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二十八章完美基因上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亚特兰蒂斯岛附近的海面上起了白雾。海风轻拂,白雾慢慢的飘到了岛上,静静的浸润了那些华美的宫殿,游荡在宽阔的街道上。

  海人的城市并不是一个适合夜行人行动的地方。到处都是寻欢作乐的男男女女,随处可见一架架马车停在路旁,那些衣冠华丽的男女就在街头巷尾兴奋的热吻着,还有激情四溢的青年男女或者青年男男、青年女女之类的组合在比较暗一点的角落里扭动着身躯,喘息着,呻吟着,喷洒着年轻人的热情,同时给亚特兰蒂斯的浮华以及堕落增添了一点儿粉红色的气息。

  金钢裹着一件亚特兰蒂斯人的长袍,面目都笼罩在了披风下,缓缓的行过了一条条街道。路边停靠的马车在剧烈的颤抖着、‘嘎吱’有声的摇晃着。白色水雾在齐人腰部的地方飘荡,让金钢好似没有腿的幽灵在路上晃了过去。到处灯火通明,到处都是夜行作乐的男女,金钢只能学着亚特兰蒂斯人那古怪的故作优雅和端庄的步伐,缓缓的朝前行走。

  在街灯和喷泉中透出的奇异光芒映照下,明亮如白昼的亚特兰蒂斯并不适合金钢这样的人出门执行某些隐秘的任务。每一对男女或者男男或者女女大笑着相互搂抱着从金钢身边走过,金钢的肌肉都本能的绷紧。好几次他都差点挥出重拳击杀那些碰触了他身体的人。若非他强行克制了自己的本能,怕是一场屠杀已经在大街上发生。

  艰难的避开了那些荒唐的海人,紧张的行过了数十条街道,在几座宫殿群七拐八拐的走了一圈,金钢靠近了一座用淡蓝色的美玉做地基,地面建筑通体用黄金和黑色的巨石搭建的神殿。一路上他不断的朝那些隐藏在宫殿外阴暗角落里同样身披全身都笼罩在黑色披风内的人打着古怪的手势,那些人静静的给他让开了道路,让他长驱直入,走到了神殿的大门外。

  神殿的台阶很高,一百多级台阶是用一整块海蓝色美玉雕琢出来的。台阶宽有数十丈,无比的威风和大气。台阶的尽头两端处有两尊高有十几丈的古怪雕像,是两名有着鱼尾的男子手持三叉戟朝天猛刺的形象。

  金钢步伐轻快的踏上了台阶,快速的走到了神殿大门外,朝门口一名身披湛蓝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含糊的说了几个字。那男子朝金钢打量了一阵,无的点点头,领着他走进了这座神殿高近乎百丈,却只有三丈许宽,让人无比压抑的巨门。

  一队身披海蓝色战裙的精壮武士从门内行了出来,在门外站成了一个小小的方阵,摆出了一副不让任何人进入神殿的架势。同时那门户上几个扭曲的字符上荡漾出一道蓝色水波,将门户遮盖得严严实实。整座神殿也被一层厚重的蓝光覆盖,一声声悠长而厚重的祈祷声在神殿的附近盘旋,一股神圣的宗教味儿在空间中弥漫,不知名的力量开始谨慎的扫描神殿方圆数里内的每一寸土地。

  瘦瘦高高的穿了一套海人卫兵全套行头的赤椋谨慎的从远处一座宫殿的柱子后快速退走,正好避过了虚空中几缕神念的扫描。他朝那被蓝光覆盖的神殿望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狞笑:“夏颉大兄果然是好见识,半路上让我溜下车却是有先见之明的。难怪这金钢平日里大吃大喝好似饿了几天一般,今夜却不肯和我们去那莫维尔的庄园参加宴会。哼哼!”(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登录一起看文学网,支持正版文学)

  赤椋快速的掠过几条街道,到了一处僻静的花园内。他跳上一颗大树,在上面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树下,一个海人巡逻兵**着身体倒在那里,双眼翻白,脖子里发出‘咯咯’的怪声。赤椋跳下树来,将自己身上的那一套巡逻兵的行头丢到了那倒霉鬼的身边,拍拍手扬长而去。

  神殿内,金钢揭开头罩,朝四周看了看。这是一条很幽邃的通道,呈三十度的斜角通向地下。通道只有两张多宽,很昏暗,只是依靠着左右墙壁上镶嵌的海蓝色宝石发出的幽光照明。每隔十丈镶嵌一颗的宝石下静静的站立着一名名身材极高的精壮卫兵,他们身穿全套的海蓝色战甲,手持闪闪发亮的双手大剑,目光凝视着前方的一点,纹丝不动。

