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五十六章可怜东夷上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抓鰕峡前,刑天十三咆哮如虎的孤身一人冲进了东夷人奔腾而来的大军中。

  并且,让夏颉手头的狼牙棒都失手落地的是――刑天十三一人,拦住了东夷人无边无际的大军!

  他手上那面兽面盾爆出层层黑色光雾,一层层盾牌形黑色光雾铺天盖地的朝四周扩散开去,最终凝聚成四十九面巨大的光盾护住了刑天十三周身。无数道箭光呼啸而来,在那四十九面光盾上撞成粉碎,满天光雨纷纷洒下,四散的巫力余波震得大地一片颤抖,偌大的山脉天崩地裂、土崩瓦解,一座座高耸的大山纷纷自下而上的崩溃,满天飞舞着巨大的石块。

  烟土弥漫,灰尘满天,一轮枯黄色的太阳当头高照,四溢的杀气惊骇得方圆数万里的生灵齐齐悲鸣,不管是人还是各种牲畜,都惊恐的朝远离抓鰕峡的方向逃遁。渐渐的,那烟尘和杀气杂合一处,变成一根极粗的烟柱直冲天空,渐渐的,那太阳益发的晦暗,天地间一片昏黑。

  刑天十三大声欢呼邀斗,以那黑盾护住了自身周全,他右手挥出一柄鬼面牛角巨斧,斧面上雕刻了没有了头颅的刑天魔神独战十万天兵的花纹,用尽全力朝那密密麻麻的东夷箭手劈砍下去。每一击,天地间都传来一声可怕的破风声,所有人眼前都有一道极刺目的黑光划过,一蓬蓬的血水被斧劲激荡成半月形远远的喷散,四溢的余波,震杀了无数地面上的东夷箭手,不知多少人被斧劲震成肉泥。

  “老子刑天十三!大夏立国以来,杀力排名十三!”

  “老子刑天十三!当今之世,老子杀力天下第一,老子杀意天下第一,老子杀死的人数天下第一,老子操翻过的娘们数天下第一!”

  “老子刑天十三!样样都是天下第一!哈哈哈哈,叫你们的女人洗干净了屁股等着老子!因为你们今日都得死,你们死了,你们的女人都一个个的脱光了等着大爷我去操罢!哈哈哈哈哈!”疯狂近乎颠狂的叫声,响彻天地,刑天十三一斧挥出,三名头插九支金羽的东夷箭手顿成六段。

  斧光,斧光,斧光。一道道斧光开天辟地般在天空横扫而去,那是一道道长有近百里,锋芒无可抵挡的黑色斧光。充满了杀机和杀意,力能分开大海大洋,猛烈能摧毁天空星辰的斧光。刑天十三周身血脉奔涌,体内巫力毫无保留的发散开来,金红色的巫力在他身上飞舞,在他身上沸腾,渐渐的在他身后凝聚成了一尊高有三百丈,没有头颅,以两乳为眼、以肚脐为嘴的魔神虚像。

  那魔神奋起双臂,自腹中发出一声恐怖的怒吼,一圈黑红色的气浪‘咚咚咚咚’的朝四周横扫而去,百里之内所有八羽以下的箭手尽成齑粉,所有八羽箭手都七窍喷血而退,所有九羽箭手口吐鲜血,眼里神光都不由得一暗。那一圈黑红色的气浪不分敌我的猛扑而来,狠狠的撞在了夏颉他们所在的城墙上,夏颉等人一声闷哼,同时倒飞开,第一道城墙顿时瓦解。

  天昏地暗、大地迸裂,方圆千里内的河流湖泊都见了底,天空一团团不详的乌云汇聚而来,刑天十三的疯狂杀意,居然引发了天地异变。乌云中响起了巨大的雷霆声,一道道血红色的闪电连绵不绝的自一层层乌云的边缘闪过,从天空的这一头闪到了那一头去,震得人心肝肺子都在颤抖的巨大声响,一层层绵绵密密的荡了过去。和刑天十三背后的魔神虚像发出的吼声相呼应,不知道震杀了多少东夷人!

