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二十七章盛宴下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随后,莫维尔上前几步,朝那发须洁白,长长的银白色胡须都块拖到了地上的老人轻声笑道:“我亲爱的外祖父呀,这位就是夏国这一次的使节夏颉先生。正如您已经知道的,今天他向我们执政院递交了他们大夏向我们亚特兰蒂斯投降的国书,同时还有那数量巨大的礼物。”

  脚步沉重的走上前,夏颉没有向汉?通古拉斯行礼,而是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对面,抓起了一瓶酒。手指轻轻一弹,酒瓶上的蜘蛛网消失得无影无踪,酒瓶通透明亮得几乎能照见人影。随后酒瓶里的软木塞随着一声轻响自动从瓶里跳了出来。

  没有一点儿陈年的果子酒应该有的异味,一股很醇、很干净的酒香从瓶里飘散出来,一旁的莫维尔都不由得抽了抽鼻子,有点心疼的扯了一下嘴角,瞥了一眼夏颉手上的酒瓶。夏颉‘呵呵’笑了几声,好似没看到莫维尔的表情,举起酒瓶朝汉?通古拉斯敬酒:“啊,您就是传说中和我们的巫殿之主有着同样强大力量的海洋祭司么?祝您长命百岁,干!”

  ‘咕咚、咕咚’,东夷人的血酒都能喝掉数十斤的夏颉将手上美酒一饮而尽,随后意犹未尽的又抓起一个酒瓶,又如法施为将酒饮尽。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桌上的五瓶美酒被夏颉喝得差不离,只有最后一瓶还剩下一小半的时候,夏颉才恍然大悟般将瓶口从嘴里拔了出来,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瓶内残余的美酒,擦了擦嘴唇笑道:“诶呀,我忘记你们还没有喝酒了。”

  从桌上酒盘里抓了三个水晶酒杯,夏颉将剩下的小半瓶酒都倒进了酒杯里,随手将酒瓶丢出去,抓起了一个酒杯,故意装疯卖傻的朝汉?通古拉斯和莫维尔笑道:“来,两位尊贵的亚特兰蒂斯的大人,我们干杯!”

  干杯?

  莫维尔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他清楚的看到了夏颉倒酒的那个瓶口上粘着的唾液,还看到了几丝唾液混在酒液中被倒进了酒杯里。他怎么可能喝这杯酒?哪怕就是在外国使节面前失礼,他也绝对不会喝这杯酒!应该说,失礼的是夏颉吧?

  汉?通古拉斯却举起了酒杯,轻轻的和夏颉碰了一下,将那殷红的酒液慢慢的喝进嘴里。闭目沉默了一阵,汉?通古拉斯终于叹息道:“果然是很好的美酒啊。你们大夏,有这样的美酒么?”

  轻轻的将酒杯放在桌上,汉?通古拉斯眯着眼睛,细长的眼缝里偶尔闪过几缕精芒,仔细的打量着夏颉。他的目光让夏颉很不舒服。汉?通古拉斯看起来是一个很衰老的没有什么精神的老人,但是他的目光极其富有侵略性,好似刀锋要把夏颉劈开仔细的解析一般。这等侵略性的目光,夏颉只是曾经在南方山林里那些发狂的野兽眸子里见到过。

  “这个老家伙,是个很危险的人哪!”夏颉从南方山林发狂的野兽,又想到了前世里他们特勤局四相集体出动抓获的一名精神错乱的异能者,一名利用自己的异能造成了连环杀人案的异能者。同样颠狂,同样的富有侵略性的目光。

  重重的将酒杯顿在了酒桌上,夏颉冷哼道:“你们不要看不起人,我们大夏不会比你们海人差到哪里去。美酒?你们这也叫做美酒么?和我们那边的蜂蜜水差不多的东西哩!真正的美酒,真正的烈酒,你们见都没见过!”他高高的昂起头,用那种打量乡下土包子的不屑眼神上上下下的瞥了汉?通古拉斯一阵,这才补充道:“有机会还请大祭司去我们安邑做客,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美酒。”

  嘴角朝上方微微一勾,示意自己已经笑过了。汉?通古拉斯双手撑在酒桌上托住了自己的下巴,慢吞吞的说道:“安邑?你们的安邑已经被毁掉啦,你们的美酒,怕是也剩不下什么。”不给夏颉开口的机会,汉?通古拉斯闭上了眼睛,有点有气无力的问夏颉:“我,有个疑问,你们夏国的巫可以说是这块大陆上最骄傲、同时也最野蛮、更是最蛮横的生物,你们是真心向我们亚特兰蒂斯投降么?”

