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二百零一章鸟人,再见鸟人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从那使者嘴里发出的,赫然是该隐的声音。

  “你今夜来,想要干什么?”夏颉点了点面前的那些被变成了血族后裔的士兵以及浑身死气涌动的牲畜,冷笑道:“想凭借他们,来攻打我?”

  “你认为我是白痴么?”该隐的声音从附近的一头驮牛嘴里发出。他‘桀桀’怪笑道:“我知道附近有大批你们大夏最精锐的部队,我知道你们大夏巫殿中力量最强大的一批巫也在这里。我怎么会用这么一点点可怜的小兵,来攻打这样的一个基地?”

  “我不是白痴,我是伟大的该隐,血族的始祖。”声音从另外一头角马的嘴里传来。该隐笑道:“所以,你猜不中我的目的。”

  夏颉身后的空气一阵波动,几个阐教弟子自巫阵中行了出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苍发白须,面容饱满有如满月、精神充足的老道人。他走到夏颉身边,一声清喝道:“何方妖孽,敢在这里放肆?”声音很轻,一出口却化为一道道雷霆,震得四方大地一阵颤抖,天空雷声隐隐,一块块破碎的雷火电屑‘噼里啪啦’的坠下,烧得地面‘噼啪’作响。

  白雾中传来一声惨哼,身披血红色披风,脸色苍白七窍中潺潺流出一丝血迹的该隐从黑暗中跳了出来。他双眸中血光隐隐,愤怒的瞪了那老道人一眼,阴沉的说道:“好可怕的力量呀!多么神奇的法术!你使用的,不是巫的力量,你是谁?”

  那老道双目一翻,一股无形的威势逼得该隐以及一干后裔、死灵朝后急退了数百步。老道冷笑道:“阐教,玉鼎。”

  这老道,就是原始道人座下号称神通第一的玉鼎真人,同样是这次镇天塔工地传教大计的负责人之一。他一身玄功变化神通莫测,也是炼气士中极罕见的可以在肉身强度上超过大巫,近身格斗的实力比大巫更强悍几分的人物。夏颉更是知道,玉鼎真人的名声不显,但他的弟子杨戬,则是名动三界的人物。徒弟在三界中号称战神,可知玉鼎真人这位当师父的,有多强悍。

  ‘嘿嘿’笑了几声,夏颉朝该隐挤眉弄眼的说道:“这位玉鼎真人,是我的同门师兄。该隐,你的一些小花招,就不用在这里使唤了。没用的。”

  该隐目光闪烁,沉吟半晌没说话。

  一道道涟漪出现在巫阵上,多宝道人、广成子等两教弟子纷纷行了出来。夏颉回头看了一眼这些两教的精英,心中不由得暗叹道:“该隐,你好命苦。这些人若是出手,就是天神都打成渣了,你何必来这里送死?”

  一声清昂的龙吟传来,黄一身上盘着的小龙脚踏四朵水云,摇摇摆摆的飞上了半空,一对大眼眨巴眨巴的望着该隐。云从龙,风从虎,这条小龙一飞上天,就有片片云彩缠绕在他身边,云彩中雷光隐隐,一道道细细的丈许长的霹雳偶尔射出,那方向都是对准了该隐的。

  夏颉右臂一紧,旒歆搂住了夏颉的手,眯着眼睛有点不耐烦的说道:“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有什么话,就赶紧说罢,没空和你玩哩。再不说,就不要怪我下杀手了。”一道道绿光自天空落下,被绿光扫过的地面上,一片片的藤蔓、花枝急速的生长起来,将该隐控制的那些后裔和死灵团团的包裹了起来。那比钢筋还要坚韧百倍的藤蔓有如魔怪的手臂一样在空中招摇,时不时的扫过该隐的头顶,发出‘嗖嗖’巨响。

  该隐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看到这等威势,他哪里还不知道自己一脚踢中了一块天大的铁板。原本他认为夏颉好说话,但是如今在镇天塔工地里,比夏颉强悍无数倍同样比夏颉难说话得多的人比比皆是。玉鼎真人、广成子、多宝道人、金灵圣母、龟灵圣母、赵公明,这群人有哪一个是好糊弄的?更不要说旒歆这个脾气依然古怪,时不时会发作一次的巫尊了。

