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七十七章感染下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腥风大作,远方密密麻麻的人潮从东边一处密林内涌了出来,在十几面样式各异的旗帜领导下,数十万亚森王国的军队敲打着战鼓、吹奏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乐器,兴高采烈的行了过来。一名头戴金牛角头盔、身披黑色皮甲的壮汉挥动着一柄石刀,大声的嚎叫着:“诸位阁下,赢了这一场,我们都将拥有自己的国家!战胜那个小妞,我们都将成为国王!”

  正笑得开心的夏颉、刑天大风的脸蛋一下子耷拉了下来,他们阴沉着脸蛋看着得意洋洋的相柳柔,心里那个恼怒啊。

  相柳柔给这些大贵族许诺的好处也就不说了,一个或者十几个附庸国,并不是什么大事,任何一个大巫家,都能决定一个附庸国的命运。但是,这些领队在前的大贵族、骑士,他们的坐骑,全部是一条条喷吐着毒气的大蟒怪蛇,这就让夏颉他们有点头疼了。就更不要说那些大贵族手上拎着的石刀、玉刀,各种恶毒的巫器,以及他们身后那些战士手持的兵器上那一道道惨绿色的幽光――所有的兵器都淬上了剧毒!

  刚才还在破口大骂夏颉他们使诈的相柳柔,如今已经是得意洋洋的好似刚刚生下一个鸡蛋的小母鸡一般‘咯咯’的笑起来。他笑得前俯后仰的在那里拍打着胸膛,喘息道:“哎哟,我的刑天大兄哩,你们可看好了,我可是信守血誓,可没有一个大巫混在里面呀!”

  相柳暃阴恻恻朝夏颉龇牙笑道:“不知道御龙军的暴龙,和我相柳家蚺军的大蟒,比较起来谁的杀伤力更大呢?”他一对色迷迷的眼珠瞥过了夏颉,溜到了青殜的身上。

  正抓着白的耳朵不断的撕扯,用一个药瓶给他嘴里灌着粘稠的腥气极重的黑色药液的青殜皱了下眉头,抬起头来瞪了一眼相柳暃。相柳暃脖子一缩,急忙缩到了相柳蚺的身后。相柳蚺气得低声骂了一句,一耳光抽在了相柳暃的脸上将他打得飞起落在了土台下,然后相柳蚺很友好得朝青殜微笑着点了点头。

  扁了扁嘴巴,青殜朝相柳蚺吐了一口吐沫,嘴里轻声嘀咕着,凑到了旒歆的耳朵边。

  旒歆猛的回过头来,目光阴狠的朝相柳蚺扫了一眼,随后脸色不善的转过了头去。相柳蚺身体微微一哆嗦,气极败坏的瞪了一眼正从土台下轻手轻脚的爬上来的相柳暃,突然蹦起来又是一脚将他踹了下去。

  夏颉和相柳柔对视了一眼,两人眸子射出实质化的明亮光芒,狠狠的对撞了一记。

  平原上,艾苇的征召军和亚森王国的那些贵族军队,已经没有浪费任何时间,没有浪费任何口水的,在双方领袖的号令下,疯狂的扑向了对方。双方都知道这一场战争的目的――战胜对方,获得胜利的赌注!若是艾苇赢了,亚森王国复国,并且将成为拥有大夏做靠山的,一个独立性比较高的王国。若是大贵族们赢了,他们将在相柳家,确切地说,是在相柳柔的支持下分别立国,哪怕成为相柳家的奴隶,他们起码也是正儿八经的国王了!

  两道漆黑的巨浪狠狠的对撞在一起。

  艾苇身后跟着她从亚森王国内招回的数十名忠诚臣子,他们手挥利剑,催动座下的暴龙,面容坚毅的杀向对面的敌人。这是他们最好的复国的机会,甚至可以说是他们唯一的复国的机会。有了刑天家的支持,有了夏颉不遗余力的帮助,若是这一次他们失败了,那么,他们、以及他们的先辈努力了千多年的人生目标,就再也没有了意义。

  艾苇尖叫着一剑劈向了前方的敌人,那是骑在一头惨绿色巨蟒头上的,身披大红披风的壮汉。那壮汉疯狂笑道:“殿下,向您致敬!”他收回手上的兵器,拍了一下座下的巨蟒,那巨蟒深通人性,张开大嘴朝艾苇喷出了一团浓浓的毒雾,一道道毒液自它的毒牙上飞溅出去。

  一声惊呼,艾苇被身后一名骑士扑到在地,带着她连连翻滚出去,好玄避开了后面蜂拥而来的暴龙的践踏。艾苇乘坐的那头暴龙被毒雾和毒液喷中,当场化为一摊血水,毒雾喷溅过处,一片片的征召军战士好似冰雹中的麦子,接二连三的倒在了地上。

  相柳柔轻轻的拍了拍手:“御龙军之所以强大,是因为驾御这些暴龙的人强!这些钢甲暴龙么,却又哪里胜得过我家的好宝贝?”

