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二十二章扬名拉票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安邑城外,往东百里之处,有一座小小的城池。看那城门正门匾额上雕刻的蝌蚪苻文,正好是混天二字。这里正是混天候经过几次战场征伐,立下军功后得到的封地。比起只能在安邑城内拥有一座小小府邸的厉天候,混天候在这城中却是逍遥得多。

  长宽接近一里的小城只有浅浅窄窄的一条护城河,整个城内没有任何平民百姓居住,所有的居民都是混天候名下的军队士兵以及他蓄养的死士收罗的高手。城内简简单单的就两条纵横交叉的十字形大道,一对对士兵身披黑色铁甲大声咆哮着,背负着沉重的石块在大道上往来奔跑,浑身汗流浃背,一滴滴汗水滴落在滚烫的街道石板上,立刻被蒸发干净,只留下了淡淡的白色盐迹。

  城内混天候的府邸占地不大,前后就三进院子,正中一座大殿、两侧有厢房三列,前有校场,后有花园,简简单单。数十名身体笼在黑色披风内的护卫带着百多只虎头、牛身、豹尾的猛兽,在府邸各处缓缓游走。虽然是大白天的,戒备依旧森严。

  正中大殿内,混天候轻松的坐在正中的石椅上,手里端着一个黑色花岗岩开凿打磨的大碗,大口大口的喝着浓烈的谷酒。他面前三丈处,一片水波荡漾彷佛镜子般浮在空中,水波中有数条人影飞扑刺杀,正是夏侯和厉天候四名死士的交手镜头。

  猛然间,混天候把大碗一丢,重重鼓掌道:“好,老十三的这几个死士不错,这几剑方位老道,速度也快得紧。嘿嘿,虽然还不如我手上那个招灾惹祸的海外剑手,却也是难得的高手了。唔,这个蛮子要吃亏。”

  大殿内还有两列石椅,其中一张上坐着一个身穿厚重的蓝色长袍,袍子下摆上满是水波花纹的老人。那老者手里捏着一个奇怪的印咒,默默的注视着水镜中的战况,突然低低的笑了几声:“天候没发现么?那蛮子从开打至今,起码中了上百剑,他身上可有一点鲜血流出来?土性的巫力,果然是防御最强的,这厮的皮简直比三重玉甲还厚。”

  混天候立刻陪起了笑脸:“祭巫说得是,本候却是没有注意到。嘿,他身上果然没有伤痕。看来,等这篪虎暴龙从新军营出来了,刑天大风几兄弟铁定要带着他去满天下招惹是非。唉,这么一个九等巫武的好手,还不是世家子弟,委实难得。”

  那祭巫冷笑了几声,手上印诀一变,水镜中的镜头立刻朝着夏侯拉进,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些黑衣人的剑锋划在了夏侯的皮肤上,居然激荡起了点点火星。他这才点点头,喃喃自语到:“天候既然已经和刑天家那刁蛮女拉上了关系,可要好好的利用才好。嘿嘿,可不要真的就相信了,刑天家这一代人中找不出高手。”

  混天候手一挥,一名侍女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个黑木盘子,盘子里放着闪闪发光的六方青色玉块。那玉块长宽都在尺许左右,厚有存许,经过了精心的打磨,一道道很柔和的水汽从那玉块中慢慢的蒸腾了出来。混天候笑道:“这是本候前一阵子在东极大洋中意外得来的水玉六方,还请祭巫收下。不知,刑天家如今势力到底如何?”

  那祭巫左手袖子一挥,六方玉块也不知道被他收到了哪里。那侍女乖巧的快步走开,祭巫的语气里带上了几丝满足和轻松,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安邑九大巫殿中,就我所知,刑天家自十年前一共送了近千子弟加入巫殿。其中实力最强的,是刑天大风和刑天玄蛭的十六弟。去年冬祭日,刑天老十六,很顺当的以巫力举起了镇国五鼎。”

  混天候脸色微微一变:“五鼎大巫?他今年才多大?那其他的刑天子弟呢?”