  干涩的笑了几声,该隐明智的发现,就算自己让自己控制的后裔和那些被转化的死灵同时自爆,也不可能伤到夏颉身边的这群强悍得不似人类的存在后,他非常英明的转换了态度,将自己放在了极其卑微的位置。他恭下腰,语气极其谦卑的说道:“其实,我是来向您报信的。”

  “报信?袭击给我输送粮草的车队,杀了我大夏这么多的士卒,还杀了我派去安邑的使者,你是这样来给我报信的么?”夏颉有点发怒了。

  耸了耸肩膀,该隐‘嘿嘿’的笑了起来:“哦,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因为,我想要给您展示一下我们如今拥有的实力。”

  “哼!”手提金鞭的赵公明催动座下黑虎向前扑进了几步。面色阴沉的赵公明低声喝道:“妖孽,杀戮如此之多,今日,你当死。”

  金鞭扬起,赵公明就要挥鞭打杀该隐。该隐急忙叫道:“等一下!我坦白!”

  惊骇的看了一眼赵公明手上的金鞭,该隐眯了眯眼睛,细声细气的说道:“哦,其实我这次来,并没有恶意。我只是想要将我如今掌握的力量,向夏颉先生做一个小小的展示。而展示力量的最好手段,就是杀几个人,难道不是这样么?”

  对如今拥有的力量的展示?该隐这话里面有着一些别样的含义啊?夏颉仔细的打量了一阵他身边站着的那些别转化为血族后裔的士兵,唔,这些士兵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该隐身边的那些被死灵牲畜,以及空气中飘荡的灰白色雾气么。。。

  旒歆突然开口道:“你用得是来自幽巫殿和化巫殿的巫诀罢?只是被你变幻了一下使用的手段。这些牲畜,被你用幽巫殿的秘法催动;而这些灰白色的雾气,实则上是化巫殿的湮灭巫力转化而来的罢?”

  数千根细长的藤蔓同时向该隐扎了过去,旒歆大喝道:“你从何处得来的幽巫殿和化巫殿的巫诀?”

  该隐笑了笑,突然化为一团黑烟急速逃遁。无数的藤蔓铺天盖地的朝那团黑烟罩了过去,藤蔓上有明亮的绿光缠绕,化为一张没有丝毫缝隙的大网,将黑烟紧紧的网在了里面。黑烟中突然传出了一个让人耳膜发痛的尖嘶:“笨蛋,自然是白蟰那个女人教给我的。。。父亲大人,救命啊~~~哈哈哈哈哈!”

  夏颉曾经感受过的可怕威压自远处用来,这曾经将夏颉打成重伤,将他一击轰入幽冥几乎不得脱身的威压笔直的自天空落下,一击将那满天的藤蔓轰成了粉碎。这股威压中蕴含了无比强大的黑暗力量,那无数的血族后裔和死灵牲畜‘咚咚咚咚’的连续炸开,一股股粘稠的黑血和一道道黑气笔直的冲上了天空,被那股威压强行凝聚成了一个拇指般大小的黑色光点,有如闪电一样轰向了夏颉一干人。

  “哼!”一声冷哼,天地震动。满天云片粉碎,露出瓦蓝瓦蓝的夜空,满天的繁星闪烁。

  多宝道人、广成子联手出击,四条大袖灌注了无边力量,朝那一个小小的黑点笔直的轰去。

  旒歆愤然喝道:“当心,这里面是最纯正的湮灭尽化的巫力。”

  湮灭尽化之力?夏颉仔细的感应一下那个小黑点中的所谓的湮灭巫力,随后破口大骂道:“湮灭之力。。。纯粹的黑暗之力。”

  ‘嗡’,黑色光点和四条大袖狠狠的撞在了一起,满天里都是黑色光华乱闪,广成子踉踉跄跄的被震退了十几步,头顶一缕白气冲起来老高,一根根的长发笔直的竖起。多宝道人一身修为道行胜过广成子,他稳稳的站在了原地,只是两脚膝盖以下已经陷入了地面。碎帛声中,多宝道人、广成子的大袖粉碎,露出了四条莹白晶莹的手臂。两人的脸色一时间难看到了极点。

  那股来自于撒拿旦?奥古斯都的威压并没有消失。一个模糊不清的黑影悬浮在半空中,该隐尖锐而无比得意的声音传来:“亲爱的夏颉先生,现在请您亲身体验一下我们伟大的亚特兰蒂斯最尖端的科技力量和你们大夏最神秘最强大的巫法,以及来自于南方蛮国最强大的战士联合在一起,所造成的奇迹罢!这是奇迹啊,神迹,无上的神迹呀!”

