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二十八章完美基因下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发黑的带着一些古怪的黄色斑点的舌头慢吞吞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撒拿旦?奥古斯都颤巍巍的抬起头来,朝金钢指了一下:“他在哪?嗯,真是的,没想到一切都这么顺利,嘻嘻嘻嘻!我的孩子这么快就回到了我的身边,真是太好了!嘻嘻,嘻嘻嘻嘻!”

  金钢猛的打了个寒战,他快步走到了地毯的尽头,也不敢抬头看撒拿旦?奥古斯都这个老怪物,而是从腰间解下了一个皮囊,从皮囊里掏出了一个巨大的――用各种古怪的金属打造成的,雕满了各种各样华丽花纹的――大棺材!

  厚重的棺木被金钢轻松的打开了盖子,躺在棺木中静静沉睡的该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里闪动着幽邃的血光,该隐脸上露出了邪恶的阴笑:“赞美伟大的父亲,真的是太美妙了。这种形状打造的能量收集装置,可以有效的提升我的力量。棒极了。”

  缓缓的竖起上半身,该隐慢条斯理的从棺木中爬了起来,他优雅的朝一脸笑容的撒拿旦?奥古斯都行了一个海人的贵族礼节,很亲热的问候道:“我尊贵的父亲呀,您最近身体可好么?如您所愿,我顺利的逃出了亚特兰蒂斯,并且在那个遥远的国度有了一个可靠的盟友。一切,都在顺利的进行着,您的心愿,也许很快就能达成哩。”

  撒拿旦?奥古斯都抿着嘴笑起来,他热情的招呼着该隐:“我亲爱的最最受我宠爱的该隐呀,实在是委屈你了。你身为我最喜爱的孩子,却要背负着叛徒的名义逃离亚特兰蒂斯,就连回来看望我,都要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我亏待了你呀!”

  该隐若无其事的耸耸肩膀,他冷笑道:“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在那些愚蠢的家伙眼里,我该隐只是海洋神殿制造出来的战争机器而已,他们谁能明白我的伟大以及父亲您的无边威能呢?被他们当作叛徒?哦,不,我并不在意这些。”

  猩红的舌头舔舐了一下湿润的嘴唇,该隐做了一个阴森的鬼脸,他冷笑道:“总有一天,我会把这一切代价都收回来的,不是么?父亲?比如说,那群该死的野蛮的狼,那群下贱的奴隶,那群敢去追杀我的所谓的亚特兰蒂斯的忠诚战士,您不反对我干掉他们吧?”

  撒拿旦?奥古斯都缓缓的站起来,慢吞吞的从那高台上飘下,他微笑着走到该隐的身前,亲热的拥抱了一下该隐:“当然,我的孩子,我最满意的一件作品,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随便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比如说,那些自以为是,以为自己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十一位海洋祭司,我允许你到时候饱餐他们的鲜血。”

  他用力的拍打着该隐的肩膀,无比阴森而狰狞的说道:“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你明白么?你可不要一时冲动,破坏了我那个完美的计划。”

  该隐拘谨而恭敬的低下了头,他笑道:“尊敬的父亲大人,当然,我绝对不会冲动的。”

  抬起头来,该隐兴奋的拉着撒拿旦?奥古斯都的手,走到了他那巨大的棺木旁:“父亲,太奇妙了,这种形状的能量汇集装置,让我的力量上升得很快。您,能帮我再制造十三具么?我的那十三名后裔,也需要它们呀!”他笑得很开心:“您看,我也正是凭借着它,才避开了那些巫的搜索哩,它能有效的隔绝一切的能量扫描。最少,绝大部分吧?”

  撒拿旦?奥古斯都用溺爱的眼神看了该隐一眼,一脸无可奈何的说道:“好吧,好吧,我答应你。制造这些,可要耗费不少的东西和能量。可是,谁叫你是我最心爱的孩子呢?”

