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二百一十一章招揽亲族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皓月当头,清冷的光辉静谧的撒在这无边无际的山林上,一片片树叶被晚风吹拂,叶片发光好似碧玉雕成。偶尔有几头野狼好奇的望着天空的那一轮明镜,傻乎乎的仰头叫唤几声,冷兮兮的嚎叫传得远远的,惊起了大片的宿鸟,‘吱吱呀呀’的又是好一阵的闹腾。

  原本这是无比诗情画意的一幕。明月当头,溪流潺潺,空山幽谷,还隐隐有兰花香气不知自何处传来。但是在夏颉眼里,这等诗情画意却是打打的打了一个折扣。他深知那轮明月的底细,一颗充满了暴力的人造战争堡垒,不管什么时候看到这颗大金属球,夏颉所能感受到的就是深沉的杀气,哪里又有半点儿雅致可?

  倒是白偷偷摸摸的窜进了这片他无比熟悉的山林里,趁着那些鸟儿熟睡的时候偷人家的小雏鸟打牙祭,这反而让夏颉益发的感动。

  盘膝坐在一座高山顶部的山岩上,双目微微睁开望着那一轮明月,夏颉双手结成了一朵莲花般印诀,轻轻的按在了小腹上。体内,他丹火熊熊,正在灼烧一柄金光灿烂长有一尺二分的金尺。丹火灼烧处,金尺上无数云纹飘动,一朵朵淡青色的莲花自尺身内荡漾出来,在夏颉体外化为一蓬绵绵密密的莲花气劲。这柄金尺,正是上次原始道人阻拦夏颉去安邑时,被通天道人勒索不过,没奈何给夏颉的封口费。金尺的本体是混沌未分时的一点先天灵气,被原始道人在鸿蒙中炼化成形,是一件威力无穷攻守两用的至宝。

  自从得到这件宝贝,耗费了好几个月的功夫每天夜里借助子时天地间散出的一点阴阳灵气慢慢的萃炼,夏颉终于要将这支‘昊阳尺’祭炼完成。这一夜,是收功的紧要关头。丹火静静的灼烧着昊阳尺,一缕元神温和的融入尺内,夏颉元神一阵抖动,祭炼终于大成。

  手一挥,小巧的昊阳尺腾空而起,一朵朵青色莲花被静谧的有如琉璃一样的青色火焰包裹着,无声无息的扑向了不远处的一座大山。数十朵莲花带着那青色火焰朝山体一裹,就连一点儿声响都没有,高有近千丈的一座大山化为飞灰飘散。夏颉欣喜的将尺子收回,低声赞道:“果然是好宝贝啊,清静琉璃火,不愧是道家降妖伏魔的大神通。”

  右手成剑诀往外一点,一缕极细的青色火焰射出数十丈外,将一块山岩烧成了灰烬。夏颉益发的满意于昊阳尺的威力。“唔,师伯手上倒是有好宝贝啊,什么时候能让师尊再配合一次,多弄几件宝贝出来?”嘻嘻笑了几句,东方天空已经是一片红通通的云霞升起,天色就要亮了。

  嘴角挂着大片的血迹,吃得肚皮溜圆的白慢吞吞的跑了回来,兴奋的将一脸的血污涂抹在夏季的裤子上。夏颉笑了笑,拍了拍白的脑袋,将他拎起来放在了自己肩膀上,仰天长啸一声,迈开大步,腾空飞射而去。

  凌空御风,夏颉施展道家神通,几个大步已经跨出了数千里的路程,前方一片山洼中,眼看着一大片村庄露了出来。这一片山洼大体成圆形,直径在二十里左右,无数竹木搭成的二层小楼塞满了山洼中的空地。正是大清早,无数汉子懒散的钻出自己的竹楼,懒洋洋的打着呵欠。片片炊烟自竹楼里冒出来,在空中汇聚成一片氤氲的雾气,让夏颉无比熟悉的炖肉、烤粟饼的香气飘出了老远。