  恢复了人形的该隐得意洋洋的躲在那条模糊的黑影后面,朝夏颉他们放肆的叫嚣着。他‘咯咯’狂笑道:“白蟰那个女人想要拿我们当工具来对付你们,可是,愚蠢的女人毕竟是愚蠢的,伟大父亲,伟大的该隐,如此伟大的我们,怎么会听她的使唤?哦呵呵呵呵!”

  该隐得意、猖狂的笑道:“她把大夏巫殿的许多典籍给了我们,而我们在西方的领地里进行了大量的活体实验,最终才有了今天的成果。夏颉,你乐意领教一下我们最成功的一名实验体的力量么?”

  ‘咚’,大地隐隐的震动了一下。前方的黑暗中,一条高大的人影渐渐的走了出来。

  身高丈五左右,身体壮硕得惊人,赤淋淋的身上仅仅在下体穿了一条小小的三角皮裤,肌肉虬结的身上浮现出无数繁复的符箓印痕。光秃秃的头上寸毛不生,深深凹下去的眼眶里,一对漆黑的眸子中有两团幽邃的火焰在燃烧。而最吸引人的,是如此一条强硕得没天理得身躯背后,两只巨大的,正在轻轻拍动的黑色羽翼。

  在场的人都是修为精湛的炼气士和大巫,他们清晰的感应到,四周翻滚的黑暗能量,或者说是大巫们所谓的湮灭之力,正源源不断的涌入拿两只巨大的羽翼。满天的星光、以及末日堡垒上反射的淡青色光芒,也化为一道道青黑色的光流注入羽翼。随着这些能量的不断注入,大汉身上的威势直线的提高,一圈圈黑色的光流渐渐的自他身上冒出,缠绕着他急速的飘动。

  这两只羽翼所起到的作用,就等同于炼气士的所谓天人一体,或者说大巫们突破天神之道后内外一体才能达到的功效。不需要境界,不需要体悟,不需要自己的苦修,这两只羽翼,让这条壮汉达到了寻常炼气士无数年苦修才能达到的层次。

  ‘嗤~~~’,好似牙疼一般,夏颉猛的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壮汉他认识,金钢,曾经做过夏颉一段属下,在和海人的决战中被隐巫们所俘虏,后来因为战乱不知下落的金钢。按道理说,他应该已经被隐巫殿制成了巫傀儡,但是如今他却以这么一副形象出现在这里。

  金钢如今的形象,和夏颉脑海中的某种神话传说中的存在是如此的相符啊。完美的躯体,强横的力量,不断的抽取四周的能量供应本体使用的羽翼,而且明显比易昊背后的两只没长全的母鸡翅膀要来得完美得多的黑色羽翼。夏颉喃喃自语道:“见鬼。。。不,是见天使了。。。鸟人,鸟人。。。妈的,我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金钢,或者说鸟人的右臂缓缓的提起,一柄被黑色火焰缠绕的巨大战斧出现在他手中。那黑色的火焰冰冷刺骨,随着巨斧的出现,四周天空里飘下了黑色的雪片,旒歆刚才招出的藤蔓和花枝,在大雪中渐渐的有腐烂枯萎的趋势。

  “噫?”旒歆惊叹了一声,就要上去和金钢较量一下。

  夏颉一手抓住了旒歆,带着她大步退后了几步,满脸是笑的对多宝道人一干炼气士笑道:“诸位师兄、师姐在这里,哪里还用我们出手啊?”

  听到夏颉这般说,申公豹第一个退后了几步,随后是黄一招回了他那条小龙,同样谨慎的向后退去。姜尚很憨厚的站在了广成子的身后。而截教的那一帮山精水怪,则是气焰嚣张的挥动着兵器就要向前冲杀。

  “好啦,都给我退下。”多宝道人毕竟是大师兄,他一声呵斥,大熊、虎山君一干精怪乖乖的停住了脚。多宝道人看着金钢冷笑了一阵,挥手也拔出了一柄巨大的黑色战斧。多宝用力的挥动了一下战斧,空中隐隐传来了万鬼哭嚎的尖啸,多宝道人兴奋的说道:“兀那厮,贫道和你比划比划,看看谁的斧子更厉害!”(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旒歆惊愕的叫道:“那不是刑天家的镇族之宝么?”

