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二十六章先天水灵(上)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大威力进攻手雷,海人士兵经常使用的一种单兵辅助性武器。也许是科技含量比较高,这种手雷的威力和夏颉印象中前世的八零炮的炮弹威力近似。每一颗手雷内都有黄豆大小的数百粒钢珠,一旦爆发,钢珠四射,杀伤力极其惊人。大夏鼎巫以下的巫武受到这种手雷的正面攻击,也只有落个血肉模糊的下场。甚至那些肉体孱弱的三鼎以下的巫士,也难以抵挡这手雷的威力。

  十几颗高爆手雷将穆图一群狼人以及夏颉他们队伍全笼罩在里面。穆图的金发被烧得一片乱糟,满脸漆黑的他气极败坏的直接兽化,扑向了那男子。其他十几个狼人身上都被钢珠打出了一个个透明的窟窿,壮硕的身体上喷着一道道血泉,他们好似感觉不到疼痛一样,也是愤怒甚至有点歇斯底里的扑了上去。

  夏颉他们强横的实力将那四射的钢珠以及硝烟、冲击波全震了回去,一行人笑吟吟的站在那里,看着广场上那些一本正经正在授课的老者以及那些恭敬的年轻人好似被天雷吓坏的兔子一样四处奔散。一队队身穿铠甲的海人士兵气极败坏的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各种各样的火药枪械发出巨大的声响,数十辆机械传动的老式战车也‘吭哧吭哧’的跑了过来,战车上那碗口粗的炮口已经瞄准了那嘻嘻哈哈没个正经的男子。

  那男子脚下飘忽不定,好似故意戏弄穆图以及那些海人士兵。早就可以冲出包围圈的他抓着那块烤肉一边啃食,一边不断的笑着在广场上跑来跑去。他奔走间时而靠近那图书馆,于是枪声立刻停歇;他的身体稍微离那图书馆远一点,枪声立刻重新响起。

  “嘻嘻,原来如此!你们打不中我,打不中我!”几声嘻笑,那男子居然一屁股坐在了亚特兰蒂斯图书馆最大的入口处,得意洋洋的翘起了二郎腿,眯着眼睛看着天空的太阳,又一口没一口的啃着烤肉。“哎呀,香呀,滑呀,嫩呀,好吃呀。比那海带好吃多啦呀!”

  穆图在那男子身边往来扑击了数十次,每一次都是眼看着能够抓住那男子的要害,却突然指尖一滑,一股阴凉柔韧的力量推着穆图的身体朝一旁子弹最密集的地方飞了过去。那密集的子弹打得穆图身上长毛胡乱炸开,原本油光水滑的皮毛变得斑斑驳驳好不难看。

  “混蛋,你敢戏弄我,高贵而忠诚的亚特兰蒂斯的战士!”穆图在兽化之后,又一次的狂化了。他眼珠变得血红一片,嘴角处大串大串粘稠的涎水滴下,十指上探出了尺许长的利爪,有如一团黑色旋风,扑向了那端坐在图书馆门口啃肉的男子。

  此时四周聚集起来的海人士兵已经有近千人,战车也有近百辆。打扮华丽奢华好似一只只骄傲的小公鸡的贵族巡逻士兵也有了两百多人。他们死死的围住了图书馆正门,却不敢打出一颗子弹,唯恐损坏了图书馆哪怕一根柱子。所有海人都在心里加劲,更有人大声的吼叫着:“穆图大人,杀死这该死的贼!”

  穆图扑击,急速扑击。有如一团黑色的旋风,他瞬息间已经扑到了那男子头上不到三丈的空中。

  那男子已经啃完了手上的一团烤肉。他慢慢的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个很‘稚嫩’的很‘天真’的笑容,那是没有一点儿杂质的笑容。随后,他双手往亚特兰蒂斯图书馆的大门口地板上狠狠一拍,一块长宽高都超过三丈的巨大玉块被他随手提起。

  “呀~~~呔!”

