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三十九章星宗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那一夜的事情,成为了埋藏在夏颉和旒歆心中最深处的隐秘。

  没人会相信,太弈这样的人,会那般软弱的哭泣。那一夜过后,太弈依然是那个太弈,打扮得破破烂烂,装成一个贱民模样在大夏的诸多城池里逛悠,让那些倒霉透顶的巫家子弟、贵民豪强对他大打出手的太弈。唯一不同的,就是此时的太弈因为混进了护送队伍的关系,身上稍微揉搓干净了一点。不过,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带着满头的灰土,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百衲衫,手里杵着那根黑漆漆的木杖,太弈也挤在了玄武的背上。没奈何,玄武只能稍微放大了一点儿自己的体形,方圆五丈的背甲,足够太弈、夏颉、旒歆三人在上面施展全武行。体形扩大,行动间引动的土性灵气益发的庞大,玄武一步踏下,四周百丈内顿时地动山摇,逼得他们三人一龟只能行在队伍最前面两百丈开外的地方引路。

  沃尔夫斯?亚历山大代表五名海洋祭司强烈要求大夏的护送队伍加快行进的速度,同时强烈抗议夏颉一路上的各种挑衅行为。他声称这种挑衅行为破坏了大夏和亚特兰蒂斯的睦邻友好以及数千年以来结成的兄弟般的情谊,是一种野蛮的、无礼的、粗暴的行径。他向夏颉名义上的长官刑天大风提议,要求夏王和巫殿派遣其他的文明的、有礼的、知晓事情轻重的人来护送他们去隐巫殿。

  有一句话怎么说的?从善如流!

  夏颉和太弈,就是从善如流的典范。海人的代表要求提前赶到隐巫殿,他们立刻加快了赶路的速度,随行的大巫施展巫术,队伍前进的速度立刻达到了每天前进三万余里。海人抗议夏颉的挑衅行为,夏颉和太弈顿时再也没有靠近他们身周十丈的范围。

  多好的人啊!太弈都在那里抽抽啼啼的夸奖夏颉实在是太文明、太有礼貌、太有大局观、太把大夏和亚特兰蒂斯的‘睦邻友好’的交情放在心上了。夏颉则表示这是自己身为一名优秀的大夏军官和大夏领主应该做的事情。

  自吹自擂,吹嘘得旒歆捂住了耳朵在一旁愠怒、吹嘘得刑天大风他们远远避开的两人,其行事的手段之恶劣,却丛另外的地方凸现无遗。

  离开次州沃土,就进入了南方蛮荒的地界,一路上再也没有大夏的诸多官员迎接这支队伍,再也没有人准备精美的食物和美妙的酒水,一应的饮食都要由队伍自己解决。并不是很感冒海人的夏颉,加上了对海人极度歧视的太弈,这两位凑到了一起,就造成了海人使节队伍整个的灾难!除了穆图他们这一伙狼人,其他人被折腾得生不如死。

  毛都没燎干净、半生不熟带着血浆的烤肉,连同没清洗的内脏一锅子炖的牛羊,劣等的,劣质得有如当年篪虎部落交换来的那些劣酒。这就是离开了大夏的领土后,海人们得到的饮食供应。

  穆图他们还好,狼人战士并不挑食,他们壮硕的身躯也不怕一些什么细菌感染之类的毛病。但是以五大海洋祭司、布拉德?瑞德以下的其他海人,连同那九千多名征召军,全部变得上吐下泻,被折腾得没有了一点儿力气,最终他们只能死猪一样被人扛在坐骑上赶路。

  而夏颉和太弈,却益发恶毒的加快了队伍行进的速度,却让那些随行的大巫,让队伍变得颠簸了十倍不止。这等活活的熬练,让以布拉德?瑞德为代表的海人使节们,在短短的不到十天的时间内缩水了三圈,几名原本就很瘦弱的海洋祭司,更已经变得皮包骨头。

  终于,在走过了当年篪虎族部落占据的那一片山林,远远的闻到云梦大泽那特有的水腥味时,五名海洋祭司轰然倒下,就连手指头都不能动弹一下了。随行的征召军们,也变得好似骷髅一般难看,行尸走肉一般没有了一点儿精气神。

