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六十三章绝对王权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很抱歉,因为编辑失误章节更新错了,现已经重新修改,已经订阅的读者可以重新免费阅读,给您照成的不便,深感抱歉!

  安邑城通天道场。

  四座青铜仙鹤香炉矗立在大殿门口,仙鹤嘴里喷出一缕缕青色雾气,优雅的植物芳香让人的精神为之一阵,很是受用。

  大殿内,通天道人端坐在正中蒲团上,头顶悬着一朵祥云,祥云上一柄青色长剑放出道道毫光,化为无数金色天花坠落。他口若悬河的向夏颉讲述着他所体悟出的通天大道。法力激荡,通天道人每一次开口,都有一朵金色莲花喷出,金色莲花慢慢的射向夏颉,融入他的身体,一股股浩大的真元深入夏颉身体,让他金丹益发的凝练,光耀万丈。

  通天道人讲述的大道,对于任何一个炼气士都是梦寐以求的东西,通天道人还从来没有耗费如此大的力气,单独的对一个门人全盘的讲述他对于天道的领悟!但是,这炼气士的道,不是大巫的道。一旁陪着夏颉坐在殿内的旒歆,对于通天道人讲述的这些东西一是完全没有兴趣,二则有点无法领悟,这毕竟是两种修炼体系的差别,故而她听了一会儿,就自顾自的盘膝而座,运转起体内的巫力进入了深深的冥思状态。

  旒歆这一冥思修炼,断绝了对外界的五官五感,正口喷莲花讲述大道的通天道人眼里立刻闪过两道金光,长臂伸出,一手抓住了夏颉的天灵盖。通天道人两条剑眉跳动,得意洋洋的笑道:“这小姑娘若是死死守着,为师还不好出手。如今,却得了方便!”

  一股炽热的气流自通天道人的掌心冲进夏颉的身体。夏颉眼前一黑,身体彷佛已经处于一片朦胧的黑灰色雾气中。一个身高百万丈的巨人手持巨斧,正在那里有一下没一下的对着四周虚空一阵乱劈,斧刃所过之处,虚空中无边无际的黑灰色雾气裂开了一条条巨大的痕迹。

  那巨人不知道劈砍了多少斧,突然他身体急骤的旋转起来,劈出了玄妙无方的一斧。

  斧头划出的轨迹,让全部神识都沉浸在这一斧中的夏颉一阵难受,他的大脑被这一斧全部占据,再也想不起任何别的东西。他的脑海中,只有那一斧发出的刺目光芒,以及那一道无法形容的,绝对完美的,符合着某种无法谕的‘道’的轨迹。

  更多的热流涌入了夏颉的身体,逼迫他的神识放过了对这一斧的领悟,沉浸到了源源不绝的新的场景中去。一幕幕开天辟地的景象,无数鸿蒙洪荒的瑰丽场景,风起云涌、海涛起伏、花开花落、无数的生灵出现在这片大地上却又默默无闻的消泯、那些强而有力的生灵指着苍天发出愤怒的控诉却最终被那无情的天道所湮没。。。

  ‘哇’,心头一热,夏颉连连喷出了三口淤血,突然从那无数副图画中清醒过来。他吐出了那三口血,只觉体内真元活泼无比,灵动灵巧到了极点,奇经八脉畅通无阻,身体被调整到了最完美的状态。更让他感动的就是,他丹田内的金丹放出了纯正的紫色光芒,紫色的好似米粥般粘稠的火焰围绕着那颗拳头大小的金丹在熊熊燃烧,一股股飘忽不定却又沉重浑厚的紫色雾气,正在经脉中流淌。

  通天道人得意的笑了几声,收回了他按在夏颉头上的手掌,得意的说道:“为师将为师所有的天道领悟,以醍醐灌顶之法注入你识海之中。依你如今的道行修为,很难体悟,但是,一个甲子的时间,也足够你晋升天道,超越这些大巫所谓的天神之道的境界!”

