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九十章天蜈拦路下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这种货色,在巫殿的记载中,早就灭绝了数万年了,哪知道这里还能有幸运儿留下?而且一来还是四条,还都是快要化龙的成熟品种。

  难怪心高气傲的白都要发出啸声求救了,这四条蜈蚣的甲壳比他的金刚不坏之躯只会更加坚固,白的利爪难以对他们造成有效的打击。而白体内的剧毒,碰到了可以焚毁一应毒物的太阳真火,也没有了半点儿用武之地,他是实实在在的碰到克星了。

  刑天大风的这头犼,虽然有着独斗天龙的实力,可是这里的四条大蜈蚣,哪一条的实力都不在天龙之下。加上他们身上那难缠至极的毒焰、真火,这头犼也只能在四处乱蹦乱跳,时不时的跳起来对着一条蜈蚣就是一通乱踏,只见蹄子、甲壳之间大片的火光冒起,却哪里伤得了敌人?

  “哈哈!白,我来了!”

  顾不得多想,眼看两条蜈蚣好似剪刀一样扭曲着身体将白围在了里面,大嘴上无比锋利的大钳子正朝白的腰间轧去,夏颉一声大吼,猛的冲进了战团。手上狼牙棒一挥,重重的轰在了一头金阳天蜈的脑门上,另外一只手已经挥出灭绝印,狠狠的砸下。

  ‘当啷’,夏颉右手一震,虎口被震开一条极大的伤口,五指有如触电,根本捏不稳狼牙棒,棒子脱手被震飞老远。那被狼牙棒集中的天蜈若无其事的张开大嘴朝夏颉喷出一片火光,数十支利爪密密麻麻的朝白身上抓挠了过去。

  左手的灭绝印则是发出万丈金光,印体上无数的上古神文流转,地水火风四相元力裹住了灭绝印,狠狠的一击轰在了另外一头天蜈头上。‘噼啪’一声脆响,那天蜈的半边大嘴被灭绝印打得支离破碎,缺口处大片大片的淡金色半透明的血液泼洒出来,喷了夏颉和白一身。

  ‘嗷呜’一声惨叫,被灭绝印击中的天蜈惊恐的朝后急退,夏颉和白则是大声尖叫着,带着满身的淡金色火焰跳起来老高。这天蜈体内的血,可都是实实在在的太阳真焰,世间万物一旦碰及,只有化为飞灰的下场。若非夏颉和白的身躯都是变态的强横,就这一片蜈蚣血,已经将他们两个自人间蒸发了。

  剧痛,无边的剧痛直透心底。夏颉和白惨叫着原地连连蹦跳,夏颉还能保持一丝神智清明,但是白却狂性大发,身体猛的膨胀到数百丈高下,拔起地上的一根石柱,‘哗啦啦’的满天下乱打乱扫。

  狂躁的白爆发出了比平时强大十倍的战斗力,他如今的体形比起四条天蜈更是大了数倍,手上那根石柱也是在胡羯荒漠上被罡风萃炼了无数年的至坚至固的玩意,白的蛮力挥动起那长达千丈极重极坚硬的石柱,居然在空气中荡起了一道道白色的气浪,罡风一道道的朝四周横扫开去,将那四条天蜈逼得连连倒退。

  受伤的天蜈发出尖锐的啸声,在远处盘成了一团,凶巴巴的瞪着发狂的白。另外三条天蜈则是急速的贴着地面游走,轻巧的躲闪着白手上那巨大的石柱。就算他们是上古异种,却也不敢尝试被白当头一柱轰下的味道。

  只是片刻的功夫,远处荒漠中突然冒出了无数稀奇古怪的毒虫,而且都是蜈蚣一类。有金头银角的、有赤身黑头的、有银甲墨足的、有背生双翼的,有得长有数十丈,有的却有如蚕豆大小。这密密匝匝的数十万只大小蜈蚣铺天盖地的朝这边爬来,好似一片五颜六色的潮水在大地上奔涌,看得人头皮发麻。

  那头犼被这无边无际的蜈蚣海惊得浑身肌肉都在急骤的跳动,属于上古神兽血脉中那股子天然遗传的暴虐和凶残猛的冒出,犼的身上喷出了一道道半透明紫蓝色飘忽不定的火焰,脚下冒出了四团蔚蓝蔚蓝的烈焰,头上双角更是喷出了两道数十丈长的蓝色火影,他发出一声长啸,身体急飞而起,扑向了那大片的虫海。

  大嘴张开,从犼的无数利齿中喷出了一道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透明火焰。那微微颤抖的火光覆盖了里许方圆的一片荒漠,那一块地面突然消失,缕缕青烟飘起,原地出现了一个深有千丈的深坑。数万毒虫,被那火光一扫,顿时化为灰烬。

