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七十八章神尸上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艾苇顺利的恢复,或者不如说是继承了亚森王国。有刑天家和相柳家两家的元老做见证,相柳柔一干晚辈也不敢再做什么别的打算。亚森王国成为大夏附庸国的命运虽然无法逆转,却也比其他人幸运太多了,起码还能保留自己的独立主权,只要按时的上贡,总比那些将来注定要被彻底吞并的国家来得好。

  艾苇对夏颉感激不尽,夏颉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起码一件麻烦事情算是解决了。青殜毒杀相柳家三名长老级友客的事情,也在刑天筮的交涉下,好似没有发生过一般被压制了下来。蚺军在伊枫丹露城外乱晃的斥候消失了,夏颉派去在东部领四处潜伏的蛮军武士也都招了回来,一度剑拔弩张的东部领和中部领,算是暂时消停了。

  在安道尔的要求下,或者,应该说是在夏颉暴力威胁安道尔,强迫安道尔提出的要求下,领地内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了对该隐等人的追捕上来。手下掌握的情报系统越来越庞大的赤椋,加上一个对该隐等血族恨到了骨子里的穆图,大搜捕行动有滋有味的展开,在各处领地的百姓心中造成了一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压抑气氛。许多和该隐有勾结、或者被该隐直接控制的人,被‘特勤局’连同穆图等人铲除。

  领地内闹得风风火火,可是夏颉、刑天大风他们的全部注意力,却全都放在了对那些活尸的研究上。

  艾苇和亚森王国大贵族们展开决战的最后阶段突然出现的活尸们,给征召军造成了极大的伤亡。按照刑天大风的话说就是:这起码节省了很大一笔征召他们的工钱!夏颉他们亲自出手,将异变的数万具尸体打成了粉碎,并且‘活捉’了数百具活尸,如今关押在伊枫丹露城的临时总督府后院,正在由毒殿的数百大巫进行着仔细的、细致入微的研究。

  阴暗潮湿的地下密室面积很大,这里曾经是伊枫丹露城的贵族们用来关押囚犯的私牢。一道铁栅栏将密室分成了两半,面积较小的那一半儿空间内,关押了五百多条实力最强的活尸,也是最先被感染的尸体。这些活尸如今正睁大了通红的眼睛,疯狂的,无休止的,不知道疲累的朝那一道铁栅栏发动凶猛的撞击。沉重的撞击声震得密室的穹顶处一阵阵的‘嗡嗡’作响,每一次那些活尸撞在铁栅栏上,用黑钨钢打造的栅栏都闪起一片片刺目的火光,将他们弹飞老远。

  密室的另外一半空间里放着数十条屠案一样的长桌,用纯钢铸造的长桌上,数十条活尸被尺许长、拇指粗的巫刺将四肢固定得死死的,一群脸上带着幽绿色邪气的大巫,手持各种精致的小器械,兴致勃勃、聚精会神的在这些活尸身上下着刀,小心翼翼却无比麻利的将这些活尸一寸寸、一分分的肢解开来,将他们异变的内脏以及神经、骨骼等物一一取出,仔细的和旁边一具具正常人的尸骸组织对照着。

  又有一群大巫接过那些被仔细比对过的尸体组织,用各种巫咒对着那些肉块、骨头等物一一施为,或者将这些物件浸泡进一些古怪的药水里,或者将一些稀奇古怪的汁液滴在那些残碎的组织碎片上,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腥膻的滑腻腻的血腥味。

  穿着一件明显过大的巫袍,衬托得那瘦巴巴的身躯益发娇小的青殜手持两柄锋利的玉刀,嘴里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很细微的‘桀桀’笑声,运刀如风,将一具正在长桌上疯狂挣扎的活尸在瞬间肢解,将那活尸身上的肌肉、神经、血管、内脏等物瞬间取下,只留下了一具依然在继续疯狂的跳动着的白生生的骨头架子。她下刀的速度是如此的快,下刀的部位是如此的精确,以致于那一副骨头架子上一点儿残剩的肉丝、一滴残留的血迹都没有,白生生的骨头,就好似用白玉雕成一样干净。

  青殜大声叫道:“记下了,这些怪物有一种很奇特的活力在里面,他们的身体都受到了极大的改变,似乎是他们的血液,在支撑着他们在死后还能继续的厮杀运动。”她随手一刀劈开了那不断跳动的骷髅架子的头盖骨,双目中射出两道黑光朝那头骨中的大脑组织扫了一眼,冷声道:“脑浆有受侵入的痕迹,他们应该还能受到其他人的控制。”

  站在密室入口处的台阶上,夏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呆呆的看着青殜在那里欢快的展示一出精妙的外科手术。等得青殜随手拈起了从那活尸身上取出的心脏放在鼻子前仔细的嗅起来时,夏颉不由得咧了咧嘴,怜悯的拍了拍趴在自己肩膀上身体不断哆嗦的白。可怜的白,可想而知他被青殜用那毒汤炼制的时候,吃了多大的苦头啊!幸好苦尽甘来,如今的白,修为没有提升,可杀伤力可提高了何止千百倍?