  他不屑的冷笑道:“大巫们所谓的天神之道,无非是天人合一,以自身之力驱动天地灵气为所用的境界,这算什么?为师自从鸿蒙中诞生,就有了这能耐,哼哼!那太弈小儿和为师赌斗,岂不是输定了?乖徒儿你仔细修炼,以为师今日给你打下的基础,一甲子。。。不,十年,你就能晋升天道!呵呵呵呵呵呵,他太弈传授你的巫诀,想要悟通天神之道,可就难咯!”

  这个赌约,近乎无耻了。炼气士的基础法门,就是沟通天地。而大巫们因为自身过于强横的力量的束缚,他们沉醉于不断的发掘自身的潜力过程,根本不会注意到和外界天地沟通的必要性,他们留下的突破天神之道的方法和法门,也是极少没有什么参考作用的。可想而知,一甲子后,当通天道人和太弈检阅夏颉身上的修为之时,太弈的脸色会变成怎样。

  同时,更让夏颉腹诽的就是――通天道人居然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他的天道感悟全部灌入自己的识海!――这是什么概念?这就是前世里幻想中的意识流学习机啊!真亏了他门下的弟子还在苦苦的等待不定期的演讲天道的机会!多宝道人他们做了无数年的截教弟子,还不知道有没有听全了通天道人的大道至理,夏颉却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内得了全部。虽然无法领悟,却也足够骇人了。

  吃小灶,这就是吃小灶啊!

  当然,夏颉心里更是明白,若非太弈许诺的那个赌注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通天道人怎会下这么大的力气造就自己?甚至就连他体内的全部真元,都被改造成了氤氲紫气!这可是在晋升为真正的金仙之前,威力最大、质量最高的仙气仙元!

  看看通天道人额头上流淌下来的汗珠儿,就知道,醍醐灌顶将自己全部的天道领悟注入夏颉的身躯,对他这样的‘人’,也不是一件轻易施为的事情。通天道人全部的天道感悟啊,几乎就等于他将自己的大脑中的知识全部复制了一遍,还要保证不出一点错漏的输出给夏颉,就算是圣人,这也是接近他极限的事情吧?

  夏颉恭恭敬敬的跪拜在地上,朝通天道人施以最为隆重的三跪九叩的大礼。此刻,再多的语也无法体现出夏颉心中的感激之情。还能说什么呢?堂堂通天教主的全部天道感悟啊!虽然,夏颉也许永远都无法参悟透其中的全部奥秘,但是,这份恩义,就算粉身碎骨,他也无法报答了!一想到通天道人给自己灌注的这些东西的意义,夏颉就不由得激动得直哆嗦。

  通天道人慈爱的拍了拍夏颉的肩膀,他轻声笑道:“毋庸多礼,你是为师的徒儿,为师花点力气造就你,却也是为师的本分。也毋庸太过于不安,你多宝师兄、无当师姐、金灵师姐、龟灵师姐他们四人,也从为师这里得了同样的好处。嘿嘿,为师可不是那等小气的人。”

  通天道人笑得很邪恶,邪恶得近乎狰狞了。他的最后一句话,似乎有点格外的蕴意,夏颉却自然是只能装糊涂,不能说他听懂了。

  乖乖的坐在通天道人面前,夏颉心里一阵的胡思乱想:难怪自己前世听来的传说中,通天道人的四大弟子强悍得近乎逆天,多宝道人更是以肉身硬接翻天印,却是连头发都没少一根!感情这四大弟子和自己一样,都得到了通天道人的全部天道感悟!只是不知道他们如今参悟了多少!说起来,通天道人的确是三教之主中对于门下弟子最好,最溺爱,最护短的人了。