  四条天蜈猛的抬起头来,嘴里发出古怪的‘咕咕’声,同时张开嘴,朝犼喷出了四道太阳真焰。

  ‘咚咚咚’,连续三声巨响,毛发被烧得干干净净,露出毛发下那密实的白色鳞甲的白趁着身边三条天蜈喷吐火焰的关头,手上舞得风车儿般石柱当头落下,砸得三条天蜈苦不堪,身体被硬生生砸得下陷了数十丈。被火烧得浑身剧痛,烧得头昏脑胀的白嘴里喷着大片大片的白沫儿,好似捣药杵一般抡起石柱,‘咚咚咚咚’连续数万下轰在了地上的土坑中。

  三条天蜈愤怒欲狂的在坑里挣扎咆哮,不断的喷射出数千丈长的烈焰打在白的身上。

  发狂的白,那神力就连夏颉都为之瞠目,他连续的疯狂敲击,硬是打得三条天蜈除了喷火,一点儿斗动弹不得。那火焰喷在白的身上,无非是让他的身躯更加疼痛一点,已经发狂的白,自然不在乎这点。

  自从白落入旒歆的手中,就不断的被喂食各种各样的巫药。被旒歆当作实验品的白,身体已经被炼制得变态的坚固,但是他的体内,还有着绝大部分的巫药效力潜藏。仅仅依靠白的自我修炼以及旒歆或者青殜的外部催化,这些巫药想要彻底的改造白的肉体,天知道需要多少时间。

  尤其白在玄武的帮助下,吸收的巨量的神尸精气,更是无法被白彻底的吸收。多余的精气凝聚成一团七彩的晶体,围绕着白的内丹急速盘旋,不断的渗出一道道七彩精气融入白的内丹中。

  白毕竟是个畜生,虽然得夏颉传授了《白虎真解》,偶尔也能凑巧的内视观察自己的身体,但是他毕竟无法确切的描述出自己体内的情形。他保持着这种状态已经有了一段时日,若是再没人帮他吸收那一团七彩晶体,很可能这团精气就会白白飘散,不知道便宜了谁。

  可是今日被这太阳真火一锻炼,剧痛中的白本能发动,全力的按照《白虎真解》的法门运转起体内的真元。他肉体内的糟粕被真火一丝丝的炼化,体内那巨量的巫药药力和天神精气则被急速的催发,不断的修补着他受损的身体,无限制的将他的肉体强度推升、推升、再推升!与此同时,更多的药力和精气涌入白的内丹,将他的内丹催化,不断的膨胀。

  一丝丝的太阳真火强行侵入了白的内丹,被他的内丹转化,融于他的丹火之中,开始灼烧起白体内的真元。

  一股股好似长江大河般巨大的庚金精气自天地四方蜂拥而来,注入了白的身体。白的眸子里透出两道雪亮雪亮的精光,身上鳞甲伴随着‘嘎嘎’巨响开始急速增厚,随后又在太阳真火的灼烧下不断的变薄。增厚、变薄,增厚、变薄,这样的变化不断的继续,每一次都让白鳞甲的坚韧度大幅度的上升。

  白体内的真元也在异变的丹火灼烧下开始了异变,有如夏颉体内的真元转化为氤氲紫气的性质上的异变。

  巨量的庚金精气不断的涌入,被丹火提炼后,化为半液态的元力,渗入白的身体,让他的身体益发的坚固。渐渐的,这些半液态的元力随着外界精气的涌入,渐渐的被压缩,被提炼,最终化为了一种类似于结晶体却有着气体性质,闪烁着迷人的黄金色的奇异元力。(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白的力量,在那一瞬间暴涨数百倍,他欢呼着一柱子轰下,石柱粉碎,一条倒霉的天蜈被轰飞数十里远,数百条长腿被打成稀烂。

  四条天蜈同时发出愤怒的咆哮,无数的毒虫朝白扑来。天空中的犼不断的躲避着天蜈嘴里真火的喷射,同时喷吐出大片的火焰焚烧着地上的毒虫,但是这些毒虫的数量无穷无尽,他哪里烧得干净?

