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二百零四章商汤的请求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那男子赤红色的双眸朝夏颉扫了一眼。一道道无形的力道有如刀锋,狠狠的撞在了夏颉身上,将他轰起数百丈高,一头栽进了罡风层里。旒歆清喝一声,手指一点,一条青紫色细若游丝的藤蔓飞快的缠住了夏颉,玉臂一抖,将他从罡风中拉了回来。也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罡风已经将夏颉扒了个干干净净,身上衣物全毁了不提,连皮都差点被扒去了一层。

  三条暗紫红色的伤口在夏颉黄澄澄的皮肤上是如此的刺眼,一记在心口,一记在丹田,一记在他额头上。三处伤口都不见血,那里的皮肉都被轰得陷进了身体,很快的功夫,陷下去的地方就被淤血填满,三条伤口变得紫巍巍的半透明状,看起来很是狰狞吓人。

  一手将夏颉按在了地上,旒歆拔出一柄玉刀,‘嗤嗤嗤’三下割开了夏颉身上的伤处,里面的淤血‘噗哧’一声窜起来有一尺多高。夏颉闷哼了一声,张口吐出一块黑色淤血,长长的喘息了起来:“都小心了,这厮的攻击来无形去无影,很是难防。”他躺在地上,任凭旒歆给他的伤口涂抹上药膏,却是一时间没有力气站起来。这男子的目光杀伤力太大,夏颉的肋骨都被打碎了三条,也实在是没力气了。

  太弈低沉的冷哼道:“神咒之术么?你被捆得这么结实,难道就以双眸放出的神咒,就想要应付我们?”

  努哼一声,一股气浪自太弈身上朝四周卷出,原始巫杖一阵颤抖,太弈双手掐了巫印,嘴里念念有词的在地上走了一圈,巫杖狠狠的朝着那男子一点。同样是无形无色无声无息的一道力量轰向了那男子,那男子目光一凝,狠狠的朝太弈瞪了一记。只听得无数声鬼怪哭嚎声传来,太弈和那男子中间的虚空突然塌陷了一小块儿,无数青紫色的鬼怪头像在那里一阵乱颤,拼命嘶叫了几声后,最终消散无形。

  那男子一惊,阴沉的说道:“你们这些巫民,等着灭族罢。吾这就去天庭,将此时禀告给天帝。”

  他又怪笑着朝旒歆、金灵圣母、龟灵圣母看了几眼,怪声怪气的笑道:“你们三个,就乖乖的等着做本尊的小妾。日后锦衣玉食,少不得你们的好处。”淫猥的笑声中,一团团五彩云朵将他裹了起来,云台向上缓缓升起,这男子就要逃走。

  骑着黑虎的赵公明突然从那男子上空出现。赵公明冷笑道:“你这等心性,也是天神么?”左手一扬,一道金光化为一条蛟龙扑向了那男子,将他捆得结结实实。那男子惊呼了一声,还没弄清楚这金光到底是什么东西,赵公明骑着黑虎已经自他头顶扑下,一条金鞭劈头盖脸的轰在了他面门上。赵公明的金鞭也是至宝,这一鞭轰下,打得那男子是面门朵朵桃花开,差点没把他的脸轰到了他的后脑勺上去。

  “你们,敢伤天神?”那男子不可置信的惨嚎起来。

  “伤神?屠神又如何?”玉鼎真人收回三尖两刃刀,有如一道电光掠过了那男子的身体。在那一瞬间,玉鼎真人挥出了数百万刀,密集的刀气凝成了一道无坚不摧的刀罡,劈碎了那男子的脊椎骨。

  二十四颗定海神珠自赵公明手上鱼贯洒下,每一颗定海神珠都有开天之力。二十四团彩光轰在那男子的身上,轰得他身上那些锁链裂开了无数的细小纹路,轰得那男子惨叫连连,大嘴张开,连牙齿一起喷出了十几口鲜血。

  多宝道人、广成子一干炼气士同声冷笑,各色法宝齐出,狠狠的轰在了那男子的身上。巨响声中,那男子的身体差点没被轰成粉碎。那囚禁了他的两根紫晶柱反而成了他救命的法宝,绝大部分的毁灭能量都顺着锁链流到了两个紫晶柱上,柱体开裂,一条条五彩巨龙纷纷裂成碎块摔了下来,云台颤抖着,一条条火舌自云台开裂的缝隙里喷出,烧得天空一片通红。(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吾,伤神?这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罢?”午乙狞笑了一声,他想起了履癸用射日弓射落一名天神手指的事情。