  一道斧光闪过,苍身前三十八名八羽以上的箭手整整齐齐的自中分成了七十六片,苍吓得魂飞天外,急忙纵起一道箭光朝后方急退。他疯狂的吼道:“咱们也不用争啦!先杀了这魔神再说!否则,今日我们都得死在这里!苍天啊,这老不死的手上提着的是刑天盾啊!”

  ‘呼’,一道黑色斧光自后追杀而来,苍身边的数千护卫根本来不及替他挡下这一斧,苍斗大的头颅在血光中冲天飞起,一缕魂魄被那斧光中蕴含的金性巫力搅成粉碎,肉身突然凌空炸开,魂飞魄散而亡!刑天十三满头血红色的长发飞舞,身上燃起了血红色的烈焰,一对眸子中只见猖狂狰狞的血光射出数十丈远,有如一头疯魔,直朝这边杀了过来。

  苍的数千护卫同时哀嚎一声,亡命般扑向了刑天十三。他们甚至忘记了要开弓放箭,而是选择了拔出佩刀和刑天十三来肉搏拼命。可怜这数千护卫被那四十九面黑色光盾卷了进去,高有百丈的巨大光盾一阵疯狂的旋转绞杀,一阵阵凄惨的嚎叫后,只有无数的肉末碎片喷洒而下。

  “寂寞啊!尔等东夷,何人可堪大爷我全力一击?”

  刑天十三将苍的数千护卫诛杀殆尽,战斧和盾牌狠狠的碰击了一下,昂然悬浮在数里高的虚空,傲然屹立在数百万东夷人骑着翼龙的神箭手大阵之前,一人的杀意,却盖过了数百万人散发出的杀机。刑天十三笑了,笑得如此的猖狂,笑得如此的邪恶,笑得如此的杀气冲天。他身上的杀意已经凝聚成实质般血红色的雾气,‘汩汩汩汩’的自他周身的毛孔蒸腾开来,渐渐的弥漫了半个天空。

  天空,高处是闪烁着血色电光的乌云,紧挨着乌云的,是刑天十三散发出的血色雾气。一黑一红,这两种颜色主宰了天地。渐渐的,乌云开始旋转,血色的雾气也开始旋转,两者渐渐的汇聚在一起,天空中多了一个直径数千里巨大无比的黑红色的漩涡,好似通向九幽地府的门户,正对着下方无数的东夷军队虎视眈眈。

  刑天大风突然喘息了一声,他和夏颉一样,都刚刚将自己的身躯从第二道城墙中挣扎出来。刑天十三身后魔像一身怒吼,第一道城墙上的大巫纷纷吐血后退,那黑色的冲击气浪将他们都砸得深深没入了后面的城墙中,可怜不少身体孱弱的巫士浑身骨头都断了大半,却是伤损在刑天十三手中的。刑天大风刚刚爬出自己撞击出的那个大窟窿,就吐了一口血水,指着远处的刑天十三疯狂的笑起来:“十三爷爷来了,哈哈哈,家主肯定派了人来。否则,怎会让十三爷爷带着老祖宗的那一面战盾来?”

  刑天战盾啊,当年天地间有名的魔神依仗着它和十万天兵对抗的无上巫宝。十万天兵都无法攻破的绝对防御,何况是这些东夷箭手?(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在那一刹那,夏颉想起了《封神演义》中的描述,想起了‘唯武器论’这个论调。他再一次的提醒自己,这是一个神话的年代,这是一个有着天神和无数神话的年代。一个人手持逆天级的巫器或者法宝,他就拥有了逆天的实力!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呢?