  一声清脆的清叱,那男子挥动那光洁的美玉,一玉块砸在了穆图的头顶上。穆图哼都没哼出一声,甚至来不及躲闪,没有一点儿抵抗力量的被那巨石砸得笔直落地,在图书馆正门那数十级高大的台阶上砸出了一条深深的痕迹。玉块和穆图的脑袋碰撞,那一声沉闷的巨响,就连夏颉的脸都不由得颤抖了一下,那力量太大了,可怜的穆图。

  那些狼人战士怒了,看到自己的首领被那男子轻松的一石块拍倒,怒火直冲脑门的他们根本顾不得计较后果,纷纷拔出了小当量的毁灭炮。十几根漆黑的炮管对准了那男子,炮口同时闪动起刺目的白色电芒。

  “不!”一声凄惨的哀嚎从一侧的一栋小宫殿门口传来,十几个白发苍苍腋下架着巨大书本的老者如丧考妣的软在了那宫殿门口,一名老者很凄厉的嚎叫道:“不能对着那里!你们这群罪人!”

  那男子惊讶的看了一眼在那边痛哭流涕的十几个老者,他歪着脑袋寻思了一挥,十几道刺目的强光已经轰向了他的身体。那边的十几个老者已经有人晕倒在地,这男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双手缓缓的伸出,朝那十几道强光迎了上去。

  一连串密集的细响传来,好似有一根烧红的铜柱子慢慢的放进了清水里,那男子面前荡漾着一层明亮亮的水波,十几道强光在那水波中缓慢的前进,渐渐的被那水波消融无形。男子叹息了一声,有点愁眉苦脸的抓了一下自己长长的眉毛,叹道:“真是小气,不就是这几天在你们这里吃了几块肉么?诶!”

  赵公明突然一声沉喝:“道友,还请留下一叙。”他手一扬,一道金光朝那男子卷了过去,正是赵公明的得意法宝缚龙索。

  缚龙索去势如电,那男子一个不提防,已经被绑得死死的。夏颉正不明白赵公明的用意,那男子却已经轻笑几声,身体微微一扭,突然化为一摊清水泼洒在地,那水光一阵扭曲,哪里还看得到他的人影?缚龙索蓦然失去了目标,一阵盘旋后又射回赵公明手中。赵公明呆了呆,惊呼道:“他,居然就这么走了?好厉害的遁术!”

  不只是赵公明,广成子、多宝道人一干炼气士同是面容惊愕,半响说不出话来。只有他们才知道,赵公明的缚龙索是多么厉害的法宝。就连广成子都没把握从缚龙索下脱身,而那男子却逃得如此容易?

  正诧异中,图书馆对面的执政院门口鼓号齐鸣,数十名身穿红色礼袍手持长号的海人卫兵在执政院门口站成了两行队列,四个美丽的海人少女将一卷红地毯从执政院大门处慢慢的推出,一路摊开到了夏颉他们面前。卫兵们再次举起那丈许长的纯金长号,吹奏出一连串高昂、单调的短音。天空突然多出了几袈海人的攻击机,从上面丢下了无数的花瓣。

  勉强平息了心头怒火的狼人战士们走过去将深度昏迷的穆图扛去了一旁。广场上的海人士兵已经麻利的排成了整齐的方阵,围在了夏颉他们队伍一旁。一队队身穿金甲、银甲、青铜甲,每个人的鼻孔都朝着天空的俊美男子从执政院宫殿的大门缓缓行出,他们招摇过市的绕着执政院门口的广场炫耀了一圈,这才在一旁站定。

  一名手持黄金权杖的中年男子缓缓的从执政院内行了出来,他身后跟着几位同样装束的男子。领队的这男子身材高大,头发银白,威严而端庄,白天鹅绒的长袍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勋带和小巧的纹章,昭显出他高贵的身份。他站在执政院那高高的台阶上,俯视的夏颉一行人。那两列卫兵最前方一名身材额外高大雄伟的金袍男子立刻大声叫道:“伟大的亚特兰蒂斯王国十二黄金贵族元老、元老执政会执政官莫维尔殿下驾到。”

  (支持正版阅读,最快章节,最佳阅读体验,尽在..)

