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六十六章大刺杀上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镜厅,当然不是夏颉前世那个凡尔赛宫内的镜厅,而是白露大公耗费了他祖传的三成财富,动用了极大的人力和物力才修建的一所极其奢侈,奢侈到近乎没天理的镜厅。宽有十五丈长有近百丈的大厅以金砖铺地,高大的穹顶上悬挂着数十盏极大的水晶吊灯,四周的墙壁,则是用海人特制的大块明镜装饰,镜面上雕刻了数不清的神话故事和百花图文,精美绝伦。

  这些大块明镜反射出水晶吊灯的光芒,镜面上的花纹将光芒胡乱的折射出去,在大厅内勾勒出一条条七彩的光纹,使得大厅有如仙境一般充满了虚幻的美丽。厅内有几根圆形的立柱,柱子都雕刻成裸体美人的形状。美人不希罕,裸体的美人也不少见,但是这立柱的材料却是极品原玉,湛蓝色的玉块源源不断的散发出充沛的灵气,这却让动作僵硬的刑天大风看傻了眼。

  白露大公的宴会,就是在以镜厅为核心的城堡中举行的。为了迎接新的征服者,白露大公耗费了极大的心力,好容易才挑选出了参加今夜宴会的人选。入选的贵族只有一个要求,必须是俊男美女。美女,可想而知是为了什么。至于俊男,白露大公是考虑到也许大夏的大巫中会有某些人对男人感兴趣,故而特意的准备了这一手。所有出席宴会的贵族男女都有着同样的觉悟――为了保住自己家族的权势、地位、身家性命,他们不惜一切代价!

  宴会刚开始,这些出席宴会的贵族们都是心中忐忑的,他们只在海人的宣传机器里听说过大夏军队的野蛮和残忍,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近距离的接触过大夏的大巫。而宴会开始后,夏颉却极大的震惊了他们――彬彬有礼的举止,雍容大方的谈,比他们这些数千年的贵族世家更加标准含蓄的社交礼仪,让这群贵族简直以为他们自己才是土包子,正在瞻仰一名真正的大贵族。

  看着四周那些男男女女眼里那深深的钦佩和敬畏,夏颉心中只是感到好笑――前世特勤局的西方上流社会礼仪培训,很有效!

  端着水晶酒杯,时而轻抿一口杯中醇香的美酒,夏颉游刃有余的和这些贵族打着哈哈,谈论着有关于今天的天气不错啊、到底是松鸡翅膀好吃还是鳟鱼冻更加美味啊、女人身上到底什么样的香味更加吸引男人之类的无聊的话题。一切,都在夏颉的掌握中,这是不需要学习的本能,前世带来的社交本能,已经融入了夏颉心底的本能。他表现得就好像一名真正的国王,吸引了镜厅内大半贵族的目光。

  肥胖的白露大公‘嘎嘎’笑着,殷勤的跟在夏颉身边伺候着。看到夏颉如此优雅的、如此符合他们贵族礼仪的举止,白露大公非常的开心,非常的高兴。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好了,我们的日子会很好过!这是一名真正的绅士,一名真正的贵族!哦,绅士和绅士之间,什么问题都好说!只是,真奇怪,同样是来自那个东方原始部落的人,为什么总督先生和他麾下的将军们,表现如此不同?”

  所谓的表现不同,就在于刑天大风身上。

  刑天大风和赤椋搭对,正和两名俏丽的贵族少女跳着一种古怪的,交叉对角换位的,四人一组的宫廷舞蹈。一种在白露功果乃至中部领数十万里方圆内非常流行的、非常高尚的,被视为贵族交际必不可少的一种舞蹈。

  可怜,赤椋他身为纯风属性的大巫,他的动作灵活机敏,虽然生疏,却是敏捷的跟上了两名少女的步伐,跳得有模有样。

  可是对于刑天大风来说,这简直就是受刑!他刑天大风,堂堂大夏刑天氏挑选出来刻意栽培的精英子弟,在大夏国的宴会上,向来是正襟危坐,观看那宫女歌舞的。就算偶尔得了闲钱或者敲诈到了冤大头跑去西坊快活一番,放荡形骸之下,和那舞女纠缠一阵,也是上下其手,哪里会凑进去和那些舞女歌唱跳舞?

  故而,面对这宫廷四角舞,刑天大风僵硬得有如一具僵尸,笨手笨脚的在赤椋和两位少女的带动下挪动着硬梆梆的双腿,艰难无比的‘跋涉’着。两名俏丽的少女面带微笑,目光温柔而深情的看着刑天大风,可是眼角的泪花却差点没流淌了下来――刑天大风在她们脚趾上,已经踏了数十脚,疼得她们差点想哭出来了。

  突然间,镜厅一角的乐队突然加快了音乐的节奏,这一支舞曲到了最后高潮的阶段,跳舞的步伐节奏加快了数倍,正是舞伴们展示自己最高超的舞步、最迷人的姿态的时候。两名少女、赤椋都同时加快了旋转以及变位的速度,刑天大风身不由己的被卷进了这一个小小的漩涡。

