖神,有什么谕令么?”履癸激动啊,他激动得浑身都在哆嗦。巫神降临,这是多少年没有过的事情了?自从上古天帝劈断了建木,断绝了天地通道,认真说起来,就再也没有天神以如此正式的形式降临过了。

  “镇天塔,你们的进度很不错。”炽焱盘膝坐在一个三尺高的玉台上,倨傲的轻描淡写的夸奖了几句。随后,他掏出了一个皮囊丢给了履癸:“这里面是一万三千六百件强力巫器,都是用天庭的珍贵材料炼成。上次玉碟中的阵法,你们可以准备操练了。”

  履癸恭敬的磕了一个头,将那皮囊用力的在额头上按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将皮囊收进了怀中。

  炽焱微笑道:“这次冒险打开天地通道让本尊下界,其一就是给你们送这些巫器。其二,就是给你们说一下,镇天塔的工程,必须尽快完成。组建的巫军,也要加紧训练。”他双目中射出炽热的火光,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如今,良机难得!天庭又有一场大战眼看要来临,天庭的敌人,已经准备了一批巨大的军队要反攻天庭。所以,这是我们的大好机会。”

  太弈应了一声,随后才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那些天神的敌人是?”

  炽焱看了一眼太弈,扫过了他手上握着的原始巫杖,顿时脸上也有了两三分的尊敬。他点头道:“隐巫尊问得好。那些敌人么,嘿嘿,乃是域外阿修罗,一个比我们大巫更加好战、更加可怕的种族的神灵。不过,问题不大。只要我们的计划能顺利实行,杀天庭,夺三界大权,封印这些阿修罗进入三界的通道,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微笑道:“有建木在手,就有无穷妙用。那些天神,做梦也想不到,世间还有一棵完好无损的建木罢?当年天帝也是昏了头,为了压制我巫神一脉,下令劈断了建木,哪知道,却是给自己带来了天大的麻烦呢?”

  秘殿内的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放声大笑起来。

  炽焱也志得意满的仰天长笑,他笑着,笑着,突然就看到了一直坐在那里没精打采的佝偻着身子,两只青嫩的小手托着下巴,翻着白眼在那里细细碎碎的念叨着夏颉的旒歆。旒歆那没精打采的模样,那看起来怯弱弱的样子,那纤细苗条的身材,那有如风中柳絮的神姿,给了炽焱最最强烈的诱惑。

  他炽焱虽说是巫神,但是也仅仅是巫神中的下位者。太强大的巫神,也是不可能避开天神的耳目,偷偷摸摸的下界的。巫神的下位者,就代表着他在天庭巫神一脉中,并不能享受太多的权力。大巫,是一个实力至上的种族;巫神,更是将这种纯粹以实力论地位的做法发扬得淋漓尽致。在天庭,少数的女巫神,都是那些强悍至极的大巫神的禁脔,哪里有炽焱他这样的小神沾手的份儿?

  尤其那些女巫神,一个个实力都比他炽焱更加强大,就算没有那些大巫神,炽焱也根本不敢招惹那些女巫神。

  而巫,是一个欲望非常强烈的种族。巫神,更是拥有了无比强烈的欲望,否则他们也不会制订这种几乎是孤注一掷的想要谋算三界大权的计划,不会疯狂的想要借用人间大巫的力量屠戮天神。

  在看到旒歆的一瞬间,炽焱在天庭强行按捺了无数年的**,好似被火星溅到的火药堆,熊熊的燃烧起来。

  他也不问旒歆是什么身份――十大巫尊和几个巫家家主参拜的时候,他的眼睛都是看着天花板的――他伸开大手,就朝旒歆抓了过去,嘴里‘桀桀’怪笑道:“这个女人,是我的了。今夜,让她陪我睡觉!”

  太弈面色急变,履癸也一下子乱了方寸,刑天厄身体猛的一抖差点没跳起来。

  而旒歆的反应更加直接,炽焱那充满威压的大手抓向她的时候,她本能的按照她的本性作出了反应,张手就是一大把最为狠毒的巫药洒下。

  黎巫殿秘存的一些巫药,就算是天神都要避退三舍。旒歆这一把号称天神都能毒毙的‘神泪’洒落,炽焱都吓得猛的缩回手,厉声呵斥道:“大胆!你敢向本尊动手?”他意识到旒歆是一朵带着毒刺的花朵,可不是这么好容易摘下的。

  但是,作为一名巫神,面对下界的巫民,炽焱在天庭时的小心谨慎一时间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嘿嘿,好狠辣的脾气,本尊喜欢!本尊先拔了你的刺再说!”

  在太弈他们出阻止之前,炽焱已经飞快的朝旒歆打出了一道赤红色的火光。炽焱修炼的是火属性的神力,火能克木,尤其他已经是一位神!旒歆和他之间的实力差距,几乎相当于平民和九鼎大巫之间的距离!

  一声闷响,旒歆被那火光打飞,狠狠的撞在了秘殿尽头的殿门上。那一缕炽焱修炼的巫神天火,正在贪婪的吞噬着她的巫力,将她苦修而来的巫力一分分的烧为乌有。巫力被生生烧毁,那等剧痛,让旒歆忍受不住的发出了惨呼声。她娇小的身躯被一团火光围绕住,一缕缕青雾自她体内渗出,瞬间就化为乌有。

  太弈终于叫了出来:“巫神,不可!”

  炽焱狂笑道:“有何不可?她也是本尊的后代子民,要她陪本尊几天,有什么大不了的?”

  一掌逼退了太弈等人,炽焱大笑着扑向了旒歆,他暴虐的狂笑道:“好了,不用挣扎了,本尊会好好的伺弄你的!”

  一道灵光自旒歆腰带上的一块玉符喷涌而出,灵光中,夏颉的身形浮现出来。

  炽焱一愣,还没等他明白过来这是什么古怪巫法的时候,夏颉已经气极败坏的祭出了灭绝印,全力朝炽焱当头落下。

  一声巨响,炽焱堂堂一巫神,被灭绝印砸得一头栽倒在地,灭绝印砸得他额头上那块赤红色晶体溅起大片的火星,疼得炽焱‘嗷嗷’的惨叫起来。

  炽焱怒吼道:“本尊要杀了你!这女人,本尊要定了!”

  夏颉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他随手一狼牙棒,狠狠的轰在了炽焱的头上。

  受炽焱身上那狂暴的巫神气息刺激,狼牙棒上诸多夏颉无法主动施展的符咒自动的发动,将夏颉体内的真元抽得干干净净,化为一道黑色的强光将炽焱轰飞了数百丈。

  炽焱一头撞在了秘殿尽头的墙壁上,半截儿秘殿都塌了下来。</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