  “不战而屈人之兵,上善!”夏颉在那里夸奖太弈一路的恶劣行径带来的美妙结果。似乎并不需要再动什么手脚,五名海洋祭司已经落入了他们手中,已经变成了完美的人质了。穆图他们这一群不到千人的狼人战士,是根本无力应付夏颉他们的。

  “奇怪,海洋祭司就这么孱弱么?区区几顿饭食,就能把他们折腾成这样?”太弈却是目光闪烁的在一旁自自语,阴森不怀好意的目光在那马车上五名僵尸般卧倒的祭司身上扫过来,又扫过去。

  “难不成,是替身么?那也,和真正的海洋祭司长得太相像了吧?”夏颉眉头皱起。

  太弈也点点头,有点诧异的说道:“从他们身上感应到的力量,却是实实在在的海洋祭司特有的水性灵力。唔,只是五名海洋祭司深入敌国,只有一千不到的毛团护送?”太弈狐疑的摇了摇头,穆图他们这些狼人战士,还勉强能入了他的眼眶子。但是后面跟着的那数千开始脱水的征召军,实在是让太弈连看一眼的力气都没有。

  夏颉瞥了那几个祭司一眼,却想到了别的地方去。前世里某个邻国的整容技术是文明全球的,那国家内几乎没有一张脸是真的。以海人的技术实力,给人换一张脸并不难吧?至于说体内的能量反应,这个造假的法门,可就多了。

  端坐在夏颉身后的旒歆,手持一根木刺在那里划啊划的,偶尔一‘失手’将那木刺划在了玄武的背甲上,立刻就迸射出一溜儿刺眼的火光。旒歆不耐烦的冷哼道:“既然如此,还罗嗦什么?把他们都擒下,严刑拷问就是。”一边说着,旒歆抬起手来,就要出手。

  夏颉连忙一手抓住了旒歆,皱眉道:“擒住他们却容易,但。。。”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太弈、旒歆同时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中末日堡垒已经变得有拳头大小,而且似乎还在缓缓的下降。夏颉阴沉的说道:“也许他们认为,有这么个大家伙悬在我们头顶上,我们不敢对这五个海洋祭司下手。唔,有玄武伴着我,我和白都不在乎他们末日堡垒的攻击,太弈巫尊和旒歆你也能安然逃开,可是刑天大兄他们,却哪里有那个力量?”

  旒歆一急,一掌就拍在了玄武的背甲上,发出了极沉闷的一声巨响。

  正伸长了脖子去咬路边一丛灌木里生长的红色野果的玄武吓了一大跳,飞快的将脖子和四肢缩回了甲壳,过了好一阵子这才慢慢的将头探了出来。他有点委屈的扭头将脑袋探到了旒歆面前,不无幽怨的叹道:“小丫头,你总吓我怎地?如今是你们占了上风,你们还踌躇什么?”

  玄武老龟那忠厚纯朴的脸上露出了几丝奸诈的笑容,他轻声笑道:“就算他们五个是假的,只要你们把真正的原始巫杖弄出来,还怕他们真的海洋祭司不出面么?以巫教诸位大巫的实力,在里面捣点鬼也是轻而易举的吧?把那些实力不济却又敢于靠近原始巫杖的人尽数咒杀,不怕他们真正的海洋祭司不露面!”

  玄武很深沉的叹息道:“这世上,人心不足,贪心最是坏事呀!”

  太弈古怪的看着玄武,玄武扭过头去,一脸往事不堪回事的看着太弈。一人一龟对视良久,玄武才悠然叹道:“想当日,吾就是为了一颗灵丹,就成了夏颉这娃娃的坐骑,这也是贪心惹得祸哩。”

  太弈、旒歆哑然失笑,难怪这老龟能说出这么一番机变百出的话语,感情是从他的亲身教训上得来的经验啊。

  太弈点头道:“说得是,只要等原始巫杖一露面,不怕他们的海洋祭司不出面。哼哼,只要他们敢在隐巫殿的范围内出现,死活可就由不得他们了。”太弈咬了咬牙齿,牙齿‘嘎崩嘎崩’的作响。