  夏颉翻着白眼说道:“又是多宝师兄仿制的。”

  好似失去了神智的金钢大吼一声,身体带起了一道恶风,天地突然一暗,他拍动翅膀冲天而起,升至了里许高的地方,随后翅膀一敛,大斧当头朝多宝道人劈下。

  玉鼎真人眼皮一挑,低声喝道:“多宝当心!”

  多宝道人并不擅长格斗之术,但他仗着一身修为以及手上仿制的刑天干戚,横起斧头朝金钢迎了上去。

  ‘咣当’一声巨响,多宝道人仿制的法宝再次发挥了他一贯的优良传统,在剧烈的碰撞中炸成了粉碎。多宝道人脚下的土层一抖,庞大的力量在他脚下土地中爆发,大量的泥土、岩块被冲起来数十丈高,原地出现了一个硕大的窟窿。多宝道人冷笑连连,莹白如玉的双手夹住了金钢手上巨斧,冷笑道:“有点力气!”

  一声厉喝,多宝道人脑后长发无风自动,两手之间金光激闪,金钢巨斧上滚滚朝多宝道人卷过去的黑炎、黑气被金光逼得急速后退,一道金光眼看着就要冲进金钢的身体。金钢发出了愤怒至极的咆哮,丢掉了已经被金光占据的巨斧,巨大的羽翼一阵拍打,身体化为一道黑色的龙卷风,围绕着多宝道人急速奔走起来。黑色的飓风中,无数拳影呼啸而出,沉沉的轰向了多宝道人。

  玉鼎真人看得是眉飞色舞,他笑道:“这等蛮人技击之法虽然粗陋,却也有可取之处。妙哉!”

  一连串的皮肉撞击声响起,只擅长道法,对于近身格斗几乎是一窍不通的多宝道人被金钢接连轰中了数万拳。金钢原本就是大巫之躯,被该隐他们用秘法炼制成了这等模样后,身躯更是得到了百倍的增强。加上他体内翻滚的黑暗能量,他一拳少说也能毁灭一条山脉。如此沉重的拳头轰在多宝道人的身上,打得多宝道人有如暴风雨中的杨柳,身躯乱颤,一时间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不过,多宝道人毕竟是通天座下第一弟子,能够用肉体硬扛广成子翻天印重击的变态角色。金钢的拳头威力自大,却也难以真正的打伤他。一开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是多宝道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赤红色的蒲团,他随手将那蒲团朝天空一丢,一道黄气卷了出来,径直将金钢卷进了蒲团内。

  “呵呵呵呵!诸位师弟,且看师兄我这‘风火蒲团’威力如何?”多宝道人得意的拈须微笑。这风火蒲团,是他按照太上道人的至宝仿制的,拥有无数奇妙的用途。今日一试,金钢果然不能抵挡,被那蒲团生擒活捉。

  风火蒲团悬在多宝道人头顶缓缓旋转,一道道玄黄气流在蒲团上奔涌流窜,天地间一片通明,黑暗能量被玄黄气流驱逐得干干净净。

  该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小心翼翼的往那模糊的黑影身后缩了缩。

  那黑影一声冷哼,威压有如潮水一样自他身周涌出,汇聚成一根极细极尖锐的黑色光丝,狠狠的扎进了风火蒲团。

  正在得意微笑的多宝道人面色一凝,突然嘴角流出一缕金色血液。他一声低喝,风火蒲团好似充气的气球,‘轰’的一声炸成了粉碎。多宝道人身体一阵摇晃,刚刚退后了一步,那根极细的光丝又朝多宝道人的心口刺去。刚刚从风火蒲团中脱身的金钢一手抓住了丢在地上的巨斧,配合着那根光丝,一斧劈向了多宝道人的脖子。

  一声愤怒的兽咆响起,身躯膨胀到十几丈高下的白自巫阵中蹦了出来,有如厉电一样冲到了金钢身边,一手抓起了金钢,狠狠的朝地面砸去。‘当当当当’一连串密集的巨响中,金钢有如被打桩机敲击的柱子,瞬间被打进地面不见了踪影。

  夏颉则是拔出狼牙棒,一棒朝那光丝抽了过去。他高呼道:“撒拿旦?奥古斯都,你好生没品!偷袭下杀手,算什么英雄?”