  数万条奇形大蟒同时喷出毒雾,贵族军们根本不用卖力的厮杀,前方一片片的征召军就倒毙当场,这一场仗,贵族军们打得很轻松。

  安道尔笑了,他朝夏颉摇了摇头,低声笑道:“夏颉先生,若是你没有什么后手的话,怕是。。。”

  安道尔很得意,不管刑天家和相柳家谁输谁赢,总之他们的内耗,总是他乐意于看到的。很明显,相柳家拿出来的几万条大蟒毒虫,比起相刑天家拿出来的一万头钢甲暴龙要狠毒得多,这一场仗,夏颉他们的前景不妙啊。安道尔也看到了,艾苇以及她的那些臣子,若非不断在往嘴里塞各种药丸药散,怕是早就被毒雾杀死了。

  “哼,相柳柔!”夏颉突然大喝了一声。

  相柳柔本能的蹦了起来,朝夏颉望了一眼,嘿嘿怪笑道:“你叫我作甚?”

  夏颉冷冰冰的说道:“征召军,不许大巫上阵,这是我发下的血誓,是不是?”

  相柳柔得意的仰天大笑:“不错,征召军,不许大巫上阵,这是刑天大兄和你夏颉大兄发下的血誓啊,只要不违背这两条,随便你找人上阵就是!”相柳柔得意啊,得意之余,他甚至亲热的称呼夏颉为‘大兄’了。

  “嘿嘿!”夏颉裂开大嘴朝相柳柔笑了几声。相柳柔正觉得有点不妙的时候,夏颉突然一手抓起了白,随手将白朝那战场投了过去。夏颉的臂力有多大?白就好似一颗出膛的炮弹,一路发出‘桀桀’的奸笑声,‘呼’的一下飞出了数十里地,被丢到了战场的正中心处。

  一声长嘶,白的身体突然膨胀到丈许高下,他身上冒出黑色混杂着白金色的奇异光焰,仰天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刚刚从青殜的千草千虫千兽汤内新鲜出锅的白从浑身每一个毛孔内都冒出了浓浓的黑色雾气。这雾气好似活物一般,朝着贵族军的方向席卷而去。

  黑雾过处,一条条大蟒突然委顿在地,身形巨大的它们疯狂的在地上挣扎扭动,也不知道砸死了多少倒霉的贵族军。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数万条大蟒死得干干净净,都被白身上放出的那一片黑色雾气毒杀!偏偏这雾气同样扫过的贵族军的士兵,没有一个受到那毒雾伤害的!

  相柳蚺猛的跳了起来,同另外几个相柳家的长老同时惊呼道:“洪荒毒兽?这,这,这分明是一条貔貅啊?”相柳蚺惊骇的望了一眼满是笑容的不断扭动夏颉大腿上一块儿皮肉的旒歆,突然有气无力的软在了座位上。几个相柳家的长老面面相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白,可的确不是大巫啊?他最多最多,算是一头快要成形的精怪而已!并不违背血誓啊!

  白杀死了那数万条大蟒,得意洋洋的一路飞奔回了土台上,身体缩小到尺许高下的他兴高采烈的扑进了夏颉的怀里,一条长舌头对着夏颉的脸蛋舔啊舔的,舔了夏颉一脸的口水。说来也奇怪,已经被炼制成毒兽的白,口水却是清香宜人,让人闻了很是舒服。

  夏颉‘哈哈’大笑,用力的拍打了一阵白的脑袋,随手叫过一名侍女,叫她赶紧给白送几坛烈酒过来。白欢喜得‘吱吱’直叫,在夏颉怀里一阵乱蹦乱跳。夏颉朝相柳柔眯了眯眼睛,轻轻的笑道:“相柳老六,事情,还没完呢!”

