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三十章暴力上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黑雾弥天。撒拿旦?奥古斯都猛不丁看到旒歆手上撒出的黑雾,那骷髅一样的老脸顿时抽成了干瘪的一团。他尖声叫嚷道:“全体神殿所属,撤退!撤退!用海洋结界封锁这里!严禁任何人出入!该死的,你想要战争,我就给与你们战争!命令末日堡垒,全面开火!”

  旒歆眉头一蹙,看到数千名身穿祭祀长袍的海洋神殿祭祀好似见到猫的耗子一样狼狈逃窜,她十指在空气中划了几下,将那黑雾又收了回来。抬头看着悬浮在高空中手脚乱颤的撒拿旦?奥古斯都,旒歆有点好奇的说道:“噫?你认识我撒出的是什么东西?”

  撒拿旦?奥古斯都见旒歆突然收手,额头上突然一连串的冷汗淌了下来。他身体微微哆嗦着看着旒歆,好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过了许久许久,他才阴沉沉的说道:“当然,这是你们大夏黎巫殿最阴毒的‘神泪’吧?按照你们的说法,就算天神碰到这种东西,也只有痛哭流泪的下场,因为天神都会被这种毒药毒死!”

  目光闪烁的撒拿旦?奥古斯都有点犹豫,他手上的黄金权杖举了一下,又很快的放了下去。他低声嘀咕道:“不管你是不是大夏的使节,但是这里是亚特兰蒂斯,如果你不想我们亚特兰蒂斯再次发动攻击,请收敛你们在这里的行为。”

  旒歆歪着脑袋看着撒拿旦?奥古斯都,一脸的无所谓。她微微的张开小嘴,淡青色的嘴唇上挂着一层淡淡的晶亮的唾液,她吐了一个口水泡泡,翻着白眼再也懒得理会撒拿旦?奥古斯都。她转身走向全身僵硬的夏颉,弯腰抓住了夏颉的脖子拎着他往宫殿内行去。刚才她还怒气冲冲的,但是突然间又懒得和这些海人生气了。旒歆如今只想好好的整治整治夏颉而已。

  撒拿旦?奥古斯都气得眼角乱跳,手上黄金权杖猛的举起,就要下令在场的所有神殿祭祀同时发动攻击。看看远近数十条大街上那横七竖八倒着的人,再闻闻空气中依然在飘荡的醉人幽香,旒歆行事实在是太为所欲为了一些,由不得撒拿旦?奥古斯都这名站在海人神殿最高处的大祭司不生气。他的权杖在手上乱颤,眼看就要挥下去。

  一名和撒拿旦?奥古斯都同样打扮,只是身上长袍的颜色是很清新的海蓝色的老人从后方飘了过来,一手抓住了他手上的权杖。这老者阴沉着一张脸蛋,低声的劝说道:“大祭司,现在不是和他们彻底翻脸的时候。末日堡垒需要的冷凝剂还欠缺一半,上面的食物、饮水的补给也是一个大问题,更不要说各种弹药。”他用力的握着那权杖的杖头,很谨慎的提醒道:“您要知道,我们的地面部队,如今几乎丧失了全部战斗力呀!绝大部分能量武器的能源,都被拆卸送去了工厂。”

  阴阴的盯了那名海洋祭司好半天,撒拿旦?奥古斯都这才缓缓点头道:“冯?雅?瑞德。。。最多再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

  冯?雅?瑞德深深的鞠躬了下去,他微笑道:“再拖延一个月的时间,虽然还是有点仓促,但是一切都会准备好的。”

  撒拿旦?奥古斯都不再说话,他转身朝神殿飘去。飘出了数百丈,他才冷冰冰的说道:“听说,他们已经偷听到了一些东西。汉?通古拉斯给他们开出的最后期限也是一个月吧?现在什么阴谋诡计都没用了,最后比拼的还得是实力,看看我们亚特兰蒂斯经过数千年的蛰伏,能否压过这该死的大夏吧。”

  他说得很明白,双方都已经知道对方在拖延时间,那么,最终一旦开战,决定战争胜负归属的还得看双方各自的实力。而且,很显然,越早动手的人,取得的优势会越大。撒拿旦?奥古斯都带着点讥嘲的抿了抿嘴,朝冯?雅?瑞德丢出了最后一句话:“听说你的儿子布拉德?瑞德现在还是一头红色的野猪形状?你可破除了那诅咒么?”