  那黑影正是撒拿旦?奥古斯都的一个分身,听得夏颉的呵斥,撒拿旦?奥古斯都狞笑了几声,刚要说话呢,哪知道天地间突然涌出了无数道七彩灵光,在场的截教弟子已经同时出手,无数法宝雨点一样朝他和该隐砸了过去。大熊、虎山君这些入门没几年的精怪弟子也就罢了,他们使用的也不过是一些上品的法宝。可是金灵圣母、龟灵圣母、赵公明、金光道人乃至柏礼这些二代门人使唤的,可都是通天道人赐下的先天级别的法宝,哪怕是一件,都有断江分海的威力,如今是十几件这样的法宝同时落下。

  截教弟子的齐心,由此可见一斑。撒拿旦?奥古斯都用这种手段袭击了多宝道人,那可就是捅了马蜂窝啊。

  撒拿旦?奥古斯都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叫。天地一阵震动,好似天地间所有的黑暗力量都在这一刻聚集了起来,被撒拿旦?奥古斯都驱使着,化为一道道巨大的黑色浪潮,朝那无数法宝迎了上去。

  魔功惊天!那密密层层数万重厚达万丈的黑色浪潮震飞了无数的法宝,十几件先天级别的灵宝也只是砸碎了数千重的黑暗能量,就后力不继,被弹飞了出去。撒拿旦?奥古斯都发出了得意的狂笑:“我就是神!你们,能胜过神么?”

  狂笑声中,撒拿旦?奥古斯都的这个分身突然解体,虚空中出现了一个丈许方圆的黑洞,无量数的黑暗能量涌入了那黑洞中。数百条黑漆漆的长有数百里的黑色光带从那黑洞中射出,在空中招摇摆动,一时间魔焰滔天,不可一世。

  广成子怒笑道:“大胆妖孽!”他手一翻,翻天印已经全力打出。

  平空里冒出了一方长宽数万里的巨大金印,那金印带着恐怖的巨啸,自数百万里的高空轰然落下。大印越是靠近那黑洞,体积就缩得越小,只是一刹那功夫,金印缩成了拳头大小,狠狠的一印轰在了黑洞上。

  ‘轰~~~’,千里方圆的地面被平平的掀去了一层,广成子好似炮弹一般被震飞了老远,张口就是一道金色鲜血喷出。玉鼎真人、云中子、赤精子急忙冲上前去,各种仙丹不计成本的给他灌了下去。广成子身子一阵哆嗦,一时间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翻天印摇摇摆摆的自天空落下,化为一道金光融入了广成子的身体。

  空中急速翻滚的黑洞中涌出了大股大股的黑色气流,刚才就是这气流震飞了翻天印,震伤了广成子。只是,很明显撒拿旦?奥古斯都也不是很好受,他的声音一阵的虚弱,同时无比狠戾的叫道:“你们打伤了伟大的神!你们都得死啊!”

  随着撒拿旦?奥古斯都的咆哮,空气中出现了数百条长有数百里的黑色巨龙。这些巨龙都是由天地间的黑暗能量所汇聚,通体缠绕着黑色的火焰。巨龙一阵翻腾,同时轰向了正在地上一阵猛砸的白。白吓得尖叫了一声,身体猛的缩小到了拳头大小,一个蹦跳在赵公明的肩膀上借力了一下,飞快的窜回了夏颉的头顶。

  数百条黑暗能量所凝聚的巨龙射入了金钢的身体。被白打得陷入昏迷状态的金钢仰天发出一声长咆,他猛的站了起来,背后的黑色羽翼发出刺目的黑色光芒,通体黑炎缭绕的他突然蜷缩成了一团,过了片刻后身体猛的一振,奋然跳上了天空。他的两只羽翼一阵颤抖,背后突然多了一对翅膀,四只长有数丈的羽翼,轻盈的在金钢的背后迎风招展。

  “我操~~~”刚刚费劲的一棍砸飞了那根黑色光丝的夏颉惊骇的叫了一声,看着天空中的那四只翅膀的鸟人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呆呆的嘀咕道:“这里是大夏,还是他妈的。。。什么鬼地方。”

  那黑洞中传来了撒拿旦?奥古斯都猖狂的笑声:“以吾撒拿旦?奥古斯都之名,赐予你尊号――毁灭!”

