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九十九章传教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云层上,紫气缠绕,三只白鹤拖着长长的灵光在原始道人的身周飞舞盘旋,白鹤嘴中叼着紫红色半透明的芝草,袅袅香气氤氲扑鼻,只是闻到那芝草的香气,夏颉都觉得体内的巫力、真元一阵的翻滚,似乎有了很大的进步。

  刑天大风兄弟几个冲出了巫阵,摇头晃脑的左右看了一阵,大声叫嚣了几句,领了大批护卫,径直奔向了安邑城的方向。原始道人、夏颉和他们近在咫尺,兄弟几个硬是没看到旁边站着的两个大活人。只听得蹄声如雷,瞬间的功夫他们就去得远了。

  看了看刑天大风的背影,夏颉知道他们肯定是去安邑城调兵去了。夏颉心头一急,急忙朝原始道人再次行礼道:“师伯,不知为何事找弟子?”

  原始道人笑眯眯的一展手上的拂尘,云朵上出现了一张石案,两只石凳。他笑吟吟的说道:“唉,坐,坐,坐。师伯找你,莫非你还不高兴不成?”拂尘轻轻的一扯,夏颉身不由己的坐在了石凳上,原始道人这才笑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师伯找你,只是突然想起了你,加上师伯最近得了一些好东西,这不,特特的来找你品尝品尝。”

  将拂尘插在了领子后面,原始道人兴致勃勃的掏出了一个陶土壶,两个茶杯。揭开壶盖,原始道人手朝虚空中一抓,抓出了几朵闪烁着七彩毫光的绒花丢进了壶里,手再一抓,又是三五片碧玉般晶莹的茶叶丢了进去。那空中一只正在盘旋的白鹤清啼一声,变成了一个白衣小童子,手里捧着芝草,‘噔噔噔’的走到了石案边,将那芝草轻轻的丢进了壶中。

  原始道人手一指,芝草突然崩解化为一壶清澈的淡紫红色的液体。单手托住了陶土壶,通天道人手上冒出三缕乳白、赤金、深紫色的火焰,火苗轻轻的颤抖着,裹住了壶身。一缕细细的七彩水汽自那壶嘴中喷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无比清雅的香气在空气中弥漫。夏颉深深的吸了一口这香气,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阵通透,浑身细胞好似都被蒸馏水清洗过一次,整个人清爽得不成。

  稍顷的功夫,原始道人收起手上火焰,抓起陶壶,手腕轻晃,一柱清澈无比却闪动着七彩神光、热气腾腾的茶水注入了两个茶杯。正好两杯,一滴不少,一滴也不多。原始道人端起一个茶杯,笑道:“夏颉师侄,来,试试师伯在昆仑山中找到的‘七色神茵’和‘碧龙叶’熬出来的茶汤如何。”

  舔了舔嘴唇,夏颉也不客气,他也知道自己拗不过原始道人,在他说出这次的来意前,自己想干什么都是空的。能给自己一杯茶喝,已经是原始道人给足了自己面子了。端起茶杯,朝原始道人虚敬了一下,夏颉将那一杯茶汤一饮而尽,只觉得好似一股烧红的铁汁滚进了肚子里,夏颉浑身立刻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水。只是一弹指的功夫,那一股炽热的茶汤在夏颉肚中炸开,带着清香的能量洪流瞬间填满了夏颉的身体,七道七彩雾气自夏颉的七窍中喷出,在他头顶汇聚成一朵小小的七彩云朵。

  “呼~~~”夏颉吐出一口长气,这茶汤的滋味如何他没尝出来,但是自己的巫力和真元起码增长了十倍以上,这是实打实的好处。

  他看着原始道人,半天没吭声。

  原始道人微微一笑,将自己手上的茶汤也慢慢的饮尽,这才点头笑道:“师侄刚才急匆匆的跑出来,所为何事啊?”

  夏颉沉吟了一阵,低沉的说道:“回禀师伯,师侄只是想去救几个人而已。”

  原始道人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救几个人?还是几十万人啊?”他的声音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力量,轻柔的压在了夏颉的身上,让夏颉只觉得好似数十座大山压在了心头,根本提不起勇气说假话骗人。

  老老实实,夏颉坦白道:“救莫族和涚族的数十万族人。”

  “怎么救?”原始道人面带笑容,很好奇的看着夏颉,笑问道:“怎么救?嗯?你去杀了履癸?”

  夏颉面色一僵,呆住了,半晌不能吭声。

  原始道人摇了摇头,叹息道:“你能让大夏停建镇天塔么?”