  不过,通天道人接下来的那句话,却让夏颉立刻改变了他对通天道人的看法。

  手在袖子里掏摸了一阵,通天道人掏出了一枚隐隐有无数青红色火光缠绕的天圆地方铜钱递给了夏颉,微笑道:“此乃先天灵宝‘风火乾坤钱’,名声不著,威力却不在翻天印之下。你那削元刀、戮神锥、狼牙棒,对付修为高深之人无用。灭绝印,你暂时却无力发挥他全部功效。这枚‘风火乾坤钱’,只要依法稍作祭炼,就有熔毁天地的至大威力,如今就赐予你防身吧。”

  夏颉急忙接过铜钱,那巴掌大小的铜钱入手沉重至极,差点没把夏颉压倒在地。材质却又非金非铁非玉非石,不知道是什么所化。手掌抚摸上这风火钱,只觉一缕温润的热气直透五脏六腑,灵气充沛,身体无比的舒坦。

  通天道人却继续说道:“那太弈虽然是你义父,你却也不要太理会他。那巫法乃微末小道,你修习之时,也不用太做理会。一甲子之后,本教若能大兴人间,你是首功,就不止为师给你的这点好处啦!”

  ‘呃’,夏颉听得傻傻的半天没出声。感情如此,通天道人今天如此倾力的栽培他,是要他在和太弈的赌斗中放水啊?

  不敢多说什么,夏颉只能是俯身应命。诶,夹在两座大山之间,真正是不好受啊。不过,一切随缘,由他两位斗法就是,自己凭空落了不少好处,独善其身罢!

  从通天道人这里得了天大的好处,第二日一大早,刑天大风兄弟几个登门叫夏颉去王宫朝会时,夏颉真是一个容颜焕发、精神抖擞,精神和心态都好得不得了!就连跟在夏颉身边的旒歆,也因为夏颉的高兴而莫名的开心着,一直冷冰冰的青白色小脸蛋上,居然也露出了几丝笑意。

  但是在刑天大风他们这群恶棍看来,两人的笑容都是如此的‘诡异’,好似偷嘴的小孩子一般的笑着。刑天大风微妙的目光朝夏颉身上的某个部位扫了又扫,轻轻的摇了摇头,无声的叹息了一声,貌似是有点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的感受。

  一行人赶到王宫的时候,王宫正殿前的广场上,已经站满了人。被刑天厄等人领大军抓捕软禁的八大天候阴沉着脸蛋站在了最下方一层的台阶上,脸蛋黑漆漆的,看起来无比的愠怒。夏颉神识扫过去,发现八大天候的十三处精源要穴都被极其恶毒的巫咒禁制,一身巫力修为消失得干干净净,站在那里很有点不堪风雨的柔弱。(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履癸下手好狠哪!”夏颉轻声对旒歆说道。

  旒歆眼里青光闪烁,朝八大天候望了一眼,冷笑道:“这些蠢物也是不知好歹。大夏倾灭之际,还死守着手上的权力不肯放出,岂不是找死么?他们莫非不知道,履癸身后有巫殿的支持?”

  一会儿的功夫,只听得台阶顶部的金钟玉罄一阵轰鸣,这一次以四大巫家的家主为先导,大夏的臣子们鱼贯进了正殿。所有人都注意到,原本应该走在最前列的八大天候,如今却是被一群身穿血衣的血巫卫簇拥着走在了队伍的最末端。有那明白事理的就知道,履癸看样子是不准备放回八大天候的权力,而是硬要将九州重新置于王权之下。

  夏颉怜悯的看了一眼八大天候,知道他们以后最多就只能保留天候的名号,再也没有其他的实权了。他们麾下的军队,如今都被王庭的人控制,远在原本海人的领地,他们手上无兵,人又被王庭拘押着,哪里还有出头之日?

  “这些人,当年在各州,可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啊!夏颉兄弟,你人在安邑,可是不知道他们的威风和权势。”刑天大风在夏颉身边低声叹道:“可怜,海人这一次差点颠覆我大夏的战争,却给了大王天大的机会。唉,九大天候啊,如今死了一个,被囚禁八个,大夏的天,要变啦!”