  紧接着,撒拿旦?奥古斯都再次咆哮道:“以吾之名,赐予你等尊号――破坏、混乱、欺骗、堕落、恐惧、阴谋!”

  六道黑光自那黑洞中冲了出来,和金钢块头相当的六条鸟人出现在空中。这些背后同样背着四只翅膀的壮汉手持剑、斧、枪、锤、弓、权杖等武器,和金钢在空中站成了一排。

  夏颉目光怪异的看着这七名壮硕的鸟人,嘴里‘叽哩哇啦’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的脑海中一阵的混乱,眼前这七个怪异的生物,和他前世中从某些资料中得到的信息混合在一起,让他差点没晕了过去。同时,他也差点没被那种荒谬绝伦的怪异感觉弄得疯了过去。七个鸟人,以毁灭、破坏、混乱等负面词语为号的鸟人,这,这,这不是前世里他所知道的所谓的地狱七君主么?

  看看这七个家伙那壮硕的身躯,看看他们胸口上还残留的兽头纹身,显然,和金钢一样,后来的这六个家伙,也都出身南方蛮国!

  夏颉长吸了一口气,大声喝道:“撒拿旦,难道你认为,就他们七个,能能对付我们么?”

  撒拿旦?奥古斯都怪声怪气的笑道:“这是进化程度最高的七个完成体,金钢。。。不,毁灭是其中完成度最高的一个。他们每个人,都有着不弱于你们最厉害的大巫的实力,加上我,伟大的神撒拿旦?奥古斯都,杀死你们,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

  夏颉狞笑了一声,狼牙棒狠狠的在地上一杵,大声喝道:“布阵!”

  “吼!吼!吼!”随着三声杀气腾腾的咆哮,无数的大夏精锐士兵有如潮水一样自巫阵中涌出,瞬间布成了一个杀气直冲云霄的军阵。

  夏颉冷笑道:“这里有百万巫武!后方巫阵内还有我大夏最精锐的千万大巫!撒拿旦?奥古斯都,还有你,该隐!不要以为你们得到了一点点力量,就能和我们大夏对抗!不要忘记了,亚特兰蒂斯,是被我们大夏摧毁的!”

  多宝道人、广成子这时也更换了一件道袍,领了一干同门飘然直上高空,这些炼气士也被撒拿旦?奥古斯都给惹出了火气,准备配合着下面的百万大巫,将这些在他们看来绝对属于‘妖孽’一流的人给斩杀殆尽。

  撒拿旦?奥古斯都猖狂的笑着,他阴阴的说道:“没错,你们摧毁了亚特兰蒂斯,但是你们没能摧毁我。有我撒拿旦?奥古斯都在的地方,就是亚特兰蒂斯!而且,我要感谢你们,就是因为你们摧毁了亚特兰蒂斯,才让我得到了这么好的机会呀!”

  该隐在后面阴阴的补充道:“无数的活体实验的对象,甚至是用你们大巫的身体来进行活体实验。尤其,你们大夏的公主给我们提供了我们最急需的资料和材料。所以,我们才能成功的制造出这些完美的战士呀!”

  撒拿旦?奥古斯都‘嘿嘿’的笑了几声,阴柔的说道:“比人多么?谁怕谁啊?”

  那丈许方圆的黑洞突然膨胀到里许直径,巨大的羽翼拍打空气的声音传来,一队队背后长着黑色羽翼的壮汉自那黑洞里翻滚而出,看那人数,也在百万上下!这些壮汉都只有一对翅膀,翅膀的颜色也是深的深、浅的浅,实力最强的有着鼎位大巫的实力,实力最弱的,大概只相当于七等、八等巫武的水准。

  但是,毫无例外的就是,他们的翅膀都在急速的吸收四周浓密的黑暗能量,他们自身的力量强度,正在直线上升!

  夏颉张了张嘴,终于无力的说道:“他妈的,你是要玩真格的?这算什么呢?”

  苍蓝的天空,深青的月光之下,无数黑翼壮汉,凌空飞射而下。</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