  金钢的朝这些士兵扫了几眼,不错,在海人中能有这样的士兵很不容易,这些士兵的肉体居然都达到了九等巫武的水准,精神力也很是不弱。加上他们身上那海蓝色铠甲散发出的隐隐的水性能量波动,他们应该有着不错的战斗力。

  金钢和那领路男子的脚步声在通道内回荡,走了大概有一刻钟左右,不知道已经到了地下多深的地方,前方终于出现了一扇用赤金打造的大门。高五丈许的拱门上用海蓝色宝石镶嵌出了一副星图,一道道幽蓝的光芒在那些宝石中流窜,整座门户都覆盖在一层厚厚的蓝光下。

  领路的男子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根尺许长的黄金权杖,重重的在门户上用古怪的节奏敲了几下。

  大门缓缓的敞开了。那男子低沉的说道:“进去吧,里面有接待你的人。”

  金钢朝他点头示意,大步走进了门户。那男子右手朝那大门一招,大门无声无息的在金钢身后合上。

  门内是一个直径近百丈的圆形大厅。地面是用美玉铺成的,光洁得可以当镜子使用。大厅内陈设很简单,几张纯金铸造的长条方桌放在正中间,十几名身穿血红色铠甲的男子正围着方桌玩着一种金钢没见过的游戏,一种古怪的小纸片在他们手上不断的抽进抽出,桌上还堆着一堆堆的闪动着蓝色光芒的钱币,钱币的材质是一种很罕见的蓝色晶体。

  除了这几张方桌,大厅内还有几套沙发随意的丢在地上,其他的数十名同样穿着血色铠甲的年轻人正懒散的躺在上面休憩。还有一些人正围在角落里的一个小酒柜前,端着美酒不断的轻声谈论着什么。

  大厅看起来比较凌乱,但是金钢一眼就看出,若是有人闯入,这些正在赌钱或者正在休憩或者正在品尝美酒的男子,正好能从各个角度发动致命的攻击――全方位,没有任何死角。

  而这些男子的实力么。金钢的瞳孔缩成了针尖般大小。这些男子的肉体似乎都经过了某些特别的萃炼,和大巫们用巫力萃炼肉体不同,他们的肉身所受到的萃炼是一种以金钢的见识所无法理解的手段进行的。他们的肉体居然都达到了普通的一鼎巫武的程度,很强大。但是,似乎这种改造的手法很有些问题,因为他们的生命本源都受到了极大的创伤。金钢看得出来,他们的寿命最多还有三十年。

  一种透支生命力进行的改造。金刚作出了这样的判断,同时在心里不屑的诽谤了这些男子几句。大巫们的实力越强,寿命就越高。而这些海人男子,他们的实力越强,寿命却变得越短。这也许就是他们取得这么强悍力量的代价。

  正在方桌前玩那些小纸片的一名金发男子随手将手上的纸片丢在了桌上,自己面前的一堆蓝色钱币也随手推了出去。他站起身来,朝金钢深深的看了几眼,用轻柔却带着一点儿古怪的‘咕咕’声的嗓音问道:“你是,他的使节?”

  金钢朝他点点头,低沉的说道:“他也在。”

  金发男子缓步走向了金钢,站在金钢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阵。过了好一阵子,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下自己和金钢的高度差,嘀咕道:“你的块头很大嘛,不知道你的实力有多强。你,能吃得起我的一拳么?”

  他虽然比金钢矮了一个多头的身高,却用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俯瞰’着金钢:“听说,你们夏国的巫,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战士。你们没有吹牛么?我可没看出你哪里比我们强大。”他伸出手拍打着金钢的左胸,很下作的捏了几下金钢那爆突的胸大肌,回头朝屋子里的那些男子笑道:“伙计们,他的胸部很丰满,和我们亚特兰蒂斯最风骚的娘们一样,有一个大胸脯!”

  满屋子的男子全笑了起来,他们高傲的,用那种不屑的眼神打量着金钢,放声大笑。

  一名正在喝酒的男子将嘴里的美酒喷出了老远,他大声叫嚷道:“啊哈,这个壮汉很有味道,我知道你们有人同时也喜欢男人,不如,你们谁去把他宠爱一下?噢哟,这家伙看起来是个好床伴!”