  他摸了摸那口金属棺木,低声叹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有机会返回亚特兰蒂斯,正好有一样东西已经完成了,你正好用得上。跟我来吧。”他拉着该隐,转身朝他宝座下的那高台行去。

  该隐微笑着,他无奈的耸耸肩膀道:“哦,的确,一切都很顺利。原本是想要叫金钢趁着大夏和海人交战的混乱时机送我回来的,可是没想到,他居然有机会混入了夏国的使节团,实在是太棒了。能够再次见到父亲您,实在是让我高兴呀。”该隐目光闪烁,很热烈的看着撒拿旦?奥古斯都的――脖子上的大动脉。‘哧溜’,该隐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吞下了一口吐沫。

  撒拿旦?奥古斯都彷佛没有注意到该隐的小动作,他慢吞吞的在那高台上好似胡乱的拍了几下,一道闪动着蓝色光芒的狭窄门户打开了。他拉着该隐迈进了门户。该隐回过头去,指着金刚用命令的口吻说道:“看管好我的能量收集器,否则我会让你的大王杀掉你的。。。全部族人。”该隐阴阴的笑着,金钢无声的点了点头。

  门户内是一条笔直向下的蓝色光道,撒拿旦?奥古斯都和该隐在蓝光中慢慢的向海洋深处沉下去。两人刚开都没有说话,过了很久,两人大概都快下降了一万多丈,光道外已经出现了数百丈长的章鱼和近千丈长的鱼龙之类的怪兽时,撒拿旦?奥古斯都才自自语般问道:“我的孩子,从你上次去安邑夺回海神之权杖,一直到这一次你去了那个野蛮的国度,你觉得那些野蛮人和我们亚特兰蒂斯的实力对比,怎么样?”

  该隐用一根尖锐的手指在光道上划拉划去,发出细碎的尖锐声响。他沉默了好一阵子,才有点犹豫的说道:“如果是地面战的话,我们亚特兰蒂斯的军队,还是很难战胜他们。您要知道,夏国还有很大一部分军队放在了他们另外三个方向的国境线上。和我们交战的军队,只是他们直属于国王指挥的一部分。甚至他们国内的那些重臣,他们的私人军队还留在自己的领地里。”(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

  掐着指头盘算了好半天,该隐这才抬起头来叹道:“如果父亲您不发动神殿的全部实力,在地面上我们最多和他们保持僵局。”

  撒拿旦?奥古斯都的脸蛋抽搐了一下,他低声嘀咕道:“不,当初我们亚特兰蒂斯刚刚来到这片大陆的时候,我和他们巫殿的大巫签订了相互不许出手的协议。他们九大巫殿的主人不允许出战,我,以及神殿的那些资深的大祭司,也严禁出手。这是我当年耗费了几乎海神权杖所有的能量才勉强争取到我们亚特兰蒂斯人的一线生机。”(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

  沉吟片刻,撒拿旦?奥古斯都阴沉的说道:“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我是不可能真正露面和他们交手的。太危险了,太可怕了,他们的那九名大巫,还有那些隐藏在黑暗中不知名的强者。可怕呀,和我同一个时代的所有海洋祭司全部陨落了,只有我,勉强活到了现在。可是我的身体,也快崩溃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良久的沉默之后,撒拿旦?奥古斯都摇摇头,两人已经到了光道的尽头,他们面前,就是一扇明亮的光门。

  撒拿旦?奥古斯都双手闪烁着一丝丝一缕缕好似蜘蛛网一般在空气中摇曳的黑蓝色幽光,慢慢的按在了那光门上。一声极其轻微的空气对流声后,两人已经被挪移到了一个宽敞而明亮的大厅内。

  大厅的天花板是很明净的乳白色,柔和的白光从天花板上照下来,不刺眼,很明亮。光线从四面八方照来,地板上看不到人的影子。

  很多身穿的黑蓝色祭祀长袍的神殿祭司在这个长宽都有数里的大厅内忙碌着。稀奇古怪的机器到处都是,一座座巨大的水晶容器闪动着各种奇怪的光芒,里面漂浮着人体以及各种古怪的生物肢体。大厅的墙壁半腰里,是一条条环形的天桥,身穿血红色铠甲的海人战士以及一具具没有蒙上仿生皮肤的杀戮者机器人在那天桥上缓步游走,防守极其严密。

