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四十章前奏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通体漆黑的巨舟在碧绿的水面上缓缓前行,在那明镜般水面上拖出了十几条白色的尾迹。

  隐巫殿所在的这个湖泊,是云梦大泽的中心所在,自然被称为云梦湖。但是,在隐巫殿大巫们的嘴里,它有个别的名字,‘坠星湖’。在隐巫们的心里,这个湖泊是天空中的星辰坠落在人间的墓地,是星辰在地面上发出最后一丝光芒的地方。否则,无法解释,这湖中的数万座大小岛屿,都在随着天空的斗转星移而变幻位置。

  同时,‘坠星湖’的名字,也代表了这些隐巫的命运。大夏巫教星宗的巫们,在巫教中被称为隐星。很多人来到隐巫殿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他们在这里生存,在这里静静的死去,然后被制成了隐巫殿的巫傀儡。他们的生命也就和那流星一般闪过天空,留下一点儿微弱的痕迹,就再也没有人提起。哪怕他们生前是九鼎巅峰的大巫,死后也是默默无闻,就好似那些落在地上的星辰,除了一具坚硬的尸体,不会留下任何别的东西。甚至他们的名字,都不会有人再提起。

  汇聚了大夏立国一来,一代代隐巫的喜怒哀乐,这‘坠星湖’,也就变得有点神异了。

  湖面飘荡着粘稠的白雾,一丝丝一缕缕的白雾好似蜘蛛网,挂在人的皮肤上滑腻腻的很不舒服。那些小岛都隐藏在浓雾后,到处都有很古怪的声音不断的传来。偶尔有几座小岛上闪烁起几点诡异的鬼火,瞬间就有庞大的巫力波动从那些地方猛烈的扩散开,那强大无比的巫力,让站在船头的夏颉、刑天大风几个人一阵阵的脸色发白。

  渐渐的,巨舟行过的水面颜色变了,从碧绿变成了浅蓝,从浅蓝变成了淡紫,从淡紫又变成了墨黑。当湖水变成墨黑,当夏颉的神识都无法探清这湖水到底有多深的时候,湖面上也出现了一些极其恐怖的场景。

  一块块漆黑的木板漂浮在湖面上,被水面下的暗流夹带着缓缓的循着一个美妙的轨迹飘行。那些长宽丈许的木板正中竖起了一根根丈许高的木杆,雕刻了无数狰狞符箓的木杆上插着一个个的骷髅,一阵阵的阴风从那些木板上吹拂过来,带来了让人五脏六腑都几乎为之冻结的寒意。

  那些骷髅,有人类的,也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猛兽的,按照一个人类骷髅配上九个怪兽骷髅以及八十一个常见的猛兽骷髅的比例,在湖面上组成了让寻常胆小的人会被生生吓死的恐怖一幕。这些说不清数量的木板缓缓的漂荡,巨舟从它们的缝隙中轻盈的穿了过去,所有人都感觉有几只冰凉的大手在他们的脖子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站在夏颉身后的布拉德?瑞德突然尖叫起来:“妈妈,这里是什么鬼地方,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布拉德?瑞德被这诡秘的场景吓得魂飞魄散,痛哭流涕的满甲板乱窜,已经快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这些木板不仅仅是用来威吓人,而是布成了很古怪的巫阵,以继承了上任天巫的大部分知识的夏颉都无法辨识的巫阵,属于隐巫殿特有的巫阵。这巫阵没有发动,已经拥有了摄人魂魄的可怕威力,布拉德?瑞德血气稍弱,已经是被那阵法在无形中夺去了神智。

  一名静静的站在一旁的隐巫不屑的低声嘲笑了几声,手指上一点黄光激射到了布拉德?瑞德的头顶。正在发疯一样到处乱窜乱叫的布拉德?瑞德突然浑身僵硬,呆板的眼珠转了几圈,一头栽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旒歆轻盈的朝夏颉靠近了几步,手指有点哆嗦的握住了夏颉的手。夏颉微微一怔,用力的握住了旒歆的小手,心里奇怪道:“身为黎巫,莫非她还怕鬼不成?苍天在上,应该是鬼见了她转身就跑吧?”