  而夏颉此时,也陷入了和白一样的被迫修炼的境地。

  体内所有的真元,经过数次奇遇,早就全部转化为氤氲紫气,再也没有丝毫的土性真元残留。和白一样,太阳真火也被夏颉金丹吸入,异变的丹火灼烧着氤氲紫气,不断的改变着氤氲紫气的性质。夏颉的身体渐渐的陷入地面,渐渐的向地下沉去,无穷量的戊土精气翻滚过来,被夏颉吸入体内,经过金丹的转化,弥散于体内。

  自夏颉的体内产生第一缕氤氲紫气,直到今日,他的全部真元才顺利的转化完成。

  而太阳真火的霸道,逼迫夏颉不断的运功,将体外的真火纳入金丹,想要将这霸道的火气化去。

  但是很显然,氤氲紫气这属于先天真元的能量,无法消化太阳真火。

  夏颉的玄武元神自他天灵盖冲出,那只巨大的玄武慢慢的人立而起,龟眼闭上,两只前足开始在面前虚空中划出一道道玄奥的弧线。一丝丝的紫色真元在虚空中勾勒出清晰的轨迹,渐渐的,那轨迹化为了一轮巨大的阴阳太极的图案。

  通天道人强行灌注于夏颉元神中的通天道人无数年来对天道的领悟有如电火石光般在夏颉眼前闪过。夏颉心中有了一点明光,他知道这是突破的玄机,突破氤氲紫气所代表的境界,达到另外一个更加深奥的层次的机会。

  多宝道人是属于那个层次的,金灵圣母、龟灵圣母、赵公明他们,也都是属于那个层次的。。。

  夏颉体内的氤氲紫气急速涌向了金丹,他体内一点儿真元都不剩下,所有的真元都被金丹抽取,在金丹内锻炼、萃取,最终萃取出了微不可见的一点紫金色的原点。金丹也随之缩小,不断的缩小。。。

  突破,机会就在眼前,但是,夏颉没有那个实力突破。

  自普通真元转化为氤氲紫气,需要一百份的普通真元,才能转化为一份的氤氲紫气。而比起氤氲紫气更高一层的那种力量,需要的也许是一万倍、一百万倍的转化比率。多宝道人这些太古先民,生于鸿蒙开辟之际,他们耗费了多少年的苦功,才得到今日的修为?

  夏颉体内积蓄的氤氲紫气,根本不足以从量变达成质变。他对于天道的领悟,对于这个世界层次的感悟,对于天地间能量的体悟,也根本不足以让他突破到那个境界。

  这就好似大巫们突破天神之道,一旦突破,人不再为人,那已经是另外一个层次的生命体。

  多少炼气士亿万年的苦苦挣扎,也不过是追求这最后的一步!

  夏颉,在如此古怪的情况下,被四条真阳天蜈逼迫到强行突破的地步。和白不同,白并没有得到通天道人的天道传授,白只是依靠本能,用太阳真火萃炼肉体。而夏颉,就因为他有了通天道人一生的天道感悟,却又无法全盘的领悟其中的至理,却贸然的走上了这一步,面临的结果最好也就是金丹被那一点原点逼散,散功而成废人。

  结果差一点,就是他无法控制体内那达到临界点的原点,最终金丹爆裂,魂飞魄散!

  玄武元神比划的速度越来越快,外界无穷量的戊土精气好似大洋倒卷,呼啸着冲进了夏颉的身体。丹火熊熊,戊土精气不断的转为氤氲紫气,然后融入夏颉丹田中已经不可见的金丹。。。夏颉想要按照通天道人领悟中的,让那一点原点爆发,以强力突破另外一个层次。但是金丹中有一股极大的束缚力量,他根本没有充足的力量爆发。

  哪怕外界的补充源源不绝,但是这点补充,对于所需的能量,只是沧海中的一点水滴罢了。。。

  ‘噗哧’,夏颉喷出了一口鲜血。他的心神一乱,头上元神一阵摇晃,他再也无法控制那异变的金丹,只能发出一声惊呼:“罢了!”

  双手一摊,夏颉就要认命的让金丹炸裂,自身化为飞灰。

  商族族地内,正在商汤的陪伴下挑选道场驻地的通天道人突然惊呼道:“糟糕!徒儿,你怎敢如此作?依你之力,此时怎可能突破到那等境界?”大袖一挥,心急如焚的通天道人架起四道剑光,就要冲天而起。

  突兀间,一片带着清香的云气出现在通天道人面前,云气化为一支大手,轻轻的将通天道人一把攥住,将他放回了地面。

  通天道人呆了一下,突然笑道:“噫嘻?原来如此?贫道收个徒弟都如此幸运,大师兄、二师兄岂不是要气煞?”

  “哈!哈!哈!”仰天长笑三声,通天道人卷起袖子,朝着面前一处山清水秀牧草丰美、周边有湖泊河流缠绕的风水宝地指点道:“就这里罢。商汤,道场就建在这里。”

  一处不知名的地方,四周灰蒙蒙的一片,看不清天和地。无数道朦胧的电光在那一片灰蒙蒙中闪过,却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无边的空虚中,悬浮着一个蒲团,一个身形融入这一片空虚的道人盘膝坐在蒲团上,面前有一尊小小的香炉,三缕清香正冒出冉冉轻烟。

  一条身形矮小的黑影站在那道人面前,声音无比苍老、沙哑,好似他的声音就是历史,给人一种无端端的厚重感。他轻声说道:“留下一线生机,我就全心助你。你当知道,就算是你,也不能勉强我!你需知道,我是什么!”

