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五十三章极度无耻下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那些神殿的祭祀一个个气极败坏的胡乱的咒骂了几句,却被近万名相互间小心提防的箭手强行簇拥着回到了营地里,天下顿时清静。

  羿王令,后羿号令东夷各族的令苻,东夷王权的象征。

  射日弓,后羿射落九日、射杀天地间无数强横存在的神器,东夷力量的象征。

  东夷人力量至上,有力者就能占据高位。相比起来,象征力量的射日弓,定然比象征王权的羿王令更受青睐。这些神殿祭祀替东夷人暂时保管羿王令,想要制止东夷人的内耗,出发点很好,但是,射日弓又回到了夏颉手中,他们想要催促东夷人快快进军的主意,却就落空了。

  城池外的这些东夷战士的打算却也实在。攻陷安邑城,覆灭了大夏,却又有什么好处?射日弓,却是眼前实实在在的大好处!和海人勾结在一起,趁着大夏兵力全部集结去了西边的机会攻打大夏,这是那些大部落的长老等人和撒拿旦?奥古斯都的幕后交易,这些东夷战士可不会理睬这些所谓的天下大计。

  尤其,当领军的人物是得到了各个大部族支持的,上任后羿的十几个儿孙的时候,想要劝服这些东夷人的汉子抛下射日弓去攻打安邑城,就变成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情了。

  大概三十万东夷箭手在距离城墙还有二十几里的地方停了下来。十八名有资格继承后羿的名号,同时得到了大部族支持的后羿子孙亲卫的簇拥下又向前行进了十几里,这才一字儿排开,止住了脚步。

  其中一名年龄最大的男子大声喝道:“吾乃东夷上任后羿第三子苍,把射日弓交给我,我饶过你们的性命。”后面那些箭手中立刻有人大声欢呼,同时高呼苍的名字。更有人拨动弓弦,将一道道箭气射向了天空,用武力威吓夏颉他们。

  苍身边的一名男子立刻策骑上前了几步,他大声叫道:“我是鸣!上任后羿的第九子鸣!我身后有三十七个东夷大部族的支持!你若将射日弓交给我,才能保下你们的性命。否则,就算他们答允放过你等,我也一定要屠尽尔等!”

  苍的脸色一黑,正要破口大骂,又有一骑抢了出来:“夏颉,我也久闻你的大名,你是夏人中一条响当当的好汉。我是飞狄,上任后羿第五子飞狄。我的母亲是除了后羿族外东夷最大部落族长的女儿!你把射日弓交给我,我成为后羿后,我和你结拜成兄弟!”

  飞狄开了一个好头,十八名前任后羿的子孙七嘴八舌的叫嚷起来,纷纷给夏颉许诺各种好处,答允只要夏颉将射日弓交给他们,就让夏颉一生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坐享高位云云。

  “真奇怪,他们为什么都要收买你呢?”水元子蹲在夏颉身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条烤猪尾巴慢条斯理的啃食着。他一边有点儿担心的朝自己布置‘先天水界大阵’的山头瞥了几眼,但是注意力立刻放在了夏颉的身上。“没道理呀!他们下面这么多人,一个人吐一口吐沫都能淹死这里的所有人,哦,当然,我水元子是不怕水的。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浪费力气在下面喷口水,也不愿意攻城强夺射日弓呢?”

  夏颉摇摇头,只是笑。刑天玄蛭则是单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些人哪里愿意攻城?嘿,一个个心怀鬼胎,唯恐自己吃亏,唯恐他人占了便宜。唔,刚才就连他们勉强选出来的后羿都被他们群起而攻之,打成了稀烂,他们谁又敢主动攻城夺取射日弓?”

  刑天鳌龙也是一副心有所得的样子,他笑道:“但是,如果是夏颉兄弟被他们许诺的好处打动了,将射日弓送给了他们中的某个人。。。以他们麾下兵马的实力,加上我们这里的大巫,也足够保住他的性命,让他平平安安的继承后羿的宝座了。”

  “好算计!”刑天大风不屑的吐了一口浓痰,他嘀咕道:“原来不仅是看上了射日弓,还看上了我们这批人马?操!夏颉兄弟,你看?”