  撒拿旦?奥古斯都阴笑着往神殿飘去。

  冯?雅?瑞德气得浑身直哆嗦,他阴狠的盯着撒拿旦?奥古斯都的背影,阴沉的说道:“哼,等我们击败了夏国,破除诅咒还不容易么?你这个老不死的怪物,真当我们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哼哼,你占据大祭司的位置,也太久了吧?”

  一脸狼狈的汉?通古拉斯伴随着一道水光出现在冯?雅?瑞德的身边,和他同时出现的,还有另外九名衣着打扮就差不多的老人。他们并肩站成了一排,眺望着撒拿旦?奥古斯都那晃悠悠好似幽灵般远去的背影,眼里同时流露出一丝嫉恨、一丝恐惧、一丝憧憬以及一点儿说不出道不明的东西。

  过了很久,汉?通古拉斯才缓缓说道:“明天,在海洋神殿的正殿接见夏国的使节。不管事情如何发展,我们亚特兰蒂斯人的礼仪和风度,是绝对不能丢弃的。”

  冯?雅?瑞德应道:“是的,我们亚特兰蒂斯,可不能在他们那群没开化的野蛮人面前失礼。大祭司要我们在一个月后发动全面的攻击,那么,嗯,唔,我们应该可以给他们放宽一点儿期限。”

  其他十名海洋祭司同时点头称是,冯?雅?瑞德的意见全票通过。

  深夜,天空的星辰在淡淡的云彩后闪烁。末日堡垒高悬虚空,反射出的白光照耀得大地一片清明。因为角度的关系,在亚特兰蒂斯所见的末日堡垒,是一道弯弯的圆弧,很美丽,很漂亮,很诗情画意。

  就在这明净的光芒下,数十艘硕大无朋的战舰缓缓的自亚特兰蒂斯岛外的海水下腾空而起。大片大片的水幕从战舰的边缘洒落,水声如同雷鸣般轰响,水汽飞腾,数十艘战舰变得蒙蒙胧胧的,让人很难看清楚。飞起来足足有百多里高下,这些战舰悬浮在那里,无数的杀戮者机器人将战舰一寸寸的搜索之后,这才继续向上飞去。

  浑身僵硬已经变成了木青色的夏颉横躺在卧房的露台上,呆呆的看着天空那些战舰起飞、检察、爬升的过程。旒歆坐在露台的栏杆上,翘着二郎腿,双手托着下巴,歪着脑袋看着夏颉。一脸苦涩的白乖巧的趴在旒歆的身边,旒歆的手指慢慢的抚摸着白的脑门,时不时很‘亲昵’的抓一抓白的顶瓜皮,扯得白身上的鳞片‘啪啪’直响。(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你有长进呀?都和那群不成器的东西一样,敢在外面和海人的女子勾勾搭搭的了。”旒歆自己都还没注意到,她的声音里那股淡淡的酸味。

  酸味,不知从何而来的酸味。总之旒歆看到夏颉身边围着的那十几个美丽俊俏的海人少女时,心头的火气就腾腾的冒了起来。也许,只有白比较明白旒歆的心理,这个自幼在黎巫殿被一群孤僻的老巫公拉扯大的少女,已经把夏颉视为自己的禁脔了――就好像白习惯性的在夏颉的所有房间内外撒尿以圈出他的地盘,夏颉的身上,也留下了旒歆打下的标记――嗯,旒歆心里,夏颉是她黎巫殿的人,是她的私有物品。

  旒歆白嫩的小脚丫细腻得比那半生不熟的蛋白还要来得诱人,薄薄的皮肤下,淡青色的血脉几乎是透明的。她的身上带着一股很清新的草木香气,一种极品的珍惜药草特有的香味。这样一只粉嫩白净香喷喷的小脚丫,抖啊抖的,在夏颉的脑门上踢打来踢打去,发出清脆的细微的‘啪啪’声。

