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五十九章怒上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一片漆黑的海洋,夏颉只觉自己漂浮在那海水上,飘荡着朝远方一个看不到,但是能感觉到的,好似黑洞一样的存在漂了过去。身体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儿力气,所有的感知都被限制了,根本无法察觉这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那个黑洞,散发出极强吸引力的黑洞,将夏颉的身躯慢慢的吸了过去,吸了过去。似乎有一种不知名的存在,从那黑洞中探出了身体来。

  两个,或者三个,或者四个,反正仅仅能察觉到的存在,不知道是生灵还是其他某种形态存在的东西从那黑洞中探出了身体,伸手朝夏颉抓了过来,用力的拖拽着他,往那黑洞中慢慢的融了进去。那些存在的手,或者类似于手的某种身体零部件抓住夏颉的时候,一股深沉的寒气袭上夏颉的心头,那几乎冻僵他灵魂的寒气于那一瞬间几乎摧毁了夏颉的身躯,无边的剧痛让他张开了嘴想要嚎叫,却怎么也无法发出声音

  就在夏颉的身体快要沉入那黑洞,被那黑洞吞噬的时候,无数道奇异的光彩自天空射了下来。这片黑漆漆的世界突然充满了光,那黑漆漆的海水被那光一照,泛出了深沉的血光,海水急速的蒸腾,化为一蓬蓬血红色的雾气朝天空升了上去。夏颉勉强偏转了一下脑袋,看到这血色的海面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和他一样毫无知觉的躺着的‘人’,一个个都是身躯壮硕一脸杀气的主儿。

  那几个拖拽着夏颉的存在惊讶的抬起头来,他们释放出一种不知名的能量,朝天空那一道道极强烈的光芒拦了上去。

  一声天崩地裂般巨响,天空突然裂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数百名浑身萨散发出极强光芒的人影突然自那天空落下,恐怖的巫力横扫大片的海洋,将海面上无数的人体炸成了粉碎,化为一缕缕黑色的雾气飞上了天空。两名身上散发出的光焰尤其浓烈的人影猛扑向了夏颉这个方向,举手投足之间将那几个抓着夏颉的存在打成了飞灰,一手抓住了夏颉的身躯,笔直的朝天空飞起。

  一连串愤怒的嚎叫声自那黑洞中传来,一股极其强横,强大得让夏颉心惊胆战的不知名力量猛的贯穿了那黑洞,一条看不清形状,周身都被浓烈的黑色雾气包裹的身影急飞了出来。那‘人’双臂一挥,两条闪烁着黑色幽冥之火的铁链‘嘎棱棱’的激射而出,朝夏颉身体缠绕过来。

  那数百名浑身散发出极强光芒的人同时冷笑了一声,他们的力量突然连在了一起,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可怕巫力自天而降,正正的轰在了那两条铁链上。两条铁链在一连串刺耳的碎裂声中炸成粉碎,那条浑身裹着黑雾的人影气极败坏的仰天咆哮了几句,在巫力轰上他的身体之前,已经缩回了那黑洞中去。那股好似太阳一样极亮极热的巫力轰在了那黑洞附近的海面上,方圆数万里的海水瞬间蒸发,连同上面数千万漂浮着的人体同时化为了乌有。一缕缕黑色的雾气、红色的雾气生疼起来,都被收入了这些人手持的黑色玉瓶内。

  黑洞内响起了震天的狂啸,数千条浑身裹在黑雾中的人影冲杀了出来。恰这时,那抓着夏颉身躯的两人同时挥了一下手臂,两枚金光万丈的大印笔直的朝那黑洞落了下去,炽热宏大的力量瞬间充满了这个世界。那数千人同时发出一声不甘和愤怒的咆哮,被那两枚大印逼得连连倒退,只能再次退回了黑洞中去。一股漆黑粘稠充满了无边阴冷气息的光焰自那黑洞中猛扑了出来,死死的托住了那两枚巨大的方印。

  又是一声巨响,夏颉被震得眼前一黑,一瞬间天旋地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他再次恢复知觉,只觉得周身无边的剧痛涌了上来,那好似浑身都被碾成粉碎的剧痛,让夏颉都不由得呻吟起来。

  耳边传来了太弈兴奋的叫声:“哈哈哈哈,我的乖儿子活过来了!不错,不错,你们闯入幽冥夺回了他的魂魄,这点本事,不错,不错!”