  近百万道箭光突然从东夷人的战阵中喷射而出,这些箭光离开刑天十三还有数十里远,就渐渐的汇聚成了一道七彩光束。这一道七彩光束粗只有拳头粗细,却无比的亮,无比的快。夏颉他们因为那亮光刺眼刚刚眯上了眼睛,那一道箭光已经到了刑天十三面前!

  刑天十三很有点小人得志的仰天长笑了三声,手上盾牌一挥,三道巨大的黑色光盾稳稳的拦在了那一道箭光之前。一声巨响,无数层七彩光气朝四周杂乱的迸射,光箭在第一层光盾上就化为粉碎,散失出的锋芒锐气,将地上那些一羽、二羽、三羽的箭手以十万计的杀死。一片片的尸体‘哗啦啦’好似潮水一样朝四周飞散,满天都是残肢断臂和血水,大地已经变成了绛红色。

  “孩儿们!出来啦!”刑天十三张狂的一笑,他突然冲下了地面,他根本不和天空那些骑着翼龙、大鹏、大雕的高级箭手硬碰,而是很无耻的冲进了地面上那些低级的箭手手中,手上战斧挥出了一层层密密麻麻的黑色斧光,开始了血腥的屠杀!

  一名绝对达到了九鼎巅峰,甚至有可能已经突破了九鼎的限制初步进窥天神之道的,修炼的又是最适合杀戮征战的‘刑天战诀’的大巫,对于低级的巫武、巫士所能造成的杀伤,就好似一头闯进了羊栏的飞龙,随意的弹动手指,都有大批的‘羔羊’被宰杀。

  刑天十三一斧挥出,东夷人密集的营地就有数里宽阔的一大片突然变成一片血色,无数的尸体和血浆四处喷洒,那一片营地顿时化为地狱。

  一斧,就能击杀数万低级的箭手。而刑天十三在那一霎那间,挥出了近百斧!

  天地一片血茫茫,天空的乌云突然一震,平地里升起了巨大的羊角旋风,无数的血水被抽上了天空,数百道巨大的闪电撕裂了天空,大雨倾盆而下。这雨水,是猩红的,充满了血腥味的。天地一色,都是那人血的颜色。

  “大巫一怒,伏尸万里。。。十三爷爷很久没有这样大开杀戒了。”刑天玄蛭有点惊骇的说道:“自从百年前他一人屠光了胡羯十三个部落,差点引起胡羯和我大夏的全面战火后,家主就很少让十三爷爷孤身出动了。这一次。。。”

  刑天大风则是皱眉道:“十三爷爷招呼孩儿们上,他是在叫我们么?嘿,当我这么傻?就我们这点实力跑出去,还不是给东夷人的九羽箭手射虫子一样的射杀?谁乐意去谁去罢!”他双手环抱在胸前,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架势来。

  但是,沉重的战鼓声震颤了天地,一道铁血洪流自抓鰕峡的上空猛扑向了东夷大军。

  人数不多,大概只有三千人不到。每个人都包裹在厚重的血红色铠甲中,左手持盾,右手紧握巨大的双刃战斧。那是何等狰狞的战甲啊?头盔、两肩、手肘、拳背、腰间、膝盖、脚后跟、脚尖,都探出了一根根长长短短的锋利尖锥,闪烁着青黑色巫咒寒光的尖锥,杀伤力无法估算的尖锥。这些人每一个人的块头都不比夏颉来得稍小,身上的巫力波动,更是惊涛骇浪一般,虽然是从夏颉他们头上飞跃过去,却依然震得所有实力不及八鼎巅峰水准的巫口喷鲜血。

  霸道,充满侵略性和杀气的巫力波动。这是一支纯粹为了杀戮而组建的队伍,每一个人身上的杀意和杀机,都快能赶上刑天十三身上散发出的杀机的三成!这是一支杀人如麻的屠夫军队!

  “刑天血卫~~~”刑天磐尖着嗓子嚎叫了一声:“这是我们刑天家镇家的秘卫!家主将他们都出动了么?”