  ‘啊~~~啊~~~’,两声尖锐的惨嚎,两名俏丽的少女惨嚎着倒在了地上,抱着脱臼的脚踝声嘶力竭的哭嚎起来。刑天大风一个忙乱,胡乱的在地上踏了两脚,正踏在了两个少女的脚背上。可怜刑天大风已经及时的收回了脚上的气力,可是毕竟大巫的身躯和寻常人的肉体是无法比较的,刑天大风收势再快,也还是将两名倒霉的少女的脚脖子给踏得脱了臼。

  原本粉红细嫩的脸蛋变得铁青一片,两名娇生惯养没吃过什么苦头的贵族少女哭得一张脸五颜六色的,脸上涂抹的脂粉糊得一塌糊涂。

  赤椋抱着肚子狂笑,很没义气的冲出了镜厅,把这个极度难堪的局面留给了刑天大风。镜厅内的数十名夏颉属下的蛮人将领站在一旁‘呵呵呵呵’的放声大笑,显然把这当作了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刑天大风阴沉着脸蛋蹲了下去,‘啪啪’两掌拍在了两名少女的脚踝上,替她们接好了骨关节,灰溜溜的窜出了围观的人群。丢脸,太丢脸了,刑天大风只是万分的庆幸自己在安邑城的一干狐朋狗党没有在场,否则他的面子怎么拉得下来?跳舞能把舞伴弄成重伤,怕是这也是天下独一份的人物了。

  夏颉站在一旁看得好笑,又见刑天大风面皮挂不住跑了出去,只是摇摇头,又仔细打量了一番围观的那些蛮军将领,看到他们眉心有一缕青气隐隐飘荡,这才彻底的放下了心来。

  毕竟是刑天大风他们拿了盘庚的王令去蛮国召集的蛮军,留在黎巫殿处理一些首尾事情的旒歆唯恐这些蛮人不听夏颉的使唤,故而偷偷的给夏颉配了数百斤控制人心神的巫药‘血引’。这些巫药内滴进了夏颉的精血,给人连续服用三十六天后,服食巫药的人就对提供精血的人惟命是从,乃是控制人心神最为阴险最无迹可循的法门。

  夏颉得成了混沌之体后,去蚩尤山城找到了刑天大风,一干人领了五百万蛮军赶赴中部领,一路上就在给这些蛮军的饭菜中加入了‘血引’。到得前几日,正好是三十六日期满。夏颉今日看到这些蛮军将领的眉心处那一缕青气凝而不散,就知道他们彻底的落入了自己的掌控中,再也不用担心发生类似于金钢那样的事情。

  “盘庚,可是凄惨了。不知道履癸会如何对付他?唔,过得几日,就应该有安邑城的消息传过来罢?”

  端起酒杯,和身边的白露大公碰了一下杯,将醇香的美酒一饮而尽,夏颉刚要走出这热闹喧哗的镜厅去外面的花园闲逛一番,一名身材高大,身穿银色轻甲的俊美男子大步朝他走了过来。

  这名俊男身量极高,比起寻常人高了一头,比起那些蛮军将领也不过是矮了一拳而已。只是,夏颉在天雷炼体得到混沌之体的时候,身材又猛的拔了个个儿,比起以前又高了一头多,故而这男子比夏颉还是矮了许多,只能是抬头仰望夏颉。(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不过,他虽然是仰望夏颉,可是脸上那骄傲的表情,却好似夏颉匍匐在他的面前仰望他一般。这男子自宴会开始时就一直躲在镜厅的一角,和几个肥头大耳的贵族不知道在商量些什么事情,夏颉刚才不过是瞥了他几眼,因为他的实力实在是太弱,根本对自己造不成威胁,故而夏颉也就没有注意他。如今看他大步走到了自己面前摆出一副严肃而又无比骄狂的模样,夏颉满脑袋的雾水,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你,夏颉?”男子打量了夏颉一阵,终于高傲的开口问道。

  “唔,你是谁?”夏颉肩膀上的白正要挥出爪子抓瞎那男子的眼睛,却被夏颉一手拦住了。和谐、稳定,这是安邑城的大佬们对他们这些新任总督的唯一要求。在大夏彻底掌握海人的原本领地之前,大家都不想闹出太大的乱子来。故而,夏颉不能让白胡乱的伤人,尤其是当他还不知道这人是谁、背后有着什么势力的时候。

  这男子轻轻的拍了拍腰间尖细的佩剑,突然扯下了自己的手套,重重的砸在了夏颉的脸上。

  ‘哦~~~’,镜厅内的男女贵族同时发出一声惊呼,更有一些娇滴滴的千金小姐尖叫一声,仰天就晕了过去。她们身后正好站着几个面容憨厚的蛮军将领。这些将领‘呵呵’笑着,殷勤的扶住了这些大小姐,大手却已经在她们身上又揉又捏,过足了手瘾。

  “阿嚏!”夏颉猛的打了个大喷嚏,将那砸在他脸上的手套冲飞了数丈远。“该死的!”夏颉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他很气恼,这男子的手套上熏了香,很刺鼻的浓香,让夏颉鼻子的有点过敏,情不自禁的就打了喷嚏。

  “唔,你,想要和我决斗么?”夏颉瓮声瓮气的嘀咕了一句,诧异的看着这年轻人:“难道你不知道,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么?”

