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五十二章小人物下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安道尔跳起身来,他站在床铺上,向天花板努力的跳动了几下,终于在一处鎏金的灯饰后面扯下了一根透明的数据线。安道尔拉着那根似乎无穷无尽的长,不断的从那灯饰后冒出来的数据线,将他接驳在了智能系统上。用力的摩擦了一下手掌,安道尔眯着眼睛,阴沉的冷笑起来:“好了,现在,按照我在末日堡垒终端中设置的超级指令,我可以接管这座堡垒内的一切机器,包括那正在源源不断的生产出杀戮者机器人的生产线!哦,让我看看,现在整个堡垒内拥有杀戮者机器人两亿七千万架!”

  安道尔抬起头来,朝浑身僵硬的托尔微笑道:“我的老朋友,请下令罢!你觉得什么时候干掉这群无耻的祭祀以及那些该死的混血杂种,比较来得合适呢?哦,或者,现在就干掉他们?嗯?”

  托尔哆嗦着手臂指向安道尔,他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你,你什么时候。。。”他抬头看着那条数据线,不知道安道尔什么时候准备这些东西。他想不通,安道尔为什么要准备这些东西,以及,他如何准备了这些东西。

  耸耸肩膀,安道尔轻声叹道:“我是一个很怕死的人,托尔。这样的智能系统和数据线,我在末日堡垒内埋伏了不下一百套!你明白么?不过,这一套是离我最近,随时能为我所用的。”

  托尔跳了起来:“可是,末日堡垒的终端,你不可能在里面设置超级指令!”

  安道尔咬着牙齿,冷冷的说道:“自从我知道我和你被选为末日堡垒的最高指挥官,我就开始了准备。末日堡垒的终端,一直在我外祖父家族的生产线上进行总装,而我,有进出那个车间的特权。”

  “可是!你,你,难道你能预料到今日的事情?”托尔只觉得脑袋里的脑浆被一块块的肌肉取代,他有点弄不清这些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了。

  “亲爱的托尔!”安道尔很温柔的看着托尔:“难道你不认为,以我们两个的资历,尤其是以我们刚刚在王国东部领惨败的资历,我们能够成为末日堡垒的最高指挥官么?就算我的父亲是执政官,你的父亲或者你的叔叔、舅舅也都是执政院中的大人物,亚特兰蒂斯比我们有资历,比我们有经验,战绩比我们优秀的将领有多少呢?我们凭什么成为亚特兰蒂斯最终极武器的掌控者?”

  “这~~~”

  “尤其,当我知道,大祭司的几个心腹,他的几个忠实的走狗在里面出了很大的力气后,我就开始准备这一切。”安道尔飞快的敲打着键盘,他阴险无比的说道:“三万架最新型号的杀戮者机器人在五分钟后将会赶到这里,杀光外面的所有狼人和祭祀,保护我们的安全。十分钟后,堡垒内部的防御系统将会开动,杀死所有的狼人战士和身穿祭祀长袍的混蛋!十五分钟以后,这里将变成末日堡垒的主控室,我们,将真正的掌握末日堡垒。”

  安道尔抬起头来,抿着嘴,近乎有点惊艳的笑道:“你给我作证,我们,是被逼无奈,在神殿的一步步的压迫下,才走到这一步的。背叛亚特兰蒂斯?不,我们是亚特兰蒂斯的忠实拥护者!”

  托尔镇定了下来,他开始发挥出一个出色的武官所应有的能力。他沉吟了片刻后,用力的点头说道:“那么,安道尔,放弃追杀大夏巫殿的这些高层罢。为了几个强悍的老鼠,我们不值得。末日堡垒返回亚特兰蒂斯。不管怎么,亚特兰蒂斯是我们的根基,我们必须守住这一切。”

  顿了顿,托尔用发令的语气说道:“调集一百艘纯粹由机器人控制的战舰,准备突袭神殿,救出我们的族人。然后,我们同时向大夏和亚特兰蒂斯海洋神殿开战!摧毁一切,然后,我们重建一切!”

