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十八章新军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夏侯跟随刑天大风属下的黑厣军都校,虎军候青丘猛走出刑天家大门的时候,正好脸上带着丝丝红晕的刑天华蓥和青月,正携手走了过来。不出所料,混天候正陪伴在她们身边,看到夏侯和青丘猛,混天候微笑着点了点下巴。青月对夏侯还露出了一个略微带着点感激的笑容。而那刑天华蓥,则是对夏侯根本无视了。

  默不作声的骑着黑厣前行了数百丈,夏侯回头看了看大街,没有发现碍眼的人,这才好奇的问青丘猛:“华蓥小姐,昨夜通宵未归?”

  皮肤黝黑,枯瘦有力的青丘猛抹了抹唇上的八字须,淡淡的笑了笑:“华蓥小姐身为二鼎大巫,虽是女子,行事无碍。”

  仔细的打量了几眼夏侯那雄壮威武的身躯,青丘猛又很是热络的解释给他听:“安邑世家的规矩,不管男女,纯以巫力论高下。若华蓥小姐身为普通柔弱女子,此时早被嫁出去笼络其他中小世家了。但她身为二鼎大巫,则拥有大巫的所有权力,行止之间,只要不触犯一些禁忌规矩,就算刑天家主也是懒得理会的。”

  可能是一种战士和战士之间的惺惺相惜,或者说青丘山和南方蛮荒靠得很近的干系,青丘猛对于夏侯这个初见面的蛮人很是有好感。他安慰夏侯道:“不要看华蓥小姐对你视若无睹的样子,她却也有骄横的资格。安邑王都中,王的儿子,各大天候哪个不成天的巴结她哄着她?加上她自己的巫力极强,篪虎兄弟作为一名九等巫武,华蓥小姐对你还算是客气了。”

  夏侯摸摸鼻子,瓮声瓮气的问他:“如此说来,一切都以武力论英雄了?”

  青丘猛微笑起来:“诚然如此。民间、军中、王庭之内,莫不如此。一名强大的巫,可以高高在上,享受百万子民的供奉。而那些没有力量的平民,不过是蝼蚁般的生灵,高下之别,却是大得紧了。”

  青丘猛的谈兴涌了上来,一边带着夏侯从安邑的西门出了城门,一边兴致勃勃的介绍到:“就说这军中,也是好汉才能出头。令、司、尉、都制、领制、辖制、都校、领校、辖校、都士、领士、辖士以及熊士、罴士、虎士,没有点能为担当,哪里能出人头地去?”顺带着,他也把如何分辨军官的标示,给夏侯大致的说了一遍,却也是简单。

  他坐在黑厣背上,指手画脚的比比画画着:“令、司、尉这些大人也就不说,可不是我们能触摸得边的。就说兄弟我区区一都校,一月可领铜熊钱三百!制官以上,月入更丰,想那都制手握重兵数万,年饷百枚玉钱,可个个都是拥有自己领地封城的人物。提升一级,那美女、美食、美服、美酒源源不绝啊,可也要有那本事才行!”

  夏侯看青丘猛黝黑的脸上满是红光,一副憧憬仰慕的模样,不由得笑起来:“都校大人如今距离那制官,却也不过是一步之遥啊。”

  青丘猛连连摇头:“罢了,罢了,不要提这个,提起来羞死先人。”

  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夏侯,青丘猛有点羡慕又有点无奈的说道:“自己事,自己心底明白。篪虎兄弟不过十余岁,已经是九等的巫武,潜质可想而知,日后的前程的广大啊。我青丘猛如今五十多啦,也不过是九等巫武的顶级水准,距离一鼎大巫,那是没有希望啦。”

  他叹息到:“天分有限,我的实力怕是再也难进一步了。积累的战功再多,最多让我升至金熊军候,想要在军中位置上再动一动,光凭军功还不行,非得有那分实力才行啊。”

  夏侯脑袋里面一团的雾水,这大夏朝的军制还真古怪,难道说个人实力不够强大,就不能做高级军官么?偏偏有了军功,却能评上很高的军候荣衔,但是就是坐不上高级军官的位置,天知道那些辅、令人等如何制定的军规军条。

  他坐在黑厣背上一不发的低头想事情,青丘猛却似乎有点误会,连忙安慰他:“大叔我在这里发牢骚了,篪虎兄弟可千万别起了畏惧的心思。这巫力的修行,纯粹就是看你的天分潜质的,我青丘猛的天分不高,也许耗尽一生之力能配上一鼎大巫的标志就到了极限了。可是篪虎兄弟你的天分可一定好,只要努力潜修,多立战功,还怕以后不能风风光光的弄片封地,搞上她几百个美娘们专门下崽子么?”