  五名海洋祭司的脸色也极其难看,他们目光一点儿都不转的盯着那些数量极多无法计数的骷髅大阵,身体微微的哆嗦着。身兼他们护卫之责的穆图脸色也是一阵儿发青,嘴里咕哝道:“野蛮,凶残,未开化的原始人!天啊,他们杀了多少人?”穆图还有几个狼人将领的手死死的握住了腰间佩戴的大范围杀伤武器,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巨舟继续朝前行驶,前方出现了一座白色的大山,巨舟突然变幻了队形,排成了一个笔直的一字形,对准了那大山正中的一条缝隙,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那山高有近千丈,一大堆儿委顿在湖面上。距离远了,以夏颉的目力隔着那浓厚的白色雾气还是看不清爽,等得木舟渐渐的行近了,看清了那山的模样和形状,夏颉才猛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夹在两座大岛正中水道中的,白生生好似白雪的大山,只是一个头骨的上半截而已。巨舟如今就是对准了那头骨的鼻孔位置穿了过去。夏颉浑身僵硬的看着那黑漆漆的巨大鼻洞将船队吞没,一直到船队进到了这头骨内,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死死的攥着旒歆的小手,僵硬的抬起头,看着那有着点点磷光闪烁的头骨内部。碧绿色的磷光让这头骨内的硕大空间变得很是明亮,可以看出这个头骨和寻常人的骷髅大为不同,起码头顶上的几只巨角就不是人类所能有的东西。而那头骨内部的结构,和寻常所见的人头也大有不同。这头骨内的一片湖水又是格外的明净清亮,众人顺着那湖水看下去,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具极大的骷髅被卡在了两座大岛之间的这条悬崖中,堪堪卡死了这条水道。(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双手背在身后,手上黑木杖轻轻的点着甲板,太弈走到夏颉身边淡淡的叹息道:“这是天神的骨殖啊。上古的天神,死后又剩下什么?不过是一堆白骨而已。嘿,比起你打造那根棒子的蚩尤骨,这一堆儿骨头还是稍微差了点,尤其是堆放在大门口看门,也是挺威风的,故而一直没有人动它。啧啧,你看看。。。”

  太弈的手朝着那巨大的头骨的后脑勺方位指了指,那里有一道巨大的伤口。以夏颉的眼力和经验,那应该是被利剑刺穿所特有的伤口。

  “被剑杀死的?”夏颉有点犯嘀咕。旒歆也是呆呆的看着那条伤口,淡青色的秀眉紧紧的蹙在一起,似乎也在绞尽脑汁的想象是谁能一剑杀死这么强的一名天神。身为黎巫,她自然明白,九鼎巅峰的大巫距离那天神大道还有多远,一名真正的天神,那实力是一百个九鼎大巫都无法比拟的强大存在。

  “是啊,当初这具骨殖自天而降,那一代的隐巫考证了他身上的伤口。一剑破脑,绝无幸免。”太弈抓着乱糟糟脏成一团的胡须,有点犯愁的说道:“可是,天神中没有人是以运剑出名的呀?尤其是,仅仅一剑杀死一名天神,这可不是普通的神灵能做到的事情。”

  夏颉眉头挑了挑,他想到了某个人脑后飘荡着的四色光芒。如果说,这天下还有人的剑能有这样的威力,也许,只有他了吧?

  想到这里,夏颉回头看了一眼。果然,广成子、赤精子、云中子满脸古怪的看着那一道伤口。多宝道人、金灵圣母、龟灵圣母、赵公明、金光道人、乌云道人则是摆出了一副口观鼻、鼻观心静心冥思的派头,看都不看那道伤口一眼。夏颉心里有谱了,感情这事情还真和自己认的那位师尊脱不了关系。只是,炼气士什么时候和这些上古的天神有过冲突么?

  难不成,也是为了抢夺传教的自由?或者说白了,双方为了抢地盘,曾经大打出手过?

  夏颉扭过头去,看着船队小心翼翼的穿过了这具头骨后脑勺上那一道剑痕破开的缝隙,继续朝前行驶。多宝道人则是抬起头来,他从袖子里掏摸了一阵,摸出了四柄短剑,朝着那伤口比比划划了好一阵子,最终还是垂头丧气的将那四柄小剑往袖子里一丢,好似对它们已经失去了信心。一旁的金光道人嘻嘻的笑了几声,指着那伤口调侃了多宝道人几句。

  几个自从看到了这具巨大的骷髅架子就开始发呆的海洋祭司突然同时尖叫起来,那自称沃尔夫斯?亚历山大的海洋祭司尖叫道:“海神啊,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大的人形生物么?可能么?可能么?哦,停船,停船!让我采集一点儿他的基因标本吧!拜托你们啦,停船吧!”