  两个年轻人相互看了一阵,同时双眼发光的大叫起来:“哦也!我们是世界之王!世界上所有的美女,都是我们的!”

  大夏,中土冀州、申土扬州边境,正中处有一条名为青岭的山脉。这条山脉是标准的南北走向,绵延数千里,山脉中有七条大道沟通两州,乃是平日里大夏商贸等活动的交通要道。

  这一日,青岭正中那条名为‘抓鰕峡’的峡谷出口靠近申土的地方,一座城池正在急速生成。

  力巫殿数万名拥有土属性巫力的大巫联手施为,一层层厚达数十丈的土墙‘呼啦啦’的自地下升起。只是一刻钟的功夫,一座长百里、宽五十里,面对申土有着三道城墙,第一道城墙就有近百丈高,最后一道城墙高有里许的城池就此成形。

  随后是数万名有着金属性巫力的大巫出手,一阵阵朦胧的金光覆盖住了城墙。转瞬间的功夫,高大的城墙已经被转化为介于花岗岩和金属之间的材质,坚固异常。

  金石城墙刚刚成形,近十万名大巫好似乌云一样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这些身体孱弱的巫身后跟着一头头目光呆滞,被巫咒控制了灵识的凶猛巨兽,浩浩荡荡的人兽大军走上了城墙,大巫们手持各种玉刀、石刀、骨刀,捅开了这些巨兽的心口。一道道热腾腾的兽血喷涌而出,在城墙上扭曲着汇聚成了无数的巫文和巫咒。城墙上再次闪起一阵阵的光芒,渐渐的,城墙变得有如玉石一般的材质,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一层又一层的巫咒覆盖了上去,最后,城墙被加持了近万层的巫咒。被巫法从四周山林中禁拘而出的巨兽尸体,在城墙下垒了厚厚一层。

  隐巫殿的一批隐巫站在城墙上,对这些巨兽尸体开始施展诡异的巫术。

  随着一阵阵咒语飘散,天空突然一黑,一层层的乌云卷了过来,那些巨兽的尸体萎缩、腐烂,散发出冲天的臭气。一道道扭曲的巨兽灵魂发出无声的咆哮,被巫力抽出了躯壳,汇进了鬼五手中一个黑色的石瓶内。鬼五如获至宝的带着这数量巨大的巨兽灵魂,风一样的跑进了城池里的一处帐幕。

  夏颉在城墙上忙得嘴角都挂出了白沫,在他的指挥下,一队队的大巫骆绎有序的施展巫咒,整个城池忙而不乱,只是一个时辰不到的功夫,原本空无一物的抓鰕峡,已经变成了金汤城池、真正的铜墙铁壁。

  无数的巫傀儡从四周山林内扑了出来,在隐巫们的指挥下,身体急速扭曲着钻进了地里,埋伏在了城池前长阔千里的平原上。东夷人的弓箭手箭术凌厉,可是一旦近身,他们的肉搏力比起大夏的巫差了许多,这近两百万力量强弱不等,但是肉体都达到了金刚不坏之躯的巫傀儡,足以给他们造成沉重的打击。(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夏颉看着那些巫傀儡钻进了地面,不由得咬牙冷哼道:“这些巫傀儡,耗光了也没关系。不就是死掉的大巫的尸体么?隐巫殿的这一手,也就是亡灵法师的手段。尸体?等这一场仗打完,要多少尸体没有?”

  刑天大风站在夏颉的身边,听到夏颉那杀气腾腾的话,不由得心头一阵颤抖。亡灵法师是什么,他不知道。但是,这一场仗会死很多人,这是毫无疑问的。也许,这数百万大巫,都要填在这个血肉磨盘内。

  “唔,太冲动啊!我刑天大风如此英明神武的人,怎会同意了夏颉这蛮子的胡闹?告诉那些东夷人射日弓在他的手中?老天,这,这,他们会发疯的!”刑天大风没奈何的翻了一个白眼,死力的锤了夏颉一拳:“你这混蛋!老子这次要是不死,你要去西坊给我弄一百个妞儿来!”