  撒拿旦?奥古斯都带领该隐走进大厅的时候,所有的祭司、战士同时跪在了地上。撒拿旦?奥古斯都低声的‘嗯’了一句,这些人才站起来继续自己的工作。两人穿过突然间紧张了十倍和忙碌了十倍的大厅,从大厅另外一端数十扇门户中正中的那一扇走了进去。

  漫长的甬道内戒备森严,到处都是各种闪烁的光芒和一条条笔直的光线扫来扫去,时时可以听到沉闷的电子声在甬道内回荡。每隔五六丈远,低矮的天花板上就有一盏急速旋转发出红蓝二色光芒的灯盏,通道内的气氛极其压抑,极其的紧张。

  通道的尽头,一排近千名海人战士穿戴着全封闭式的铠甲,手持小型的高能湮灭炮站在一扇小小的门户前。这些战士的铠甲和普通的海人战士身上所穿的又大为不同,他们的铠甲都涌动着极强的能量波动,甚至可以看到一片片湛蓝色水花在他们铠甲上不断的迸射出,化为一片片极小的水幕覆盖在铠甲上,可见这些铠甲拥有的极强防御力。

  撒拿旦?奥古斯都走过这些无比警惕的士兵,走到了那扇只容一个人出入的小门前。

  若是夏颉在这里,他会惊奇的发现这扇门户上使用的各种验证技术,都是前世里他所熟知的玩意。

  食指的指纹、双目的视网膜、唇纹,以及最后滴进一滴血的dna验证,最后撒拿旦?奥古斯都还往那门户内注入了一道黑蓝色的能量,那扇门户才缓缓的挪开。厚达十丈的门户,可以抵挡相当程度上的攻击。

  一缕缕白色的冷气从敞开的门内朝外面蔓延开来,撒拿旦?奥古斯都拉着该隐走进了这扇门,谨慎的将那大门关闭。他颤巍巍的说道:“孩子,这里的一切,是最高的机密。绝对的最高机密,你所见到的一切,都不能向外讲,你知道么?这里是我们亚特兰蒂斯的最高机密。”

  该隐气得嘴里四颗金色的獠牙痒痒的,最高机密?他什么都没看见!

  这里是一个四方形的大厅,大厅的墙壁是古怪的青黑色,上面雕刻了无数拳头大小的扭曲文字。肃穆而充满了历史的沧桑,这间大厅的年代应该是极其古老的。

  而大厅的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开辟了无数个门户,每一扇门都恰好能容纳一个体形普通的人出入,除了这么门户,该隐什么都没看到。

  撒拿旦?奥古斯都得意的磕了磕光秃秃的牙床,他紧紧的拉着该隐,朝其中一扇门户走去。

  又推开了一扇门,顺着门后细长的通道七拐八拐的走了一阵,两人到了一间小小的房间内。

  长宽不过四五丈的房间,高有十几丈,给人的感觉极其的压抑。

  房间正中是一个小小的祭台,底座边长三尺多的祭台高有两丈许,一道朦胧的蓝光从天花板上射下来,笼罩了整个祭台。

  祭台最上方,一个拳头大小的水晶球悬浮在那一道蓝光内,水晶球的正中,是一点殷红的血液。那血液透出了点点金色的光芒,似乎在水晶球内沸腾翻滚。那么小的一滴血液,却给了该隐好似汪洋大海在愤怒的掀起滔天巨浪的错觉。

  “孩子,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么?”撒拿旦?奥古斯都痴痴的看着那一颗水晶球。

  “诶,不知道。。。但是,我感觉到,那一滴血,非常的美味。”该隐的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凭借着血族的本能,他察觉到那一滴血中蕴含了十几种极其玄妙的能力,非常的强大。

  歪着脖子看了该隐一眼,撒拿旦?奥古斯都走到了那祭台下,随手在那祭台上拍了一掌。一小块祭台慢慢的挪开,撒拿旦?奥古斯都从里面取出了两个精巧的青铜酒杯。

  他走到房间的一角,随手在那墙壁上拍了几下,那一堵墙壁都缓缓的升起,露出了墙壁后面被纯金锁链扣在十字架上的十几名美丽的海人少女。这些少女的嘴里堵着厚厚的丝棉,**的身躯被那纯金锁链扣得死死的,丝毫都不能动弹。她们美丽的大眼睛里闪动着泪光,惊恐的看着朝她们走过去的撒拿旦?奥古斯都。