  夏颉躺在露台上,真正是‘哭笑不得’,他想要哭,那已经彻底木质化的脸蛋也露不出一丝儿表情里。他体内的水分都被那可怕的木性巫力给禁锢了,就算他心里再伤心再憋火,也别想流出一滴眼泪来。

  夏颉憋屈啊,他做了什么了?从前世开始,他就是洁身自好的正人君子,那等龌龊的事情是从来不做的。十几个海人少女,他也是被动的碰了碰人家的胸脯啊、手臂啊什么的,他可没有一点儿主动出击的意思啊?旒歆怎么就找上了他呢?

  猛不丁的,前世的好同事好哥们白虎的花又在夏颉的心头回荡:“这个泡妞嘛,所谓打是亲、骂是爱。一个女人若是对一个男人成天里动手动脚的,那,以我从五岁开始,最近二十年来的泡妞经验可以发誓,那个女人已经爱上你了。也许,她自己还不知道,但是,肯定她已经对你有了这么点心思。”

  四相之首的青龙给这段话作了异常精辟的注释:“废话!若不是那女人喜欢了那个男人,那男人又不是她儿子,她成天打着好玩么?”

  夏颉心里,心乱如麻。他勉强转动如今唯一还能稍微动弹一下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旒歆。这小丫头,不会真的喜欢自己吧?不会啊?自己虽然身高过丈,身躯雄伟,这个也算是豪气四溢的,却一点儿也没有小白脸的潜质,旒歆这样一个和自己有着极大差异几乎处于两个世界的小姑娘,会喜欢上自己么?

  前世里,自己是怎么把小花变成自己的老婆的呢?

  夏颉呆呆的回想着前世里自己的感情经历,不过,好像一切都是那样的模糊。一切都有如水中月,镜中花,似乎,自己的那三位同僚很是在背后搞了一些鬼吧?单纯的来说,夏颉也好,前世的夏侯也罢,因为修炼玄武真解的关系,脑浆都快变成土疙瘩了,对于这些男女的事情,几乎是七窍通了六窍的。

  ‘腾、腾、腾、腾’,沉闷的脚步声传来,玄武神龟懒洋洋的咀嚼着一个鲜嫩的果子,慢吞吞的从卧房里爬了出来。他低头看了看躺在露台上动弹不得的夏颉,又抬头看了看一脸生气不断的用脚丫子踩夏颉脑袋的旒歆,慢条斯理的吞下了嘴里的果渣。玄武神龟很温和的说道:“旒歆,外面有人找夏颉,你放他起身吧。”

  旒歆托着下巴,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她不甘不愿的说道:“哦?有人找他?叫那群狐朋狗党给我滚,否则就来这里陪着夏颉吧。”

  玄武神龟缩了缩脖子,怜悯的看了夏颉一眼,转身就要离开。他可是知道,旒歆这丫头不好惹。旒歆的修为不如玄武,玄武体内的土性能量的分量起码是旒歆的数百倍之多。但是旒歆一身的诡秘巫药,这是玄武绝对不愿意招惹的东西。他慢吞吞的迈动步子,一边走一边嘀嘀咕咕的说道:“诶,赤椋那小娃娃好像有正经事情。唔,不过,算了吧。再大的事情,还能天塌了不成?”

  空气中突然响起了水波声,渐渐的,那水浪的声音越来越强,最后变得好似飓风卷起的惊涛骇浪般‘轰轰、哗’的巨响。可怕的水性灵力充盈了夏颉居住的这一套房间,淡蓝色的水光映得旒歆的脸蛋蓝幽幽的,看起来极其诡秘。

  旒歆皱了下眉头,她谨慎的挥出两根木刺握在手上。木刺一点,一缕轻烟射入了夏颉的身体,旒歆站在了夏颉身前,冷声喝道:“装神弄鬼的东西,出来罢。”她右手一点,一星淡青色的雷光已经呼啸而出,轰向了那满屋子水波里一点乳白色的影子。

  夏颉的身体被那轻烟一卷,身体瞬间恢复了正常。他跳起身来,双手握拳谨慎的护在了旒歆的身后。白则是跳到了夏颉的肩膀上,龇牙咧嘴的发出‘吱吱’的声响,眼里一缕缕血光射出了老远。夏颉安抚的摸了摸白的脑袋,沉声喝道:“海洋神殿的祭祀们,给老子滚出来!玄武!以土克水!”