  夏侯失笑,摇摇头,趁机向青丘猛请教起军队中的一些规矩来。那青丘猛却也痛快,很是直爽的说道:“没有别的规矩,总之我大夏的军队就认一个道理,拳头大的就是王,谁不服你就揍他!除了令、司、尉以及都制官不能碰,其他的将领,只要你能揍趴下他,你尽管下手就是。”

  舔舔嘴唇,青丘猛兴高采烈的喷着口水:“尤其大夏军规第一条,士兵能打趴下比自身高三阶军官者,立升一级,而败者降一级。所以兄弟你去了新军营,见到不顺眼的军官,而你又能打赢的,尽管揍!只要不揍死,打成残废都拉倒,有我们黑厣军、玄彪军在背后给你撑腰哩。”

  夏侯愕然,这里的军营,可还,真是充满了吸引力啊。

  远远的看到前面有一片桅杆吊斗出现,青丘猛收起了话头,吧嗒着嘴巴说道:“篪虎兄弟,这军中的规矩,你记住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平日里狠狠操练,把自己的身子骨都给炼到最强去,晚上就修炼黑厣尉大人给你的那玩意,有机会就揍趴下几个,扬扬你的威名。”

  正说着,黑厣步伐极快,两人已经到了那新军营的门口,眼看着门口站着的一员黑衣大汉袖子上绣了个青铜色暴熊徽章,青丘猛不敢再大声叫嚷,轻轻的一步跳下黑厣,朝着那大汉猛的行了个军礼:“辖制大人!”

  那军候立刻还礼,朝青丘猛点头道:“金虎军候!”这汉子的军衔比青丘猛高了一级,可是在荣衔也就是战功功衔上却又低了一级,因而面对青丘猛,那是一点不敢有怠慢。毕竟荣衔代表了一个军人在军队中的所有成就,而军衔么,不过是代表了你个人的实力罢了。

  青丘猛放下手,指着夏侯笑道:“奉黑厣尉军令,送新军篪虎暴龙入新军营。”

  顿了顿,青丘猛低声道:“这可是我们黑厣军定下来的人,可千万别落入其他司、尉大人的眼中了。”

  那辖制笑了几声,缓缓点点头。看着夏侯很是弛缓的从黑厣背上爬了下来,这辖制官眼睛突然一亮,惊叹到:“好条汉子,嘿,就是不知道实力如何。”他背后几个校官、士官很是有点摩拳擦掌,似乎巴不得就和夏侯较量一下的样子。

  青丘猛却是脸上带着笑容,也不管夏侯在那里和几个军官大眼对小眼的瞪上了,自顾自的跑去了一边给夏侯登记个人资料。说是资料,其实也简单,无非就是姓名、年龄、巫力等级三项,其他的什么家世户籍之类,那是一概俱无。

  青丘猛替夏侯办完了一应手续后,笑眯眯的就要离开。刚刚走出几步,他又急忙跑了回来,凑在了夏侯的耳朵边低声叮嘱到:“篪虎兄弟,大叔可提醒你一句,虽然说军中拳头最大,可这是说笑话。你可要明白,我大夏军中最不缺的就是好汉,如无必要,可千万别惹是生非啊。”

  夏侯认真的点点头,心里寻思道:“惹是生非?我不是这样的人吧?我不过是想要更强的力量,然后找到回去的路,去见我的爱人,顺便把杨头狠狠的揍一顿而已,我惹是生非作甚么?”眼前,一片白生生的茉莉花和绿油油的叶片,以及江南那特有的粉末一样的雨点,一闪而过。

  于是,原本和那些军官你瞪我我瞪你的夏侯,脸上突然露出了淳朴的笑容。他朝着一众军官拱手道:“诸位大人,篪虎暴龙初来乍到,还请诸位多多指教。”

  那辖制嘿嘿笑了几声,朝着夏侯点点头,随口说道:“来两个人,送篪虎兄弟去营帐,把一应的铠甲兵器之类的,都给领出来。唔,是黑厣军要的人啊,那,他的营房就安排在,唔,安排在。”沉思了好一阵子,那辖制这才恍然大悟般说道:“安排在一号营房好了。”

  夏侯心里一怔,皱起了眉头,但是很快又舒展开来。似乎这一号营房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他夏侯又害怕过谁来?就凭借他夏侯这辈子被前世更加强悍的身躯,更优秀的天赋资质,就算打不过,嗯,逃跑总没问题罢?