  ‘闯入幽冥夺回了他的魂魄’,夏颉猛然间明白了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心头一震,急忙睁开了眼睛。

  太弈手持巫杖,正在他身边胡乱的蹦跳,脏兮兮的脸上那乱麻一样的胡须正在急速的抖动着。数百名幽巫殿和灵巫殿的大巫盘膝坐在夏颉身边,看他们的方位,隐隐摆成了一个极其诡异的巫阵。这些大巫眯着眼睛,一缕缕黑气正从他们身上渗出,那是极其纯正的鬼气。广成子、多宝道人席地而坐,一人抓着夏颉的天灵盖,一人握着夏颉的脚掌,两股炽热的充满了生机的纯正仙气正滔滔不绝的从百会、涌泉几处穴道涌入身体,慢慢的抚慰着夏颉的元神,将他有点飘飘欲飞的元神安稳的束缚在了体内。

  一丝丝漆黑的鬼气从夏颉的毛孔中冒了出来,几名幽巫殿的大巫正手忙脚乱的拿着黑色的玉瓶收集这些鬼气。对于幽巫殿的巫而,这些来自于幽冥世界的鬼气是难得的天材地宝,是他们炼制巫器、增长修为的极好材料。

  白愁眉苦脸的趴在夏颉的身边,看到夏颉醒了过来,他连忙扑到了夏颉的胸脯上,大舌头探了出来,在夏颉脸上‘啪啪啪啪’的一阵乱舔。白‘吱吱’的欢快的叫着,一张小脸蛋上露出了欣喜的笑意。

  黄一的那条小黄龙有气无力的趴在地上,不断的将一口一口的龙涎喷在夏颉的身上。夏颉的皮肤寸寸碎裂,到处都露出了鲜红的血肉和白生生的骨头,无边的剧痛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传来。小黄龙的口水一碰到夏颉的身躯,立刻化为一片青白色的雾气融入夏颉的血肉骨骼中,这些凉沁沁的雾气,让夏颉的身体舒服了许多。(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只是,这条小黄龙不知道喷了多久的口水,如今一条大舌头耷拉在嘴边,舌头上都是干焦焦的枯黄一片,这小龙的眼角都快滴出眼泪来了。

  夏颉睁开眼睛,朝四周看了看,太弈第一个扑到了夏颉的身边,无比激动的叫道:“唉,夏颉,你还认得我么?我是你亲生的爹啊!”

  端着一个人头大小的黑玉药罐的旒歆从帐幕外走了进来,愤怒的飞起一脚将太弈踹到了一边去。旒歆指着太弈怒骂道:“你胡说什么?夏颉还没被卷入那轮回之道,还没忘记他这一世的事情呢,你就想着糊弄人么?”

  太弈尴尬的抓了抓下巴上乱糟糟的胡须,一手拉过了站在旁边的幽巫,低声嘀咕着问起了什么。幽巫一本正经的摇摇头,太弈脸上的那表情啊,就不用说有多精彩了。他眨巴着眼睛,又朝夏颉凑了过来,‘桀桀’笑道:“其实,夏颉啊,我是你的义父呀!你还记得?”

  满脸恼怒的旒歆反身一脚狠狠的踹在了太弈的面门上,她怒声道:“闭嘴,他的魂魄刚刚被从幽冥之中抢出来,一身鬼气都还没消,怕是脑子里面都还是糊涂的,加上他身上的伤势都还没好,你在这里占他便宜干什么?”