  是啊,要变天了,从原始的分封制度朝着极度的集权转变,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啊。所有的大权都掌握在履癸手中,而履癸呢?他。。。夏颉幽幽的看了一眼正殿尽头的黑玉王座,前世里史书中,这位仁兄的下场,可不是很好啊!

  一想到前世被册为‘桀’的履癸,夏颉就想到了作出这事码的人。他朝大殿门口附近看了一眼,唔,那混在大夏属国属族的使节队伍中的商汤和伊尹,正在笑容满脸的说着什么。夏颉朝他们看了一阵,商汤还没有注意到夏颉在盯着他们看,反而是一点儿巫力修为都没有,奴隶出身的伊尹突然抬起头来,朝夏颉深深的望了一眼。

  夏颉朝伊尹露出了灿烂而友好的笑容,大脑袋轻轻的朝他点了点。伊尹呆了呆,举起手来遥遥的朝夏颉行了一礼。

  夏颉正在幻想若是自己偷偷的跑去把伊尹干掉,是否造成某些奇妙的事情时,一声沉闷的钟声响起,身披王袍,腰佩大夏龙雀刀的履癸龙行虎步的在近百名巫卫的簇拥下行了出来。一身华服,脸蛋阴沉冰冷,好似有人欠了她几万个玉钱的刑天华蓥在履癸身后缓缓行出,没有发出一点儿脚步声,好似幽灵。

  大殿内的人纷纷朝履癸跪拜,口称‘大王’不止。只有旒歆一个人冷傲的站在原地,冷冰冰的瞪了履癸一眼。夏颉刚要随大流的叩拜下去呢,旒歆的小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一把拉了起来。夏颉呆了一下,看着面前密密麻麻黑漆漆的一片脊背,只能无奈的朝履癸苦笑了笑。

  履癸眯起了眼睛,近乎无奈的瞥了一眼旒歆和夏颉这个方向,急忙扭头看向了身边的一名内侍,点了点头。那内侍好似没看到满大殿跪下的人中一枝独秀的旒歆、夏颉,大声的喝道:“诸位臣公请起!着内廷巫卫押送海人诸功臣于殿外等候封赏!”

  大殿内大夏臣公们轰然而起,一个个笑吟吟的扭头看向了殿门。几个内侍凑趣,打出了一手手巫诀,将那殿门连同殿门左右侧的几块厚重的墙壁都升上了天空,露出了两百多丈宽的一块空档。殿内的人顿时有了良好的视野,看到安道尔、托尔等一干投向了大夏的海人贵族,被近千名身披沉重铠甲,身体粗壮高大,动作野蛮无礼的巫卫好似拎小鸡一般的提到了大殿外,胡乱的丢在了地上。

  这是折辱,故意的折辱。不过,殿内的大夏臣公们可没有一个人会对海人产生任何的怜悯之心。所有人都在疯狂的大笑,笑得无比的得意,这是胜利者对于失败者的嘲笑,是一种‘神灵’对待‘蝼蚁’的不屑的讥笑。

  只有夏颉没有笑。他略带怜悯的看着安道尔和托尔等人。也许,这是夏颉前世的修养还在影响着他,身为一名比较‘文明进步’的前任特工,他不觉得故意的虐待和折辱一干亡国奴,是一种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被巫卫暴力的推倒在地,脸蛋在地板上磨出了一块血痕的安道尔艰难的撑起了身体。他湛蓝色的眼珠飞快的瞥了一眼大殿内的大夏臣公,所有人都向着自己发出讥嘲的笑声。安道尔冷冷的挑起嘴角,正要撑着疼痛的身体爬起来,他却猛不丁的看到一张黄澄澄的、冷静如常的面孔。

  “见鬼,是那个最野蛮的蛮子啊!”安道尔的目光在夏颉脸上停留了不到一秒钟,转瞬就看向了高高坐在大殿正中宝座上的履癸。“真是古怪啊,一个从最为原始和野蛮的山林中走出来的未开化的原始人,他眼里居然能有那种光芒!哈,真是讽刺啊!一名悲天悯人的原始人?”