  夏颉眉头一挑,他冷笑道:“斗箭!自然是斗箭!不能让他们攻城,却也不能让他们被那些海人说动,分兵绕过去攻打安邑。我只能和他们斗箭!”跺了跺脚,夏颉吐了一口吐沫在掌心,用力的搓了搓巴掌,握紧了射日弓,从城头上跳了下来。

  下面正吵得不可开交,正在给夏颉翻着番的许诺好处的苍、鸣、飞狄等人同时闭上了嘴。他们目光闪烁的看着夏颉,看着夏颉懒洋洋的扛着射日弓朝他们走前了几里地。飞狄最是按捺不住,他急忙策骑朝夏颉迎来,嘴里大声叫道:“夏颉兄弟,若是你把射日弓给我,我们就是真正的亲兄弟啦!”他双眸放光,隔着好几里地呢,就向射日弓伸出了手。

  飞狄身后的百多名亲卫急忙涌了上来,这些亲卫却也古怪,面对抓鰕峡口的敌人,他们不看向敌人的方向,反而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后面自己主子的那一干亲属身上。后面苍、鸣等人的亲卫正偷偷的拉开了弓,看到飞狄的属下如今的谨慎,他们又放下了弓箭。

  夏颉却是远远的就大吼道:“慢!”

  夏颉声音有如雷霆,吓得飞狄停在了原地。夏颉大声叫道:“你们忘记我派信使给你们送去的信笺么?想要拿到射日弓,就斗箭胜过我罢!”

  夏颉怒声骂道:“你们还有脸面要我把射日弓交给你们?妈的,是谁射杀了老子派出去的斥候?还差点没射死了老子的副官赤椋兄弟?”

  十八名后羿继承人异口同声的狂呼道:“都是那死鬼,那强占后羿宝座的死鬼!和我们有甚关系?”

  夏颉一跺脚,他怒道:“杀死我斥候的事情。。。既然主谋已死,我也不好埋怨你们。只是,想要拿走射日弓,就和我比划箭技!谁能胜过我,射日弓就是谁的!”他猛的一抖手臂,已经被他用通天道人传授的秘法祭炼过,被他寄托了一缕元神的射日弓顿时发出绵绵不绝的长鸣。随着这鸣声,一道道锋利的气劲急速的朝四周散开。

  飞狄被射日弓可怕的气息逼得连连倒退,他双眸一亮,笑道:“你一夏人,和我东夷的好汉斗箭?哈哈哈哈,是不是胜过了你就有射日弓?”

  夏颉奸诈的笑了几声,他微笑道:“不管是谁,谁‘第一个’胜过了我,射日弓就是他的!”

  苍、鸣、飞狄等人双眸闪亮,同时大吼道:“我第一个来!”

  十八人同时抢上前,他们拔出长弓,就要和夏颉斗箭。

  夏颉急忙倒退了数十步,他怒吼道:“尔等想要群殴吾?来人啊!”

  城墙上近万名土属性的大巫突然冒出头来,他们同时施展巫咒,那方圆百多里的巨大窟窿‘呼’的一声被填得平平整整,空中凭空出现了数千块闪烁着黄光的巨石。那些巨石在空中上下飘动,有如狼牙交错的尖锐部位慢慢的对准了抢上来的那十八人。(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苍急忙叫道:“且慢动手!”

  这些迫不及待想要得到射日弓的人后心同时冒出了冷汗,他们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他们居然已经逼近到了距离城墙只有五里不到的距离,万多名大夏的大巫正站在城头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他们。

  一干人吓得魂飞魄散,身体激闪退后了十几里,这才由苍大声叫道:“夏颉!如今我是诸位兄弟中年龄最大的,当有我和你第一个斗箭!”

  鸣怒道:“你年龄最大又有何用?我麾下最是兵强马壮,当有我第一个!”

  飞狄冷哼道:“鸣!你欺我兵马不如你?”