  太弈很委屈的嘀咕了几句,愤怒的朝旒歆龇牙咧嘴了一番,乖乖的蹲在了一旁看旒歆施为。

  旒歆走到夏颉身边,原本愤怒抓狂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清冽有如甘泉的笑容。她很温柔的对夏颉笑道:“你忍着点,这一帖‘回天膏’,可是好不容易才炼出来的。为了增强这膏药的效力,你那坐骑都被我放了两千斤精血出来哩!”

  我那坐骑?脑子里面还有点糊涂的夏颉张大嘴朝旒歆‘呵呵’的傻笑了一阵,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突然醒悟,他的坐骑不就是玄武神龟么?旒歆为了这一帖膏药,硬是放了玄武两千斤血?虽然,玄武他的本体巨大无比,但是,两千斤精血啊!这个数字,也太恐怖了!

  闪烁着浓烈的血光,粘稠好似融化的沥青,却是晶莹剔透好似黑水晶一般的膏药自那黑玉药罐中倒了下来。带着极高温度,按照夏颉的估算起码有三四千度水准的膏药一碰到夏颉的身躯,立刻响起了铁板煎鸡蛋的‘嗤嗤’声响,一股子白烟从夏颉的身上冒了出来,帐篷里顿时充满了烤肉的方向。夏颉发出巨大的惨叫,这回天膏是什么膏药?怎会如此的恐怖?

  旒歆将一罐子膏药倒在了夏颉的身上,从头到脚的给他涂了一层。

  正在给夏颉体内灌注真元的广成子、多宝道人同时厉喝一声,两人双掌急速变幻手印,将夏颉好似陀螺一样转动,双掌急挥,将那药膏在他身上均匀的涂抹了一层。随后,广成子向夏颉的嘴里塞了三颗金色的丹药,旒歆朝夏颉的嘴里猛塞了数十颗黑漆漆皱巴巴的巫药。

  一团烈焰在夏颉的肚子里爆发,极热的药力烧得夏颉五脏欲焚,疼得他‘嗷嗷’惨叫。广成子的三颗金丹药力已经霸道至极,旒歆不管好歹的塞进夏颉嘴里的数十颗巫药更是力量充沛到了极点。那药力瞬间充盈夏颉的五脏六腑周身经脉,一缕缕透明的三味真火从夏颉的七窍中喷了出来,烧得四周的空气‘嗤嗤’乱响。

  眼看夏颉的身躯承受不住体内霸道的药力就要被那热流烧毁时,回天膏更加霸道、充满了无尽生机的热量自体外好似天河崩泻般涌进了身体。这一股热力强行压制了夏颉体内那到处乱窜的可怕药力,将那药力收拢为一条炽热的火龙,顺着夏颉的经脉急速运转开来。

  两股热流渐渐的融合为一体,所过之处,夏颉破损的身躯急速的修补复原,而且比起以前益发的强壮。夏颉那两条原本就很引人注意的长臂,一时间又增长了寸许,益发显得他的体态无比的古怪。最终,那热流直冲夏颉的头颅,冲进了他的识海,将他震晕了过去。

  就在夏颉晕倒的同时,太弈猛的窜了过来,手上巫杖朝夏颉的眉心用力的一点,‘啪’的一声脆响,一股土黄色的巫力随着一声闷响自夏颉头颅中扩散开来,冲得帐篷内数百大巫急急退散。这股巫力几乎是夏颉一生修为积存下来的全部土性巫力,如今全面爆发开来,巫力已经凝聚成实质,化为一块块土黄色的结晶体朝四周乱砸乱射。

  玄武的大脑袋从帐篷外探了进来,神气完好一点儿都看不出刚刚‘无偿献血两千斤’的他张开大嘴,朝着帐篷内那些土黄色的结晶体一吸,将这些沉重无比的结晶体吸进了嘴里,胡乱咀嚼了几口,吞进了肚子里。他‘呵呵’的笑了几声,用力的点头道:“刚才亏虚了身体,正好拿来补补。唔,你这一杖下去,夏颉一辈子的修为可就废了啊!”

