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五十八章拯救人质上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做回老本行的感觉真好。

  指挥一队精锐去执行老本行任务的感觉,超级棒!

  恐怕不管是前生、今世,不管远古,还是未来,怕是再也找不到如今夏颉手下这一支精锐的营救人质的特种队伍。队长夏颉,队员有:隐巫太弈、黎巫旒歆、广成子、赤精子、云中子、多宝道人、金光道人、赵公明、金灵圣母、龟灵圣母、黑云道人、刑天六兄弟、赤椋。队员个个都是多面手,都有着极其全面的近身格斗、远距离狙击、超远距离炮火覆盖的强悍能力。

  这每一个人,都相当于夏颉前生的一个重机枪火力点,相当于一个火炮炮位,相当于一辆重型主战坦克,相当于一艘航空母舰,相当于。。。总之,他们就是一座超大型的军火库,就是这样。带着这样的一伙人去营救区区近千人的人质,实在是,太过瘾了。

  击溃了东夷人的大军,留下足够的人手驻守安邑,夏颉他们押送托尔赶到了履癸王帐中。托尔重申了他们的要求和他们的承诺,正为了蛮国大军蛮不畏死的拦在自己大军前自己白白浪费时日却无尺寸之进的履癸,正在担忧末日堡垒随时可能飞到自己头顶上的履癸,连同一干抱着同样心思的大夏臣公登时狂喜,急忙答应了安道尔和托尔提出的各项条款,发下了誓。

  安道尔他们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救出他们的直系族人,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大夏立刻纠集了一支精悍的小队伍开赴亚特兰蒂斯。在太弈的强力主持下,夏颉成为了这支队伍的队长,所有人选,都由他亲自挑选,故而才有了这么一批强得离谱的队员。

  酬躇满志的夏颉也更换了装束,长发在脑后胡乱的飘舞,身上裹着一件特大号的狼人战士习惯穿戴的黑色紧身皮衣。那薄薄的皮衣紧紧的箍在夏颉的身上,连他皮肤下那一根根拇指粗细的血管都清晰的勾勒了出来。他背后背着一个巨大的弹药箱,每只手都握着一挺类似于前世他最为喜欢的加特林机炮一样的玩意,粗大的枪管在黑夜里隐隐发光,两根柔性弹带从背后的弹药箱一直连到了两挺机炮的进弹口,弹带上那一排青绿色的子弹,隐隐的发出阴寒的幽光。

  武器弹药都是由末日堡垒的军工厂提供,但是经过了云中子、多宝道人、旒歆三人的联手改造。

  弹药箱被云中子在上面布置了几个须弥芥子类的阵法,小小的弹药箱的正常容量不过是两千发子弹,但是如今装填了整整五千万发子弹进去,重量却只有不到五斤,弹药箱本体更是坚固无比,等于夏颉在背后又背了一件盾牌。两挺机炮被多宝道人用他独门的炼制法宝的手法狠狠的加工了一把,机炮更轻,更灵活,散热性能更好,射速达到了恐怖的每秒钟一万发!射程和穿透力更是增加了百倍以上,已经从普通的兵器变成了实打实的杀戮工具!尤其机炮的炮身被多宝道人融了几块儿先天鸿蒙中出产的五金灵气进去,机炮的重量有如一座大山,更是近身格斗拿来砸人脑袋的好玩意!

  而最厉害最凶险的改造,就在那五千万发子弹上。旒歆在子弹上加持了破甲、碎灵、超强腐蚀等三个非常实用的巫咒。最后她还嫌威力不够,又在弹头上厚厚的淬了一层不知名的巫毒。虽然不知道那巫毒具体有什么用,但是看看太弈都变得青白一片的面孔,可想而知不是什么有益身心健康的绿色环保用品,这两挺机炮的威力,也就不用说什么了。

  最后是乌云道人锦上添花,在机炮上随手布置了几个法阵,一股柔和阴寒的水性灵力顿时翻滚着裹住了这两挺机炮。发射时那沉闷的枪声没有了,子弹上更是带上了极重的寒气。夏颉拿太弈试枪,被子弹击中的太弈身上都冒出了点点薄冰,行动速度一下就慢了下来。可想而知那些远远不如太弈的人,被这子弹打中后,如果身体没有被撕碎,他们也会被冻成冰块。