  五名海洋祭司哭天喊地的要巨舟掉头,可是控制巨舟的隐巫们哪里会理会他们?巨舟依然坚定的朝前行驶,十几名隐巫团团围住了五名海洋祭司,严禁他们施展法术靠近那具天神的骨殖。

  太弈回头看了一眼这些海洋祭司,脸上露出了一丝讥笑:“当我蠢不成?你们用牙狼和人能制成这些会变化的怪物,天知道你们有了天神的骨殖能作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是真的制造出了天神,我们大夏还怎么和你们打下去?”太弈一口浓痰喷了出去,原本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儿杂质的湖面上顿时多了一块浓黄色的污渍,看起来好不刺眼。

  夏颉也是心里暗自警惕。海人能够将牙狼和人的基因混合制出狼人,若是他们得到了天神的基因,还真包不准他们能复制出天神来。不说是原装货,哪怕是实力缩水了百倍的仿制品,也是要人命的事情!

  当下他朝赤椋打了个眼色,赤椋会意的点点头,搂着自己的坐骑雨工施施然的走到了五名海洋祭司的身边,他是打定主意缠死这群人了。

  巨舟继续前行,终于,蹲在夏颉头顶上的白发出了尖利的叫声,兴奋的蹦跳起来。

  在船队的前方,一片黑蒙蒙的东西突然出现,隐巫殿所在的‘隐星岛’到了。

  这岛形状浑圆,直径有数百里,岛心一座笔峰直刺苍穹,高有近万丈。这上下几乎一般粗细的笔峰径有十里许,顶部平坦如砥,一座造型奇异的宫殿好似张开翅膀的大雁,巍然矗立在那罡风呼啸的高空。盘绕着这座山峰,是一条狭窄仅容两人对过没有栏杆的小道,此刻正有几个身穿黑色巫袍的人在那小道上行走。这条小道沟通了山峰上数百个洞窟的入口,每一个洞窟都闪动着各色鬼火磷光,大白天的都是鬼气冲天。

  岛上到处是森林,黑色的叶片、黑色的枝干给人的感觉极其的压抑阴森。一些蛇形毒物缠绕在那近百丈高的树干上,冰冷没有任何温度的梭子形瞳孔死死的望着船队的方向,饶是夏颉大胆,看到这些形状可怕的蛇形毒物,身上的寒毛依然一根根的竖了起来。

  船队在一处简陋的码头靠岸,数百名隐巫已经幽灵一般自那黑色的森林中行了出来,他们静静的站在沙滩上,看着嘻嘻哈哈的太弈带着一行人走下了木舟。想来是太弈早就和属下打好了招呼,一名隐巫悄无声息的飘出了队伍,轻轻的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诸位请随我来。。。这片黑巫林凶险无比,还请诸位不要乱走则个。”

  刚刚从睡梦中苏醒的布拉德?瑞德正要开口讥嘲一片森林有什么危险可,码头附近的密林中就传出了古怪的‘咝咝’声,十几条细如婴孩手臂,长有数十丈长短,扁平好似纸片,通体瓦蓝头生独角的怪蛇已经飞快的冲了出来。这十几条怪蛇悬浮在离地三尺许的空中,一阵的扭曲跳动,狰狞的面孔和扭曲的身体,以及它们嘴里那长长的倒钩毒牙,给人的感觉除了可怕就是恐怖,简直有如噩梦中的景象。

  布拉德?瑞德‘啊~~~’的一声尖叫,他这一次没有扑向穆图,而是本能的冲到了夏颉的身边,蜷缩在了夏颉的两腿之间,嘴里发出了惊骇万分的尖叫:“神啊,我是亚特兰蒂斯的使者,你们有义务保证我的人生安全!神啊,这是什么怪物?神啊,呜呜,我要找我的妈妈!”