  摇摇头,汉?通古拉斯抬起头来,右手轻挥了几下,淡淡的说道:“这次我离开神殿来见你,就是给你们夏人带来了我们海洋神殿的最终意见――为了体现你们的诚意,投降的诚意,我们需要一点儿实质性的东西。”

  汉?通古拉斯眼里射出两道湛蓝色的幽光,他死死的盯着夏颉说道:“这个消息,你回去了秘密的向你们的九大巫殿的主人还有你们的国王汇报,就说,如果想要我们亚特兰蒂斯停止末日堡垒对你们大夏的攻击,你们西边的三个州的领土,我们要了。”

  大夏九州,海人狮子大开口的就要了三个?

  眉头一抖,夏颉沉声道:“这个不难,仅仅是三个州的领土,我们可以交给你们。但是要给我们时间撤走我们在领地上的军队。大概。。。”他望了汉?通古拉斯一眼:“我们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把那三个州完好无缺的交给你们。”

  汉?通古拉斯微微一笑,他点头笑道:“很好,你们本土的三州之地,我们亚特兰蒂斯可以在上面建造坚固的防线,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利益。但是,一年的时间,你们需要一年的时间。那么,我们神殿不能确保你们不会在这一年中做好准备来反击我们呀?”

  夏颉心头一抖,他立刻怒气冲冲的吼道:“放屁,我们还能准备什么?你们把安邑毁了,你们杀死了我们上一任的大王,我们还能干什么?你们的那个破烂堡垒挂在天上这么远的地方,我们能怎么办?你还想要什么保证?我们没办法给你们任何保证啦!”

  耸耸肩膀,抚弄了一下自己的胡须,汉?通古拉斯微笑道:“这是实话,没错,你们夏国的巫都太强大啦,因为你们的强大,你们没有什么太多的办法让我们相信你们会投降。谁知道你们会否有一种巫术,将你们的战士送去我们的堡垒中呢?”

  “或者,你们会不会派出一队精锐的战士,抢夺我们的战舰飞到堡垒里?”一旁的莫维尔恶意的笑着,恶意的看着夏颉直乐。他乐坏了:“比如说,你们这个使节团一百多人,如果抢夺了我们的战舰飞去了堡垒里,那么。。。”‘嘿嘿嘿嘿’,阴笑了几声,莫维尔端起桌上的酒杯将那美酒一饮而尽,随后他面色突然变得微微发白,掐着脖子拼命的吐起口水。

  “你这个。。。白痴!”汉?通古拉斯愤怒的瞪了满脸苦涩的莫维尔一眼,随后扭头朝夏颉冷哼道:“当然,你们大夏有一样东西是绝对可以代表你们夏国向我们亚特兰蒂斯臣服的诚意的。‘原始巫杖’!”

  汉?通古拉斯的白须和白发同时飞舞起来,他身体外蒙上了一层厚重的蓝色水波,他站起身来,两只干枯的手爪抓住了夏颉的衣领,大声的咆哮道:“原始巫杖,和我们的海神之杖同一个等级甚至更强的神器!如果你们夏国把那巫杖献给我们亚特兰蒂斯,你们夏国的人将会享有我们亚特兰蒂斯的公民权。否则,我们就将彻底摧毁你们夏国!”(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登录一起看文学网,支持正版文学)

  汉?通古拉斯恶狠狠的将干瘪枯瘦的右掌在目瞪口呆的夏颉面前划过,他阴森的、恶狠狠的吼叫着,口水喷了夏颉一脸。

  “原始巫杖,我们知道那东西还在你们的巫殿中保存!把那东西给我们亚特兰蒂斯,否则我们就摧毁你们的整个文明,杀光你们所有人。”