  已经定位为夏颉身边第一号食客的水元子,穿着他那件华丽夸张的祭祀长袍,浑身玉件‘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好似幽灵一样自艾苇他们出现的丘陵后冒了出来。他站在那丘陵上,指手画脚的捣了一阵鬼,突然张口朝虚空中喷出了一团白色的水汽。

  ‘轰隆隆’,天空突然打起了闷雷,几朵黑云凭空在贵族军的阵列上空冒了出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碗口大小的冰雹密密麻麻的自天空落下,砸得贵族军的铠甲和头盔‘当当’作响。这些冰雹自高空落下,力道极大,打得那些贵族军鸡飞狗跳、惨叫连连,无数士兵被打得骨断筋裂,倒在地上只能哼哼。

  相柳柔愤怒欲狂的嚎叫起来:“那是王宫的大祭酒~~~!”他指着水元子,气得话都说不全了。

  刑天大风慢条斯理、好整以暇的看了他一眼,眯着眼睛笑道:“水大祭酒他。。。不是大巫。唔,他是精怪,先天水灵修练成的精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刑天大风很满意的叹息了一声,笑问道:“玄蛭啊,在安邑城的雇所里面,雇用一个精怪要多少钱?”(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刑天玄蛭双手环抱在胸前,歪着脑袋说道:“这,最近价码变了罢?艾苇雇用水大祭酒出战,可是许诺了一万头烤野牛呀!”

  夏颉朝相柳柔露出了很憨厚、很纯朴的笑容:“相柳老六,你看,水元子以艾苇征召军的身份出战,并不违背血誓啊?若是违了血誓,现在我们已经受誓反噬了不是?可是,如今没有,所以。。。”

  相柳柔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阴狠、狠毒的望了夏颉等人一眼,身体微微哆嗦着,狠声说道:“明白了。一百万车财宝。。。一百万车财宝。。。三个月内,会,会送到你们手上!”

  ‘哇’,相柳柔张口喷出一团鲜血,仰天晕了过去。

  相柳燹、相柳暃还想要说胜负还没判定呢,却看到艾苇的征召军中的士兵同时往嘴里塞了一颗药丸,二十万征召军好似发狂的公牛一样,突然同时咆哮起来。只见他们的肌肉急骤的膨胀起来,一根根血管好似蚯蚓一般暴出了皮肤,所有士兵都红着眼睛,带着冲天的煞气,疯狂的冲向了被冰雹打得乱了阵脚的贵族军。

  “罢了,二十万粒‘狂魔丹’,让这些平民瞬间拥有了接近八等巫武的力量。呵呵,也只有黎巫尊有这样的大手笔了。”相柳蚺很光棍的站起身来,拍了拍手笑道:“阿燹、阿暃,你们输了,认输罢。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呵呵呵呵。”

  相柳蚺朝刑天筮点了点头,微笑着指了指夏颉笑道:“你们刑天家最近的运道不错,这一代人,找了个好友客啊。”他眯着眼睛看了看正在和夏颉偷偷的抢夺对白的控制权的旒歆,意味深长的说道:“幸好,这样的友客,你们刑天家只有一个。”

  懒得理会那些贵族军的死活,相柳蚺带了相柳家的族人离开。

  刑天筮‘嘻嘻’的笑了几声,看着相柳蚺的背影笑道:“有一个,就足够了。你们相柳家,还一个没有呢?怎么,你嫉妒我家大风的运道?”他故意将声音逼到了相柳蚺的耳朵里,已经远去了十几里的相柳蚺只是反手招了招手,没再说话。

  战场中,艾苇已经指挥着战力大涨的征召军,击溃了贵族军的抵抗。当夏颉远远的向她叫嚷着说这一场他们已经赢下来时,艾苇突然软在了地上,和一干臣子同时放声大哭起来。

  安道尔很不是滋味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低声嘀咕道:“我怎么会有这样强烈的罪恶感呢?哦,神啊,这可不管我的事情。攻破他们的都城,分拆了他们祖国的人,可不是我。唔,让我想想,我们亚特兰蒂斯的军队扫平东部领时的统帅是?。。。诶,不会罢?是我家族的人?”

  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安道尔朝夏颉伸出了手,满脸是笑的恭贺道:“夏颉先生,恭喜你们啊。一百万车财宝,天啊,这是多么巨大的一笔钱财啊。”顿了顿,安道尔带着点恶意的猜测道:“但是,那位相柳柔总督阁下,怕是要将这笔赌注转嫁到东部领的百姓头上罢?”