  十大巫尊同时出手,他们联手打出了自己掌握的最狠戾恶毒的巫咒,十道淡淡的光芒轰入那男子的身躯,被炼气士们打得几乎崩溃的那男子猛的仰天咆哮了一声,灵魂瞬间被巫咒打成了粉碎。他的肉体也终于崩溃,连同那紫晶柱和云台一起,被罡风吹散化为飞灰。

  “可怜啊。”夏颉摇摇头,看着那男子消失的地方有点幸灾乐祸的叹息了一声。这家伙是所谓的天庭巡天守,虽然是囚徒的身份,但是一身力量委实不能小觑了。以夏颉如今的实力被他三道目光轻松打伤,可想他全盛时期会有多么强大。可惜这厮的品性太差,居然调戏到了旒歆和金灵圣母、龟灵圣母的头上,这不是找死么?

  不要说多宝道人这一群炼气士,就说大夏的十大巫尊罢,他们若是联手攻击,一般的下位天神还真不是他们的对手,何况是一个被囚禁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巡天守呢?只能怪这厮运道太差罢。

  经历了这一次风波,镇天塔的修建工程就变得平平淡淡了。每天固定的损失八万到十二万的工匠,镇天塔以每天平均两百到两百五十里的速度向上急速攀升。二十天后,镇天塔终于穿过了第一道罡风层。

  众人稍微轻松了一下,但是这轻松的心情没保留多久。因为第二层罡风层,距离第一层罡风,也不过数百里的高度。按照镇天塔的修建速度,三天后,他们就会进入第二层罡风。按照隐巫殿的记载,天庭设置的这罡风层,专门为了阻止地面上的生灵进入天庭,故而是一层比一层来得强大,对于大巫的削弱力量,也是越来越强。

  第二层罡风层只有区区千多丈厚,但是罡风内却夹杂了大量的玄冰冰晶,就为了熬过这一层罡风,工匠们损失了三十万人。尤其这一层罡风内还出现了数十头‘冰螭’,那些监工的大巫都被冰螭打死打伤数千人,伤亡不可谓不重。

  第三层罡风层厚有百里,内蕴三极天火,其中更有异兽‘金目火鸦’。工匠损失百万。

  第四层罡风厚不过三丈,其风力如刀,寻常大巫受那风力切割,也不过能勉强坚持一盏茶时间。工匠损失,十万。

  第五层罡风厚有十里,内蕴五毒黑沙,毒沙内自然孕育了一批稀奇古怪的毒虫。度过这一层罡风层时,幸好有旒歆带领的黎巫殿大巫坐镇,解毒及时,死伤的工匠却不过数百。

  第六层罡风厚百里,罡风呈青蓝色,内有紫色流云急速滑过。流云相互碰击,产生无数的雷霆电火,乃是最狂暴的一层罡风。面对时刻来袭的雷霆电光,哪怕令巫殿的令巫尊带领数万大巫拼命的施展巫诀分化导引那些雷电,却也被打死打伤工匠超过两百万人。

  第七层。。。第八层。。。第九层。。。

  而且,很有几层罡风中,也有天庭派驻的巡天守。只是夏颉他们早就有了经验,一旦看到那些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巡天守出现,立刻就汇聚众人之力一通乱打,直接将那巡天守打成粉碎,故而反而是这些巡天守造成的损失最小。

  如是又过了一年。

  夏颉在镇天塔上忙得焦头烂额,就连和旒歆温存的时间都没有了。刑天大风兄弟几个更是屁股着火一般满天下的乱蹦。已经扩军到百万之众的黑厣军、玄彪军今天还在北疆镇压反叛的部族,第二天就收到军令匆匆的赶赴南疆屠戮几个作乱的部落。那屠刀上的鲜血还在滴答呢,西疆的属国又有两三个宣布脱离大夏的保护,准备集体投靠胡羯人,一干难兄难弟又要领着大军跑向西边。结果他们还在路上呢,就听到说东疆有一个很大的部族已经全体投靠了东夷人。。。

  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刑天兄弟几个人有三百天的时间是在马背上度过的。按照刑天大风路过镇天塔时对夏颉的抱怨就是:“老子屁股上的茧子,都比九鼎大巫的肉身还要来得皮实啦!”