  安道尔被自己脑海中翻腾着的古怪思绪弄得笑了起来,他‘嘎嘎’大笑着,挣扎着站起身来,拍了拍衣衫上的灰尘,远远的隔着大殿的门槛,朝履癸行了一礼:“亚特兰蒂斯王国东部领前任领主、亚特兰蒂斯王国末日堡垒最高指挥官安道尔,拜见尊贵的大夏国的国王陛下。祝您的国家富强兴盛,一统这片无边无际的大陆。”

  “哼哼哼哼!”

  履癸冷笑了几声,挥手道:“世间不再有亚特兰蒂斯,末日堡垒,如今也是我大夏的。你们在门口侯着罢,等本王封赏完这次的功臣,再来处置你们。”他倨傲的用眼角余光瞥了安道尔一眼,冷笑道:“放心,你们献出了末日堡垒,也是有功之人,本王不会亏待你们的。”

  一旁的刑天华蓥冷冰冰的说道:“大王说得极是,若非他们献出了末日堡垒,我大夏的军队伤亡起码要增加三成。故而,这份功劳,也是很可观的。大王要好好的赏赐他们,省得天下的人说我们大夏亏待了功臣。”

  大殿内的人同声大喝:“善!”

  所有人心里都有谱儿,刑天华蓥说得漂亮,实则上所有人都清楚,若非末日堡垒突然反水,安道尔以营救他族人为条件献出了末日堡垒,一旦末日堡垒真正的参战,大夏军队能有几个人逃回国内,都是两说的事情。尤其,大夏的高层都知道一件事情:撒拿旦?奥古斯都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居然拥有了天神一般的力量。若非通天道人出手劈碎了他的肉身,嘿嘿,一旦撒拿旦?奥古斯都出关参战,配合末日堡垒的强大杀伤力,怕是大殿内如今的人,能活下一成来就了不起了。

  这一次的战争,阴差阳错之下,说白了就是大夏走了狗屎运。海人内乱,通天道人的出手,很多让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巧合凑在一起,才让势力膨胀到巅峰状态的海人大败亏输。若非这样,一旦战争按照撒拿旦?奥古斯都的计划走下去,嘿嘿,大夏如今是否存在,都是两说。

  一名内侍捧着一卷粗大的卷帛,开始宣布对大夏臣公们的奖赏。

  不用说,四大巫家得到了很肥美的很实在的好处。他们除了祖传的族地,还得到了一块比如今的族地更大、更加肥沃、出产更加丰厚的,处于原本海人王领的族地。这一块新得来的族地,可就完全属于四大巫家了,和封侯们的领地不同,巫家的族地,是王庭根本无权插手的所在。

  随后封赏的,是那些大中小巫家,每个巫家都有了一份足以让他们心满意足的赏赐,非常的丰厚,丰厚得让他们都快笑出声来。这一次打下来的地盘太大了,扣除了封给这些巫家的土地,王庭都还能留下相当于九州总面积四个大的土地来。毕竟东方的土地还有胡羯、东夷、蛮国三个势力和大夏并列,而西方的土地,就只有海人一家占据!

  随后,是对出征将领的个人封赏。刑天厄他们这些已经站在了大夏臣公最巅峰的人物,给他们的赏赐就是意思意思,无非是原玉多少、玉钱多少、多少个美丽的海人处女奴隶。

  刑天厄等以下的各大将领,则是都得到了候位。当然,如今的封侯也是有领地的,但是领地里的军权、财政权等等,都由王庭一手把握,类似于以前的封侯领地就是一个独立的小王国的事情,是再也不会发生了。

  随后就轮到了刑天大风等人。论述功绩,刑天家六兄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神候的候位,同时在海人东部领都得到了一大片的领地。赤椋则是因为身为副官,功绩不大,却也被晋封鬼候,是为‘箭鬼候’,同样是一个让赤椋差点没抓狂想要自杀的封号,和夏颉‘猛鬼候’有得一比。