  一干人又吵闹了起来。突然间,后面东夷人的大营一阵杂乱,几个海洋神殿的祭祀发疯一样冲了出来,运足了法力远远的叫道:“你们这些蠢货,可不要中了他们的计策!若是拖延时间坏了我们大祭司和你们诸多长老的大计。。。你们。。。”

  这几个祭祀很狼狈的被追杀上来的东夷箭手暴力制服,好似拖死猪一样扛回了营地。

  夏颉好整以暇的盘膝坐在了地上,他乐呵呵的笑道:“不急,不急,你们先排出一个出场的名次来。我不急的,真的不急!唉呀,你们刚才那死鬼兄弟貌似是被你们联手杀死的!他能当上后羿,后台一定很强大,你们不怕他的属下为他复仇?”

  苍呆了呆,突然叫道:“来人,把大哥统辖的人马都。。。”他眼里凶光闪烁,朝一干兄弟和子侄看了看。

  一干人相互看看,同时叫道:“都杀了!大不了回去屠了那几个部族就是!”

  东夷人的军营内又是一阵兵荒马乱,血光冲天。城头上刑天大风他们看得是叹为观止,对夏颉的手段又有了更甚的了解。刑天大风‘哈哈’大笑道:“这些东夷人好蠢!无非是一柄射日弓、一个羿王令,不仅让他们的新族长死了,就连新族长的羽翼都被铲除。唉,身外之物,有什么好争夺的?”

  刑天玄蛭在一旁幽幽的说道:“大哥,身外之物呀!若是刑天斧落入了狴、犴之手,又待如何?”

  刑天大风面皮一抖,本能的叫道:“自然是。。。杀!”

  刑天大风刚刚吐出那个‘杀字’,突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不由得讪讪的笑了几声。一旁多宝道人背着双手,衣袂飘舞,一派跳出三界不在五行的世外高人的做派。他悠然叹息道:“身在局中而不自知,苍生蝼蚁,可怜可叹!唉,刑天大风,那刑天战斧于你,就如射日弓于东夷诸人,舍不开,断不得呀!”

  多宝道人摇头晃脑的嘀咕道:“可怜世人,可怜世人。唔,怎如我等清静自在!吾等心中,只有那晓风白云,静无障碍,岂不是妙?”

  刑天大风、刑天玄蛭一干人无比钦佩的看着多宝道人,心中大是羡慕。

  刑天磐正要说几句对多宝道人的仰慕之,一旁的赤精子却是翻手拿出了阴阳镜,随手托着放在了多宝道人的面前。

  多宝道人的眸子突然变成了惨绿色,双手本能的朝阴阳镜抓了上去。

  广成子冷哼了一声,重重的咳嗽了几下,多宝道人面皮微微一红,‘哈哈’大笑了几声,顾左右而他,把话题给撇了开去。

  终于,苍、鸣一干人用最原始也是最公平的手段,在几个随军的长老裁判下,以抓阄的方式,排出了和夏颉斗箭的先后次序。那些排在前面几位的,一个个眉开眼笑的,以为射日弓已经落入自己手中。那些排在后面的,则是如丧考妣,如飞狄这种比较冲动的人,已经开始琢磨着是否要挥动大军立刻攻城,破坏掉自己兄弟的好事了。

  可是,排在第一位的,前任后羿第三孙飞骅已经兴高采烈的冲向了夏颉,同时大声的叫嚷出了东夷人斗箭时的誓词、

  誓词一出,和飞狄打着同样心思的几人顿时气恼的问候起了飞骅的娘亲。斗箭,在东夷人的传统中是无比神圣的事情。一旦以天神大羿的名义发出了誓词,任何人都不得破坏斗箭的过程。飞狄他们只能是无奈的退后了几步,在心里诅咒飞骅被夏颉一箭射穿。

  只是,飞骅虽然年幼,却也是后羿族不折不扣的少年英才,得到后羿族倾力培养的他,头上赫然也插着八支羽毛!

  夏颉却是不慌不忙的坐在地上,指着飞骅大声叫道:“不忙,不忙,我不欺你!我有坐骑,你且把你的坐骑牵来!我那坐骑乃是快要化为人形的精怪,蛮力极大,我不欺你!”