  夏颉摇了摇头。

  原始道人叹道:“你能让大夏不向那些附庸征调美玉、精金么?”

  夏颉再次摇了摇头。

  原始道人深深的望了夏颉一眼,低沉的问道:“镇天塔修好后,你能让大夏的巫不顺着镇天塔攻上天庭么?”

  夏颉还是摇了摇头。

  原始道人摊开双手,微笑道:“好罢,你回去继续督造镇天塔。昆仑山被从天庭生生的打断摔到了人间,师伯好容易隐藏了它,如今正在山上修建一处道场,手上也有事情麻烦哩。”他看着面若死灰的夏颉微笑道:“师侄啊,天道循环,有些事情,你做不到的。”(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夏颉低下头,艰难的说道:“师侄,只是想要尽尽心力而已。师尊曾说,修道之人,修道,也是修人,更是修功德啊。”

  “功德?”原始道人突然‘呵呵’大笑起来,拂尘重重的敲了敲夏颉的脑门,原始道人笑道:“你娃娃身上的功德还少么?你自己不知晓而已。哈哈哈哈!功德?嘿嘿!”

  怪笑了几声,原始道人摇头道:“回去督造镇天塔罢,这也是你的一份功德哩。过得几日,师伯派你的几位师兄来助你,以他们的法力,当能救助一些建造镇天塔的匠人,这也算是一份功果。”

  “但是!”夏颉突然叫道:“师伯,莫族和涚族数十万族人的性命呵!”

  原始道人面色一肃,淡淡的说道:“大巫杀戮祭品的时候,几十万性命算什么?”

  夏颉沉声道:“两族族民,是无辜的。”

  原始道人冷笑道:“那,莫非那些祭品有罪?”

  夏颉叫道:“但是。。。”

  原始道人一拂尘打在了夏颉的脑袋上,他沉声喝道:“夏颉师侄,清醒过来罢。天道轮回,巫教注定衰败乃至在这三界彻底灭绝,这是天命!巫人造下杀孽,也是天命;你若是救了莫族、涚族的族人,就是逆天行事!”

  原始道人冷冷的盯着夏颉,冷冷的说道:“师伯相信你有那个实力救了两族百姓!但,天道无情,他们是注定该死的!”

  拂尘招展了几下,原始道人冷哼道:“师伯不愿见你逆天行事,这才在这里特特阻你一阻,您还不明白师伯的好心么?”

  救人,是逆天行事?夏颉看着原始道人,说不出话。原始道人摇了摇头,幽深不可测的双眸盯着夏颉,沉沉的说道:“天道无情,大道无情。夏颉,若是你勘不破那人心人情,你终生不能得到真正的大道!”

  拂尘狠狠的点了点夏颉的心脏,原始道人叹息道:“看看你自己心里,有多少驳杂东西耽搁了你的道行?若不能抛开这些东西,你怎能精进?”

  “喂,师兄,夏颉怎么说也是我的徒弟,你教训他做什么?”

  一团白云急速飞来,一阵翻卷后,两道剑眉高高挑起的通天道人出现在石案边。他一脚将夏颉踢开,大模大样的坐在了石凳上,伸手朝那两只还在天空盘旋的白鹤叫道:“小童子,把那‘天府紫芝’给老爷我弄来尝尝。嘿嘿,师兄,恭喜你得了昆仑山啊!那玩意从天地通道中摔出来,师弟我跑去的时候,可就已经落入师兄你手中,师弟我不好意思下手抢啊!”

  手狠狠的一抓,两只还在空中犹犹豫豫的白鹤尖叫一声,浑身白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扒掉了大半,扑腾着光溜溜的两只翅膀狼狈的摔在了云头上。通天道人蛮横的抓过两只白鹤,从他们嘴里抢下了两支芝草,得意洋洋的塞了一棵在夏颉的嘴里,随后自己吞了一棵。

  夏颉的巫力、真元又是一通暴涨,他歪着脑袋看着那两只狼狈无比好似脱毛野鸡的白鹤童儿,很是替他们可怜的叹了一口气。两只白鹤惊恐的拍打着光秃秃的翅膀缩到了原始道人身后,就连那已经化为人形的童子也都面露惊骇的连连倒退,再不敢看通天道人一眼。

  原始道人面皮一抖,恼怒道:“师弟。。。你。。。”看着那两只羽毛被扒掉大半的白鹤,原始道人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我,我怎么?”通天道人摆出一副蛮横的嘴脸,用力的拍着夏颉的肩膀道:“徒弟,要做什么事情,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做!”故意看了一眼原始道人,通天道人笑吟吟的说道:“师尊可不管什么天道地道胡说八道,我通天教主的徒弟想要干什么,那就去做罢!就算把天捅了窟窿,那又如何?”