  夏颉哈哈大笑,他心里油然冒出了一缕暖意,他同样重重的一拳轰在了刑天大风的心口:“好!若这一次我们不死,我给你弄五百个!”

  ‘砰’,一拳打在夏颉身上,抱着自己的拳头正在叫痛的刑天大风闷哼了一声,被夏颉一拳打飞了近百丈。夏颉呆了一下,无奈的看了看自己那小酒坛子大小的拳头,仰天长笑起来。刑天玄蛭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嘎嘎’直乐,指着刑天大风不断的嘲笑他。夏颉兴起,一拳也把刑天玄蛭轰飞了出去。刑天玄蛭身体在空中急速飞行,嘴里气得乱骂,刑天鳌龙几个没义气的家伙,则是‘桀桀’狂笑开来!

  兄弟几个正在调笑,突然迅雷般密集的啼声远远传来,千骑不到的黑厣军斥候仓皇的策骑朝城池狂奔而来。赤椋倒骑在雨工背上,手上太康弓不断的拉动,射出一道道细细的黑影。夏颉眼尖,看到赤椋的身上起码有三处贯穿伤,那些黑厣军斥候,更是一个个血糊糊的,更有许多人只能勉强的趴在黑厣背上,一滴滴的血顺着他们无力的耷拉着的手臂滴在了地上。

  “全军~~~戒备~~~!”

  夏颉猛的咆哮起来,巫力充沛,他那宽厚的胸腔也起了极好的共鸣作用,一嗓子吼出,方圆数百里听得清清楚楚。

  “力巫殿火属性大巫集体戒备!土属性大巫集体戒备!老水!你可准备好了?”

  夏颉大声咆哮着,手掌一翻,射日弓已经握在了手中。

  抓鰕峡右侧那高有三千多丈的山峰顶上,正手忙脚乱的在赵公明、黄一、姜尚、申公豹四人的帮助下将一块块水属性原玉塞进地上大阵中的水元子听到夏颉的叫声,急得好似正在下蛋却没办法挤出蛋的小母鸡一样,尖声尖气的回了一句:“等,再等一会!‘先天水界大阵’,哇呀呀呀,这块原玉该放在哪里?我记得,应该,大概,也许,阵眼应该是这里罢?”

  ‘咚’,向来面色严肃极其威严的赵公明两脚一绊,差点没摔在地上。

  黄一气极败坏的尖叫道:“水元子前辈!你,你,你所谓的水母娘娘用来看护水宫的‘先天水界大阵’,你不是说一切变化,烂熟于心么?”

  水元子无比郁闷的瞪了黄一一眼,他叫道:“你知道什么?大阵的变化我烂熟于心,但是这和我会不会摆出这个大阵,有什么关系?”

  ‘嘎!嘎!’,姜尚被水元子气得直吐气,老好人姜尚都有点受不了这贪吃的家伙啦。申公豹更是眼里凶光直闪,大手将佩剑的剑柄握得紧紧的。

  水元子发现事情不对,急忙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别急啊?你们这帮粗人,急什么?唔,实在不行,我设三个阵眼如何?总有一个阵眼是碰对了。可是,先天水界大阵如果有了三个阵眼,会有什么后果呢?会砰的一声,把这万里方圆变成汪洋?哎呀呀,死得不是我,试试,试试啊!”

  兴高采烈的水元子从怀里掏出了大把大把的水属性原玉,迅速的布置了起来。他乐道:“你们别急啊,我这不是想出了阵图如何么?”

  赵公明黑着脸瞪了水元子半天,丢下手上的原玉,拍拍屁股骑上黑虎就走。

  黑虎长啸一声,脚下涌出四团白云,赵公明摇头无奈道:“水道友尽管用心布置大阵,贫道去城里架一个‘二十四天定海神阵’,起码也能有点作用就是。”他翻了个白眼,拍拍黑虎的脑袋,那黑虎‘扑腾’往身下蹦去。只听得赵公明在低声嘀咕:“夏颉师弟怎么找了这么个妙人?”

