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九十四章监工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九鼎所在的广场上,夏颉和易昊遥遥相对而立。

  生死决斗,尤其是天候级别的生死决斗,对于大夏是一件极其隆重的事情。虽然最近两年,大夏的天候突然冒出来许多,这一次海域三十六州的分划,就让大夏又一次多了三十几个天候,显得天候似乎有点不值钱了。但是毕竟是挂着天候的牌子,生死决斗的时候,还是要在九鼎之下进行。按照大夏的祭祀风俗,天候的血和灵魂,是对天神的最好祭品。

  今日的太阳格外的毒辣,强烈的阳光照在九鼎上,九鼎居然冒出了冉冉的青气,氤氲的青气笼罩着广场,九鼎在青气中若隐若现,神秘的气氛自九鼎上扩散开来,弥漫在所有旁观大巫的心头。也许是因为上次那大量的混沌元气的补充,最近这镇国九鼎日益显得神异无比。很多时候,经过这广场的人都能听到九鼎内传来的轻轻啸声。

  身披大祭酒长袍的水元子愁眉苦脸的蹲在广场的一角,时不时的偷偷的抬起袖子遮住自己的脸面,偷偷的咬一口袖子里的炖肉。他有点担忧的看着夏颉,夏颉是他最好的朋友,对于刚刚修成人身的先天水灵而,这份来自于‘酒肉’的情谊是很值得珍惜的。当他从王庭的其他祭祀那里得知,大祭酒的任务就是主持生死决斗,并且引导失败者的灵魂成为祭品的时候,一股莫名的担忧在水元子的心头冒了出来。虽然不谙世事,但是水元子却也清楚,易昊若是没有一点儿把握,怎会找夏颉决斗?

  刑天家的人一个个好似要吃人一样,凶狠的眼神在所有在场的大巫脸上扫来扫去,观察着这些大巫的神情变化。夏颉赢了也就罢了,但是一旦夏颉输了,可想而知那些被怀疑是幕后主使的人,将会受到刑天家的惨烈报复。现在的刑天家,有那个实力报复任何人,同时,他们也有足够的动机这样做。现在的夏颉,已经是他们刑天家不可缺少的元老级的人物,怎能让他白白的牺牲在莫明其妙的决斗中?

  夏颉退后了几步,背靠着一尊大鼎的圆足站定。一股很明澈让夏颉无比舒适的气息涌入了他的身体。夏颉的精神一振,神识的敏感度猛的提高了一个数量级。神识扫过四周,夏颉突然发现白蟰、磐华、刑天华蓥等几人正站在远处一栋偏僻的楼阁上眺望着这边,白蟰的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得意笑容,夏颉顿时明白,这又是白蟰给他制造的麻烦。

  麻烦,真的是麻烦。白蟰缺少对夏颉一击毙命的能力,但是她却能源源不断的给他制造大大小小的麻烦,这实在让夏颉凭空冒出了无限的杀机。夏颉的眼里闪过了一缕阴沉的杀气,杀气的目标是远处站着的易昊。也许,应该逐一的铲除白蟰的爪牙了罢?唔,白蟰甚至还和东夷人有着一些不清不白的勾结,这就让夏颉有充足的理由将易昊杀死。

  不过,场面话还是需要的。

  “你不是我的对手。中天候。”夏颉淡淡的说道:“不要忘了,上次真鼎位测试,你的鼎位,远不如我。”

  “杀父之仇不可不报。你的鼎位比我高,却又如何?我自然有杀你的手段。”易昊异常自信的昂着头,甩手从袖子里抽出了一柄古怪的巫器。这巫器只有一个玉质的手柄,手柄上有无数细细的孔隙,一道道青色和白色的光芒有如流水一样自那孔隙中荡漾出来,裹住了易昊的手掌,在他手上形成了一柄长有丈许的奇形长剑。(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中天候一脉秘传巫器‘分水斩’,当日大禹祖王降服水怪无支祈所获的上古异宝,拥有水木二气,水气专伤人魂魄,木气专损人肉体,切切当心。”刑天厄的声音在夏颉耳中响起,夏颉会意的点了点头。

  手掌在手镯上一拂,闪烁着古怪的灰蒙蒙光芒,本体一时黑一时白好似虚影的狼牙棒握在了手中,夏颉冷冷的对易昊说道:“蚩尤骨精炼狼牙棒一根,重二十四万斤。”夏颉说谎了,这根狼牙棒此时的重量,远超二十四万斤,若非那一对清气所化的手掌是以血炼法门融了一部分夏颉的精血在那棒子里,此刻的夏颉都无法挥动它的。

  易昊随手挥动了一下分水斩,淡淡的说道:“巫器分水斩。他会让你魂飞魄散的,你相信么?”