  这是两柄凶器,纯粹的凶器。是亚特兰蒂斯超越时代的高科技和大夏高深的巫术文明以及炼气士玄奥的道法三者联手的结晶。这样的两柄凶器,若非是夏颉致意要使用这玩意,怕是永远不可能面世。而这两门机炮,怕是也会成为绝响。

  “这可是好宝贝啊!”夏颉亲昵的用机炮的炮身摩擦了一下白的脑袋。手里拎着似曾相识的武器,夏颉有一种前世和今生融合在一起的古怪错觉,时空变幻,可是轨迹,似乎又重合在了一起。当年有很多次,自己也是扛着这样的两挺机炮,和一干同伴去执行相似的任务。。。

  “呼!”重重的喘息了一声,用力的跺了跺脚下的这艘小型快艇,夏颉扭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海岸线。

  一道道强横的大巫神识正在天空扫过,任何一点儿巫力波动,都不可能瞒过这些大巫的注意。只是,严防大夏派出军队突袭亚特兰蒂斯的蛮国大巫们没有想到,高高在上的大夏国的大巫,会偷偷摸摸的好似做贼一般派出一只不到二十人的小队,偷过了他们的防线,在海面上使用亚特兰蒂斯的快艇前进。

  这么多天来,蛮国军队故意给亚特兰蒂斯岛上的海人制造麻烦,一切的辎重都从岛上运来不提,他们根本不出手利用巫术降低运输的强度。故而这一段时间里,一艘艘轮船和快艇就在港口和亚特兰蒂斯岛之见来回穿梭,亚特兰蒂斯岛好容易才满足了蛮国这些大肚汉的饮食需求。

  像夏颉他们乘坐的,不到三十尺长的一艘小型快艇,在如今的海面上也不知道有多少艘,蛮国大巫们的神识扫过快艇,怎么也没想到,一伙穷凶极恶,实力站在当今世界顶端的人,居然不顾身份的,利用海人的快艇偷偷溜向了亚特兰蒂斯。

  赤椋将穿了三层用极品暴龙皮制造的巫甲,两臂手肘上还绑了两块盾牌,沉重的铠甲压得他几乎无法喘息的托尔从船舱里拉了出来,指着他低声骂道:“你缩在里面干什么?你不给我们指路,我们怎去你们岛上?”

  托尔趴在快艇的甲板上,愤怒的昂着脑袋看着赤椋,低声咒骂道:“你这个野蛮的家伙,难道你以为我是你们么?皮粗肉厚,连大口径的火炮都轰不死你们的怪物?我当然要躲在船舱里,否则到了岛上,谁给你们指路?”

  他用力了指了一下驾驶舱的位置,骂道:“难道你没有发现,我已经设定了自动驾驶程序么?船会自动回到亚特兰蒂斯的!”

  托尔以一个标准的战术匍匐动作爬回了船舱,他低声骂道:“很可能有巡逻的船队碰上我们,我可不想在甲板上挨炮弹!”

  旒歆坐在船头的护栏上,歪着脑袋看着托尔扭动着屁股爬回了船舱,低声骂道:“胆小鬼,这么怕死做什么?唔,夏颉,什么是自动驾驶程序?这船,也能自己找到路去他们的岛上么?”

  唔,自动驾驶程序么?似乎,自己前世不是读的这个专业罢?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解释起来很是复杂的。夏颉眨巴了一下眼睛,鬼扯道:“也许,就和我们的巫器一样,会自动回到主人的手中罢?唔,这托尔虽然怕死,却也是一个真正的真小人,很可爱嘛!”

  刑天大风不屑的往海里吐了一口吐沫,他双手抱在胸前,恶狠狠的说道:“真小人也好,假小人也罢,这两个家伙能够出卖他们海人的末日堡垒,就是好事情。唔,大王同意了他们的条件,这末日堡垒已经等于是我们掌心之物了。”

  太弈一木杖敲得刑天大风眼前金星乱闪,太弈嘀咕着说道:“错了,这末日堡垒,是老子的掌心之物,可不是你们的!”

