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二十九章黎巫之怒上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吱呀~~~呀呀呀呀~~~呱~~~呱~~~’

  凄厉难听的啼叫在天空回荡,数以万计体形比牛犊子还大了一圈的黑色乌鸦在天空盘旋,有如一片不详的乌云,在碧绿的草原上投下了一片阴影。这些被东夷人奉为圣鸟的乌鸦,等着猩红的小眼睛,张开丈许宽的翅膀在天空缓缓盘旋,贪婪的打量着下方无数的新鲜血肉。

  碧绿的草地,沾染了大片大片鲜血的草地。那血是如此的多,多得在草原上汇聚成了一条条数尺宽的小溪。血流‘汩汩’的注入了几条大河,于是河水也变成了粘稠的猩红色。带着刺鼻腥味的河水流进了东夷落日城外那个巨大的湖泊,于是那湖泊也翻起了血浪。水里血腥味太重,那些藏匿在湖底最深处的巨大水兽都忍不住浮了起来,将头探出了水面,惊恐的朝更远的湖区逃遁。

  湖面上飘着数以十万计的尸体,每一具尸体都是被极强横的力量迎面轰中,往往大半个身躯都被轰成了粉碎,只有残肢断臂在水面上载波载浮。一些不通灵智的水兽、大鱼正在吞吃这些尸体,场面一片狼藉。

  以东夷祖地落日城为中心,方圆千里之地已经化为一片死地。横七竖八的不知道多少头插羽毛的东夷箭手的尸体胡乱的被人堆在地上,一道道血流正是从那些高耸的尸体堆中流淌出来。碧绿的草原上到处都是血迹,到处都是被强力巫术命中后留下的巨大痕迹,尸体的臭味和血腥味冲天而起,引得那些天空的乌鸦更加的叫嚣骚动。

  以大夏隐巫殿为首,大夏巫殿天巫殿、地巫殿、灵巫殿、幽巫殿、黎巫殿、令巫殿、幻巫殿、力巫殿、化巫殿九大巫殿为辅,大夏九州九大镇巫殿为羽翼,大夏巫教倾巢出动,趁着东夷人祖地被夺,各大部落和他们王族后羿一族正在闹纠纷,各大部族将派驻在落日城的九羽箭手纷纷抽调回族的关头,一举攻陷了落日城!

  隐巫殿三千六百多位九鼎大巫联手出动,九大巫殿出动的九鼎大巫合计超过两千人,坐镇九州的九大镇巫殿出动九鼎以上大巫一千三百多位,合计七千余名九鼎大巫,率领大夏巫教六成以上的精锐以最无耻的手段偷袭落日城,一鼓而破,落日城内不到五百名九羽箭手第一时间就被力巫殿诸多巫武屠戮一空,随后就是一场毫无悬疑的大屠杀!落日城方圆千里内,所有东夷族人被杀得干干净净。

  金乌原在呻吟,在嚎哭,东夷人的鲜血浸润了这片土地,一道道幽魂在天地中飘荡,控诉着大夏巫教的残忍和狠辣。

  幽巫领了数百名幽巫殿的巫,手持各种以人骨制成的巫器,在金乌原上空缓缓的往来飞行。一道道黑色的波纹朝四周虚空急速扩散,那些东夷人的魂灵儿被那黑色波纹打得粉碎,天地间一片的鬼哭神嚎。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可见这些大夏的巫对于东夷人已经恨到了骨子里。

  隐巫殿八百名隐巫每一人身后都紧跟着十名动作僵硬包裹得好似木乃伊一般的黑衣人,正在草原上仔细的搜寻着。有那躲藏在草窝里、树林中乃至水下、泥土中的东夷族人,都被他们挖了出来,当即处死。草原上所有的牲口,一缕处死。甚至就连地下的老鼠、蚯蚓之类的虫豸,也被他们用巫力诛杀殆尽。鸡犬不留,这是大夏巫教最为狠毒的报复手段。

  那些木乃伊一般的黑衣人更是诡异,他们的巫力是一种死气沉沉的黑灰色,所过之处一切生物都化为枯焦的粉末,就连那些深藏在地下的草根,都无法避过这巫力的侵袭。这些人,乃是隐巫殿的终极巫力――用最弱也是八鼎顶峰的巫的尸体炼制的巫傀儡!这样的巫傀儡,隐巫殿还有很多很多。隐巫殿的巫死后,是不会下葬的,他们的肉体,都会得到最彻底的利用!