  山洼只有一条通向外界的大道,三层土木结构的寨墙牢牢的掐住了进出的咽喉。寨墙上的箭楼里,数十个大汉正懒散的叫嚷着,等待着轮班的族人。他们嘻嘻哈哈的说笑着,偶尔抓挠一下满是长毛的胸口,露出长毛下一个个凶狠的兽头纹身。

  夏颉在寨门外两里多的地方降下地面,大步朝寨门行去。寨门前里许,大片的山林被砍得干干净净,一片空荡荡的。夏颉刚从山林里走出来,寨墙上的大汉们已经同时叫嚣起来,数支拇指粗细的竹箭破空袭来,一字儿排开射在了夏颉身前不到丈许的地上。

  寨墙上,一个**着上半身的壮汉指着夏颉大声的叫嚷道:“你是干什么的?是我们篪虎族人的兄弟罢,就报上名来。如果你是我们篪虎族的仇敌,你大爷我会砍下你的脑袋挂在寨门上喂鸟!”壮汉狠狠的挥动了一下手上的长柄砍刀,发出了得意的狂啸。

  “哦~~~哦~~~哦~~~”

  寨墙上的壮汉们同时发出了有如野兽一样的嚎叫,他们兴致勃勃的挥动着兵器,好奇的打量着衣饰华美的夏颉。

  夏颉身穿一件华贵的黑色长袍,袍子是用大夏最上品的绸缎制成。他的腰带是用精金丝编制的,腰带正中镶嵌了一块拳头大小的椭圆形青色美玉,玉石中散发出丝丝雾气,在朝阳的光芒中散射出七彩光芒。另外有十几件代表着夏颉拥有天候封爵的玉器挂在他的腰带上、袖口中,这些华美的玉件偶尔相互碰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叮叮’声响。

  大汉们好奇的看着服饰华美的夏颉。有几个十几岁出头的年轻人嘀嘀咕咕的盘算着夏颉腰带上的那块美玉能够换来多少个婆娘,或者能换来多少坛山外游商带来的美酒。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夏颉,猜测着夏颉的身份。

  长吸了一口气,夏颉看着这些寨墙上的壮汉,眼角突然一酸,眼泪都快滴了下来。

  白飞快的用长臂擦了擦夏颉的眼角,‘呜呜’的叫了几声,两条长臂搂住了夏颉的脖子,大舌头亲热的在夏颉的脸上舔了几下。

  “呵呵!”轻轻的笑了几声,夏颉慢慢的解开了上半身的衣服,露出了土黄色散发出晶润光芒的胸膛。他的胸膛上,一颗钢甲暴龙的头颅好似要从他身上冲出来一般,一股野蛮凶煞的气息自夏颉身上隐隐的扩散了开去。他沉声吼道:“篪虎部族云梦大泽夕林部落,篪虎暴龙!”

  ‘轰’,寨墙上闹翻了天。刚开始那条挥动着大刀的壮汉惊呼道:“云梦大泽的夕林部落?你们的寨子不都被东夷人给剿灭了吗?篪虎暴龙呀,你的确是我们的族人啊!不过,你的打扮可不像是我们的人啊!”

  夏颉运足了中气,大声的叫道:“大夏猛天候,大夏巫殿黎巫座下祭巫篪虎暴龙,求见篪虎部大头领、大巫公。”

  猛烈有如雷霆的声音震得附近的大山都颤抖了几下,寨墙上的汉子们同时捂住了耳朵,一个个惊呼道:“兄弟,你好大的嗓门啊!哈哈哈,不愧是我们篪虎族的好汉啊!”这些汉子嘻嘻哈哈的笑着,飞快的打开了寨门。