  队伍翻过了前方的那条山岭,顿时,那无边无际美艳得让人心颤流泪的云梦大泽出现在众人面前。

  深过人头的绿色草原无涯无极的朝前方、左边和右边蔓延开去,大大小小分成各种颜色的小湖泊有如快快宝珠点缀在绿草之中。风吹过,草浪翻卷,无数巨兽在那草浪中探出头来,仰天发出漫长的咆哮。天空中,数万只翼手龙正在数十里外盘旋起落,不断的抓起一头头落单的野兽,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后,带着那挣扎怒咆的猎物朝自己的巢穴飞去。

  大地突然轰鸣,一群数百万只野牛,就好似当年夏颉第一次见到云梦大泽时一般,好似一团乌云从那遥远的天际狂奔而来。数十头张牙舞爪的铁甲暴龙紧随其后,前爪飞快的挥舞,撕裂了一头头落后的野牛的身躯,鲜血和肉酱喷洒得满地都是。(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近万头牙狼组成的狼群,则是谨慎的跟在这些铁甲暴龙的后面,无声无声的奔跑着,不知道在打些什么主意。领头的那只毛发都泛白的老狼眼里,闪动着的,竟然是和人类一般无二的狡黠和阴险的目光。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野牛群、暴龙群、牙狼群就已经远去,草原上突然安静下来,只有一条条巨兽那长长的脖子,还在草丛中和湖水里不断的扬起,不断的发出长风笛一样的鸣叫。

  突然间,眼前最大的那一片湖泊上数十万只通体鲜红的水鸟惊叫起来,它们好似水上飞机一样在湖里急速的奔跑,不断的拍打起巨大的翅膀。渐渐的,它们的身体开始升空,很缓慢而无比优雅的升了起来。它们长长的脚爪划过水面,留下了一大片杂乱的水痕。

  ‘啊呜’声中,数十张长有两丈许带着森森白齿的大嘴从湖水中突然冒了出来。这大嘴咬合的速度极快,数百只水鸟尖叫着被那些大嘴拖入了水面,一会儿的功夫,那水下就泛起了团团的血雾。过了不多时,数十条长有二十几丈的巨型鳄鱼懒洋洋的爬上了湖岸,蛮横的赶走了一群正在湖畔休憩的巨兽,趴在那草地里晒起了太阳。

  这就是充满了生机生气的云梦大泽,大夏星宗隐巫殿所在的地方。

  如此美景,让黑厣军、玄彪军的数万军士全冲上了山棱,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望无际的云梦大泽。

  海人的使节们也都呆住了,就连这几天已经被那可怕的食物折磨得生不如死的五个海洋祭司还有布拉德?瑞德,也都颤巍巍的下了马车,朝前走了一段路,呆呆的望着这一大片无边无际的草原。

  布拉德?瑞德的嘴里有大颗大颗的口水不断的流淌下来,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美景,嘴里不断的低声嘀咕着。

  夏颉走到了布拉德?瑞德身边,他用脚尖踢了一下那只刚刚养好伤的蹄膀,淡淡的问道:“很美丽的地方,不是么?”

  布拉德?瑞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是啊,太美了。我们亚特兰蒂斯如此广袤的土地,可也找不到这么一个美丽的地方。而且,这里是如此的神奇,充满了原始的美丽。如此的富饶,一旦开辟出来,这都是良田,都是最好的牧场。哦,如果我能有这么一片领地,实在是,太美妙了。”

  夏颉眉头一皱,不无恶意的说道:“那,就要想办法把它弄到手啊?”

  布拉德?瑞德面色一变,长猪嘴一阵的吧嗒后,他大声的说道:“当然要想办法把这里弄到手!抢,我们要出动军队抢过来!不仅是这里,还有。。。啊呀!怎么是你?”布拉德?瑞德突然发现不妙,他抬起头来,看到居然是夏颉在和他讨论这个问题,吓得他屁股一扭,忙不迭的朝穆图的身边逃了过去。

  逃命要紧,布拉德?瑞德也懒得再摆谱,他四蹄着地一路狂奔,飞快的掠到了穆图的身后躲藏了起来。

  不远处的太弈、旒歆、刑天大风一行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他们眼里同时闪过诡谲的奇光。当一个人碰到危险的时候,自然是本能的跑到最安全的地方去。布拉德?瑞德被夏颉打伤过,这次被夏颉一吓唬,居然本能的奔向了穆图,而不是那五名海洋祭司。如此一来,事情很明显了,在布拉德?瑞德的心目中,穆图的实力还超过了那五名海洋祭司!还能说什么呢?这五个人,是不折不扣的假货!