  快要冲到夏颉面前的飞骅呆了呆,突然大笑道:“夏颉,我也不欺你!你巫力不过七鼎水准,胜不过我,胜不过我!你的箭术嘛。。。你是夏人,又有什么高明的箭法?我也不欺你!你用坐骑就是,我只凭两条腿子,和你比划!”

  夏颉‘哈哈’大笑,跳起来朝飞骅比划了一个大拇指,赞叹道:“果然是东夷人的好汉!我看你配得上后羿的宝座!你比我上次在你爷爷身边见到的那小子要强过百倍!哈哈哈哈!来吧!”飞骅被夏颉的马屁拍得眉开眼笑,脚尖轻点,已经退后了三里,让开了一大片战场让夏颉召唤自己的坐骑。

  一声呼哨响起,玄武神龟嘴里咀嚼着几个果子,笔直的从城墙上摔下了地,悄无声息的站在了地上。这头老龟吞下了果肉,慢条斯理的吐出了几个果核,脸上带着一丝憨厚的笑容,朝飞骅热络的点了点头,慢吞吞的爬到了夏颉的身边。

  夏颉‘嘎嘎’笑了几声,飞身纵上了玄武的背甲,指着飞骅大乐道:“飞骅,我不占你便宜,你先射我三箭!唔,我看射日弓要落在你手里!”

  飞骅更是大乐,他朝夏颉点了点头,笑道:“等我拿了射日弓,依仗神器之力继承后羿之位,等我攻下了安邑城,我把安邑城赏赐给你!”夏颉的辞句句打在了飞骅的心头上,他笑吟吟的拨动弓弦,朝夏颉虚放了三箭。飞骅乐道:“夏颉,你不会弓箭,我让你三箭!”

  话音未落,口口声声斗箭的夏颉大笑三声,玄武势如奔雷的闪身到了飞骅身前,夏颉还没动手,玄武一头撞在了飞骅的肚子上,硕大的**将飞骅撞得倒飞三里,一口血狂喷而出!

  飞骅勉强的撑起了身体,他指着夏颉叫道:“你,你,你三箭?”

  夏颉仰天大笑,长发随着笑声无风飘舞。夏颉叫道:“弓箭之道趋于至境,天下万物尽可为箭!我以坐骑老龟为箭,有何不可?”

  玄武很配合的伸出了长脖子,将脖子挺得笔直笔直的,看起来,倒还真有点箭矢的味道。

  城墙上,刑天兄弟掩面叹息,自觉无颜见人。

  广成子、多宝道人转身就走,嘴里低声笑骂。

  姜尚、黄一面面相觑,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只有水元子兴高采烈的跳起来,仰天笑道:“天下万物,尽可为箭!嘎嘎,夏颉兄弟,你用我做箭如何?”

  水元子身体一抖,化为一蓬晶莹的水花飞到了夏颉身上。水花突然凝结,化为一道长有六尺通体莹白如玉的冰箭!

  夏颉长笑出声,抓起水元子所化的长箭大笑道:“飞骅,你若赢,射日弓归你!你若输,按照斗箭的规矩,你退兵罢!”

  飞骅张大了嘴,指着夏颉‘啊啊’了好几声,突然一口血喷出,生生被夏颉气得晕了过去。

  可是,斗箭的誓词是不容打破的,没有一个东夷人会破坏以天神大羿的名义发出的誓词。几名拥护飞骅的部族首领阴沉着脸蛋带领护卫赶到飞骅身边,抓起了飞骅狂奔回了营地。过了不到一盏茶时间,只见到一大片东夷人的营地中射出了数百万道箭光,无数东夷箭手气极败坏的破空朝东方退去。这些箭手退得憋屈,就连那些帐幕和带来的牲畜等物,也都没有心思打理了。

  夏颉大笑三声,雪白的长箭朝苍、鸣等人指了几下,笑道:“第二位谁和我斗箭?规则一样,若我输,射日弓归你!若你赢,带上你麾下兵马滚回东夷人的地盘去!”

  玄武很配合的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他大头直点,空中那些翻滚的大石块突然散成了无数黄色的戊土灵气,在夏颉身边凝聚成了三支土黄色的长箭。</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