  刑天大风、刑天玄蛭感动得一塌糊涂,涕泪交集啊!刑天十三亲自出马,刑天血卫居然出动了三千人之多,就是为了来救援他们这些小辈么?可见,他们在刑天厄心目中的分量!这,不能不让他们感动啊!

  夏颉古怪的看了他们一眼,抬头看向那三千名迎向了空中无数东夷人箭手的刑天血卫,突然低声的咕哝了一句:“我操,这不是欧洲重甲骑兵欺负日本的那些破烂足轻么?纯粹用装备欺负人嘛!”

  东夷人的箭手,浑身上下最好的装备就是一身皮甲,很少有人的皮甲能够得到巫咒的加持。他们所有的功夫,都放在了他们的弓箭上。他们一辈子所能积攒起来的财物,也仅仅能够打造一柄不错的巫器长弓而已。很多东夷人的箭手,那长弓都是历代相传的祖传之物。因为他们东夷人的大草原虽然广袤无涯,但是各种矿产实在太稀少,根本不足以让他们大规模的装备巫器。

  而这群武装到牙齿的刑天血卫,只见那一道道箭光靠近他们身躯后,他们的铠甲冒出的无数层耀目的光华罢,那都是极品巫器级别的货色。七羽以下箭手射出的长箭,根本对他们的铠甲造成不了任何威胁。八羽箭手射出的长箭,才能在他们的铠甲上划出一道道的痕迹,却也即刻被铠甲上加持的巫咒修补复原。九羽箭手射出的箭光,才能逼得这些刑天血卫抬起手上的盾牌,输入巫力幻化光盾去抵挡。

  无数道箭光呼啸而来,却在这一身铜墙铁壁般防御极强的刑天血卫身上撞成粉碎。这些血卫狞笑着,挥动着巨大的战斧,劈下了一个个的头颅。满天都是人头乱飞,天上坠下了无数残缺的尸体,三千刑天血卫一字儿在抓鰕峡前排开,死死的拦住了数百万东夷箭手的箭光攒射。

  玄武很奸诈的笑了几声,他吐出了嘴里的几个果核,张口就是一道黄光朝那些刑天血卫冲去。

  三千刑天血卫只觉得身体一沉,却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力量变大了起码十倍。他们身后,都有一道龟甲样的光甲隐约闪烁,泛出了美丽的黄色光芒。这些经验丰富的血卫哪里还不明白,有实力相当惊人的巫给他们加持了土属性强力巫咒!五行相生,土生金,在这一道浩大的土属性力量没有耗尽之前,他们自身的金属性巫力几乎是绵绵不绝的,尽可以随意的战斗!

  三千具杀人机器同时咆哮一声,背后也浮现出了大小不一的刑天魔神的虚像,带起三千道金色光华,冲进了东夷人无边无际的大营中。东夷人顿时阵脚大乱!

  夏颉‘哈哈’大笑了几声,拍了一下玄武的大脑袋,大声笑道:“给我们也加上那乌龟壳,我们出去冲杀一阵!”

  玄武愤怒的瞪了夏颉一眼,怒道:“什么乌龟壳?这是玄武本命玄盾!”他大嘴一张,夏颉、刑天大风等人背后都多出了一面闪光的大龟甲。玄武点点头,第一个跳下了城墙,身躯化为数十丈方圆的一只大龟,扛着一干背后同样是龟甲闪亮的人冲向了东夷人的军阵。

  这一干近乎作弊的人刚刚冲出了不到一里远,后面就传来了水元子的尖叫声:“夏颉兄弟,你赶紧回来罢!我抓到奸细了,我抓到奸细了!能给我升官么?”水元子在城头上手舞足蹈的乱叫,身后浮动着一块透明的蓝色冰块,满面惊骇的托尔被扒了个精光,好似琥珀中的苍蝇般封在了那冰块中!</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