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二十章训话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夏侯去报到的地方,是中州安邑新军营的熊营。大夏很尊崇熊的图腾,就有如军候的最高标志就是熊一样,以熊为旗帜的新军营,自然也是最好的地位最高的。熊营负责训练的,是要补充进安邑王令所属各司、尉军队的新兵,每个士兵都是所谓的贵民,是天生拥有巫力潜质的强者,其中更不缺乏高等级的战士。

  高规格带来的就是高待遇。就以熊营的军械营来说,占地上千亩的军械营修建在一个葫芦形的山谷内,山谷只有一个出口,处于前方军营的最后面,是整个军营防御最强的地方。营房全部用开凿下来的山石建造,粗重结实,每一座石屋长宽都在百丈开外,里面堆放的都是精心护养的铠甲兵器以及各种器具。而申公领制所在的营房,是营地里最奢华的一所。

  所谓的奢华,也是相对而的,无非就是搭建它所用的山石都是整整齐齐的方形石块,经过了精心的打磨而已。这样的营房在整个营地里显得有点鹤立鸡群,尤其它和附近的石屋隔开有数十丈的距离,视野开阔,没有什么障碍物。

  打晕了申公领制,夏侯气呼呼的从那营房冲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数百名军械营的护卫军正慢慢的聚集起来,站在了房门前的操场上,对着自己虎视眈眈。也许因为在营地的关系,这些身穿粗布军装的护卫军没有披上铠甲,也没有拿起铁制兵器,手上只是握着统一形制的黑木棍,远远的摆开了一个弯月般阵形,包围了门口。

  夏侯冷哼了一声:“来得好快啊,我把申公领制给打晕了,你们想干什么?”

  半天的沉默后,一名都校慢吞吞的走了出来,摇摇头说道:“什么都不想干。你打晕了申公领制没用的,熊营的人都知道他是半文职的军官,你打晕了他,也不能提升军职。唔,我们带他去找医官就是,顺便送你去见熊营的都制大人。”

  夏侯愕然:“打了他没用?不管了,谁叫他满嘴喷粪来?见都制作甚?莫非还要打我的板子?”夏侯眼珠乱转,士可杀不可辱,打板子的话,不如直接冲出去找刑天大风帮忙分说。要知道,前辈子特勤局的教官,都还不兴有体罚的。

  那都校怪笑了几声,摇摇头笑起来:“打板子?我们大夏的军队里没这个规矩,你能打趴下军官,那是你的能耐,打你干什么?去见都制,是因为你毕竟打的是领制官,这等‘壮举’总要记入军籍的。而按照军规,只有挨打的官员上一级的军官,才能登记详细情形,我们熊营比申公领制官大的,也只有都制大人了。”

  耸耸肩膀,夏侯提在嗓子眼里的心顿时放了下来,他呵呵笑道:“那你们来这么多人干什么?”

  都校同样学着夏侯的样子耸耸肩膀,他也能理会那动作中的含义,无奈的说道:“我们军械营没有什么战斗力,士兵都是普通平民出身,一名四五等的巫武都能在军械营杀个血流成河。你既然敢打领制,那杀几个平民士兵又算什么?我们不多来些人,万一你狂性大发怎么办?”

  呆了呆,夏侯抓抓脑门苦笑起来,连连摇头。那两名领士这才从营房里钻了出来,大咧咧的吩咐道:“你们快去把领制送去医官那里,我们带篪虎兄弟去见都制就是。记得等领制醒了,还要他去都制大人那里把事情分说明白才行。”

  那青色皮肤的领士低声说道:“不管怎么样,毕竟打的人是领制官啊,申公领制的后台太硬,都制不出面的话,怕是篪虎兄弟你,可就难为了。”他摇摇头,轻轻的拍了拍夏侯的手臂,示意他跟着,朝军械营的出口行去。

  夏侯紧跟在两名领士的身后,好奇的问道:“申公领制,莫非他是申公家的人?”他想起了在粉音泽碰到过的申公鲲。

  那领士点点头,皱眉道:“不是申公家的人,以他的巫力,怎么可能坐上领制的位置?赤狐兄弟,你是蛮荒之地来的,很多事情还不明白。这军营之中关系复杂,就算你靠上了刑天氏这颗大树,行事之间,还要多加考虑才是啊。”

  另外一名领士也是连连点头,抢着说道:“幸好我们熊营的都制大人是刑天氏的直系族人,你打了申公领制的事情,估计会被他轻轻抹去,根本不会追究什么。但是熊营中也有申公家的子弟,篪虎兄弟以后可千万要小心才是。”