  夏颉没说话了,他上下打量着易昊。不对啊,这易昊看起来神智清楚得很,没有被人控制了魂魄的异状,他怎么会傻到和自己来决斗呢?不说鼎位的差距,就说他易昊也是一个聪明人,下令干掉他父亲的分明就是履癸,他易昊怎会故意的挑开这件事情?

  端坐在远处高台上观战的履癸开口了:“两位都是大夏的能臣。奈何杀父之仇不能不报,生死决斗,本王也就允了。”履癸冷冷的笑了一声,歪着脑袋说道:“只是,天候的生死决斗向来有点彩头的,这也是历代先王的习惯,历代先王的规矩。今日的彩头,就是一件极重要的差事,谁胜了,谁就去负责那差事罢。”

  手指弹了一下,天空一道雷霆扫过,发出一声巨响。履癸微笑道:“决斗开始!唔,猛天候啊,不要心软留手呀!猛天候,你就是太憨厚了。”

  履癸笑得很和蔼可亲,一对雷光闪烁的眸子里,却是杀气荡漾。也不知道他的杀机是冲着谁去的,但是满朝文武都听明白了,履癸是站在夏颉这边的。已经有人用看死人的眼神看易昊了。

  但是广场上,还是有着易昊的支持者。刚刚从幽禁之处被放出来不久,还没有被许可返回自己的治地的八大天候,就在乱糟糟的给易昊鼓劲打气。易昊感激的朝那八大天候的方向看了一眼,猛的举起了手上的分水斩。

  如电,如风,易昊一步跨越了自己和夏颉之间三里左右的距离,当头朝夏颉一击重劈。大巫的战斗,就是这样的直接,强者胜,弱者死,见面就是杀招,挡得住就活,挡不住就死。

  夏颉‘哈哈’长笑一声,狼牙棒猛的朝分水斩轰去。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杀死易昊,留着易昊,迟早是自己的一个威胁。故此,他也没有留手,狼牙棒上的禁制全开,地水火风四相元力重重的和那青白二色光流对撞在一起,一道道灰不灰白不白的雷霆自棒体轰在了分水斩上,分水斩被震得反弹起老高。

  易昊却早就松开了握着分水斩的手,他两手紧紧握拳,重重的轰向了夏颉的心口。

  拳风呼啸,拳头前的空气已经被压缩成了淡黑色的罡气。夏颉骇然吼道:“你的肉身。。。”

  易昊狂笑道:“真鼎位八鼎级别的肉体!受死罢!”

  可怕的拳劲距离夏颉的身体还有尺许远,就已经在夏颉的身上激荡起两个小小的凹陷。要知道,夏颉的真鼎位级别,不过是七鼎的水准。夏颉大骇之下,身体后方一轮明亮的八卦龟甲光晕闪起,玄武不灭体独特的光盾猛的挪到了他身前,挡住了易昊的拳头。

  一声巨响,夏颉被轰得倒飞里许,一头撞在了一尊大鼎上。光盾巍然不动,夏颉却被那两拳震得五脏六腑都颤悠起来,好玄没吐出血来。幸好夏颉的真鼎位也有七鼎的水平,他的土属性肉身的强度更是超越了寻常的大巫,加上玄武不灭体的光盾,才让他没有真正受到伤害。

  “好阴险的家伙。你的实力怎会提升如此之快?”夏颉恼怒了,他呆呆的看着易昊,半天没吭声。

  易昊只以为夏颉被自己暴涨的实力吓住了,仰天无比猖狂的笑了起来。他哪里知道,夏颉只是在享受大鼎上注入他体内的清流给他带来的舒适,那清流所过之处,身体内的灼烧感荡然无存,一缕缕清凉的气息,让夏颉无比的受用。

  脑子里灵光一闪,夏颉也突然长笑起来,他想到了一件可以让易昊气得吐血的事情。夏颉得意的笑道:“中天候,你的功力大涨的确不假,却看你能奈我何。”

  体外光芒闪烁,通天道人赏赐的那件用补天的玄龟甲壳所制的战甲穿上了夏颉的身体,这件覆盖了全身,一丝皮肉都没露出来的铠甲一穿戴完毕,广场四周围观的大巫都不由得发出了爆笑声。那甲胄的形状,实在是由不得人不笑。那不就是一人形站起来的大乌龟么?