  太弈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

  旒歆却猛的兴奋起来,她手指微动,几缕细细的藤丝已经缠绕在她手指上,随时可以刺向那五名形容枯槁的‘海洋祭司’。

  刑天大风一干人则是摩拳擦掌,摆出了一副要杀人的凶巴巴德行。

  正在这微妙关头,那边黄一已经折腾出事情来。

  刚刚达到凝气水准的黄一,摇摇摆摆的好似一只大鹄,贴着那陡峭的山棱朝下方滑去。他兴奋得手舞足蹈,不断的发出悠长的叫声,那叫声中满是欣喜和快意,啸声中刚开始还有几分沉滞闷气,但是转瞬间已经化为那深秋青天般悠远的长啸,显然他的心境已经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自幼就生长在安邑王宫,身为龙奴不得出安邑一步,有如坐监牢的黄一,如今猛不丁的见到了眼前的云梦大泽,感应到云梦大泽中那充沛无比的生机生气,就好似一名被囚禁了百年的囚徒,突然在他面前敞开了一扇门户,让他看到了高山雪原、大漠沧海,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黄一的心境直线上升!

  一团团的天地灵气汹涌的扑向了黄一,注入了他的身体。

  夏颉惊骇的在那里直咬舌头,他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这吸收灵气的速度,这心境上升的速度!

  苍天在上!

  不愧是原始道人座下的弟子,这等修炼的速度,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前世也好,今生也罢,夏颉就没想到过,一个炼气士能够用这种近乎作弊的速度提升自己的修为!上古的先天之人,他们的修行资质,和后世的修道士比较起来,只能说是一个天,一个地,根本无法比!

  尤其让人骇然的,是黄一胸前挂着的那颗紫色的珠子。黄一此刻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比夏颉如今使用射日诀修炼的速度更快了十倍,而那颗宝珠吞噬灵气的速度,是黄一的千倍以上!在夏颉的灵识中,那颗宝珠吞噬的天地灵气都被急速的转化压缩,提纯凝练后化为一丝丝的紫气注入了黄一的躯体。

  氤氲紫气!

  这颗‘一元珠’居然能直接将寻常的天地灵气化为氤氲紫气提供给主人!氤氲紫气啊,在夏颉的记忆中,这是传说中的仙人才能拥有的东西。而黄一,很明显,此刻的他根本就和仙人都不搭边,但是他体内就有了氤氲紫气!

  头昏目眩的夏颉刚想要掐吧自己一下,看看自己是否在做梦呢,那边一脸苍老的姜尚却已经是惊呼了一声:“师弟,小心,这里的路险着哩!”老好人姜尚看到黄一好似跳悬崖一样跳下了山棱,急得他一手就抓向了黄一。哪知道黄一身上缠绕着那条小黄龙极其无赖的一尾巴抽在了姜尚的小腿上,还一口水箭封住了姜尚的面门。

  姜尚‘啊呀’一声,失足就滚下了山棱,‘扑腾扑腾’的好似块石头一样滚了下去。

  一旁的申公豹面色微微一喜,大叫了一声:“姜尚师兄!你怎能轻生?”他装模作样的一手抓向了姜尚,可是那手离着几尺远呢,就早早的收了回去。这一幕别人都没注意到,却被夏颉看了个仔仔细细。他不由得心中暗叹,这两人怎生如今就结仇了的?

  广成子的反应极快,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好施展什么太过于高深的法术救人,他身体直扑了下去,手掌在那山崖上轻轻的点了几下,就好似脚下有无形的气垫托着他,广成子轻盈的直追上了姜尚,一手拎住了他的腰带。广成子朝姜尚喝道:“姜尚,你修为不够,怎能如此轻率?”