  改换了一件淡绿色的巫袍,幽雅娴静比那世家豪门的淑女还要淑女了一百万倍,带着一种超凡脱俗的空谷幽兰的气质,站在夏颉身边默默的观察着青殜他们对这些活尸进行研究的旒歆却突然幽幽的叹息道:“青殜的天分还是只在巫毒上,她下刀肢解那活尸的速度,比当年我和她一般年纪的时候,慢了足足三成。下刀的部位也很有问题,一些很关键的气穴、精穴,都被她错过了。”

  蹲在一旁早就吐得不成人形的安道尔再次吐出了一口黄色的胆汁,他艰难的抬起头来,看着清丽出尘有如仙子的旒歆,干巴巴的问道:“尊贵的旒歆小姐,难道,您也曾经从事这样可怕的职业么?神啊,我无法想象!”他看了看血肉模糊的几十张长桌,又看了看绝美的旒歆,以及旒歆那十根青嫩嫩的手指,很用力的摇了摇头,低声嘀咕道:“不可思议!”

  旒歆微微张开嘴,淡青色的嘴唇间吐出了一个小小的口水泡泡。她诧异的看了安道尔一眼,摇头道:“若是我没有亲手做过这些,怎会有资格继承黎巫之位?我黎巫殿对人体的了解,可不是你们这些粗笨的海人所能想象的。”

  夏颉同样有点目光古怪的扫了一眼旒歆那细嫩的手指,歪着嘴巴嘀咕道:“我还以为,黎巫殿只负责配制巫药。”

  旒歆轻轻的摇了摇头,轻柔的笑道:“哪里的事情呢?除了巫药,黎巫殿还有很多的秘技,只是,世上很少有人知晓罢了。比如说断肢重生、将外人之五脏六腑更换给病人之类,这些都是小道了。”有点调皮的眯起了眼睛,轻轻的瞥了一眼依然面色发白的安道尔一眼,旒歆轻笑道:“比如说,海洋神殿六位海洋祭司用自身的血肉培养出一个自我的分身,躲过了撒拿旦?奥古斯都的杀手,这等手段,我黎巫殿也有啊。”

  心脏猛的一跳,夏颉惊骇万分的看向了旒歆。要说亚特兰蒂斯走的是高科技发展的路途,他们能发展出克隆技术,甚至能够让克隆体像真人一般应对自如,他没有任何的疑问。但是,黎巫殿也能通过一个人的血肉,培养出一个全新的个体来,这种手段,实在是让他感到无比的震惊了。黎巫殿,看样子不是一个单纯的成药制药基地,而是一个综合性的医学研究部门啊!

  面色一阵变幻,夏颉还没回过神来,却听得旒歆在那里细细的说道:“不过,这种用自身血肉养出的肉体,若是炼制成分身,对大巫而,并无任何意义,大巫仅凭自身之力就能毁天灭地,却额外要一具分身干什么?”她神情自若的说道:“当然,用自身血肉培养出的身躯,等得本体受了重伤,比如说五脏六腑被毁的时候,从分身中取出内脏移入本体之中,是很便利的事情。”(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内脏移植手术!夏颉和安道尔听得一愣一愣的,正要鼓掌称赞的时候,旒歆却又给了他们当头一棒。她很轻柔的、满不在乎的说道:“不过,若是一名大巫内脏被毁,只要有我黎巫殿的人在他身边,随便从别人体内取出一副内脏换上去,却也是能救活的。虽然外人的内脏,被换入那大巫的体内后,有时会有气血不和、内脏枯萎的毛病,但是一粒‘融体丹’下去,也没有什么大碍了。”

  好,内脏移植手术,就连肉体对内脏的排斥作用都解决了。夏颉听得是无比的钦佩,眼里那由衷的崇拜和钦佩的目光,让旒歆都不由得为之一阵脸红。她低下头,轻轻的笑道:“这也是历代先辈留下的东西,我接掌黎巫殿这几年来,也不过是在巫药上略有所成,在其他的方面,成就却是远远比不过那些先辈了。”旒歆谦虚,夏颉却是心中一阵的感慨,大夏巫殿中,究竟有多少神奇的秘技啊?

  一旁的安道尔更是眼珠子‘叽哩咕噜’的一阵乱转,也不知道他在打着什么主意。他偶尔偷偷的瞥一眼旒歆,但是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唯恐被夏颉发现自己的举动。只是,安道尔却忽略了,蹲在夏颉肩头的白,正一脸怪笑的望着他,十支利爪正舞得欢快。

  密室内突然传来一阵欢呼,几名大巫手持一个近乎透明的白玉瓶大声的叫嚷起来:“这些活尸体内的毒气,被我们提炼出来了!”

  ‘咚咚咚咚’,听得这话,正蹲在台阶上的安道尔脑袋一沉,一头栽下了台阶去。他翻滚着撞下了台阶,‘呜呜’呼痛的支撑起上半身,惊骇的看着那些大巫,嘴里叽咕道:“不可能!他们用这么原始的手段,能够从这些恶心的怪物体内提炼出活性病毒?怎么可能?他们这里没有超高速离心机,没有高纯度的培养皿,没有一切应该有的器械,他们怎能成功的?”