  落日城正中的议事大厅已经被摧毁,原地只留下了一个深有近万丈的巨大窟窿,天知道这些大夏的巫用了多么厉害的巫咒来攻打这里。

  那窟窿的旁边,东夷人的大族长,当代后羿正仰面躺在地上,嘴里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叫。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不断的发出最为恶毒的诅咒。“你们无端攻打我后羿一族,你们会有报应的!哈哈哈哈,你们并不能灭我后羿一族的苗裔!我的儿子,我的孙儿不在落日城!你们灭不了我后羿一族的苗裔!”

  后羿在惨嚎,他身边的一块青石板上,他的孙女炛正发出了绝望的哀嚎:“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炛的脸上鼻涕眼泪横飞,小脸蛋扭曲得厉害,已经看不出她原本的模样来。两条五彩斑斓的毒蛇正在她**的身躯上游走,漆黑的蛇信不断的在她娇嫩的肌肤上舔舐,八根漆黑的闪着亮光的弯曲獠牙在她身上时不时的磕碰一下,给炛带来了噩梦一般的可怕感觉。

  突然,炛的身体一抖,她已经吓得失禁了,淡黄色的水迹打湿了青石板,两条毒蛇懒散的慢吞吞的朝她的头部爬了上去。

  后羿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愤怒的咆哮道:“炛!你死罢,像一个真正的东夷好汉一样的死罢!不要留下性命让他们欺辱你!”

  他声嘶力竭的咆哮道:“无耻!你们大夏的巫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无耻?你们,太弈、午乙,你们大夏隐巫和九大巫以及九镇巫联手偷袭我后羿!你们就没有胆量和我后羿单打独斗么?”

  太弈慢条斯理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他那根黑漆漆的木杖,狠狠的一杖捅在了后羿的左腿上。‘啪嗒’一声,后羿的一块肌肉炸裂,已经变成了木头纤维状态的肌肉崩开,没有流出一点儿鲜血。后羿剧烈的颤抖了几下,他的身体剧烈的跳动着,却无法离开地面。他的下半身已经化为数根一般的东西,数以千计的细小根茎深深的扎进了地下,他的生命力和他的巫力,正慢慢的顺着那些根茎流失。

  缩着脖子、揣着双手的旒歆歪着脑袋看着不断叫嚣怒骂的后羿,慢吞吞的伸出淡青色的舌头,轻轻的在舌尖上吹了个口水泡泡。一阵带着浓重血腥味的微风荡过,旒歆舌尖上的口水泡泡慢吞吞的飞落,恰好落在了后羿的身上。一道浓浓的青气蔓延开来,原本只有腰肢以下部位化为数根状的后羿猛的惨叫起来,那木质化的范围急骤向他上半身蔓延,很快他胸口以下的身躯都变成了古怪的青黑色,一根根木质根茎从他身上急速钻出来,钻进了地面。

  后羿的颤抖益发的剧烈,这些钻出他体外的好似树根一样的东西,都是他的神经和肌肉啊!虽然他的大部分肢体都化为了木质状,可是他的触觉反而灵敏了百倍以上,哪怕一片羽毛落在他身上都会带来剧痛,何况是这样活生生抽筋撕肉?

  旒歆翻了翻白眼,慢吞吞的看着后羿说道:“唔,我们联手偷袭你,只是想节省点功夫。我们没时间和你罗嗦。”

  她幽幽的叹息了一声,慢吞吞的说道:“其实,如果真的下毒手的话,我一个人,就可以灭绝你落日城了。唔,不过是一把药的事情啊?”

  叹息了几声,旒歆朝身后挥挥手,几名黎巫殿的大巫急忙殷勤的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一张软榻让她斜靠在了上面。旒歆两只小脚甩啊甩啊,慢条斯理的看着天空的大群乌鸦,淡淡的说道:“好吵闹啊?”

  天空数万只巨大的黑乌鸦突然浑身一僵,好似石头一样‘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这些黑乌鸦砸得地面‘砰砰’乱响,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通体化为了一摊摊清水,没有留下一点儿痕迹的渗入了草地。旒歆朝后羿看了几眼,轻轻的笑了几声。

  演黑脸的太弈和旒歆完成了她的工作,演红脸的午乙上场了。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躺在地上的后羿,满脸是笑的说道:“后羿,你也是一族之长,应该是识时务的。这样吧,你告诉我们九鼎的去向,我以天巫的名义发誓,绝对不会杀你,你的孙女也不会受到虐待,怎么样?”