  姜尚一呆,无比着急的叫道:“可是,黄师弟他。。。”

  一扭头,姜尚也愣住了,黄一此刻正悬浮在离地百丈的地方,他身体四周好似一个黑洞,巨量的天地灵气被那‘一元珠’抽了过去。黄一的身体在那浑厚暴乱的天地灵气疯狂涌动下,变得模糊不清,四周的山林里,已经因为天地灵气的异变,刮起了狂风。黄一的发髻被震成了粉碎,长发在狂风中飘舞,他双目中紫光闪烁,那紫气都喷出了数丈远近。

  一旁的穆图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他在无比惊骇的低声叫道:“海神啊,这还是人么?”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腰间佩戴着的大杀伤性武器,勉强控制住了自己掏出毁灭炮朝黄一轰上一炮的冲动。

  因缘巧合,黄一陷入了那玄妙无比的顿悟以及飞速提升的状态,他身上的那条小黄龙,却无比兴奋的从黄一身上飞起,盘旋飞行在黄一头顶数十丈的高空,奶声奶气的朝着那云梦大泽发出了一声震天的长啸!

  龙啸千里万兽惊!虽然这条小黄龙还没有成年,他的啸声中已经带上了足够的天龙威煞!

  视野内的云梦大泽整个乱了,无数的巨兽疯狂的奔跑逃窜,乱糟糟的好似无头苍蝇一样胡乱的扑腾。刚刚那大显神威的数十条巨鳄,此刻却好似被风雪打过的鹌鹑,蜷缩成了一团不敢动弹。天空那数万只凶猛的翼手龙,只听得它们‘阿嘎’一声惨叫,被这一声龙吟吓得浑身僵硬,好似石头一样纷纷的摔下了地。

  龙啸震千里,千里内风云变色,天空中一片片的乌云卷了过来。

  同样身为神兽,夏颉他们这一行人中的坐骑,可有着好几头哩!

  赤椋的那头雨工听得那小黄龙的长啸,首当其冲的抬起前蹄疯狂的咆哮起来。这雨工的叫声类似于山羊的鸣叫,但是他叫声一起,天空就打起了雷霆,闪过了厉电,下起了拳头大小的雨点。

  刑天大风的那头犼最是狂暴,他将自己背上的主人一屁股给摔飞了数百丈远,疯狂的扑腾着蹄子,跳起来数百丈高,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他这一吼,天空中云层粉碎,四周数座山头突然崩塌,嘹亮无比的暴虐吼叫,让海人队伍中数千名征召军同时惨呼一声,七窍中喷出了血泉,被震得五脏六腑都成了肉酱,惨死当场。

  布拉德?瑞德尖叫起来:“救命啊!你们的这些坐骑,都是什么怪物?神啊,看异形呀!”

  刑天玄蛭兄弟几个的坐骑同时仰天长咆,这几头通天道人亲手替他们挑选捕捉的坐骑,都有着不下于那吼和雨工的实力,他们的叫声吓得那云梦大泽上的无数野兽肝胆俱裂,屁滚尿流的仓皇逃窜。

  蹲在夏颉肩膀上的白也忍不住了。这头山林中的凶兽,被旒歆用巫药生生的练成了金刚不坏的身躯,威势大盛,早就不弱于一般的神兽。更兼他自幼跟随夏颉修炼‘白虎真解’,内丹几乎成就,差点就要化为精怪。他的灵性,却比这些神兽更盛一筹。之见白的身躯猛的膨胀到了数丈高下,四肢着地,大嘴冲着天空发出了一声长咆!

  那浑厚苍古的咆声,充满了血腥味的咆叫,一时间盖过了诸多神兽的叫声。众人面前的云梦大泽,方圆百里内的长草尽皆拦腰中断,被一股狂风吹得远去不知道多少里。白那洁白晶莹的鳞片和长毛不断的变幻着颜色,渐渐的化为了漆黑的色泽,正是当年旒歆给他第一次灌下巫药后的颜色。他身上的鳞片闪烁着暗紫色的幽光,一片片的鳞甲相互摩擦,发出巨大的响声。

  海人使节团的人早就吓得面无人色,高悬在空中的末日堡垒中,正在一间密室内比拼某些男人特有功能的安道尔和托尔,他们紧盯着面前的显示器,腰肢不自然的一扭,也差点将自己的某个要命部位来了个脱臼。

  按着身体下面不断扭动的金发少女,安道尔有如被破身的少女一样尖叫了一声:“海神啊!这些都是什么怪物?”