  “我,艾伦!艾伦?白露!”男子自报姓名道:“决斗,是的,决斗。你很厉害么?我不这样觉得。我见多了你们这样的贵族,战争时,不见你们的影子,当战争结束后,你们这样的贵族就来出任总督、将军、大小官职,这是你们的本性,不是么?”

  艾伦?白露骄傲的看着夏颉:“我杀死过你们大夏的五百七十名士兵!你知道么?五百七十名你们大夏的士兵,被我杀死的!”

  竖起食指狠狠的捅了捅夏颉的心口,艾伦?白露冷笑道:“接受我的挑战罢,你是第五百七十一个。”

  这么弱的一个人,能杀死五百七十名大夏的士兵?看他的年纪也不大,那么,他最多参加过上次的西征战役和这次的末日堡垒之战。而西征战役时,大夏一路高歌猛进,海人大败亏输,输得一塌糊涂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只有在末日堡垒升上天空后,大夏在海人领地上的军队才一路撤退,或者说是败退回了大夏。

  但是,就算是这样,这么弱,大概最多相当于四等、五等巫武的人,怎么可能杀死五百七十名大夏的士兵?

  夏颉不无诧异的问他:“你确信你杀死的,是我们大夏的士兵么?”

  艾伦?白露高傲的抬起了头:“身穿黑色的轻甲,手上有上好的兵器,胸口有着车轮徽章的,难道不是你们的士兵么?”

  刚刚溜回镜厅的刑天大风和赤椋同时大笑起来。身穿黑色轻甲,胸口有着车轮徽章的,那是大夏的辎重部队,都是普通的平民或者奴隶,这些人中战力最强的也就一等巫武的水准,比寻常人强不了多少,以艾伦?白露的实力,趁着大夏军队撤退的关头杀死五百多辎重兵,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因为大夏的精锐部队,根本不会理会这些平民和奴隶的损失的。

  艾伦?白露气得面孔发紫,他指着刑天大风和赤椋怒喝道:“你们笑什么?我也要和你们决斗!如果我赢了,你们就要发誓永远不许踏足白露公国!我白露公国将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你们敢和我决斗么?”

  人蠢到了一定的地步,是不可理喻的。夏颉很不理解的看着艾伦?白露,他的胆气从何而来?他凭什么敢向自己挑战?就凭借着他那一点儿辉煌的战绩?简直可笑!听他的姓氏,他应该是白露公国的王族,难道王族中人,就和自己前世所知的那些人一样,都这么愚蠢么?

  肥胖的白露大公急得浑身的膘肉都在颤抖,他指着艾伦?白露尖叫道:“你,你干什么?你敢这样向总督说话?你,你。。。”

  白露大公猛的保住了夏颉的右臂,近乎哀求的说道:“尊贵的总督大人,艾伦他是开玩笑的,您要知道,和您一样的战士是如此的强大,艾伦怎么可能杀死五百多个像您一样的战士呢?来人,把艾伦带回去,一年之内,不许他出门!”

  几名白露大公的护卫分开人群,走向艾伦?白露。

  夏颉看了一眼艾伦?白露,皱眉道:“白露大公,他是你儿子?”

  白露大公卑微的鞠躬道:“我唯一的儿子。是我这个公国唯一的继承人。”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壮起胆子说道:“您要知道,就算是亚特兰蒂斯王国统治我们的时候,我们白露公国还有其他的那些国家,都保持着一定的独立性。继承人。。。”

  “继承人对你们是很宝贵的。我明白这个道理。我们大夏并没有对你们赶尽杀绝的意思,所以,我不会杀死你的儿子。”夏颉摇了摇头,他明白白露大公的担忧,故而专门的宽慰了他几句,虽然他宽慰人家的话就连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大夏近期内是不会对这些贵族赶尽杀绝,那是因为大夏暂时无法消化这块领地。当大夏做好了一切准备后,这些贵族要么俯首认命,要么被杀戮一空,除了艾苇这样的背后有人撑腰的小国领主,其他的贵族,怕是无法享受和海人统治时期一样的特权了。

  夏颉已经很谨慎的在照顾白露大公的情绪,可是艾伦?白露却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他指着夏颉尖啸道:“对我们赶尽杀绝?错了!愚蠢的家伙,你们根本不知道我们拥有多强的力量!我向你挑战,你要像一个懦夫一样逃避决斗么?”

  艾伦?白露一耳光抽向了夏颉的脸蛋。因为身高的关系,他的身体跳了起来,才能发挥全部的力气抽向夏颉。

  夏颉愠怒的瞪了艾伦?白露一眼,抬起右脚,狠狠的一脚踹在了艾伦?白露的小腹上。</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