  金钢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一丝怒气,他阴沉的说道:“首先,我不是夏人。其次,我可以轻松的杀死你们所有人。”

  金钢轻蔑的伸出一根小指头,狠狠的朝四周比划了一下,他同样不屑的说道:“我,金钢,大王身边的护卫统领,我就用一根手指头,可以轻松的杀死你们!”他同样高傲的抬起头来,冷笑道:“你们,不堪一击。”

  拍打着金钢胸脯的金发男子面色变了,他咬着牙齿冷笑道:“哦?是真的么?”他的眼睛里突然喷射出疯狂的杀意,狠狠的一拳轰向了金钢的小腹。他咆哮道:“那,你就给我去死。。。啊~~~”

  凄厉的惨叫声让屋子里所有的男子都跳了起来,他们惊恐的看着金钢。

  金钢轻而易举的扭断了面前那金发男子的手臂,另外一只手已经没入了他的胸膛,从他的后心探了出去。金钢那血淋淋的大手上抓着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一滴滴鲜血滴落在光洁的美玉地板上,发出清脆的水滴声。金钢阴沉的扫视了一眼屋子里那些目瞪口呆的男子,低声说道:“狂妄,你们比夏国那些没上过战场的巫家小崽子还要狂妄。以你们这点实力,也敢招惹一名九鼎上品的巫?”

  九鼎上品!

  而金钢跟随夏颉从蛮国出来的时候,告诉夏颉的实力是――八鼎巅峰!

  九鼎上品和八鼎巅峰。这是天差地远的实力。一名九鼎上品的巫武,可以轻松的秒杀数百名八鼎巅峰的巫武。就好像一鼎的大巫,可以轻松的杀死数千名没有鼎位的巫武一样。就好似白去蹂躏一只刚刚出生的还没有睁开眼睛的小白兔,没有丝毫的悬念。

  随手将那金发男子渐渐变冷的尸体丢在地上,金钢看了一眼手上的心脏,随手将那一团还在微微颤抖的血肉丢在了刚才这男子赌钱的方桌上。金钢咕哝着说道:“我不想杀人,大王这次派我出来,不是让我来杀人的。”金钢冷笑了几声,慢吞吞的在衣服上擦干净了手上的鲜血。他低声的、含糊的说道:“不过,如果你们实在是想要那样,杀几个人又算什么?干掉你们,比玩女人还省力气。”

  大厅内的海人男子面色同时变了一下,他们愤怒的朝前逼近了一步。

  正对着金钢,大厅的另外一端的那扇用黑色不知名材料做成的大门突然缓缓打开一条缝隙,一名白发老人从里面探出了半个身子。他阴阴的咳嗽了几声,屋内的这些暴怒的海人男子同时恭敬的低下头,乖乖的回到了自己刚才的位置,继续着他们刚才的活动。

  老人朝金钢招了招手,淡淡的说道:“进来。把你身上带血的东西留在外面。神殿里面,不能沾染这些东西。”

  用力的擦干净手上的血迹,将那染血的披风撕下丢在大厅里,金钢迈步走进了那大门。门户,又在他身后合上了。

  门内是一座奇异的殿堂。宽不过两百丈的殿堂有接近五里深,进门一条淡蓝色的厚实的地毯直通向了殿堂最深处那座高高在上的宝座。殿堂的墙壁、天花板、地板,全部是透明的,可以看到无数古怪的深海生物在轻松的游来游去。除了这条地毯,若是踏在其他的地方,就好似虚浮在海水中,给人一种空荡荡不受力极其不安全的错觉。

  金钢跟着那老头朝前缓步行走,一直走到了地毯的尽头。他前方十丈远的地方,一个高有三十几丈的高台上,那高高在上的宝座里端坐着的,身披黑色的长袍,长袍上用金蓝色的丝线绣出了极其华美的花纹的老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登录一起看文学网,支持正版文学)

  这名老者极其的苍老,披散下来的带着象牙黄的头发和胡须都证明了他经历过的悠久时光。他的眼皮有点浮肿,眼袋耷拉着,面上全部是皱纹,大大的骨架子上只有了一层儿皮肉,好似一座骷髅架子挂上了一件上好的袍子堆在了那宝座里。他脖子上挂着几串极大的黑色珠子,手上带着几个硕大的有极强的能量波动散发出来的戒指,其他的各种饰物更是种类繁多。但是当这老者闭上眼睛时,这华美的长袍也好,各种各样充斥着各种象征性符号或者符文的饰物也罢,都不能掩饰这个老者已经老得只剩下一口气,好似行尸走肉一样的事实。