  夏颉眉心一滴冷汗滴出,一旁的旒歆还有白都翻起了白眼,穆图满脸赤红的低下头,所有人都傻傻的看着布拉德?瑞德,半晌没有人吭声。过了很久,夏颉才无可奈何的蹲下身子,朝蜷缩在自己腿间的布拉德?瑞德和声的安抚道:“放心,安全的,有隐巫殿诸位大巫在此,这些怪物是不敢靠近分毫的。放心吧!”

  布拉德?瑞德刚刚哆哆嗦嗦的从夏颉的两腿之中爬出来,方才那隐巫已经冷冰冰的说道:“紧跟我们,千万不要走偏了道途。这些‘勾魂蛇’的毒性,除非有黎巫殿的独门解药,否则就算九鼎大巫中之必死。”那隐巫不无恶意的冷笑道:“可惜的是,我们这里并没有对症的解药。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一干隐巫同时发出了不明含义的阴笑,刚刚恢复了正常的布拉德?瑞德四条蹄子一软,差点又蹲在了地上。

  一旁的旒歆脸色变得比布拉德?瑞德更快了三分,她本能的一手握住了自己的袖子,无比警惕的朝那些隐巫瞪了一眼。她轻声的嘀咕道:“哼,这些人死绝了,也别想我拿出一颗丹药来。想要‘勾魂蛇’毒液的解药,哪里这么容易?”

  只有靠近旒歆的夏颉和白听到了旒歆的自自语,白裂开大嘴‘嘎嘎’的笑起来,夏颉则是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旒歆果然是小女孩脾气,这小家子气已经到了极点。不过,夏颉敢肯定一点,如果布拉德?瑞德这些人被‘勾魂蛇’咬中,旒歆是绝对不会掏出巫药救治他们的。不要问夏颉原因,这是他的直觉。就好像前世里,当他躺在医院的时候,他明确的知道小花给他打针会故意让他吃苦头一般。。。直觉,男人的直觉!

  有了十几条‘勾魂蛇’在那里做标榜,又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让夏颉都心肝乱颤的奇异毒物不断的从密林中窜出来朝众人喷一口毒气毒焰,队伍在黑巫林那一条宽只有三丈许的土路上行进的速度快得惊人。布拉德?瑞德挥动了四条短小的蹄子拼命的扑腾不提,五个海洋祭司都快跑出了比穆图还要快上三分的速度。

  队伍在密林里穿行了两个时辰,漫长的道路在布拉德?瑞德以及五名海洋祭司几乎快要被那些毒物逼得发疯的时候终于完结。众人的眼前一阵的敞亮,一片用黑色巨石搭建,古朴到了极点,带着极重的蛮荒气息的宫殿群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些宫殿有着大夏的建筑物独特的特征,就是高大厚重、经久耐用。这些宫殿也没有考虑什么美观的问题,就是一座座大大小小的长方体、正方体矗立在一大片平地上。黑色的巨岩甚至都没有太多的打磨,宫殿的外表都是粗糙的,形状也是不怎么规整的。

  但是,这些最低也高有十丈,长宽都在百丈开外的巨大宫殿真正出现在面前,而且不是一座,而是近千座这样的宫殿同时出现在眼前时,这股震撼力让所有人都猛的愣在了那里。所有第一次看到这些宫殿的人,都被那宫殿上无形中流露出的一股蛮荒苍老的气息所震撼,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就连手指都动弹不得。

  过了许久,还是旒歆下意识的嘀咕声打破了宁静:“真是。。。无聊透顶啊。。。这些宫殿。。。居然都被练成了巫器。。。实在是。。。无聊啊!”

  ‘啪’的一声轻响,从那震撼中苏醒过来的旒歆踮起脚尖,轻轻的一掌抽在了夏颉的脸上。夏颉猛的抽了一口气,从那些宫殿散发出来的近乎活物的强大气息中突然惊醒。他活动了一下脖子,狠狠的掐了一下白,白发出了一声尖叫,惊骇的在夏颉的头顶上一阵的手舞足蹈,指着那些宫殿不断的发出低沉的咆哮。