  重重的捏了一下安道尔的手掌,夏颉笑道:“这,和我们无关,不是么?不管怎样,总有他相柳家的人给他擦屁股,呵呵!”夏颉朝安道尔眯着眼睛笑了笑,他的笑容还是那样的古怪,让安道尔的心里一阵的发怵。

  察觉到了夏颉笑容中的不怀好意,安道尔眨巴了一下眼睛,正想要找点什么别的话题以缓解自己心中的那种古怪的感觉呢,远处战场中突然传来了无数的尖叫声以及人濒死的惨嚎。

  短短的不到一刻钟的战斗,因为白和水元子的参战,贵族军数十万军队被彻底打散,如今正在艾苇麾下士兵的押解下,一群群的聚集了起来,惊恐的等待着未知命运的发落。

  战场上丢下的尸体却不多,加起来只有三万多具尸体,对于一场有数十万人参加的大型战役而,这样的战死率实在是太低了。其中大部分还是被那些巨蟒毒死的征召军,反而是被打败的贵族军,他们大多数只是被冰雹砸破了脸面砸断了几根骨头,真正战死的人少之又少。

  大批的俘虏蹲在地上,呆呆的看着那些征召军士兵将尸体收归在一处,准备放火烧掉。包括喜极而泣,正在和属下的臣子们欢呼庆祝的艾苇,战场上没有一个人看到地上那些征召军的尸体中,有数千具尸体在诡异的抽搐着。这些尸体抽搐的幅度很小,很不明显,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们的异动。

  一队百多名打扫战场的征召军士兵走向了一片尸体,他们嘻嘻哈哈的讨论着这一次的胜利后,他们会得到多少报酬,以及夏颉给与他们的许诺会否得到实现。当初夏颉可是许诺他们,让他们成为亚森王国的小贵族,才让这些人心甘情愿的跟随艾苇万里迢迢的跑来拼命的啊。

  他们抬起了地上的尸体,也没注意这些尸体的异状,胡乱的抬着他们就往尸堆那边走去。

  就这时,那些发生异变的尸体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他们的眸子,是鲜红色的。他们无声的张开了嘴,嘴里四颗长长的獠牙探出,在阳光下闪烁出刺目的寒光。

  一声疯狂的咆哮自远处传来,这些尸体几乎同时蹦了起来,朝身边的任何一个活物发动了疯狂的攻击。他们的指头上长出了锋利的爪子,尖锐的利爪撕裂了身边这些人的身体,锋利的獠牙撕开了他们脖子上的血管,那热腾腾的鲜血喷洒出来,让他们发出了欣喜若狂的欢呼声。

  鲜血喷洒,短短三五次呼吸的时间,就有数万人被这些复活的尸体杀死。

  这些复活的尸体奔走之间速度如电,出手狠辣无情,更兼力大无比,比起那些服食了狂魔丹的征召军战士更强大了数倍,那些贵族军的俘虏,哪里是他们的对手?随着数百条活尸冲进了俘虏群中,更大的杀戮展开了。

  尖叫声、惨叫声惊动了夏颉他们,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刑天筮惊讶的叫道:“没有幽巫殿的鬼气波动呀?不是幽巫殿的人在背后捣鬼!”

  话音刚落,那些被活尸咬在了脖子上的士兵,已经有万多人同时产生了古怪的变异,他们的眸子变得通红,长出了长长的獠牙,好似发狂一样朝身边的那些正常的士兵发动了攻击。一具具刚刚倒下的尸体‘腾腾’的跳了起来,朝四周疯狂的扑击,越来越多的士兵被变成了这种可怕的活尸,一时间情势大乱。

  夏颉猛的尖叫了一声:“来人!灭杀他们!”他狠狠的指了一下那些蹦跳如风,出手如电的活尸。

  安道尔则是和托尔骇然对视一眼,两人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低声的说道:“他们,还是完成了么?”

  正在招呼人的夏颉突然转过身来,狠狠的瞪了安道尔一眼。

  安道尔只觉双目好似被刀子狠狠的捅了一下,双目一阵的剧痛。他急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夏颉一眼。

  但是,夏颉却已经走到了他面前,双手抓着安道尔的肩膀,将他平地拎了起来。

  夏颉很和善的朝安道尔笑了笑,低声问道:“安道尔大人,你,似乎知道很多东西?”

  不过,没空再多理会安道尔,眼看一群活尸扑向了艾苇以及她仅剩下的一群臣子,夏颉急忙带人冲下了土台。</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