  安道尔只顾发泄心中的震骇,哪知道他的话却被夏颉和旒歆听得清清楚楚。旒歆的脸色立刻垮了下来,她阴沉的盯着安道尔冷笑道:“好一个大王新任命的民政官?看样子,你知道这些活尸身上中的是什么东西咯?”

  一蓬肉眼清晰可见的青色气流自旒歆身上扩散开来,配合上她双眸中闪烁的惨绿色鬼火,以及她绝美的容貌,这等模样,足够吓人了。她手一指,安道尔浑身僵硬的飞了起来,慢慢的朝那些长桌飞了过去。旒歆冷笑道:“青殜,在这个家伙身上试试那些毒气的功效。看看若是活人染上了这些毒气,会是什么下场!”

  安道尔吓得尖叫起来:“不~~~”

  青殜则是眉开眼笑的将两柄玉刀丢在了一旁,血糊糊的小手探出,一手掐住了安道尔的脖子,就将他按在了那血肉模糊的长桌上。青殜很高兴的对安道尔说道:“正要找几个活人来试试这些毒气的力量。既然它能让死人恢复活动,还能增长数十倍的力气,若是能够改进一下,说不定我们黎巫殿的‘狂魔丹’就能再上一个档次!”

  小手随意的一撕,安道尔上半身的衣服被扯得稀烂,青殜兴高采烈的说道:“唔,那天在战场上看到的,是那些人被杀死后才突然活动起来的。这种毒剂,难道对活人不起作用么?唔,让我们来试试罢!”她手一摊,一名年纪比青殜大不到哪里去的少年顿时满脸欢喜的将那装着毒气的白玉瓶放进了青殜的手里。

  青殜伸出手,就要强行掰开安道尔的嘴巴,把那一瓶子半液体、半气体状猩红色的病毒给他灌进嘴里。

  安道尔吓得魂飞天外,他绝望的尖叫起来:“神啊,救命!最最亲爱的夏颉总督阁下啊,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青殜!”夏颉立刻大喝了一声。

  手指一僵,青殜愠怒的瞪了安道尔一眼,锋利的,邪恶的,阴森的,阴冷好似万年玄冰的目光在安道尔的几个致命处扫了几眼,青殜满心不快的拎着那小小的白玉瓶退后了几步。她很委屈的扭头朝旒歆抱怨道:“旒歆姐姐,夏颉大兄不许我用这个人试药!呜,我保证他不会死,还不成么?一时半会的,让我去哪里找个大活人啊?”

  旒歆笑吟吟的看着夏颉,没吭声。夏颉咳嗽了几声,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脸蛋,他这才发现,当年旒歆强夺白去试巫药,感情这是他们黎巫殿的传统了。苦笑了几声,夏颉跳下台阶,走到青殜身边,用力的揉了揉青殜的脑袋,低声笑道:“唔,这个人怎么说也是大王任命的大臣,若是一不小心把他弄死了,或者没弄死却让他变成了这些行尸怪物,总是不好的。要大活人嘛。。。”

  夏颉心中有一种深深的罪恶感,难道要他这个总督向青殜他们提供活体实验的材料么?邪恶,太邪恶了。也许这是大巫们习以为常的做法,因为大巫根本不把大巫以外的人当人。可是,这有违他夏颉的原则!他只能安慰青殜道:“这大活人,总会有的。等会我派人去找白露大公,看看他们当地有没有犯下死罪的罪囚,都送来给你就是。”

  把死囚送给青殜他们,唔,不算太过分罢?看到青殜的脸色迅速的好转,夏颉‘嘿嘿’笑了几声,不无恶意的看了一眼安道尔,低声笑道:“安道尔,你有什么秘密呢?你所说的那个采购粮食做培养液的事情,就不用拿来说啦。这几天赤椋他们已经在侦察那些大农场主啦。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么?”

  安道尔眨巴了一下眼睛,歪着脑袋看了看夏颉,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么,如果我说出了这个秘密,你能保证我的安全么?”

  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胸膛,发出擂鼓一般的巨响,夏颉大包大揽的说道:“放心,你说出那个秘密,如果有价值的话,我保证我手下的人都不会伤害你。唔,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看到安道尔那满脸不相信的古怪表情,夏颉恼怒道:“好罢,我发下血誓好不?”夏颉挑起一根手指,白麻利的用自己的爪子在那根手指上割出了一条小小的伤口,夏颉甩出一滴鲜血,发下了血誓。

  安道尔依然是无比怀疑、无比犹豫的看了夏颉好一阵子,这才臭着一张脸说道:“好罢,我的这个秘密就是:这种让人变成没有任何神智,完全受人控制的活体病毒,其实,在很久以前,海洋神殿就在进行这相关的研究。嗯,这一部分,是撒拿旦?奥古斯都的亲信负责的,在海洋神殿中,也属于绝密的一个部门。”</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