  抓住身体上面不断扭动的金发少女,托尔好似被**的少女一样惨叫了一声:“哦~~~你这该死的!天啊,若是祭司们见到这些可怕的生物,他们会发疯的!穆图他们,也不过混杂了一点牙狼的基因嘛!”

  天崩地裂,日月变色,显示器中的种种不可思议的景象,让安道尔和托尔同时停下了剧烈的运动。他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可怕生物,才有这样强大的实力。这些古怪的生物,看起来也不过是寻常的野兽,怎会强横如此?

  最终,神兽们的疯狂嚎叫被玄武一声呵斥,乖乖的都停了下来。嘴里啃着鲜果,玄武大眼珠朝这些神兽扫了一眼,所有神兽都乖乖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不敢再多动弹。神兽,也分阶级和档次。血统最贵,年龄最老,修为最高的玄武,无疑是任何一头神兽都不敢招惹和冒犯的存在。。。当然,也许除了白。

  队伍停歇了一阵,就寻了一条下山的路,深入云梦大泽。脱胎换骨的黄一双眸中紫光闪烁,嘻皮笑脸的缠在了姜尚的身边,感谢他伸手去抓自己的一番盛情。黄一和姜尚谈笑甚欢,却无形中将申公豹冷淡在了一旁,而申公豹却又和广成子他们这些修为极高的师兄们扯不到一起去,显得他申公豹益发的无人搭理。

  申公豹愠怒的骑在他的那头白额虎上,一对怪眼不断的打量着姜尚和黄一,一脸的恼怒和气愤。

  有几头神兽坐镇,云梦大泽中的野兽并不敢袭击这一支队伍。就连那些最为疯狂的野牛群,数百万头一群的野牛群,他们也乖巧的在距离这支队伍还有数十里的地方就拐了弯儿。

  队伍在云梦大泽中笔直的前进了十七万里,最终到了云梦大泽核心处的那片大湖边。

  这片大湖,周长数十万里,几乎有中原九州一般大,湖内数以万计的大小岛屿错落点缀其上,每一座岛屿都对应了天空的一颗星辰。尤其玄妙的,是天空的星辰移走,这些岛屿也随着变幻位置,幻妙无比。

  此时湖面上正有风,数丈高的浪头从那远处‘哗啦啦’的扫到了岸边,拍得岸边的礁石一阵巨响。几只身长千丈开外的巨鸟正在头顶盘旋,时而发出长啼声。这些巨鸟身形有如浮云,偶尔降下一点,双翼带起的狂风,就连黑厣军、玄彪军的军士,都被从坐骑上卷了起来。

  刑天大风呆呆的看着那些巨鸟,傻傻的笑着:“夏颉兄弟,我的名字,就是从它们身上而来哩。你看,多好的东西。”

  夏颉刚要说话,湖面上却已经传来异响。

  数条通体漆黑长有数百丈的巨大木舟排成了一条长队,从那湖面上缓缓的迎了上来。每艘木舟的船头上都站着数名被黑色巫袍裹得结结实实得巫。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巫在说话,飘忽不定沙哑的声音直接就在众人的耳边响起:“有请海洋神殿诸位祭司以及随行人等前往隐巫殿。”

  另外一个益发的冰冷的声音补充道:“隐巫殿乃我巫教圣地,前往人数,不可超过百数。”

  太弈‘嘻嘻哈哈’的笑起来,他在玄武背甲上蹦了几个跟头,大笑道:“走啊,走啊,上船,上船!隐巫殿哩,正好去长长见识!隐巫殿哩!”太弈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夏颉、旒歆也会意的笑起来,登船的人不能超过百数?看看布拉德?瑞德他们可有这胆气登船?</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