  无数大巫贼兮兮的瞥向了正趴在刑天厄身边的玄武,狂笑声突然变大了数倍。

  坐在高台上的履癸笑得气都喘不过来了,他抱着肚子一阵的抽搐,差点没栽下台去。“若是。。。若是。。。若是猛天候赢了。。。本王要重重的赏赐他。。。哎哟,这铠甲,这铠甲。。。哈哈哈哈!”

  只有面对夏颉的易昊差点没哭了出来。夏颉的这铠甲,防御力是变态的强,加上夏颉将自身的土性巫力注入了铠甲中,益发是坚不可摧,更蕴藏了无穷的反震力量。易昊连续数万记重拳轰在了夏颉的身上,拳头和铠甲接触,不断的发出沉闷的巨响,一道道灵光在铠甲上闪出,一股股可怕的反震力量顺着易昊的拳头直轰他的内腑,震得易昊差点没吐出血来。

  不公平,实在是不公平,易昊真的想要哭。

  在夏颉去北方公办的这一段时间,易昊接受了地狱一般的磨练,这才强行将他的力量提升到了真鼎位八鼎的水准,这在如今的大夏而,可是实实在在的顶尖高手啊!

  可是,夏颉有这么一套古怪的铠甲,这么一套坚不可摧的铠甲!易昊郁闷得快要发疯了。

  生死决斗,不分出生死,是不能停止的,除非,那胜利者开口,放过失败者一条性命,但是失败者也注定会失去所有的一切――除了生命的一切。易昊好似已经看到了那等可怕的结局在等待自己,他发狂一样的嚎叫起来,粘稠的白沫在嘴角喷出,易昊尖叫着退后了老远,拣起被击飞的分水斩,又急速冲回到夏颉身边,抡起分水斩朝夏颉就是一通狠劈。

  无数道刺目的亮光闪出,夏颉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一圈丈许厚有如实质的黄光笼罩着夏颉,易昊的那分水斩,就连那光罩的一丝半点都无法撼动。

  玄武缩起了脑袋,意兴阑珊的打起了瞌睡。他低声叹道:“可怜的家伙,从建木那里,我才知道那通天道人是什么来历。唉,天地初开的圣人赏赐给徒弟的保命铠甲,是你一个小小的巫能劈开的么?通天道人原来是这样的出身,可怕呀,可怕!无聊啊,无聊,这也叫做决斗?这叫送死罢?”

  就算是大巫,也承受不起连续十几万次的全力攻击。

  终于,易昊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僵硬的站在了夏颉面前。他喃喃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你这是什么铠甲?没道理,没道理啊!我这是上古巫器分水斩,我这是上古巫器呀!”

  狼牙棒自易昊的前胸轰入,自他后背透了出来,瞬间灭杀了他的生机。

  夏颉淡淡的说道:“法宝也是分档次的。你这上古巫器的来源,只是一头上古的水怪,我这铠甲的来历,比那水怪高了何止百倍呢?”

  易昊重重的倒下,直到死,他都不明白,夏颉为什么能够战胜实力暴涨的他。

  一身白衣的白蟰掠进广场,朝履癸叹道:“大王,中天候死了,就让他入土为安罢。可怜,可怜,他中天候一脉的直系后裔,却是断绝了。”

  履癸甚至没看易昊的尸体一眼,他拊掌欢笑道:“猛天候果然是威猛绝伦,一套铠甲也是。。。嗯,嗯,艳绝天下。”

  全场爆笑,夏颉差点抡起狼牙棒给履癸来上一棒。

  履癸却飞快的说道:“今日决斗,胜者是猛天候。本王诏令,猛天候赢得彩头,当为‘镇天塔’之监造大臣,提督大夏举国之力,不惜一切代价,建造‘镇天塔’!”

  镇天塔,什么玩意?

  大夏的臣子们纷纷交头接耳的询问有关于镇天塔的消息。什么样的塔,需要调动大夏的举国之力来完成?

  刑天厄、相柳翵等站在大夏最巅峰的大臣,则是同时重重的吸了一口气,终于开始了!

  夏颉抬头看了看当初出现那天地通道的地方,心中忐忑道:“我的猜想,不会真是那样罢?疯了,全疯了!”</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