  午乙‘嘻嘻’笑了几声,很亲热的对后羿说道:“只要你告诉我们九鼎的下落,我们立刻就立刻你们东夷人的领地。而且,只要你乖乖的和我们合作,我肯定会管教管教黎巫这小丫头,不会让她在你们东夷人的领地上胡来的。”

  一旁的令巫冷兮兮的恶狠狠的说道:“黎巫的手段,你们应该是清楚的。如果逼得我们大夏真的不得不那么做,那什么忌讳也就顾不得啦。不要看你们东夷人也是我们巫族一脉,可是真要灭绝了你东夷,想必天神也不会怪罪的。”令巫微笑着,慢慢的走到了炛的身边,轻轻的提起脚,很缓慢的踩在了炛的右脚膝盖上。

  “如果大族长你不配合我们,那,既然已经杀了你后羿一族这么多族人,这仇也结下了,我们不介意做得彻底一点。”令巫阴阴的笑着,他的脚慢慢的加力,慢慢的将炛的右脚膝盖踏得扭曲变形,发出了可怕的骨头断裂和脂肪、肌肉被扭成肉酱的声响。(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炛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她绝望的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爷爷,救命!”双眼翻白的炛脖子一歪,晕了过去。自幼养尊处优的她早就被那两条毒蛇吓得魂飞魄散,如今肉体又受到了最直接的打击,她能忍到现在才晕倒,已经是不容易了。

  后羿疯狂的嚎叫起来,他拼命的扭转脖子,看着令巫的脚又放在了炛的左膝盖上。后羿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极其滑稽的感觉,他惨笑道:“荒唐,荒唐!你们大夏巫教倾巢而出,就是为了你们丢失的镇国九鼎么?这,这,他妈的,你们这群混蛋,我后羿如果能有那本事抢走你们的九鼎,我,我,我他妈的早就带人进攻安邑了呀!”

  太弈又是一杖闷了下来,将后羿的半边大牙打得粉碎。太弈怒斥道:“放屁,放你娘的牙狼屁!他奶奶的,你没那个本事?你没那个本事会派你们东夷人的族老去我们大夏境内杀人么?你没那个本事,前一阵子我们派出三波使者向你询问九鼎的事情,你会把他们赶出落日城么?”

  后羿呆住了,他呆呆的张大了肿胀流血的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没错,一个月前,连续三波大夏的使节跑到了落日城,很是紧张的向他询问关于大夏镇国九鼎的事情。可是,那时候忙着处理族内纷争的后羿,用他们东夷人一贯的高傲和嚣张应付这三波使者,他很是‘调皮’的调侃了这些使节几句,随后就把他们赶出了落日城。因为祖地被人劫走,东夷人各大部落的族长和长老正在向他后羿逼宫,后羿哪里有心情理会大夏的使节?

  可是他怎么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粗暴的将大夏的使节赶走,最后居然将这些该死的疯子给招惹了过来?

  他也没想到,大夏的隐巫殿和九大巫殿以及九镇巫殿,居然同时派出了大半人手攻击他落日城。最为无耻的就是,他们居然是在半夜里先用黎巫殿出产的各种剧毒毒翻了九成的后羿族人,然后才发动的偷袭。更加无耻至极的是,九大巫、九镇巫,这九个和他后羿的修为差不多的大巫联手围殴他一个,最后太弈这个修为比他后羿高深了许多的近乎达到天神之道的大巫,居然在背后给他后脑勺来了一木杖!

  无耻,实在是太无耻了。

  尤其是,这无妄之灾,他后羿太冤枉了啊!

  如果他好生点应付那三波大夏的使节,客客气气的询问他们的来意,然后恭恭敬敬的送他们离开。如果他不把自己的几个儿子派出去弹压那些部族,如果那几个儿子和孙子不把后羿一族八成的军力都带出去,虽然同样无力抵挡大夏巫教的偷袭,但是起码自己有机会带人逃跑!哪里会像如今这样,躺在地上被人用恶毒的手段逼供?

  更加憋屈的就是,这群凶神恶煞给自己用了各种恶毒手段之后,将自己整治得生不如死了,这才流露出他们的来意。

  天神在上,东夷人的历代祖先在上,他后羿怎么会知道他大夏的镇国九鼎被谁抢走了的?

  后羿愤怒的吼道:“就是为了这个理由么?我,我,我赶走你们的使节,不证明是我抢走了你们的九鼎!你们!”

  太弈阴沉的说道:“难道不是因为你记恨我抢走了你们东夷人的祖地,所以你们才动手抢夺我们的镇国九鼎么?”