  原始道人阴沉着脸蛋,冷冰冰的说道:“师弟,这是师尊的意思。你从岛上破关逃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罢?”

  沉重的一击狠狠的打在了通天道人的死穴上,通天道人嘴巴张了张,愁眉苦脸的说道:“师尊出关了?他老人家,不是应该正在摆弄那些我们抢去的贼赃么?”

  “吭。。。吭。。。吭。。。”原始道人愤怒的咳嗽了几声,狠狠的瞪了通天道人一眼。

  通天道人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叹息道:“好罢,既然他老人家都说话了,我们做徒弟的还能说什么?夏颉乖乖徒儿,那莫族和涚族的人,死了就死了罢,你也别伤心,以后这种事情,你还要看得多了。”

  用力的擦了擦鼻子,通天道人怪笑道:“不愧是昆仑山上挖出来的天府紫芝啊,这药力好强,我都快流鼻血了。”

  原始道人哼了一声。夏颉却只是暗笑,这芝草他吃下去都没事,通天道人何样人物,怎可能有事呢?却又听得通天道人怪笑道:“大道无情,天道无情,那是放屁。”一句话,说得原始道人面色难看到了极点,猛的站起了身来。通天道人摇头晃脑的说道:“本教主因为,有情也好,无情也罢,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啊,是我的徒弟,那是一定要有情有义的。。。所以,乖乖徒儿,师尊又有事情给你做。”

  同样站起身来,通天道人用力的拍了拍夏颉,赞许道:“好徒儿,嗯,好徒弟。。。明儿天或者后儿天,师尊把你那一帮子师兄师姐全派来镇天塔,这镇天塔内如今有多少工匠啦?”

  夏颉呆了呆,微笑着躬身答道:“近亿。。。而且,还在不断的征召之中。”

  用力的点了点头,通天道人斜眼看着原始道人,得意洋洋的说道:“你是镇天塔的督造大臣,这镇天塔就是你的地盘。所以,你让你的师兄师姐还有一干师弟什么的都去里面传道罢,传我教的大道!哈哈哈,这份功德,可是极大的。”

  原始道人刚要说话,通天道人突然怒喝道:“谁敢偷听本教主说话?”

  ‘哧啦’,一道可怕的强光自通天道人脑后狠狠斩出,将原始道人身后一片虚空斩成粉碎。广成子、赤精子、姜尚、申公豹等人突然自那一片虚空中出现。广成子、赤精子狼狈的朝通天道人行礼道:“师侄。。。见过通天师叔。”通天道人那一剑,不尽破开了虚空,还把广成子他们身上的道袍都劈得稀烂,大片大片的皮肤都露了出来,和那两只被扒毛的白鹤有异曲同工之妙。

  通天道人邪气十足的笑了几声,然后,他突然仰天狂笑了足足有一顿饭时间。

  过了许久,通天道人突然收敛了笑声,很是神气十足的对原始道人说道:“师兄,你原来也打着让诸位师侄来这里传道的主意啊?哦呵呵呵呵呵呵,您早说嘛!何必半路拦下我的乖乖徒儿,你的乖乖师侄,吓得师弟我心肝一阵乱颤,急匆匆的就跑过来呢?”

  眉飞色舞的通天道人背着双手,在原始道人面前迈起了四方步。他摇头晃脑的说道:“您要师侄们来这里传道,您要给我明说嘛,你不明说,我怎么知道你要这样做呢?我们是师兄弟嘛,如果你大大方方的说了,师弟我不可能不答应的嘛。。。”

  絮絮叨叨的,通天道人说了足足一刻钟的废话。原始道人的一张脸抽啊抽的,硬是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夏颉低头垂手,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他心里那个笑啊,差点就憋不住狂笑出声了。

  原始道人今日巴巴的找上了自己,扯了好一阵子,给了自己偌大的好处,原来是想要抢占先机,让广成子他们在镇天塔工地传道啊?呵呵呵,没想到,自己的师尊反应这么快,及时的赶到啊!

  笑,夏颉在偷笑,既然要在自己的地盘上传道,既然自己这个护短的师尊赶到了,那,自己的好处,应该是不少!

  没能去救莫族和涚族人的憋闷,一时间轻轻飘散,夏颉已经开始期盼,原始道人要用什么宝贝,才能堵上通天道人的那张嘴了。</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