  祭巫眼里蓝光闪动,耷拉着眼皮只是笑,良久才说道:“刑天家其他的那些送到巫殿中接受大巫指点的子弟,如今最弱的也是两鼎下品的巫士。说起来,刑天家放在明地里的最优秀的子弟就是刑天华蓥,也不过是两鼎的巫力。”

  混天候站起身来,恭敬的朝着那祭巫行礼:“多谢祭巫指点。”

  那祭巫瞥了混天候一眼,低声道:“指点说不上,这些事情,巫殿中人,只要是有点身份的都知道。不过,诸位王子却是不能插手巫殿的,所以这消息才值六块水玉啊。”手上印诀一收,把那水镜轻轻打成了碎片,这祭巫谓叹道:“天候知道我大夏的规矩,各大巫家的直系子弟,是不能直接出手相争的,但是想要在家族和王庭中得到好的评价,各大巫家的子弟却又必须相争。”

  冷笑了几声,这祭巫右手伸进了左手袖子里,摸了摸那六块水玉,心满意足的笑起来:“所以,诸大巫家在安邑明面里的子弟,都只能用自己的友客相互攻杀,以至于来自于八方蛮荒的高手巫武、巫士很是吃香。可是安邑四周设了极大的聚灵大阵,鼎巫是不能在安邑出手的。”

  混天候连连点头:“所以这最接近鼎巫的九等巫武、巫士,是最抢手的。”抿着嘴笑了笑,混天候若有所指的问那祭巫:“看来,这篪虎暴龙能够在四名九等巫武的围攻下坚持这么久,等得刑天大风他们利用他开始找其他各巫家子弟的麻烦,莫不是无人能制么?”

  祭巫点头:“然,故刑天大风他们,一定会在安邑惹出老大的名声。天候应该明白的,安邑的权势,有时看的并不是暗地里的势力,更多的时候,所有人注意的都是明地里的那分声名。”

  笑了笑,混天候端起了大碗,狠狠的喝了几口谷酒,笑道:“华蓥那刚给我托来了消息,说是青月的那事,托我给那蛮子弄点好处。”

  祭巫耸耸肩膀,站起身来:“蝼蚁般的蛮人,随便给点好处就行。那蛮人不过是一件工具,天候通过他去接近结交刑天大风他们兄弟几个,面子上应付过去也就是了。真正说起来,一个九等的巫武,原本是不值得天候这么盘算的。”

  混天候只是笑:“谁叫我们大夏的规矩太古怪了?嘿,看老十三这次的动作,如果不是被王令压着,怕是他早就动用鼎巫去杀死这篪虎暴龙了。”他若有所思的看了那祭巫一眼,低声说道:“传说,三十年前从地巫殿走掉的祭巫姜先生,如今正在老十三的府上任总管。唔!”

  那祭巫脸上肌肉抽动了几下,怪笑了几声:“地巫殿的事情,我们天巫殿是不理会的。”看了一眼脸上明显极其失望的混天候,那祭巫嘴唇抽了几下,很是压低了声音笑道:“不过,传说当年祭巫姜闾从地巫殿走掉,是和另外一祭巫争权失势。那祭巫,如今可是地巫殿的地巫啊,而且,当代地巫对于当年的事情,据说是念念不忘的。”

  混天候又笑了起来,站起来朝着那祭巫连连行礼:“原来如此。祭巫是要回巫殿么?本候还有稍许事情处置,待会才回安邑,就不送了。”

  那祭巫点点头:“不用送。”他转身朝殿门行去,突然又转过身来朝混天候看了一眼:“前几日进宫,大王最近很是烦闷,安邑最近两年太安静了些,天候若是能搅出些水花,倒能让大王多注意天候。”话音刚落,一片湛蓝的浪花从地上冒了出来,顷刻间卷起了那祭巫的身体,‘哗啦’一声水波落下,那祭巫却失去了踪影,只是混天候大殿前的校场被浇湿了一大片。

  熊营一号营校场上,夏侯怒声连连,手上钢斧舞得风车一般,彷佛一头发怒的狗熊,在胡乱的挥动着树干砸人,没有一点章法。凭借着他双臂数万斤的蛮力,那钢斧化为一团青光,时不时拉出几条长长的青色光带,带着破风声朝那四个黑衣人乱劈。

  四个黑衣人刚开始只是冷笑,不断的冷笑。夏侯的斧头也太没有法度了,明显就是一个只有蛮力的蛮子,这样的攻击,哪里能打中他们?