  那领士又提醒夏侯:“一号营更是世家子弟聚集的地方,前几天来熊营加入新军的,就有六七百名申公家的子弟,虽然和申公领制一样都是旁系族人,却也不好招惹呢。”

  夏侯紧紧的锁起了眉头,重重的哼了一声,他再次的郁闷起来,自己当年在大学的时候,怎么就不多锻炼一下自己的手腕手段呢?没来由刚刚加入军营,就得罪这么大一股势力吧?就算简单的学得阴险奸诈点,也不会一时发怒就打晕一个高级军官啊?但是转眼间,神经有点粗线条的夏侯又立刻把这问题抛在了脑后,他有点好奇的咕哝道:“今年加入熊营的就有六七百子弟,那申公家一年能生多少啊?”

  正说着,突然前方山林内,一阵巨响传来,那轰轰的钟声彷佛万千雷霆同时炸裂一样,卷起一阵狂风哗啦啦的朝四周横扫。夏侯眼睁睁的看到四周山头上树浪翻卷,地上一块块石子猛的跳了起来,不由得在心里骇然:“好大的钟声,好强的巫力!见鬼,这敲钟的人,实力怕是不比我强十倍以上?这样的人不过是拿来敲钟的?”

  两名领士却是猛的跳起来,尖叫道:“聚军钟!”他们抬头看看天色,拉着夏侯就跑:“正午聚军,加之又是新军入营的最后两天,怕是都制大人聚兵训话了。快去,快去,钟声响后三十声计数内不能赶到大校场,每人就是一百毒蟒鞭啊。”

  夏侯不敢怠慢,前生有过一段时间军旅特训的他,深知哪里的军队都有自己铁一般的纪律。虽然他对于安邑没有感情,对于拱卫安邑的军队更是没有丝毫的认识、没有任何的感觉,甚至加入新军营也不过是作为一个跳板,但是他也不愿意初来乍到就被打上一百鞭啊。

  一声闷哼,虽然土性元力的特长并不是速度,但是夏侯肌肉发达,爆发力极强,加上两条长腿迈开去每一步都比常人多出三五尺,他反而跑得比两名连蹦带跳的领士还要快上一些,脚步声无比沉重的,一路跟着从四周营房内冲出来的新军士兵冲到了大校场。

  那两名领士却是很讲义气的人,巴巴的追上了夏侯,拉着他到了校场的一角站定,嘱咐他就停在原处不要逗留,等聚兵过后两人再来安排他去营房,这才匆匆的跑向了大校场的正中位置。所有熊营的军官都在那里集合,按照军职的高低排成了一个还算整齐的队伍。

  整个校场内除了杂乱的脚步声,就只能听到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大声计数:“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

  最终,在那声音吐出三十之前,大校场站满了听到钟声赶来的新军士兵。夏侯一眼看过去,凭借着少数几次观看多兵种联合演习的经验,他判断出这个大校场内居然涌入了超过八万人!而让他感觉到头皮发麻的是,这八万人都在不断的相互拥挤着,你踩我一脚,我撞你一下,黑漆漆的人潮彷佛腐烂的果冻,在那里不断的起伏。

  如果不是两个领士把自己放在了校场的一角,夏侯怀疑就算以自己变态的防御,在那人潮的正中也会被挤断几根肋骨。真的不知道,那些倒霉的处于正中位置的新军,是怎么样幸存下来的。

  从来没有信过那个神的夏侯,本能的在身上划了一个十字架,然后他立刻醒悟过来,随口骂了一句:“操!”

  渐渐的,人潮停歇了下来,在正前方那些列队的军官身后,排成了一个,让夏侯无法形容的,彷佛是白痴用菜刀切的豆腐一样,到处都是毛刺,怎么看怎么有一种抽象派艺术感的方阵。

  那个计数的声音隆隆响起:“做得不错,今天只花了三炷香的时间就整好了队伍,证明这一个月来的训练,还是有很大效果的。”

  那人不无得意的叫嚷道:“这足以证明,我们熊营是安邑最好的新军营,不愧是专门向王令直属的精锐军团,比如说黑厣军、玄彪军、御龙军提供新战士的新军营!你们选择加入我们熊营,并且能够通过我们熊营的测试站在这里,就证明你们的眼光还算不错!”