  一直若无其事的玄武张开大嘴,狠狠的在水元子的屁股上咬了一口。

  水元子一声尖叫,抱着屁股猛的跳了起来。他恶狠狠的在双手上祭出了葵水神雷,想要狠狠的教训一下敢于在他水大祭酒的屁股上动土的狂妄之徒。但是,当他发现咬他屁股的人是玄武的时候,水元子的脸上立刻绽放开了无比灿烂的笑容,很殷勤的从袖子里取出了几个鲜果,喂给了这个随时可以困死他的玄武神龟。

  广成子他们也同时松了一口气,多宝道人在那里赞叹道:“妙哉,好大的手笔。这些宫殿都用天上坠落的星辰作为材料也就罢了,而所有的宫殿都被祭炼成了法宝,诸多的宫殿浑然一体,隐隐沟通周天星辰的力量,和湖上诸多小岛天然形成的大阵内外呼应。。。一旦发动,有破开鸿蒙、重开洪荒的力量。妙!妙!妙!”

  身为三教门下炼制法宝的第一人,多宝道人的评价已经足够证明隐巫殿的实力。破开鸿蒙、重开洪荒,这种话可不是每个人都能说,也不是每一个势力都有力量做到的。

  广成子则是淡然轻笑,他摇头道:“只是,多宝师弟,你认为以如今巫教之力,还能发动这大阵否?”

  两人相视一笑,若有所思的连连点头,随后一起站在了夏颉身后三丈的地方,再也不发一语。

  太弈站在夏颉身边,挥动着黑木杖满脸苦涩的低声叹道:“小丫头,无聊么?你若是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这个岛上,没有任何其他的事情能作,甚至就连杀人都没有人让你杀的时候,你也会这么无聊的。。。仅仅是这些宫殿被练成了巫器么?老实告诉你吧,这座‘隐星岛’,也都被练成巫器啦。。。多少大巫一代代的接手炼制啊。。。啧啧。”

  太弈有点伤神,但是他很快就蹦跳了起来,随手一木杖砸在了穆图的脚背上。太弈大笑道:“你们这群娃娃,怎么都傻眼了?”

  ‘嗷呜~~~’一声惨叫,穆图的脚板差点被太弈砸成粉碎,那黑木杖打人格外的生疼,轻轻的一击,都好似浑身被撕裂了般的剧痛。穆图抱着那只脚剧烈的跳动了几下,眼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了下来。

  布拉德?瑞德等人都被惊醒,这些海人同时吸了一口凉气,用带着点惊骇带着点崇敬的目光,仔细的打量起这些不起眼的宫殿。就在刚才,他们好似突然面对了一头头可怕的远古巨兽,根本没有丝毫的抵抗力,就被这些宫殿散发出的强大气息所震慑。此刻他们清醒过来,才能真正的仔细观看一下这些宫殿的具体模样。

  五名海洋祭司的耳朵里同时传来了头顶末日堡垒中安道尔的通讯声:“咳,亲爱的‘海洋祭司’阁下们,请你们注意,根据我们的扫描,这座岛上有人类一千三百七十五人,非人类的野兽三十七万九千八百七十二条。如今正有八个人往你们这里走来,请你们注意。”

  过了一会儿,安道尔懒洋洋的声音继续响起:“看起来,夏人这一次是比较有诚意的想要献出原始巫杖。这座岛上的人并不多,我们手头掌握的实力可以随时的控制这座岛。”他调侃道:“如果一旦有危险,请五位高贵的阁下立刻大呼救命,我会空投一万具杀戮者下来。祝福你们!海神在保佑你们!”

  五名‘海洋祭司’的面色正变得难看的时候,安道尔那气死人不陪命的声音又冒了出来:“哦,对了,我很诚挚的告诉诸位阁下,如果你们这一次不幸遇难,你们的妻子和你们的女儿,我都会好好的照顾的。不用感激我,这是身为亚特兰蒂斯的公民所应该尽到的责任!”

  耳机里传来了托尔的狂笑声:“哦,安道尔,你要气死他们了!他们虽然是冒牌货,可是毕竟也是神殿的祭祀呀!”

  通讯就此结束,五名海洋祭司的面色变得铁青一片,甚至当夏颉向他们介绍前面走来的八个老人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听清夏颉到底说了什么。

  天巫、地巫、灵巫、幽巫、力巫、化巫、幻巫、令巫,加上站在夏颉身边的黎巫,大夏巫教日宗的九大殿主尽数到场。</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