  纯朴的山林蛮人,当他们听到夏颉自报的名号,以及云梦大泽夕林部落的名头后,就已经相信了夏颉的话。这就是他们篪虎族的兄弟嘛,兄弟来了,自然是要打开门迎接的。唔,当然了,也许这个兄弟的身份有点古怪,那什么大夏猛天候啊、黎巫祭巫什么的,听都没听说过哩。不过,谁在乎这些呢?兄弟来了,几块肉,一坛酒,通通快快的喝一顿,打一架,不就是这样么?(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数十条壮汉迎出了寨门,夏颉也大笑着朝他们迎了上去。

  按照山林的规矩,这些壮汉中最强壮的一条好汉用力的对夏颉的胸膛轰了一拳。夏颉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用胸膛狠狠的和那汉子对撞了一把。那大汉一个趔趄,差点没被夏颉撞倒在地。于是,所有的汉子都笑了起来,一个个张开了双臂,亲热的拥抱住了夏颉。自己部族的兄弟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疾走了一阵,夏颉被这帮壮汉簇拥着,赶到了山洼正中那间那间巨大的石屋外。

  一条大汉叫嚷道:“大巫公,有本族的兄弟来啦。”

  石屋内沉默了许久,终于传来了一个干哑、枯涩的声音:“是本家的兄弟啊。。。篪虎暴龙,祭巫大人,请进来罢。”石屋的两扇大门慢吞吞的敞开,两条长有三十几丈通体五彩斑斓的大蟒自门里慢吞吞的爬了出来,很懒散的爬到了石屋顶上盘成了一团。黑漆漆的石屋内一点星火闪了一下,几盏油灯点了起来,宽敞无比的石屋内顿时亮堂了不少。

  一个身上披着兽皮,枯瘦矮小大概站起来有四尺来高,皮肤黑漆漆的老者坐在屋子正中的火塘边上,正抓了几把兽骨丢进火塘里,点起了一堆篝火。老头儿盘膝坐在那里,就好似一根矮小的木桩,很是不起眼。但是他的两只眼睛,却是绿油油的发光,有如两盏大灯泡。

  夏颉心里微微一惊,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这样的人物。这老头的巫力水平已经达到了真鼎位三鼎左右,在蛮国山林里,已经算得上是不弱的高手了。对于篪虎族这样依附于蛮国的部族而,有一个鼎位以上的巫老,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肃容走进了石屋,夏颉恭敬的按照部族的礼节朝那老者磕头行礼,恭声问候道:“大巫公,我是夕林部落的篪虎暴龙。”

  老人笑了起来,轻声说道:“你是篪虎暴龙不假,但是你也是黎巫殿的祭巫啊。。。我的师祖,也是黎巫殿的巫哩。起来罢,娃娃!”

  朝老人又磕了三个头,对这名指引着篪虎族在山林中生存发展的老人致以了最高的敬意,夏颉这才站起身来,一屁股坐在了火塘边。这老人为什么有这么强的实力,算是得到了答案。他继承的是黎巫殿那些在外游荡寻找灵药的大巫的传承,修炼的是正统的黎巫殿秘传的巫诀,自然实力比起山林中的其他部族的巫要厉害得多了。

  老人点了点头,欣赏的看了夏颉一眼,幽幽的说道:“是我们篪虎族的好汉啊,可惜,你们夕林部落。。。”

  叹息了一声,老人低头往火塘里丢了几根干枯的兽骨,让火塘里幽绿色的篝火益发的旺盛了。他淡淡的说道:“当年我们得知消息后,调集了全部战士赶去夕林部落。可是,你们夕林部落的几十个寨子都被毁了,你们夕林部落的族长也战死,我们没赶上啊。”

  摇了摇头,老人苦笑道:“也幸好没赶上,否则,东夷人的几个大部族联手出兵,我们篪虎族,怎么可能打得赢他们?”