  汉?通古拉斯喘息了几声,他身上的蓝光慢慢收敛,他有气无力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淡淡的说道:“回去告诉你们的国王和巫殿的主人,我们亚特兰蒂斯赐予你们三。。。不,一个月的时间,你们献上原始巫杖,否则,我们会摧毁你们,全面的摧毁你们。夏国,你们夏国,这样强大的存在,我们亚特兰蒂斯和你们共存于这个世界,我们没有一点儿安全感。”

  竖起一根手指,汉?通古拉斯阴沉的说道:“记住,小娃娃,你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你们知道我们在拖延时间,我们也知道你们在拖延时间,我们双方都在故意拖延时间。大家都不是愚蠢的人,相反,我们都拥有这个世界最优秀的大脑,所以,所谓的阴谋诡计是行不通的。”

  干瘪枯瘦的手指头上突然出现了一枚小小的玉符,汉?通古拉斯冷笑道:“这是你们使节团的东西罢?莫维尔他们这群白痴,他们在执政院门口的谈话应该已经被你们听到了吧?没错,我们的末日堡垒出了一些小问题,我们正在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并没有实力对你们发动攻击。可是,不要小看了我们亚特兰蒂斯。”

  随手将多宝道人炼制的那枚灵符丢给了夏颉,汉?通古拉斯冷冷的盯着面色僵硬的夏颉看了半天,这才说道:“一个月,记住,只有一个月。”

  夏颉身体微微一震,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冷冷的盯着汉?通古拉斯看了好一阵子。最后,夏颉将手上玉符举起,问他道:“你们如何发现的?”

  莫维尔在旁边连声冷笑,他讥嘲道:“不能不说你们夏国的人拥有的能力让我们很吃惊。这片玉石刚开始时居然是纯隐身状态。可是,你们似乎忘记给它充满能量,它在最后能量消耗一空,还发出了那么刺目的闪光,我们怎么可能不发现它?你当我们都是瞎子么?”

  夏颉哑然,他心里一阵疯狂的咒骂,热烈的问候着多宝道人。很显然,他的玉符继承了他出品的法宝一贯的特征――随时可能出纰漏。

  汉?通古拉斯敏锐的察觉了夏颉瞬息间千变万化的表情,他以为自己的一番话已经震慑住了夏颉,于是他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就要施展他们海洋祭司特有的法术离开。他甚至决定了要多耗费一点力量,让声光效果更加的宏大和辉煌一点。因为他想要进一步的加深在夏颉心头的分量。

  一道道蓝色的水波一汉?通古拉斯为中心朝四周扩散,一道道小小的浪花在那蓝色的水波上掀起,渐渐的化为数米高的白色浪头。空气中充盈着轻柔而阴寒的水属性能量,朦胧的蓝光覆盖了这一片果林。

  汉?通古拉斯微微一笑,正要施展出最后的手段让自己在一阵最为光辉和灿烂的强光中遁走,一股无形的大力禁锢住了空气中所有的水性能量。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在一旁吭唔道:“有趣,有趣,你脑袋上干什么顶着这么一个东西?老头儿,你也是水中的同族么?不对,你怎么有肉身呢?”

  夏颉猛的转过身去,他惊愕的看到白天里被海人卫队追杀的那青年男子正抓着一只香喷喷的烤鹅,坐在他身后的一颗苹果树的枝桠上,大口小口的啃着那鹅肉。这男子一边吞咽鹅肉,一边张开嘴叽叽咕咕的说话,嘴里的肉屑都喷出了一丈多远。

  汉?通古拉斯体内的水性异能刚刚飙升到一个高峰,突然四周的水性能量被禁锢得结结实实,他体内翻滚的异能一阵错乱,他难受得差点没吐出血来。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汉?通古拉斯指着那男子怒斥道:“你是什么人?敢,敢这样戏弄我?”

  莫维尔大惊失色的叫道:“来人啊,来人啊,是那个贼,是那个贼!来人啊!你们这群破铜烂铁,你们在干什么?”