  可是,当他睁开眼睛,从那浮肿的眼皮下露出一丝儿极其微弱的神光时,他给人的感觉就全变了。

  一股森严的压力突然充满了整座殿堂,殿堂外的那些深海生物惊惶失措的四散奔逃,一会儿的功夫,视线内就连一只浮游生物都看不到了。老者好似突然充满了活力,整座殿堂好似和他连在了一起,殿堂的墙壁、天花板、地板同时闪耀起一层蓝得发紫、紫得发黑的水光,可怕的能量波动让金钢都不由自主的连连后退,不断的后退,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金钢已经被那可怕的压力直压到了进来的大门上。

  那股压力还在源源不断的涌来,虽然只是精神上的威压,却好似实质一样作用在金钢身上,他的骨骼都发出了‘嘎嘎’的响声。金钢的身体哆嗦着,他甚至都无法调动体内的巫力来反抗这股可怕的压力,他只能纯粹的凭借着肉体本能让自己笔直的站在那里。

  不,甚至他的肉体力量都被削弱了九成九,他只有凭借着最后的一点儿力气勉强让自己不跪倒,他喘息着,大声的喘息着,冷汗一滴滴的从他额头上流淌下来。金钢从来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诡异而可怕的人物。

  这老者的实力并不强,金钢能清晰的察觉到,这老者的真实实力比起九鼎大巫也强不到哪里去。可是,他的精神威压有效的让金钢根本无法调动任何一点巫力,甚至让他无法指挥自己的肉体。若非金钢也达到了九鼎上品大巫的实力,他的精神力也强悍到了极点,这名老者仅凭他的精神威压,就能让金钢的精神彻底崩溃,从而沦为他的奴隶。

  这不是实力的真实体现,而是一种古怪的邪恶的力量,一种邪门的法门。或者说,这老者身上有什么古怪的法器,才能让金钢这样的人物在瞬间就被这老者压制得无力还手。金钢敢发誓,给他一瞬间的机会,他可以将这位肉体已经衰老得几乎随时可能瓦解的老头撕成碎片,但是,他就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高台下还有数十名身披黑色长袍的老者。他们目光阴冷的看着金钢靠在那大门上剧烈的颤抖,刚才领金钢进门的老者阴沉的说道:“见到我们亚特兰蒂斯海洋神殿首位大祭司撒拿旦?奥古斯都大人,你应该下跪。”

  可怕的精神威压突然消失,金钢绷紧的几乎崩溃的身体突然失去了压力,他‘咕嘟’一声跪在了地上,长长的喘了一口粗气。他惊恐万分的抬起头来,看着那微微眯着眼睛的撒拿旦?奥古斯都,心悦诚服的远远的朝他行了一个礼:“金钢,见过大人。”

  撒拿旦?奥古斯都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低声的说道:“唔,起来吧。不用拘礼。把这里当作你自己的家一样。”他‘呵呵呵呵’的笑着,笑得很开心,张开的嘴露出了牙齿都掉光的光秃秃的干瘪的牙床。“我喜欢你这样的,充满了活力的年轻人。年轻,真好。”

  脸上充满了回忆和憧憬的撒拿旦?奥古斯都抬起头来,不知道想到了一些什么,过了很久很久,他才幽幽的叹息了一声:“真的,年轻,真好呀~~~看看你那充满了生命力的肉体,看看你体内跳动着的旺盛的生命火焰,年轻。。。真好。”

  撒拿旦?奥古斯都的声音,无法形容。听到了他的声音,金钢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的收缩,好似有人揭开了他的头盖骨将一桶雪水浇了下来,浑身一阵冰寒。那声音很飘忽不定,断断续续的好似随时都能熄灭的风中残烛,但是他就是不肯断裂,死气活样的硬是要在断裂的边缘突然又接上一口气。声音更是很阴冷,阴冷得好似棺木中埋了几千年的老僵尸嘴里喷出的阴风,还是那种得了哮喘的老僵尸喷出来的。

  而且,说话的时候,撒拿旦?奥古斯都的语气很古怪,羡慕、嫉妒、以及一种狂热的想要占有的欲望充斥在他的话语中,让金钢不寒而栗。尤其他那火辣辣的眼神,好似看到了小白兔的饿狼一样火辣辣的眼神,更是让金钢的心脏莫明其妙的剧烈跳动起来。好似撒拿旦?奥古斯都随时都能扑到他身上夺取他的肉体,金钢心里充满了警惕和戒备。</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