  夏颉低下头,无奈的说道:“是,东夷人,这笔帐,迟早要算的。”

  很出神的望着夏颉,老人沉默了许久许久,这才笑着说道:“是啊,这笔帐,是要算的。”

  抓着一根兽骨,轻轻的拨动了一下篝火,老人眯着眼睛,轻声说道:“会有五十万篪虎族最精锐的战士跟着你去大夏。他们都是我们篪虎族的族人。然后,和我们篪虎族有姻亲关系的猛山族、火族、钢族,我会让他们的族长派出同样多的战士跟随你。”

  他伸出左手比划到:“这已经是我们这四个部族八成以上的战士了。我们这几个部族并不强大,你需要更多的战士,你还要去找盘庚才行。”

  夏颉惊愕的看着老人,惊讶的问道:“大巫公,你怎么知道。。。”

  摆了摆手,打断了夏颉的疑问,老人轻轻的笑着:“巫,什么才是巫?能够拔起一座山,能够打碎一条河,那是巫么?巫傀儡也能做到同样的事情呀!”老人认真的对夏颉说道:“真正的巫,靠的不是蛮力,而是这个。”

  手指轻轻的点了点自己的脑袋,老人淡淡的说道:“堂堂大夏的天候,巫殿的祭巫大驾光临,若是我还猜不出他想要干什么,我这个巫公,也就没有脸面做下去啦。”

  他很温和的对夏颉笑道:“暴龙娃娃,带着我们的战士走罢。不管你要干什么,记住一点,善待你的族人。”

  老人站起身来,走到夏颉身边,踮起脚尖很费力的拍了拍夏颉的肩膀,微笑道:“记住,祖先的魂灵看着你。你身上的血,是我们篪虎族的血脉。以后,当出现危险的时候,记住一定要帮我们族人将血脉流传下去。明白么?”老人的眼珠是惨绿色,发出幽幽的光芒,好似能看透夏颉心内的一切隐秘。那目光很阴森,但是充满了睿智和数百年岁月积蓄起来的智慧。这目光给了夏颉极大的压力,让他近乎喘不过气来。

  这不是实力的问题,论起实力,夏颉一口气就能将这老人吹得神形俱灭。这老人身上有一种远超武力的奇异力量,一种闪动着人类最动人光芒的力量,是这种力量,让强大如夏颉这样的巫、道双修的大神通者,也心悦诚服的跪下了。

  老人的目光里,有一条长长的河缓缓流过。那河水,叫做岁月。。。

  夏颉一骨碌的跪倒在地,朝老人叩首道:“是的,大巫公。”

  他再也不用说自己的来意,再也不用说出自己的请求,更是不用多说一个字。夏颉还在寨门外大叫大嚷的时候,老人已经猜透了他的来意,并且提出了他的交换条件。夏颉还能说什么呢?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武力所无法比拟的。

  夏颉又想起了那个奇怪的夜里,那条让他捉摸不定的黑影对他所说的那些话。

  什么,才是巫呢?真正的巫,是什么样子的?能够毁天灭地的,是巫么?

  也许,面前的老人,才代表了真正的巫。智慧,才是巫的精神所在。

  过了半个月,两百万蛮人战士从方圆数千里的山林各处汇聚而来,这些最高实力不过接近鼎位的战士没有问任何问题。在老人给他们举行了一次祝祷出征的祭典之后,两百万来自四个部族的战士跟着夏颉,离开了这片生他们养他们的山林,就和夏颉当年离开村庄一样,充满了对未来的希冀。不论前方是刀山还是枪林,这些体内流动着相同血脉的战士,将是夏颉最可靠的同伴。

  同根同源的兄弟,才不会背叛同根同源的血亲。

  夏颉领着这些战士在山林之间跋涉,一路穿山越岭,朝蚩尤山城行去。

  在那里,夏颉准备好好的敲诈一番盘庚,要将盘庚手上的那点蛮国的老底子都敲出来。

  他从旒歆的手上弄来了几千斤用来控制人魂魄的巫药,足够他使用了。

  一个月后,蚩尤山城那高耸的城墙赫然在望。</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