  夏颉的封赏则是让刑天兄弟几个差点没流出了口水。

  因为夏颉一向以来的功绩,第一次参加西征的良好表现,在云梦大泽隐巫殿的优秀表演,领军去抓鰕峡力扛东夷大军的英雄行径,斗箭力败诸多东夷高手让其大军不得前行一步的伟大功劳,歼灭大量东夷精锐削弱东夷国力的业绩,接待托尔达成末日堡垒投降的协议,救出安道尔、托尔的族人顺利的策反末日堡垒。。。一件件重大关键的功绩综合起来,让夏颉得到了‘地候’的候位,是为‘猛地候’,一个在夏颉看来,比‘猛鬼候’更加难听更加见不得人的封号。

  当然了,夏颉的领地也从神女湖朝四周扩张了整整五十倍,如今他名下的领地城池,拥有上千座之多,而且都是在南方平原上最为富饶的所在。这一点又让刑天大风几个嫉妒到了极点,恨不得现场就对夏颉打劫一番。刑天大风他们的领地,可都在海人的东部领上,说实在的,那一块土地是不错,但是数千年的交战,那一片土地都被打残废了,穷乡僻壤的,每年从领地上得到的钱财收入,可是少得可怜的。

  然而,最后的一项对夏颉的封赏,则是让刑天厄以外的三大巫家的家主都惊咦出声,相柳翵更是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当场表示了严厉的反对――履癸居然让夏颉新成一军,军号‘蛮军’,由夏颉征召蛮国的武士整点成军,并由蛮军负责镇守海人的中部领!

  新成一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相柳翵可以容忍这种事情发生。但是,要命的事情是:履癸并没有对这支军队的人数作出限制!一军,如果夏颉在蛮国征召了千万乃至数千万的武士。。。那么,刑天家手上的军权,岂不是膨胀得更加厉害了?

  但是,相柳翵的反对并没有任何效果,刑天厄和履癸联手,三五下就把相柳翵逼回了座位上去,只能满脸阴沉的等着夏颉,不知道在转悠着什么心思。

  接下来是对各大巫家参战的子弟进行赏赐,都很丰厚,都足以让他们满意。只是,有了夏颉这新成一军并且不限制军队人数的先例在,殿内的气氛就有点古怪,所有的年轻人都红着一双眼瞪着夏颉,好似要能从他身上挖出一条条肉来。

  在对属国和属族进行了足够的封赏以答谢他们派出军队随同出征之后,终于轮到安道尔他们了。

  正如夏颉给安道尔说过的那样,安道尔被封为‘恭天候’、托尔被封为‘顺天候’。恭、顺二字,可圈可点。他们的领地被封在安邑城东边不到五百里的一座城池中,所有被抓来大夏的海人贵族都必须生活在那座城市里,严禁他们随意的外出行事。当然,为了表彰安道尔和托尔献出末日堡垒的功绩,他们在那座城市拥有极高的自治权,就算他们在那城市里再弄出一个亚特兰蒂斯王国来,履癸都懒得理会!

  当然,就算亚特兰蒂斯王国在那座城市中重现,又能有什么用?

  大夏的军队捣毁了海人领地内所有的军工厂和军械仓库,海人所有的高科技的武器都别摧毁。没有了武器的海人,他们根本不堪一击。

  再看看那座城池附近密密麻麻的近百座军镇罢,有了这样严密的看守,海人们还能做什么?

  夏颉冷眼旁观履癸对安道尔和托尔的封赏,他暗自比较了一下自己和安道尔、托尔他们达成的协议,发现履癸忽视了很多协议中的内容。当然,夏颉没傻到却给海人秉公做主的程度,既然履癸食了,反正那誓也是用履癸老爹的灵魂发出的,他履癸都能选择性的遗忘某些东西,他夏颉的记忆力又何必这么好呢?