  太弈神气活现的抖了抖身上那脏兮兮的破麻衣,嘻笑道:“老子要把隐巫殿放进他们的末日堡垒去!哈哈哈哈,到了那时,老子的隐巫殿才算是真正的‘隐于无形之中’。嘿嘿,老子高高在上,什么狗屁天巫殿、地巫殿的,都在地面上抬头看老子的屁股!”

  旒歆的脸变得青绿一片,愤怒的幽光在她眸子深处闪动,几缕黑紫色的烟雾慢慢的从她指缝间蒸腾起来。(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太弈脖子一缩,急忙说道:“唔,旒歆小丫头,事情好商量嘛!要不你的黎巫殿也搬去那大家伙上面?让地面这帮子老家伙抬头看我们的屁股?”话音刚落,太弈突然发现自己又说错了话,大叫一声,往海里就跳。

  旒歆脸色一黑,挥手就是一团黑色烟雾喷向了太弈。‘嗤嗤’声中,大片的海水变得漆黑粘稠,快艇上突然响起了细微的警报声。托尔手忙脚乱的从船舱里爬了出来,趴在甲板上愤怒的抱怨道:“安道尔给了我一艘从垃圾处理场弄来的快艇么?怎么警报说船舱开始漏水了?哦,神啊,这海水怎么了?”

  托尔下意识的从腰间拔出一支短枪丢进了船边黑漆漆的海水中,之见青烟一缕,那短枪被瞬间腐蚀干净。

  旒歆赧然的扭过了头去,轻轻的,温柔的在夏颉的腰间扭了一记。夏颉腰间那块儿软肉被拧得‘吱吱’作响,夏颉倒抽了一口冷气,低声叫道:“托尔,加快前进的速度,赶快赶去亚特兰蒂斯。这船,怕是要沉了。”夏颉心里一阵的破口大骂,都是太弈这老家伙招惹出来的是非,船要是沉了,叫他们游过这一大片海水不成?一旦施展巫法飞起,那是肯定会被蛮国的大巫们发现的!

  灰头灰脸的太弈从另外一边船舷爬了上来,浑身湿淋淋的他,身上原本就破烂不堪的麻衣被腐蚀得衣不蔽体,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他歪着脑袋也不看旒歆,只是盘膝坐在甲板上低声嘀咕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说‘女人的屁股看不得’、‘老子的屁股不能摸’之类的屁话。一滴滴黑色的海水顺着他的身体滴在了甲板上,一道道青烟冒起,甲板上很快腐蚀出了大片的窟窿,看得一旁广成子等人为之咋舌――旒歆随手一挥,这放出的腐蚀性巫毒也太厉害了点。

  这艘刚刚从末日堡垒生产线上出厂的崭新的快艇挣扎着朝前狂奔,艰难的行驶到了亚特兰蒂斯岛一处荒僻的海滩前。在距离海滩还有不到百丈的距离时,这艘快艇终于沉下了海底,完成了它的光荣使命。夏颉他们只能奋力跳到了海滩上,夏颉立刻朝前突进了百多丈,探头朝四周瞭望了片刻,伸手示意赤椋带着托尔上前,让托尔领着他们前进。

  一行拖泥带水的人在海滩上留下了湿漉漉的脚印,一个比一个狼狈的朝前行进。可怜那艘快艇在距离海滩还有十几里的地方就被水淹没了大半,夏颉他们最后是蜷缩在瞭望台上才挣扎着到了海边,不敢使用巫力或者真元逼开海水的一干人,下半身都被海水泡得湿透,狼狈无比。除了向来脏兮兮的太弈一副的满不在乎,其他众人都是阴沉着脸蛋,那气氛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作为突前的尖兵,夏颉举着两挺机炮在前方急行,白蹲在他的头顶上,玄武缩成了拳头大小趴在了他的肩头懒散的打着呵欠。夏颉的两挺机炮不断的闪出丈许长的火舌,无声无息喷射出死亡的烈焰,将沿途的那些哨塔、巡逻的杀戮者机器人全部扫成了碎片。

  有托尔这个‘海奸’带路,他们走的是一条很僻静的道路,一路行了大半个时辰,很顺利的到达了亚特兰蒂斯郊外的一处戒备森严的贵族庄园。距离这处庄园还有七八里地,就有大队的皮毛漆黑的狼人战士往来巡逻,再往里面去,则是一队队的杀戮者机器人看住了所有的进出孔道。庄园的上方有一层乌云笼罩,乌云中隐约可见无数的鬼神虚影以及各种怪兽的形象闪动,明显是一个厉害的巫术阵法。

  夏颉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两挺机炮,下意识的骂道:“操,这里的防御也是国际合作出品的?”