  午乙益发阴沉的盯着后羿道:“宁可错杀三百万,不可放过一个人。和我们镇国九鼎比起来,你们东夷人的死活算什么?何况,你赶走我们的使节,心中定然有鬼。旒歆,继续上刑!”午乙轻轻的挥了一下手。

  旒歆叹息了一声,她有点心疼的说道:“这老家伙怎么说也是九鼎上品的实力,能给他上刑的巫药,实在是。。。”她眼珠子飞快的转动着,学着夏颉敲诈刑天大风他们的模样,飞快的搓了搓自己右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她细嫩的手指搓得那个快啊,看得太弈和午乙一阵的眼花缭乱。太弈当即扭过头去,当作没看到她的示意。

  冤大头午乙老老实实的说道:“唔,这样么?耗费的材料,由我们八大巫殿负责如何?”

  一旁的地巫、灵巫、令巫、力巫等几个老头儿同时翻起了白眼,同时扭过了头去当作没听到。

  旒歆则是微微一笑,手指一弹,一缕淡黑色的粉末好似一溜儿青烟覆盖在了后羿的脸上。这些粉末好似有灵性的生物,飞快的顺着后羿的七窍钻了进去。后羿的眼睛突然瞪得溜圆,眼珠子差点没跳出了眼眶。他的瞳孔剧烈的抽缩起来,缩成了一个小小的针尖。

  这巫药,将后羿的五感数千万倍的放大,哪怕是蚂蚁摩擦触须的声音,都像是在他脑子里打响了一道天雷;哪怕微风吹过他的身体,都会给他带来刀砍斧劈的剧痛;阴暗的天空投下来的一点儿灰淡的天光,也好似在他眼睛前放了数千个太阳,逼得他的瞳孔几乎缩得不见;四周的血腥味涌入了他的鼻腔,他好似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浸泡在粘稠的淤血中,让他有一种无法喘息的错觉。

  只有味觉,只有味觉暂时没有发挥作用。

  而旒歆扭头朝身后的人吩咐了几句,青鸧立刻从怀里掏出了几颗古怪的红色果实,捣成汁水后灌进了后羿的嘴里。

  这是被夏颉评价成比后世的朝天椒还要辣十倍的可怕玩意,此刻后羿的味觉又被那巫药变得灵敏了数千万倍。这等火辣的液汁一流进后羿的嘴里,后羿立刻发出了莫名的呻吟声。

  呻吟声,后羿已经无法叫出声了,因为他的舌头和咽喉在那一瞬间都被这果实的职业烧得肿大水肿。那可怕的火辣好似在他体内翻滚,后羿身上流淌出来的汗水都变成了淡淡的乳红色,他的血管在跳动,他的肌肉在抽搐。他的血液在以平时近百倍的速度流动,突然间,他脖子上一根剧烈跳动的血管‘啪’的一下炸开,冒着腾腾热气的鲜血一下子喷出了数丈远。

  太弈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用带着点心虚的诡异眼神偷瞥了旒歆一眼。几个大巫同时抽了一口冷气,灵巫低声嘀咕道:“唔,看来,三年前她放在我茶盏中的,还是手下留情了的?这小丫头。。。”

  五感被放大了数千万倍,此刻对正常人再寻常不过的东西,对后羿都是一种极大的戕害。而太弈却还凑到了后羿的耳朵边,运足了巫力大声的喝道:“告诉我,镇国九鼎的丢失和你们东夷人有没有关系?”

  一道道巨雷轰击在后羿的耳膜上,他的脑袋都差点炸开。他疯狂的哆嗦着,两只手紧紧的扣住了自己的喉咙,他喘息不过来了。可是那火辣的汁液已经将他的喉咙烧得一塌糊涂,他哪里能说话?他哪里还能发出声音?他就连正常的呼吸都无法完成了。

  随着旒歆手指连连弹动,几缕颜色各异的烟雾覆盖了后羿的身体,各种极端的疼痛、麻木、肿胀、冰冷、灼热等感觉同时冲进了后羿的感知,几乎瞬间将他的魂灵儿轰成粉碎。他的巫力已经被身体上钻入地下的根茎抽得几乎完全消散,失去了巫力保护的魂魄又被旒歆的巫药一阵折腾,后羿的魂魄对巫术的抵抗力,已经降到了最低点。

  一旁的灵巫恰时动了。他手上多出了一个乳白色用不知名的骨骼雕刻而成的铃铛。随着他手腕轻震,那铃铛发出一连串飘忽的声音。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后羿嘴里喷出一道带着青烟的炽热得几乎要燃烧的黑红色鲜血,他的魂灵中掌管全部记忆的那一魂一魄被强行从他的魂魄里抽出。人的灵魂被活活的撕裂,这等残酷的刑法,让后羿顿时失去了全部的知觉,他那一魂一魄,被灵巫轻而易举的掌控。

  灵巫小心翼翼的打了几个印诀,几道黑色的巫印渗入了后羿的那被抽出的魂魄里,后羿的全部记忆顿时在太弈他们面前一览无遗。</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