  不知不觉的,四个黑衣人放松了警惕,只是一股劲的挥动长剑,不断的朝夏侯身上乱劈乱刺。连续的金铁轰鸣,夏侯身上火星点点,一身刑天大风送他的黑色锦衣被划得支零破碎,很快的夏侯就只能袒露着上身,在那里笨拙的扭动着身体胡乱的四处冲撞。他彷佛一头发怒的没有理智的狗熊,一时朝着这个黑衣人劈两下,然后又朝着另外一个踏两脚,结果不能碰到他们分毫。

  刑天鼌等人刚开始看到那四柄长剑明晃晃的在夏侯身上乱劈,以为夏侯当场就要被重创,刑天鼌一声不吭的就要挥手下令四周数百名调来的弓箭手放箭,把那四个黑衣人给当场射死。但眼看着夏侯那土黄色身躯那变态的防御力,刑天鼌等一众高级军官全傻眼了:“这是九等巫武的身躯么?比起我们只能更强,不愧是罕见的号称防御第一的土性巫力啊。”

  夏侯则只是笨拙缓慢的挪动着自己高大的身躯,一对眼睛眯着,注意观察着这些黑衣人使剑的手段。往来刺杀了几个回合,夏侯点点头,这些黑衣人所用的剑术,嗯,勉强暂时称为剑术吧,非常的简单。不过是最简单的劈、刺、削、挡等动作,但是在他们很强的肉体力量使用下,剑势极快,破坏力极强,普通战士被他们剑光笼罩住,怕不是三五下就被放翻在了地上?

  他自己清楚自己的底细,玄武真解练到了最高境界,比起单纯用巫力强化的身躯要更加坚固一倍以上,而施展道法对身体施加各种法术盔甲,让他的肌肤强度直追白身上的鳞甲,普通的攻击,根本无法损伤他分毫。这才能让他有充足的时间观察这些人的剑术啊。

  冷笑了几声,看到这些黑衣人技仅如此,夏侯的身体突然灵活了十倍不止,轻轻松松的避开了四支长剑的劈刺,身体一缩,已经到了一个黑衣人的身前。他左手握成拳头,拳头上闪动着淡淡的黄光,一个干净利落的勾拳,轰在了那人的下巴上。

  万斤巨力把那黑衣人打得闷哼一声,瘦削的身体飞起来足足有三十几米高,重重的朝着后方摔了下去。

  剩下那三个黑衣人愣了一下,急促的叫了几声,突然收起了剑势,警惕的退后了几步。那被夏侯打飞的黑衣人发出了愤怒的嚎叫,身上闪过一道道红光,手上长剑更是腾起了寸许厚的淡淡火焰,身体无风自动,斜斜的朝着夏侯飘了过来。

  那人右手急速挥动,九等巫武的实力完全崭露,身上一块块肌肉暴跳起来,拇指粗细的血管在皮肤上凹凸颤动,彷佛毒蟒一样。那长剑被舞成了风车一般,带着嗤嗤的破空声以及滚滚热浪,朝着夏侯当头斩下。

  刑天鼌猛喝道:“篪虎都士当心,这是巫武技‘烈焰斩’!”刑天鼌、刑天昁对视一眼,心里大感不妙。烈焰斩不过是极下品的巫武技,可是毕竟也是巫武技啊,这是能够把体内巫力的破坏力完全发挥出来的独特技能。而蛮荒蛮人,从来没听说过他们懂得类似的武技。纯粹凭着肉体去抵挡这可以粉碎一块巨石的下品巫武技,怕是夏侯非被重伤不可。

  夏侯却是冷笑一声,他能清楚的感知那黑衣人的巫力运转,什么巫武技?无非就是和真元流动一样,按照特定的经脉运转,把巫力集中在兵器上发出的暴力一击。这种运气运力的法门,对夏侯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难事,可是对于完全凭借天生禀赋吃饭的巫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可以极大的增强自身破坏力的技能了。

  “烈焰斩?啊呀呀,看的‘华山迸裂斩’!”