  夏颉却已经冲出了城池,朝赤椋迎了上去。

  赤椋看到夏颉冲来,急忙叫道:“夏颉大兄,东夷人杀尽我们的使者,所有军势,都往这边来啦!最远的一个部落的大军,赶来这里,也不过是三天后的事情。他们,来得好快,好凶!”

  夏颉刚要叫赤椋赶紧后退回城里疗伤,天空突然传来刺耳的破空声。

  夏颉抬头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起码过百万的箭矢密密麻麻的你挨着我我挨着你,箭矢和箭矢好似组成了一块大铁板,黑乎乎的一大片落了下来。这些箭矢附带着各种各样的巫力巫诀,夏颉随便瞥了一眼,属于‘射日诀’上记载的顶级箭诀,就有十七种之多!

  ‘啊呀’,一声惊呼,夏颉操起那雨工的后腿,奋起神力,将雨工和赤椋直接丢向了数十里开外的城里。随后,他身躯一扭,直接施展土遁扬长而去。东夷人的大军开到,别说夏颉手上握着的只是射日弓,就算他手上握着十几件鸿蒙级别的神器,也别想他有这个胆量和一支军队硬拼。

  那一片‘箭云’急急的落在了地上。一声闷响,方圆十里的一块地面化为乌有,地面陷下了一个深有近千丈的深坑。

  施展土遁在地下急速逃窜的夏颉只觉得身后一股可怕的力量涌来,以他如今的实力,被那余波稍微一扫,七窍中就是鲜血狂喷,差点没在地下晕倒。若非紫绶仙衣化为一道紫光护住了他的身躯,夏颉害怕他的身体都被那余波打成碎片。

  东夷人的来势如此迅猛,夏颉哪里还敢逞英雄?忙不迭的逃进了城里。同时,他对履癸也是咒骂了无数声,怎么就让他摊上了这个倒霉的差事?大夏厉害的巫多了,随便刑天厄、相柳翵等任何一个老头儿,都比他夏颉强啊?

  从城墙前窜出了地面,游身上了城墙,夏颉回头望了一眼,之见密密麻麻好似一片黑色潮水的东夷骑兵呼啸着朝这边逼了过来。左右一看,起码千里宽的队伍,再往后看,以夏颉的目力都看不清这股军阵的尽头在哪里。

  “妈的,起码上千万人啊!上千万啊!世界大战么?”

  夏颉一贯胆大,可是如今也不由得头皮一阵发麻。最终他只能苦中作乐自自语的笑道:“哈哈哈,这群傻瓜,这抓鰕峡最宽处不过二十里,你这么多大军涌来,可怎么展开阵形啊?”

  不过,东夷大军并没有靠近抓鰕峡,他们在距离城池还有百多里的地方就停了下来。一间间帐篷好似雨后的蘑菇不断的冒出,随后,一杆大旗突然挑出,在东夷人的大营上空迎风招展!

  长宽里许的大旗静静的悬浮在离地数里高的空中。血色的大旗上绘有九只三足金乌,金乌身上光焰万丈,大旗上金光流窜,一道道锋利无匹的锐气远远的射了过来。

  东夷人新上任的大族长后羿,到了。

  夏颉低头看了看手上的射日弓,只觉得这玩意要多烫手,就有多烫手。他真希望太弈也好,原始道人、通天道人也罢,三位大人随便一位当面,他立刻会把这柄大弓无偿的交给他们。

  “斗箭?我真给自己下了一个天大的套子!我的箭术,能比东夷人强?能比他们的族老强?”

  夏颉摇头不语。

  过了许久,他才很阴险很邪恶的笑了起来:“幸好,斗箭是可以骑坐骑的。幸好呀!”

  夏颉很无赖的点了点头,扭头看向了身后里许外第二层高高的城墙。

  那城墙上,一脸憨厚的玄武半拉儿身躯悬在城墙外面,嘴里正叼着几个野果,啃得高兴。</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