  让夏颉惊愕同时又带着点怒气的事情发生了。果林的地面突然炸开了一道道土浪,一条条高大雄壮的身影不断的自那地下冲了出来。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近千名眼里闪动着血红色电光的杀戮者机器人已经团团围住了这一块草地。夏颉心里大愤,感情汉?通古拉斯这老家伙找自己谈话,后面还安排了杀招啊?居然埋伏的都是机器人,难怪自己一时疏忽没有用神识扫描四周,就没有察觉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给,给我杀了他!”惊骇至极的汉?通古拉斯指着那男子大声的咆哮着。他身上冒出了一圈圈极其强烈的蓝色水光,天空中乌云一阵翻滚,乌云里荡漾着浓厚的水汽,还有一道道闪电隐隐盘旋,显然他已经使出了全力。

  突然一声巨响,一道水缸粗细的电光自那乌云中射了下来,轰向了那男子的头顶。同时近千杀戮者双手举起,十指上射出十道刺目的红光,从四面八方覆盖住了那男子的身体。

  男子呆了呆,突然愤怒的叫嚷起来:“我~只~不~过~是~拿~了~你~们~一~点~点~肉~呀~你们忒欺辱人了!”

  那只被啃掉了大半的烤鹅突然被一层冰晶覆盖,随后极度森寒将那烤鹅化为极细的冰晶碎末飘散。

  他举起了一只手,一方数十丈方圆的水镜凭空出现在他平举的手心上,那道水缸粗的闪电轰在了水镜上,只是给那水镜堵上了一层幽幽的蓝光。水镜略微缩小了一点,一道闪电又劈了下来,闪电被水镜尽数吸收,随后那水镜又缩小了一点。渐渐的,闪电越来越密集,那水镜缩小得最终只有巴掌大小。

  与此同时,数道水幕包裹住了他的身躯,近万道红光射到了那水幕上化为一道道极细的红光在水幕中流窜,最终都被吸入了他手上虚托着的那一面巴掌大的水镜里。

  这男子愤愤不平的瞪了汉?通古拉斯和莫维尔一眼,随手将那一面巴掌大的闪动着刺目的蓝光和红光的水镜砸向了那酒桌。

  他稚嫩的俊脸突然作了个鬼脸,他‘嘻嘻’笑道:“自作自受吧!我不奉陪了。”话音刚落,他就化为一摊清水渗入了地面。

  夏颉想起了金灵圣母所说的这男子可能是先天水灵修成人形的消息,他强大的精神力覆盖四周,朝那一摊在地下急速穿行的清水传了一个问候过去:“前辈可有兴趣往我大夏一行?”

  神识还没收到那男子的回信,那面水镜已经砸在了圆桌上,迅猛的爆发了。

  汉?通古拉斯尖叫一声,猛一挥手一道蓝光死死的护住了他和莫维尔。

  一团极大的蘑菇云自果林中升起,蓝色的电光和红色的激光朝四周疯狂的扫射,强横至极的冲击波化为一团白色的气浪带着巨响扫向了四周,莫维尔家的宫殿群好似纸片糊成的一样瞬间被扫荡一空。

  大地在颤抖,天空在轰鸣,汉?通古拉斯召唤来的数千道闪电拥有极其可怕的力量,加上近千名杀戮者机器人射出的强力激光的能量,这些能量被那男子强行压缩成极小的一团,产生了某些不可知的古怪变化后,轰然暴开。

  方圆数里的庄园被扫成了平地,最靠近果林的海人贵族死伤惨重,起码有三百多人被冲击波轰成粉碎。

  最终是广成子慈悲心发作,朝金光道人打了一个招呼。金光道人一声长啸,背后闪出两道硕大无朋的金色光翼将那一干海人护在了羽翼下。

  身体被爆炸力掀飞到半空里的夏颉,突然受到了那男子神识的传音:“去你大夏?有肉么?”

  夏颉眼睛亮了,他立刻回话道:“高官厚禄,美酒佳肴,你要什么有什么。”

  那男子好似天真的孩童般大笑起来:“妙极,高官厚禄,美酒佳肴,我去!”

  夏颉,立刻就笑了。</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