  玄武神龟仰天一声长吟,那雄浑的声浪所过之处,一圈圈土黄色的能量波纹凭空生出,庞大的,根本无法想象的庞大的土性元力将四周空间内一切其他属性的能量排斥得干干净净。满屋子的水波瞬间消散,一条白色的人影手舞足蹈尖叫连连的托着一颗淡青色的巫雷突然显出身来。那将亚特兰蒂斯搅扰得鸡犬不宁的青年惨叫着在房间里蹦来蹦去,不断的惊呼道:“要炸啦,要炸啦,救命啊!天底下怎能有这么歹毒的东西?”

  一声冷哼,旒歆掐动巫诀,就要引爆那青年手上托着的木性巫雷。以旒歆的实力,这一颗仓促间发出的巫雷若是爆发,足以将数十里方圆内一切生机湮灭,威力大得吓人。她心中却是惊疑,这青年好生厉害,居然能够用一层极其坚韧阴柔的水性力量裹住她发出的巫雷,这修为,可是了不起的啊?

  同样一声冷哼,玄武神龟眼里射出两道黄光,将那青年牢牢的定在了黄光中。那两道黄光好似黄金一样浓烈,土克水,这青年通体都是极其纯净的先天葵水灵气,立刻动弹不得。玄武张开大嘴朝着那青色的巫雷一吸,将那巫雷吸进嘴里,一口就吞了进去。他扭头朝旒歆轻轻的摇摇头,缓缓的说道:“小丫头,出手也太狠毒了。唔,我们这些修炼的生灵,还是不要妄自杀生的好。上天,有好生之德呀!”

  夏颉、旒歆、白同时翻起了白眼。什么叫做不要妄自杀生啊?当日在蛮国的山岭上,可就是这位老人家轻轻的一巴掌,差点把那头倒霉的犼给拍成了肉酱,这叫做不妄自杀生,好生之德?

  那青年却是惊吓坏了,他身体化为一道水波,在那黄光中窜来窜去的想要溜走。可是玄武神龟是什么样的修为?虽然他的境界也就是人间修炼者的境界,可是以他的本体而论,他体内的元力实在是太强了,普通的修炼者哪里能和他相比?

  赵公明的缚龙索都没能捆住这青年,玄武神龟两道目光却将他牢牢的定在了原地。那青年不由得惊恐的叫嚷起来:“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兀那大块头,你,你说请我来做官的,我这才来找你,你,你,你抓我干什么?我,我告诉你,我家水母可不是好惹的!”

  “鸿蒙初开时,五行元灵之一的先天水母么?”金光过处,广成子闪了出来。他深深的望了那青年一眼,微笑着说道:“这位道友,贫道有礼了。贫道见道友一身先天灵气无比清奇,乃是有大根基大缘法的人,可否愿意入我阐教门下?”

  “阐教门下可有我截教门中快活?这位道友,若是你拜我师尊为师,入我截教门来,我多宝却不是一个小气的人,这里有两百件威力极大的法宝,我就赠送给你了。”多宝道人急匆匆的带着满身的霞光瑞气冲了进来,他好似卖杂货的货郎,身体四周漂浮着整整齐齐两百件散发出极强大灵气波动的法宝。仅仅从灵气波动上判断,每一件法宝都有着接近先天级宝物的威力。

  广成子不快的扫了多宝道人一眼,他叹息道:“多宝师弟,你又何必和我争这些?你截教人才济济,还缺少这位道友么?”说到‘人才济济’几个字,广成子、多宝道人的脸色都变得无比的诡异。

  多宝道人扭了扭脸上的肌肉,他同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说到人才嘛,我们截教怎能和师兄你们阐教相比?师兄也是知道的,我截教门下正缺少一些精英弟子,这位道友日后定然有大成就,入我截教门来,定然受重用呀!”</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