  莫维尔,安道尔的父亲,亚特兰蒂斯执政官中最有权势的人物。他很矜持的举了举手上的权杖,微笑道:“远道而来的客人,欢迎你们。”

  刑天大风在低声的诅咒着:“该死的,他们不是说要过一会才会和我们见面么?我这辈子都没丢过这样的脸,向敌人进献投降的文书?”

  刑天玄蛭抓着刑天大风的手腕,轻声安慰他:“没事的,这封投降书是假的,不是么?”

  广成子却是轻笑着:“看来,他们原本想把我们晾在一旁,没想到方才那男子捣乱了一通,看到他们海人的脸面有损了,这才急匆匆的出来见我们罢?夏颉师弟,你可以去把夏王的国书交给他们了。”

  广成子和其他同门相视而笑,对他们而,这次的出行不过是一次清闲的旅行罢了。能够见到海人这个和大夏迥异的国度,他们感觉不虚此行。和刑天大风他们不同,刑天大风他们心中的压力太大了。献上投降书?这种奇耻大辱让他们高傲的心脏无法承受。就算当年夏王太康失国,大夏也没有向东夷人投降过。可是如今。。。

  夏颉端正了一下身上的衣甲,取出了履癸的文书,顺着红地毯缓步朝莫维尔行去。

  他刚刚走到那台阶前,正要迈上台阶,刚才大声报出莫维尔名字的卫兵已经大声叫道:“跪下!你们是代表你们的王国向我们亚特兰蒂斯投降的,你们没有资格踏上我们亚特兰蒂斯执政院的领地,跪下!你这个野蛮的生物。”

  夏颉的身体一僵,他心头怒火熊熊的烧了起来。蹲在夏颉肩膀上的白也发怒了,他猛的直起了身体,龇牙咧嘴的朝那卫兵发出了威吓的‘咝咝’声。几声脆响传出,白的指头上弹出了尖锐的爪子,他狠狠的在夏颉的脖子上磨了磨利爪,爪子上居然迸出了点点火星。

  看到夏颉脸上肌肉一根根的暴起,以及夏颉眼里渐渐冒出的怒火,莫维尔很雍容的一挥手,笑道:“不,不需要跪下,对于夏国的朋友,我们必须表现出我们亚特兰蒂斯人的礼貌和。。。礼遇。”

  莫维尔走下了台阶,站在了夏颉面前,很温和的笑着:“两个月前,我们在中部领的官员接到了你们夏国传递的友好信息,说你们愿意向我们亚特兰蒂斯投降,不知道是真是假?”

  夏颉将手上黄金为轴的国书举起,冷冰冰的说道:“当然是真。这是我们大王亲笔所书的国书,我们大夏愿意割让除了我们本土九州外的所有西方领地给你们。并且,我们带来了足够证明我们诚意的礼物。”

  “礼物?”莫维尔花岗岩般庄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笑容:“你们,似乎并没有随行的运送礼物的车队。”

  站在台阶上的其他几位海人执政官缓步走了下来,其中一人讥嘲的说道:“或者,我们可以理解为,你们就是夏国给予我们亚特兰蒂斯的礼物?当然,我必须承认,我们海洋神殿对你们夏国的高级战士很有兴趣。如果你们肯配合我们神殿对你们的研究。。。”

  几个执政官同时笑了起来。天空阳光灿烂,几袈攻击机还在不断的抛下各色花瓣,可是广场上的气氛已经变得无比的僵硬和肃杀。夏颉死死的盯着就在他面前几步外的莫维尔,手指已经紧紧的扣住了国书。夏颉在盘算一件事情,如果他现在突下杀手干掉这几个执政官,是否算是一次成功的‘斩首行动’?