  太弈神气活现的杵着拐杖仰天狂笑:“你这老不死的老乌龟知道什么?破而后立,我这里有天大的好处等着他哩!正好把他这一身乱七八糟的巫力修为给废掉,以后才能修炼我隐巫殿历代隐巫专修的巫诀呀!哈哈哈哈,和我太弈亲自传授的巫诀比起来,射日诀算什么东西?”

  旒歆的小手轻轻的拍打着夏颉的脸蛋,在一旁冷不冷热不热的讥嘲道:“当年是谁把射日诀送给夏颉的?”

  太弈的笑声嘎然而止,他悻悻然的瞪了旒歆一眼,嘀咕道:“那时候。。。老子不是还没决定就是他么?无非是用射日诀试试他的资质!”说道这里,太弈又神气无比的仰天爆笑起来,笑得那个得意,那个嚣张,可就不用说了。

  双手按在夏颉天灵盖上的多宝道人可没心情听太弈的狂笑,看到夏颉一身伤势痊愈,用手按了一下夏颉的丹田,那颗原本几乎粉碎的金丹也恢复了正常。他站起身来,冷冷的说道:“师尊命我多宝辅助师弟行事,没想今日却让师弟受此重创。。。哼!海人,欺人太甚!”

  大袖一挥,多宝道人双手背在身后,阴沉着一张脸蛋走出了帐幕,身体化为一道灵光,笔直的飞向了亚特兰蒂斯岛的方向。金光道人等一干截教弟子也纷纷飞起追了上去,只有广成子、赤精子、云中子三人相互看了看,同时无奈的摇了摇头。

  玄武扭头看了看急速远去的多宝道人一行,低声嘀咕道:“唔,似乎,有人发火了啊!唉,还是我老龟活得消遥自在,这个心境修为也是天下一等一的,一般不发火!”他大头点了点,挪动了帐篷里,趴在了夏颉身边,四条腿儿一个头一根尾巴往壳里一缩,打起了瞌睡。

  帐篷外传来了刑天大风几个人嘻嘻哈哈的声音,他们冲进帐篷,得知夏颉的伤势已经痊愈的消息后,几个人骑上了自己的坐骑,朝多宝道人远去的身影追了上。截教弟子大战海人,这等热闹,刑天大风他们怎会放过?蛮国大军的营寨内飞起了无数的大巫想要拦截一干人等,但是他们的坐骑都是神兽一级的强悍生物,速度快得惊人,几个眨眼间,就把这些大巫给甩得不见了踪影。

  蛮国营寨内响起了凄厉的嚎叫声,数千名大巫跨上了翼龙,朝刑天大风他们追去。

  多宝道人已经一马当先跑到了亚特兰蒂斯岛上,因为夏颉被击杀――实则上夏颉已经死去,若非广成子、多宝道人连同数百幽巫强行破开虚空进入幽冥抢回他的魂魄,夏颉实则已经是死人了――自觉有负通天道人重托的多宝道人抓狂了。

  圣人也会有火气,何况是多宝道人这群并没有成圣的炼气士?

  脚踏一朵祥云,多宝道人飘浮在海洋神殿的正上方,冷声喝道:“那打杀我夏颉师弟的贼子,给吾滚出来!”

  多宝道人一声怒吼,双手朝下方一按,顿时无数道青蓝色水缸粗的天雷轰然落下,炸得海洋神殿四周的狼人、血族一阵鸡飞狗跳。多宝道人此刻还算是留了余地,并没有下杀手,那一道道天雷轰下,只是将这些狼人、血族炸伤炸晕了数万人,却没有一个人被杀。以多宝道人的修为,如此精妙的控制天雷之力,只是易如反掌的事情。</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