  漫长的封赏典礼终于完成,履癸刚要喝令巫卫们将蛮王盘庚以及他的几个儿子带上大殿,突然坐在履癸身边的刑天华蓥冷冰冰的说道:“大王,您还忘记了一件事情。八大天候如何处置?中天候之位空缺,却又由谁补上?须知九大天候之位,可是老祖宗留下的封号,轻易不能废除。”

  履癸‘呵呵’笑了几声,冷眼看了看八大天候,冷声道:“刑天辅公,诸位天候日后就安置在你军部之中罢。唔,由他们负责安置海人的那座城池的安全就是,你看看给他们具体分派什么样的职司。诸位天候的家族亲眷,也都尽数送去那里。唔,如此安排,本王不希望有人不满啊!”

  八大天候恭顺的低下了头,一步差,步步差,既然他们没想到履癸、刑天厄的暴力夺权,那么,他们如今的下场,已经是很不错的了。起码,他们的族人还有他们自己都留下了性命。

  履癸发放完了八大天候,扭头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刑天华蓥,又有点忐忑的望了望刑天厄,最终沉声说道:“至于中天候之位,由中天候之子易昊继承。易昊忠勇能干,与他父亲大为不同。。。唔,易昊就继承中天候的中州领地罢,只是手下除了三万护卫,再也不能有其他军力。嗯,平日里,易昊就去安邑令下任职,督掌安邑市面的巡哨之责。”

  八大天候同时抬起头来,诧异的看了一眼履癸。九大天候同时落难,中天后更是被人刺杀,按道理说,易昊也是一个发配去海人聚居的城池幽禁终身的下场,怎么他反而轻松逃出了厄运?

  几个天候瞥了一眼刑天华蓥,若有所悟。

  而混杂在臣公群里的易昊已经走出了班列,无比恭敬的朝履癸磕头行礼。他大声道:“谨尊陛下之令,臣日后定当守卫安邑一地安宁。”

  顿了顿,易昊抬起头来,很阴森的瞥了一眼夏颉,冷笑道:“陛下着臣巡哨安邑,臣今日正好要控告猛地候夏颉恶意打伤宫中女官一事!”

  夏颉诧异了,他惊愕的看着满脸恨意的易昊,这小子疯了不成?在今天的这种场合弹劾自己?呃,他难道不知道,如今自己一身功劳的光环,刚刚被封为地候,更能独掌一军,身边还有旒歆站着呢,他居然敢来控告自己?

  打伤宫中女官么,下手的,似乎不是他夏颉罢?

  不仅是夏颉诧异了,就连履癸都是一脸的茫然,他茫然的扭过头去,呆呆的看着刑天华蓥。

  下面坐着的刑天厄则是气极败坏的一掌震碎了面前的玉案,阴沉充满杀机的目光盯死了易昊。

  相柳翵则是面带微笑,右手轻轻的拈动长须,一脸的悠闲自得。同样被封为神候的相柳柔满脸带笑的站在相柳翵的身后,轻轻的替相柳翵拍打着肩膀。

  易昊不知死活的上前了几步,无比怨毒的瞥了一眼夏颉身边的旒歆,厉声喝道:“大王,夏颉打伤的,是王后身边的女官,磐华!宫中女官,等同外庭臣公,磐华女官职位,等同于辅弼相丞四公之位。夏颉无辜殴打宫中女官以致重伤,是为对王庭的大不敬,其罪当诛!”

  ‘哗啦啦’一下,十几名臣子从班列中走了出来,他们站在易昊身后,放声喝道:“陛下,其罪当诛!”这些臣子的职位,一个个都不低啊!都是一些掌握着大夏朝廷实权的官职,不知道他们发了什么疯,全部蹦跳了出来。

  履癸的脸漆黑漆黑的。

  刑天厄的脸漆黑漆黑的。

  旒歆的脸,青绿一片,好似一片绿叶。气流涌动,她的长发渐渐的漂浮起来,一股可怕的杀机,弥漫整个大殿。</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