  千万别忘记,玄武真解中除了攻击的法门,那土遁之术,也是数一数二的。

  两名领士很热心的冲了出来,抓着夏侯的手就往军营里带,一边走,那肤色有点发青的领士一边大声嚷嚷道:“林辖制,您在这里继续盯着,说不准还有人送人进来。新来的夏侯兄弟,我们招待了。”

  另外一名肤色通红的领士已经是迫不及待的一掌朝着夏侯的肋骨压了下去:“篪虎暴龙?篪虎?啊哈,是南方蛮荒的蛮人么?听说你们皮粗肉厚,可都是不错的战士,但是却很少听说你们能够出现强大的巫武啊。”

  ‘砰’,那红肤领士一掌的重击声,甚至让那辖制都吓了一跳。林辖制飞快的转过身来,就要呵斥那两名领士。毕竟是黑厣军刑天大风派人送来的新军,如果刚刚进军营就被误伤出个好歹来,也是难得交待的。要知道,安邑附近绝大多数的军队,可都是刑天家的人直接掌握的。

  在场的军官、士兵全部愣住了,他们看着身体纹丝不动,若无其事的夏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那出手试探夏侯的领士可是六等上品的巫武,一个新加入的蛮子,能够抵挡他的攻击不成?蛮人中,似乎并不盛产巫武的。

  那辖制勾了勾手指,从那负责登记新军资料的书记官手上把夏侯的资料拿了过来,匆匆的扫了一眼。那辖制的眼皮猛的跳了几下,突然大笑起来:“哈,居然是一名九等巫武,好啊!”他大手一挥,朝着那两个面色尴尬的领士喝道:“不用试探了,丢人现眼的。篪虎兄弟,按照你的能耐,做个校官都是有资格的。你们还试探干什么?带篪虎兄弟去领军械,快去!”

  夏侯无比憨厚的朝着那辖制笑了笑,低头看了看两个面色涨成通红的领士,连连点头:“有劳两位领士大人了。诶,军械在哪里领呢?”

  两领士尴尬一笑,匆匆的领着夏侯去了。那辖制歪着脑袋,盯着夏侯的资料看了半天,这才点点头:“啊,把他安排去一号营房,是不是过分了一点?九等巫武?看来,黑厣尉他们可是找到了好帮手,可以大打出手了啊。”

  那辖制幸灾乐祸的低声笑起来:“刑天家的高手众多,偏偏缺少篪虎暴龙这个档次的巫武,弄得黑厣军、玄彪军被一个小小的治司压得抬不起头来。嘿,这回可有热闹好看了。”

  眨巴了一下眼睛,那辖制随手从那书记官手上抢过笔来,把夏侯的巫力等级修改成了:七等下品。

  而在军械营内,夏侯也碰到了老大的尴尬。

  那管理军械的领制官在夏侯面前暴跳如雷的吼叫着:“你,篪虎暴龙,你长得这么奇形怪状干什么?嗯?就算你是蛮人,见过蛮人长得像大猿猴的么?你说,你这个身材,手都有普通人的腰粗,我难道为了你,还要去特制一副铠甲不成?”

  那领制的手指头都快捅到了夏侯的鼻子上:“蛮人,我告诉你,除非你是我们一样的制官,否则你没有资格特制铠甲!你明白么?你这个该死的蛮子,有人长成你这个样子的么?你爹你娘,难道也是怪物?你们蛮人,都是一群下贱的蠢物!你们不应该参加我们大夏的军队,而是应该像海人一样,被我们杀个干净!”

  夏侯的脸色一变,眼里露出了危险的黄光。他冷淡的问那两名领士:“这位领制大人,不知道有多厉害啊。”

  两名领士支支吾吾了几声,那红色皮肤的领士对于这个能硬挨他一击的汉子很有好感,连忙告诫道:“申公领制的特长不在巫力上,他对于军队后勤的管理,才是他最大的特长。”

  夏侯眉头一抖,沉声道:“原来如此!”

  足足比那申公领制高出两个头的夏侯,居高临下的狠狠一拳拍下,直接把那领制官拍晕了过去。不喜欢招惹是非,但是上辈子就身为特工,沾染了不少血腥的夏侯,却也并不害怕是非啊。

  夏侯咕哝道:“你骂我也就罢了,反正我教养好,不计较。但是,不管是前辈子还是这辈子,敢骂我爹娘的,就别怪我下手狠了。”

  他高高的跳了起来,在两名领士惊恐的尖叫声中,一屁股坐在了申公领制的背上。那申公领制突然从昏迷中清醒,一声惨嚎,一口鲜血喷出了十几步远,立刻又昏了过去。

  夏侯站起来,按照前世西方绅士们最喜欢的动作,很优雅的朝两名目瞪口呆的领士弯腰行礼,语气温和的问道:“请问两位领士大人,按照大夏军规,我干翻了一名领制,我是不是应该提升一级了?”

  两名领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说不出话来。

  注:点击,鲜花,收藏,推荐!打劫打劫!</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