  一团黄光同样笼罩在了夏侯的钢斧上,那钢斧居然显露出了岩石的色泽。而所谓的华山迸裂斩,诶,传出去简直丢人,无非是‘力劈华山’这一大众招数的逆向使用而已。

  黄色的钢斧和红色的长剑狠狠的对拼了一击,‘嗡’,‘啪啪’一声,夏侯的钢斧粉碎,一道红光狠狠的从他身上劈了过去。‘嗤啦’响声中,夏侯上半身被劈出了一条长五尺、厚一寸的伤痕,一滴滴殷红的鲜血,飞快的滴了出来。

  刑天鼌大吼一声:“糟糕!那厮拿着的是上品利器!”而夏侯手中所用的钢斧,不过是军械营中的苦力士兵拿来砍树干的工具!两者碰撞的后果,就是夏侯的钢斧粉碎,而那长剑不过被迸裂了一大块而已。

  夏侯的身体急速后退,嘴里骂骂咧咧的叫嚷起来:“他娘的,谁给我借一把好兵器?”

  两柄长剑几乎是同时飞向了夏侯,一柄是刑天鼌随身的锯齿大剑,而另外一柄漆黑的重剑,却赫然是申公豹丢出去的。夏侯心思一动,左手抓住了申公豹那漆黑的重剑反手握住,顺势一劈,挡住了那黑衣人旋风般劈来的数十剑,连串的金铁轰鸣声中,右手握住了刑天鼌那锯齿大剑,一声怒号,锯齿剑上突然冒出了片片寸许长的黄色锐芒,同样连续九十九剑反击了回去。

  叮叮叮叮、当当当当,彷佛打铁一样,两名九等巫武站在原地,蛮横的用兵器相互敲击起来。那黑衣人的臂力明显不如夏侯,但是他的巫力似乎是得到了极好的锻炼,反而比夏侯要深厚些许。如果不是夏侯体内的土性真元帮他提升了一倍的体力,连续的硬碰之后,或许是夏侯要被那黑衣人给劈成碎片。

  土性元力弥漫全身,滋养滋润,身上那条伤痕慢慢愈合,瞬间就消失了痕迹。夏侯仰天大吼一声,用围观的士兵绝对不可能听懂的,前世学来的伦敦俚语大声咒骂了一阵,身上原本就壮硕得吓人的肌肉更是鼓起来,比常人原本就宽了一半多的肩膀更是横地里长出去三寸,手臂‘嘎拉’一声伸长尺许,有如长臂猩猩一样,奋起全部的真元、全部的体力,呼啸着把那锯齿剑、黑色重剑朝那黑衣人挥了过去。

  左手漆黑重剑使的是一套猛砍猛劈的断门刀,右手锯齿剑则是荡起一圈圈银光,用的是招式邪气十足的魔门追魂剑。

  那黑衣人同样爆发了全部的力量,身上火焰足足升起一寸多,‘呀呀’猛嚎着把长剑劈向了夏侯。

  连续一百三十五击,申公豹的漆黑重剑显然是一把上好的货色,生生把那黑衣人的佩剑震成了粉碎。夏侯右手所使的追魂剑,已经在那黑衣人身上‘噗哧噗哧’的进出了九十九次,那黑衣人的上半身差点就被劈成了肉酱。

  ‘嘿哈’,夏侯怒吼一声,两柄足足百斤开外的重剑剑脊死力拍在了那黑衣人的腰杆,那黑衣人身上炸出了大团大团的火光,彷佛一团燃烧的煤块,‘哗啦啦’的带着风声火声飞了出去。那人精神力一散,对体内火性元力的控制立刻溃散,整个在空中炸开,足足十几丈方圆一团火光散了开去,一块块碎肉伴随着道道火光撒满了整个一号营。

  ‘当啷’一声巨响,浑身肌肉虬结彷佛怪兽的夏侯狠狠的碰撞了一下手上的两柄长剑,朝着剩下的三名黑衣人咆哮到:“要战,就来罢!你家篪虎爷爷向来是脑袋扎在腰带上办事,我都不怕死,你们还怕么?来,来,来,死个痛快!”