  那道人缓缓的抬起手来,他开口时,好似整个虚空在同时说话,那声音,好似直透进人的灵魂里。

  他只说道:“善!”

  随后,道人手上的拂尘轻轻的展动,一缕灵光自虚空中生出,激闪间已经轰在了夏颉的身上。

  奇异的力量涌入夏颉的身体,瞬间填满了他体内那个异变的原点。那一原点迅猛的炸开,好似洪荒开辟时演化天地,夏颉的身体内,突然产生了无比奇妙的变化。

  一个具体而微的世界,一个只有夏颉本人所能体味的世界出现在他体内。

  那一道灵光带有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用寻常的语无法形容的巨大力量。夏颉体内新生的世界发展壮大,不断的稳固,瞬间就有了寻常上古炼气士苦心经营多年才有的气候。

  三道青气自玄武元神的头顶冲起,三团金色莲花在那青气中徐徐开放,盘膝而座的夏颉身下有片片莲叶升起,清气缠绕四方,有如仙境。

  “这是?”夏颉骇然睁开了眼,他突然发现,自己对于通天道人传授的天道的感悟,都前进了一大步!这一切,根本就是没道理的事情!

  但是,更加没有道理的事情发生了。

  夏颉左手上那个手镯中,削元刀、戮神锥,连同半截旒歆送给他的天神脊椎骨接二连三的蹦了出来,被震飞的狼牙棒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飞回了他面前。一缕清气毫不掩饰的在夏颉面前化成两只手掌,那手掌上冒出一团灰蒙蒙的火焰,将那削元刀、戮神锥、天神脊柱、狼牙棒在火焰中化为四团汁液。

  又有数百块闪烁着各色光芒的,夏颉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古怪金属材料凭空冒出,同样被那灰蒙蒙的火焰化为汁液。这些汁液融在一起,慢慢的化为一根全新的狼牙棒。那清气所化的两只手掌急速的弹动着,无数道玄奥无比的印诀打进了那狼牙棒,只是顷刻间的功夫,就有数百亿道亮光冲进了那狼牙棒。

  ‘嗡’的一声,四周清气飘散,那两只手掌亲昵的拍了拍夏颉的脑袋,同样消散无形。夏颉被那手掌拍了几下,突然心口一热,一口心血喷出,喷到了那棒影上。

  一根近乎虚影的,闪烁着灰蒙蒙的光芒的全新狼牙棒落在夏颉手中。

  重,极重,重得无法形容的重,以夏颉如今的修为根本无法抬起的重。但是夏颉一旦将体内如今的黑白二色的真元输入棒内,那棒子就变得轻重合手、挥动随心,无比的奇妙。棒体上缠绕着古怪的雷光电纹,一层层密密麻麻的山岭虚影在那棒体内闪烁,这是一种夏颉听都没听过的可怕禁制,一棒之下,将会有无数山脉的重量随之轰下,任凭是谁,都要被轰成肉饼。

  这是一柄凶器,实打实的凶器!

  虽然,因为这根新的狼牙棒威力实在是太大了一些,和灭绝印一般,夏颉只能发挥其中少许的力量,也足够他横行霸道了。

  挥动着有如自己手指一般随心而动的狼牙棒,夏颉一棒轰碎了头顶数十里厚的岩层,狂笑着冲天而起。

  大棒扫出,四条正飞行在空中喷吐烈焰,和刑天大风他们纠缠不休的天蜈‘呼’的一声被打飞了老远,身上甲壳碎裂,大片大片的鲜血裹着太阳真火喷洒而下。

  刑天大风欣喜的叫道:“夏颉!你还没死啊?”

  夏颉长笑道:“没死,怎么会死?”

  略微在心底怀疑了一阵那两只清气所化的手掌是谁,是谁给了自己偌大的好处。但是,夏颉转瞬就把这个疑问丢在了脑后。

  这个时代,这个世界上的强悍人物太多,天知道有没有比通天道人、太弈他们更加了不起的存在?与其苦苦思忖这些问题,不如先打发了下方亿万只毒虫再说!

  大棒挥动,夏颉长喝道:“兄弟们,先对付了这些无脑的虫豸才是。哈,清水炖蜈蚣,也是一道好菜哩!”

  欢笑声中,众人联手杀下。</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