  出于前世的本能,夏颉蹲在地上,摊开了安道尔他们提供的地图,正准备分派一下个人的任务,分出突进的尖兵队伍、火力掩护队伍、清道夫队伍,明确个人的分工和任务等等杂项呢,旒歆却抢先动手了。

  庄园外的树林突然活了,无数的树藤自树干上冒了出来,这些海碗口粗细、上面长了无数尖锐的中空尖刺的树藤好似一条条巨蟒在林间穿梭,将大队大队的狼人巡逻兵死死的捆成了一个茧子。树藤抽搐着,用一个可怖的速度抽取着这些狼人战士的鲜血,只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外围的狼人巡逻队被屠杀一空,所有狼人都变成了一具具干尸,悬挂在那些树藤上。

  随后出手的是玄武,他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大片大片的杀戮者机器人就化为铁饼瘫痪在地。每一具杀戮者机器人都在那一瞬间受到了上万倍的重力影响,他们的自重突然加大了一万倍,暴涨的重量将他们的自身结构压垮,变成了一堆废铁。

  太弈则是手上原始巫杖一点,一道灰色雾气直冲庄园上空的巫阵,那一片片乌云好似阳光下的薄冰,瞬间消融,数百名蛮国的巫挣扎着从庄园内飞起,刚要朝四周逃遁,突然身躯都一一膨胀,膨胀到好似一颗颗皮球一般形状,随后炸成了一团团血水喷洒下来。

  正准备重温特种小队指挥官得那种美妙感觉的夏颉好似傻瓜一样蹲在地上,呆呆的看了看旒歆,看了看玄武,看了看太弈,随后,他站起身来,将地上一脚踏成了粉碎,阴沉着脸蛋冲进了庄园里。他手上两挺多管机炮急速旋转着,正要本能的叫一声‘缴枪不杀’,刑天大风六兄弟连同一个赤椋已经兴致勃勃的冲进了庄园,将庄园内百多名武装仆役轻而易举的砸成了粉碎。

  手指一松,夏颉无语向天,他低声嘀咕道:“这里是大夏,这里是大夏!他妈的,这群人不是特勤局的特工,他们不是特工!操!一点气氛都没有,一点气氛都没有啊!早知道是这种情形,我带他们出来干什么?”

  安道尔、托尔两人的直系族人,就关押在这个庄园内,两个家族直系、旁支的族人加起来足足有三千人上下,三千人,就好似罐头一样被关押在这个小小的庄园中。托尔热泪盈眶的冲向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正要上演一出激情的父子、母子重逢的好戏呢,多宝道人手一挥,一个白布褡裢飞起来,一道狂飙卷起,将三千多人收进了白布褡裢,随手塞回了袖子里。

  “好,很好,很强大!”夏颉悲愤欲绝的瞪了多宝道人一眼。很好,非常好。以往营救人质最麻烦、最危险的就是掩护人质撤退的过程,往往要牺牲不少人才能将人质安全撤出。可是,有了这么一批强悍的人物存在,这个最危险的环节,也没有了一点儿刺激。夏颉真的是要抓狂了,他愤怒啊,真正的愤怒了。

  他恨不得就举着两挺机炮冲到亚特兰蒂斯的市中心去,用这加强了威力的机炮,将那五千万发加强了的子弹扫个干干净净。没有成就感啊,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但是,最终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垂头丧气的告诫自己:“算了,夏侯,你是特工,你他妈的不是恐怖分子!”

  托尔看到自己和安道尔的族人都被安全的救出,他的脸色一下就好看了许多。他很雍荣华贵的走到了旒歆面前,微笑着朝旒歆眨了眨眼睛,优雅的鞠躬一礼,轻声笑道:“尊贵的小姐,现在,我们的交易完成了一大半。只要你们的大王给我们的许诺完成,我们末日堡垒,将会配合。。。”

  旒歆瞪了托尔一眼,青光闪烁,已经到了夏颉身边。太弈笑吟吟的掠身到了托尔面前,带着刺鼻的怪味的大手在托尔白净的脸蛋上揉捏了一阵,太弈乐呵呵的笑道:“小娃娃,你弄错了一件事情。不是你们配合我们,而是我们接管末日堡垒。嘿嘿,你没说错话罢?”