  夏侯皮肤上一阵寒毛直竖!到底说话的这位都制大人是一个白痴,还是大夏朝的军队实在就是这个水准?夏侯看着那乱糟糟的队形,站在队伍中还在扭屁股挖鼻孔的粗豪汉子,军容军纪就连前世军训的大学生都不如的熊营新军,他心里那个乐啊:“佛祖保佑,我的军营生活,看来很轻松嘛!三炷香整好了队伍都能得到夸奖?唔,如果不是那聚军钟讨厌,我完全可以睡了两柱香后再来集合。”

  狂风从四面八方朝着校场正前方的那个巨石搭建的高台汇聚了过去,青色的风影中,一条身穿黑色长袍,腰间挂着一柄锯齿长剑的中年男子慢慢的升了起来。他飘浮在离地百丈左右的高度,大声喝道:“熊营的士兵,有人见过我,但是也有人是最近几天才来熊营参军的。不过没关系,我是刑天鼌,熊营的都制官,这个新军营的最高将领。”

  刑天鼌大声笑起来:“两个月前,大夏王庭开始征召新军,两个月内,加上今天到我们熊营并且通过测试的好汉,现在一共是,嗯,堂弟,现在有多少人?”他低头朝着高台上的某人问道。

  方阵内一阵的哄笑,整个方阵顿时又是一阵的扭动,夏侯额头冷汗直流,心里一阵的惶恐,这样的军队能上战场么?不能否认,这里面的高手实在太多,起码夏侯身边,身上气息和他相近甚至超出的就有十几人,可是单兵实力强大,不证明这个军队也强吧?

  高台上,一个声音有气无力的回应到:“都制大人,加上今天早上最后一个入营的篪虎暴龙,现在熊营一共有八万七千五百三十五人。嗯,您继续训话,我去医官营看看,听说申公领制被人打晕了过去,伤势还不轻,用醒魂丹都没能救醒。”

  刑天鼌冷笑了几声,低声骂道:“申公领制?那废物啊?谁打晕了他?老子升那小子的官。啊呸!”悬浮在离地百丈的高空,身边又是狂风吹拂,刑天鼌很没有公德心的一口浓痰喷出,下方整整齐齐数千高中低级军官同时分润到了他的吐沫星子,顿时就有几个领制破口大骂起来。

  刑天鼌大吼了一声:“都给老子闭嘴,不就是一口吐沫么?怎么像是我上了你们老娘一样?诶,不对,你们老娘是我老姨子,这话可不能说。”又是一口浓痰吐出去,刑天鼌拔出锯齿长剑吼到:“不服的上来打,谁打赢了我这都制的位置就是他的,不敢上来动手,就给老子闭嘴!啊呸!怎么一个个都跟刑天鞶那厮一样呱噪!”

  军官团立刻闭上了嘴巴,但是原本还将就着算是整齐的军官队伍,也变得稀稀拉拉起来。

  夏侯再次在身上划了个十字:“神仙保佑,看来这个军营实在是太好鬼混了。唔,就这样的军队能够把那所谓的海人啊、东夷啊打得喘不过气来?那我岂不是军功一大把一大把的捞?传说做到了尉、司一级的高官,就能有大王亲自赏赐高深的巫道法门,嘿嘿,岂不是为我这个精英特工、半职业化的精锐军人准备的么?”

  夏侯歪着脑袋很憨厚的傻笑起来。他心里那个激动啊,只要得到了高深的巫道法门,修练到极其强横的力量,到时候寻找回去地球的道路,在清新淡雅的茉莉花从中,一边咒骂该死的杨头,一边吃小花精心烹饪的狗肉,岂不是天底下最快活的事情么?

  “嘿嘿,如果我能达到这里的所谓的大巫的水准,那岂不是就和那些怪物一样的特聘客座教官相等的实力了?那我肩膀上的肩章,也该长几条杠,添几颗星星,我的薪水,怎么也该浮动几百个百分点了吧?”夏侯傻乎乎的笑着,幸福啊。

  他可就顾着自己高兴了,哪里还理会刑天鼌在唧咕些什么?

  “唔,不过,似乎留在这里也不错!原本以为这个世界就是原始社会了,美女都没有几个。但是到了安邑才知道,什么国际影星歌星的,都比不过一个粉音泽端茶送水的小姑娘啊。如果我能在这里做到高官,诶,还要不要回去呢?”夏侯拼命的盘算着,拼命的问自己这个问题的答案。毕竟,他在这个世界也生活了十几年,前生不过是有如一场梦幻啊。还不知道,前生的地球,和这辈子的世界,是否处于同一个时空哩!

  陷入痴呆状态的夏侯,也就没有看到,正在兴高采烈的喷口水,夸耀熊营出去的战士有多少人做到了士官,多少人到了校官,又有多少人达到了制官的高度时,四个一脸阴沉的黑衣人,在几个鼻青脸肿的士官率领下,飞快的走进了校场。

  注:投票投票!每天才300票?不够啊,至少500!兄弟们收藏啊!俺的博客:blog.sina..ricewhu</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