  镇天塔修建了两年时间,大夏的属国属族就叛乱了三百多个。因为大夏境内的精锐大部分都抽调去了保护镇天塔,其他的一小部分精锐却又要坐镇安邑城等重要的城池关碍,故而能够出动平叛的,也就只有黑厣军和玄彪军两支游骑。

  联绵不断的叛乱,让刑天大风兄弟几个的军功又暴涨了一截,他们甚至都在军部挂上了正式的职司。但是与此同时而来的,是大夏治下的百姓之中那铺天盖地的谣,是一些被逼得实在无法过日子的属国、属族内的百姓大面积的集体逃亡。。。

  但是这一切,对于高高在上的大夏统治阶层而,是根本不值得在意的事情。平民如蝼蚁,死光又如何?

  随着镇天塔督造府一封又一封要求补充大量的美玉、精金等贵重材料的公文不断的传向王庭,大夏派去天下搜刮的官吏,越来越多。他们有如蝗虫一样扫过大地,扫过一处处原本丰饶富足的村庄城镇,扫过草原、森林,扫过湖泊、大河,所过之处民生凋敝,百姓们真的快要熬不下去了。不说那些属国的百姓,就连大夏境内的子民,一对眼睛都被逼得通红通红,快要滴出血来。

  贪污腐败,自古就是同一个道理。

  镇天塔督造府若是要求补充一百万方原玉,从王庭发出的诏令里就变成了一百二十万方。而诏令被督造府的大小官员拿到手后,向外宣布的就是一百五十万方。等得那些跑去地方上催调原玉的官吏开口的时候,也就变成了两百万方甚至更多。

  原玉如是,精金如是,白银、青铜、赤铜、凶兽血液等等材料,莫不如是。

  有那征调不齐的数额,就被那些官吏要求用各种别的物资来替代。田契、地契、美貌女子、清秀男童、牲口皮毛、珍贵草药等等,只要是值钱的东西,都可以在打了三五折后用来冲抵美玉和精金这些材料。。。

  随着镇天塔越来越高,需要的各种材料越来越多,督造府那些下属官吏的胃口也越来越大,扯出来的花头也越来越多,劫掠百姓的财物也是数量越来越庞大。到了最后,凡是督造府官员所到之处,不仅是百姓退避有如见了瘟神,就连一般的大夏官员,也不敢和他们多打交道。

  渐渐的,大夏一些偏僻地方的百姓,也被压榨得活不下去,一个个抛弃了自己祖先留下的基业,逃离了大夏。

  天地之间,九州之内,大夏周边无边的领土上,只有一处地方,还算得是世外桃源,是一处可以让人安闲度日的所在――商族的领地。

  商汤自幼和履癸交好,两人乃是生死之交。履癸当年还在做王子的时候,他麾下私军所需的坐骑、军饷以及一些犯忌的物事,几乎都是由商汤提供的。而商族呢,也从履癸这里得到了大量急需的兵器、铠甲乃至食盐、美酒等奢侈品。尤其商汤和履癸共同经历过几次刺杀事件,商汤从刺客的刀剑下救了履癸好几次,两人实实在在是铁板一般的挚友。

  加上夏颉和商汤的私交不错。更有通天道人在商族领地里新建了道场,通过通天道人,商族和刑天家也扯上了交情,拉上了关系。明眼人谁会去碰商族这个霉头?

  故而,督造府的文书发往了大夏所有的附庸势力,只有商族依然是风平浪静的,只是被要求每个月提供数万头供食用的牲口而已。

  随着大夏境内还有大夏的附庸势力奔逃的流民越来越多,已经在通天道人的一力支持下做了族长的商汤,顿时敞开了商族的大门,开始招揽流民。短短两年时间,商族的领民暴涨了二十几倍。

  商族规模不大,两年时间领民涨了二十几倍,这乐子可就大了。

  焦头烂额的商汤没奈何的求了通天道人,通天道人带了他,径直到了镇天塔内,找到了夏颉。

  一见面,商汤就朝夏颉深深的作揖道:“夏颉兄弟啊,这次商汤,可是有事情求你了。”

  不等夏颉弄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呢,商汤已经迫不及待的抓住了他的手,大笑道:“夏颉兄弟,你的族地,租借个方圆万儿八千里的给我商族罢!”

  夏颉彻底傻眼了,租借族地?租借万儿八千里的族地?这胃口也太大了罢?</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