  一声怒吼,两柄长剑重重的劈在了地上,前世无数次的血雨腥风,这辈子和无数猛兽拼死厮杀所养成的杀气、煞气、死气冲天而起,黄色的土性元力之外,竟然冒出了一层污血般的殷红色泽。夏侯大声的喘息着,一步步的朝前挪动着步子,嘴里疯狂吼叫着当年他们四灵将的战歌,有如发情的公牛,被捅了屁股的疯象,恶狠狠的朝着那三个面色惨变的黑衣人冲了过去。

  刑天鼌、申公豹同时拊掌欢呼:“好汉,好大的煞气!”两人的声音都大,同时听到了对方的声音,两人猛的对了一眼,眼神撞击处,差点没撞出火星来。刑天鼌差点就喝令四周的弓箭手先把申公豹给就地解决了,对于申公豹把自己的佩剑莫名其妙的丢给夏侯卖好,刑天鼌可是非常非常的不满的。

  三名黑衣人虽然是厉天候餋养的死士,但是却哪里是真正能够视死如归的勇士?眼看着身体彷佛膨胀了一倍的夏侯亡命的,嘴里喷着白沫的冲了过来,腿子都有点发软了。原本九等上品的他们,现在能够发挥出来的巫力,还不足七等巫武的水准。原本巫力的本质就是被五行元力五行化的精神力,重要的就是精神意志的坚定和战意,如今他们气为夏侯所夺,心魄受震,哪里还能集中精神?

  反而是夏侯原本元神就极其稳固,上辈子是铁血的战士,最精锐的特工,这辈子又见多了野兽和人之间疯狂的杀戮,此刻战意上涌,精神力在眉心穴那是彷佛核弹爆炸一样的拼命乱颤,他的战斗力反而上飙了百分之二百!

  眼看到大地颤抖,整个一号营的房屋一间间的倒塌了下去,黄色的土性元力从地下喷涌而出,疯狂的汇聚到了夏侯的身上,让他的巫力更加强大,让他体内的土性真元更加狂横,整个人已经没有了一点点的人气,看起来就彷佛黄土疙瘩雕成的怪兽一样。

  ‘嗷呜’一声怪叫,夏侯左手漆黑重剑一剑横扫千军,右手锯齿长剑却来了一个轻盈华美的千山飘雪,就看到一道漆黑的剑光一闪,无数片黄色的雪花在天空飘落,三名九等巫武居然还来不及举起手中长剑,‘喀嚓’一声就被劈成了无数拳头大小的碎片。那些碎肉被剑锋上强大的土性元力侵袭,飘在天上的时候还是肉块,等落在了地上,已经变得和土疙瘩没什么区别了。

  夏侯两手握剑,仰天长嚎,发出了疯狂的野兽咆哮声!

  他这一吼不要紧,他身体四周聚集的土性元力来不及吸收,一阵胡乱的碰击后,彷佛炸弹一样朝着四周迅猛扫去。

  四周的新军战士纷纷躲避,那些军官更是懒得出手,军械营的军士吓得抱头鼠窜,眼看着一圈黄光扫出去了数百丈,土性元力所到之处,无数土刺、土柱、土块胡乱的捅了出来,一条条巨大的裂缝凭空出现,声势好不惊人!

  自此,夏侯以九等巫武之身,轻松斩杀四名同等的巫武,在新军营一战成名!刑天家的子弟个个扬眉吐气,大肆吹嘘自己刑天家友客的厉害。

  只有刑天鼌气得乱跳,挥动着自己的长剑叫嚷着要去安邑找刑天大风的麻烦,要他赔偿熊营的巨大损失!夏侯最后那一下聚集起来的土性元力爆炸,足足毁掉了三十几栋营房,打伤了四百多名军械营的平民军士,耗费惊人啊!

  注:兄弟们啊,有票的快投,没票的多点击几下,猪头从来不嫌少的,让每天的点击超过10万,推荐过万,贵宾票过500吧!

  另外,今天猪头的兄弟出水小葱的新书《黑客江湖》上架了,有喜欢黑客题材的兄弟去支持一下,订阅一章8kb才。

  《黑客江湖》链接:dushi..book26297.html

  飞信的官方群是:3240816,据说在注册飞信可以送100kb,所以打个广告宣传一下。

  链接查看:..coopfeixin.html</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