  莫维尔笑了几声,他伸出手抓住了夏颉手上的大夏国书,笑道:“不,我们不会这么做的,桑托斯。”他从夏颉手上拔出了国书,权杖朝那桑托斯指了指,笑道:“我们亚特兰蒂斯军事院的桑托斯元帅,同时也是元老执政官之一,是我们执政院的军备执政官。当然,你可以放心,我们亚特兰蒂斯人绝对不会作出那种无礼的举动。”

  夏颉的手指慢慢松开,他高高的昂起头,冷笑道:“当然,想要把我们送进神殿研究,也要看你们有没有那种实力。”

  桑托斯讥嘲的说道:“亲爱的先生,如果你们有能力阻止我们把你们送进神殿研究,你们就不会来到这里献上投降的国书。”

  莫维尔眉头一抖,夏颉脸上却已经露出一个很狰狞的笑容。这一世,他的血脉里流淌着的,可是那些南方蛮人冲动而好战的血液。他身上冒出了一丝丝淡黄色的气流,他低哼道:“那么,您可以试试。但是请注意,你们距离我太近啦!”

  夏颉缓缓的伸出手朝桑托斯抓了过去。桑托斯微笑着看着夏颉的手慢慢的探了过来。一旁的狼人战士以及那些身穿黄金、白银、青铜铠甲的年轻人刚有动作,莫维尔的权杖轻轻一挥,让他们乖乖的站在了原地。

  随着夏颉大手的靠近,桑托斯手上的黄金权杖内流淌出一层粘稠的好似晶液的蓝色光芒。这一层光芒笼罩了桑托斯全身,和夏颉的大手碰了一个正着。一声闷响,桑托斯猛的退后了一步,他手上的黄金权杖上镶嵌的几颗蓝色宝石突然有一颗裂开了几条裂痕。夏颉则是手指猛的一弹,身体踉跄着倒退了四五步。夏颉只觉手指一阵冰冷,一股巨大而阴寒的力量差点震碎了他的指骨。他右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但是在场的人都能看到,他的拳头在细微的颤抖着。

  桑托斯得意的笑了,他浑然不在意的看了一眼权杖上的那颗炸裂的蓝宝石,大笑起来:“哦,果然是夏国强大的战士,但是请注意,这里是亚特兰蒂斯,我们海神的尊贵领地。我们的海洋祭司在这里拥有无穷的力量,你们根本不可能在亚特兰蒂斯伤害到我们任何一个高贵的亚特兰蒂斯人!”

  他矜持而又带着点扬扬得意的说道:“我还是那句老话,如果你们有那个实力阻止我们将你们送进神殿进行深度而细致的研究,那么你们就不会站在这里递交投降的国书了。”

  权杖朝天空的战争堡垒一指,桑托斯带着点狰狞的意味大声笑道:“我们亚特兰蒂斯末日堡垒的威力怎么样?”

  夏颉没吭声了,不得不承认,末日堡垒的威力已经超出了人类想象的极限。广场上原本心中怒气盈胸的刑天大风等人也一下子就泄气委顿下来。面对趾高气扬的桑托斯,他们找不出任何辩驳的借口。甚至刑天大风都开始怀疑,大夏有可能攻击到那末日堡垒么?

  关龙逢的计策里,要夏颉带人来亚特兰蒂斯,看看有没有可能偷取亚特兰蒂斯的舰船溜到堡垒中去。可是关龙逢也说了,这只是好几个计划中并不太重要的一个。刑天大风只能将信将疑的,按下心在亚特兰蒂斯厮混。

  莫维尔得意的笑了,看到夏颉他们的气焰一下就被桑托斯打压下来,莫维尔很开心的笑了。黄金权杖轻轻的敲击了一下自己的靴头,莫维尔绽开了灿烂的笑容,很开心的问道:“好啦,我们会把夏国的国书敬献给执政院全体执政官以及海洋神殿的诸位海洋祭司阁下。今晚,在我莫维尔的家里,我代表亚特兰蒂斯的全体民众设宴欢迎来自夏国的朋友。”

  顿了顿,莫维尔很认真的问夏颉:“只是,不知道贵国给我们亚特兰蒂斯的,代表了贵国诚意的礼物?”

  夏颉咳嗽了一声,后面刑天大风、刑天玄蛭兄弟俩各自掏出了一个漆黑的布袋随手一抖。一千车精金美玉、各色珠宝凭空出现在广场上。在场的海人同时惊呼出声,那些士兵下意识的抬起枪口,所有武器都对准了刑天大风他们。</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