  托尔眯起了眼睛,他强忍着鼻前的怪味,低沉的说道:“那么,太弈先生,请您将我们的族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您要知道。。。”

  用力的拍打了一下托尔的肩膀,太弈笑道:“安全,还有什么地方比我们安邑城更加安全的地方?放心,你们的族人,我们一定会。。。”

  太弈的话还没说完,托尔手腕上的通讯器里突然射出一道蓝光,穿着那套特制的单兵铠甲的安道尔笑容可掬的在蓝光中浮现出来。他朝太弈点了点头,笑道:“当然,我们完全按照双方的誓来做。只要大夏许诺战后不屠杀、不虐待我们亚特兰蒂斯的公民,只要大夏保证我们两个家族的权势和地位以及我们的封地,末日堡垒我们将拱手转交给大夏!”

  太弈笑吟吟的连连点头,他用看倒插门女婿的眼光深情的看着光幕中的安道尔,乐道:“你们两个娃娃见风使舵、心狠手辣的,倒也是一对人物。不如这样,你们认老子做干爷爷,我太弈保着你们,谁敢对你们不敬哪?放心罢,昨天我们大王已经当着天下臣公发了誓,那就绝对不会再有差错的。嘿!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把那大家伙移交给我们啊?”

  太弈眯着眼睛,笑得很欢快。夏颉身边的旒歆一对青亮亮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般,笑得很是开心。广成子他们的面色纹丝不动,只是眸子深处隐约有些许的担忧――若是大夏真的得到了末日堡垒,岂不是巫族的势力益发的稳固了么?

  光幕中,安道尔的俊脸轻轻的抽了抽,他低下头,很无奈的说道:“当然,原本现在就可以将末日堡垒移交给贵国。但是,还请您带人去海洋神殿救出一些人来。那是对我们家族有着极其重要意义的人,您。。。”

  “海洋神殿?”太弈的面色变了变。

  “当然,如果您觉得这样做太危险,那么,既然您已经救出了我们的家人,我们乐意信守承诺。”安道尔端起一杯酒,轻轻的晃了晃酒杯。他淡淡的说道:“虽然,没有了他们,对我们家族是一个极大的损失,但是,我又怎能太过于劳动您,甚至让您陷入险境呢?”

  太弈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冷哼道:“娃娃,我太弈会怕危险么?你们海人的海洋神殿,如今还有谁能胜过本尊?夏颉,开路!”

  这支强悍的特种小队立刻按照安道尔提供的路线图,攻向了亚特兰蒂斯市中心的海洋神殿。太弈、旒歆、广成子、多宝道人他们,根本不把危险放在心上,他们是站在这个世界力量巅峰的人啊。刑天兄弟几个还有赤椋,此刻早就被大把大把的军功迷昏了脑筋,一路上都在叽叽咕咕的计算着自己的军功足够他们得到多高的爵位之类的事情,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只有夏颉的脑筋还稍微清醒点,但是,还能有什么危险呢?安道尔和托尔的亲族都在自己的手上,多宝道人心神一动,白布褡裢中的三千多人就得化为飞灰,安道尔他们会这么傻乎乎的计算自己么?

  就算海洋神殿有埋伏,可是自己身后的这批人,除了行天六兄弟和赤椋稍微弱一点,其他的人,可个个都是顶儿尖儿的高手啊!就怕是蛮国倾国之力前来,也不可能围杀了这批人。想到这里,夏颉顿时心中大定!

  更何况,广成子、多宝道人他们背后是谁啊?一想到那几个开天地以来就留存在人间的存在,夏颉的那颗心啊,就更加的安稳了。

  兴致勃勃的操起两挺机炮,夏颉领着一干人朝亚特兰蒂斯市中心急行。刚刚跑出十几里地,前方灯火通明,无数的海人军队和蛮国武士朝这边涌了过来,想必庄园中那么多的人被杀死,已经惊动了如今的海人指挥高层。</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