  “嗯,这些都是最极品的处女。”撒拿旦?奥古斯都抿着嘴微笑:“每过三年挑选神殿圣女的时候,测验时总会有一批很不错的小姑娘失踪,哦,那群笨蛋都以为她们被海神带走了。可是只有我知道,她们在这里。她们依靠这房间内的维生系统存活,嘻嘻,嘻嘻嘻嘻,很好。”

  好似在市场上挑选猪羊的屠夫,撒拿旦?奥古斯都在这些少女的**上、肚子上拍打了一阵,挑选了一名少女,用指甲在她的动脉上划破了一个小小的口子,小心翼翼的用那青铜酒杯接了两杯热腾腾的鲜血。

  父子两人手持酒杯,相互碰了一下杯子,同时将那热腾腾的鲜血喝得涓滴不剩。两人同时微笑着说道:“鲜血就是生命!”

  该隐微笑着擦拭了一下嘴角的一缕血迹,他不断的用眼角余光偷瞥那颗悬浮在祭台上的水晶球。

  撒拿旦?奥古斯都那好似死人一般的脸上,则是渐渐的冒出了一丝血色,他幽幽的说道:“是啊,鲜血就是生命。如果不是有这些可爱的小姑娘的鲜血,我又怎么能熬过这么多年?鲜血是神奇的,我的孩子,也正是因为我在鲜血上的领悟,才让我产生了制造你的想法呀!”

  他微笑着指着自己的心口说道:“该隐,我最亲爱的孩子。从我身上取出的一点儿蕴含了我本源生命力的鲜血,从而诞生了你。”

  他指着那水晶球微笑道:“而那一滴鲜血,是和我同年代的十一名在和大夏巫殿的主人战斗中陨落的,我们亚特兰蒂斯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十一位海洋祭祀的本源鲜血。”

  该隐的眼珠子变得锃亮锃亮的,两颗眸子好似两盏血红色的小灯泡,那等血红色的光芒,让这小小的房间都覆盖上了一层血色。

  撒拿旦?奥古斯都微笑着,他拍打着该隐的肩膀,微笑道:“外面的情势发展得不错,一切都在按照我的计划前进。可是,我的孩子,你是我的计划中最后一道保险,我最后的依靠呀!”

  他哀叹道:“所以,虽然我舍不得让这些老朋友彻底的失去机会,但是,我觉得,把他们的本源鲜血作为奖励送给你,让你提升一点点实力,是更加合算的事情。该隐,这滴鲜血是你的了。”

  四颗金色的獠牙从该隐嘴里探了出来,他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了,他只能急骤的喘息着,好似渴望骨头的小狗一样看着撒拿旦?奥古斯都。

  撒拿旦?奥古斯都微笑着,轻轻的抚摸着该隐的脸蛋,他轻柔的说道:“孩子,你这一次回来得很及时,很顺利,很是时候。唔,记住父亲得计划。为了这个计划,你应该明白怎么做么?”

  他伸手一招,那水晶球已经落入撒拿旦?奥古斯都的手里。他恋恋不舍的抚摸着那颗水晶球,低沉的说道:“我和他们十一人的本源鲜血混合在一起,就是我们亚特兰蒂斯最为完美的基因组合。也正是出于这个目的,我才制造了你啊,该隐。你们从鲜血中获得能量和能力的本能,是我耗费了数千年的岁月才研究出来的呀。”

  水晶球落入了该隐的手中,撒拿旦?奥古斯都轻柔的说道:“交给你了,该隐,亚特兰蒂斯完美基因的拥有者。努力吧,我等着看最终的结果。你知道我的最终目的的,不是么?”

  该隐紧紧的抓着那颗水晶球,恭敬的跪在了撒拿旦?奥古斯都的面前。</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