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二十五章亚特兰蒂斯上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咚、咚、咚、咚’,极沉闷的步伐声震得大地都在微微颤抖。

  这是出使海人的第五天。夏颉一行人被巫阵从安邑挪移到了海人中部领的腹地,随后在海人军队的护送或者说监视下,直往海人的王城亚特兰蒂斯赶去。从海人的中部领到亚特兰蒂斯,要经过海人的西部领以及他们的王领,这才能到达那位于海边的城市。

  出于某些忌讳或者某些戒心,海人的接待官员严辞拒绝了夏颉提出的使用海人的运输舰将他们直接运往亚特兰蒂斯的提议。故而夏颉他们一行百多人只能骑着自己的坐骑,以最缓慢的速度赶路――海人的战车根本跟不上夏颉他们坐骑的速度,只能以他们的战车为标准,极缓慢的前行。

  百多人的队伍,却有着广成子他们这一批强悍到极点的炼气士,更有三十名来自于南方蛮国的毒巫随行,每一个最少都是九鼎下品的实力。以夏颉的说法,这三十名毒巫,就是前世里那种大规模杀伤性生化武器。每个人都有着能够让万里疆土化为死地的可怕能力。加上倒霉的被夏颉拉来陪绑的刑天大风六兄弟,金钢他们一行彪悍的蛮人巫武,以及履癸派出的五十名九鼎以上实力的战士,这百多人就有灭国屠城的力量。

  “不仁义,不厚道,不够兄弟呀!”面色憔悴的刑天大风骑在他那匹犼的身上,苦涩的喃喃抱怨着。

  “实在是无耻至极!”刑天玄蛭在一旁咬牙切齿,恨得牙齿直痒痒。

  刑天磐、刑天罴、刑天鳌龙、刑天荒虎几个更是用那最为幽怨的怨妇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夏颉。不就是装一次孙子,拖延一点时间,给海人缴纳一封假的投降国书嘛,又不是叫他夏颉去砍脑袋,为什么他就要把自己兄弟几个给拖拽上?这,简直就是他们刑天家几兄弟人生最大的污点,日后传扬出去,他们还能做人么?

  不过,夏颉的脸皮太厚,他那黄澄澄的面皮纹丝不动,端坐在玄武神龟的背甲上闭目调息。玄武神龟每一步都震得附近数十丈的地皮乱颤,浑厚至极的土性元力从玄武神龟脚踏的大地上翻滚上来,被夏颉一一吸入体内。他可没时间去理会这群伤心到了极点的刑天兄弟。

  看到自己哀怨幽怨的眼神对夏颉没有任何杀伤力,刑天大风立刻开始诅咒起关龙逢!

  “这短命掉脑袋的家伙啊,这献投降书的恶毒主意也是他想出来滴!为什么就要摊在咱们的头上?”

  关龙逢制定的一环套一环的计谋实在是很严密的。因为刑天华蓥成为了履癸的王后,在刑天厄的默许下,四大巫家通过了让履癸集权的决策,以倾国之力应付海人和东夷人的两线威胁。而履癸整合大夏的全部力量,这是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的。为了在这段时间内,不让海人的战争堡垒给大夏造成太大的不可挽回的损失,关龙逢提出,四大巫家的家主附议,履癸最终拍板的决策出来了。

  派一支拥有极强破坏力的小部队去向海人献纳投降的国书,拖延时间,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而这一支小部队到了海人的王都亚特兰蒂斯,还要找机会看看是否能偷或者抢到一艘海人的战舰,潜入海人的战争堡垒去。

  整个队伍都是以不弱于八鼎上品的巫武、巫士组成,最弱的夏颉、刑天兄弟几个,却都有着神兽级别的坐骑,那杀伤力和破坏力更是惊人。只要他们能潜入海人的堡垒,那个直径两万里许的金属疙瘩,不够他们这群人在里面破坏的。

  关龙逢的计划和夏颉的某些主意不谋而合,故而夏颉很干脆的接下了任务。他也正想多立功劳,日后牟取更强大的权力,掌握更多的军队,以便他向东夷人复仇。不过呢,给敌国递交投降书,这是上辈子的特工夏侯想都没有想过的丢脸事情,他上辈子,什么时候向敌人服输过啊?这种事情太丢脸了,故而,夏颉很不够义气的把本来可以脱身事外的刑天大风他们也拽了进来。

  队伍在平原、丘陵上骆绎向西急行,一路上那些和大夏那粗犷厚重的建筑风格完全迥异的小乡村、小农场,让一派逍遥自在的广成子他们啧啧称奇,大为赞叹。限于某些禁令,他们就连大夏的国土都很少履及,何况是海人的领土?夏颉他们心中都有心事,只有广成子他们那颗心已经修练到了不沾染一点儿红尘的境界,轻松自在,好似郊游一样一路欣赏着风景,不断的对海人的建筑和那些百姓发出各种评议。

  除了广成子他们,最为逍遥快活的,就要属赤椋和金钢他们几人。赤椋骑着雨工,那雨工乃是电属性的神兽,往来奔走速度如飞,他的活动范围包括了队伍方圆近千里的地域,时时可见他拎着一大堆的猎物兴高采烈的奔回来。每一次赤椋拎着猎物回来,都会让金钢他们一干蛮人高兴半天,他们会立刻向海人的陪同官员要求就地扎营,升起篝火烧烤猎物,大吃大喝一顿了才肯继续前行。

  海人的陪同官员也由得赤椋和金钢他们胡闹,一路上耽搁了不少的时间,他们似乎也并不急着把夏颉他们带去亚特兰蒂斯,而是面无表情应允了赤椋和金钢他们的所有要求。只是每天夜里扎营的时候,海人的官员们都很谨慎的在距离夏颉他们的营房十里开外的地方露营,不敢和他们厮混在一起。

  这样无味平淡的旅程持续了三十几天,终于夏颉他们踏上了海人王领的土地。

  从海人的西部领通向王领的第一座关卡,就是一座纯粹用钢铁建造的城市。一座城墙高有接近十丈,边长数里,城内建筑都是黑压压的纯粹钢铁原色,没有任何其他色泽的纯为了战争而建造的堡垒。每一座建筑物上都有着大大小小无数的炮口深出来,到处都是荷枪实弹身穿全套的作战铠甲的海人士兵,无数拳头大小的机械昆虫、飞鸟等物在城里乱转,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妙哉!这等细物并无灵智,却行动自如有如活物,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云中子对于这些机械制造的细物有极强的好奇心,趁着在城门口接待他们一行人的海人官兵不注意,他大袖一张,半条街上的机械、昆虫、飞鸟等物顿时被那黑洞般的大袖给吞了进去。以他的修为,那些海人士兵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海人这座城市的监控中心里,突然就是一阵的鸡飞狗跳。

  一名穿戴了一身华而不实没有丝毫防御力,但是无比精美的纯金铠甲的金发青年领了一队士兵在城市入口的大街上接待了夏颉等人。那青年用一种刻板的公事公办的口吻,带着点海人贵族特有的嚣张和高傲,下巴挑起来标准的四十五度角,用两个鼻孔朝夏颉喷出了一团冷气,冷淡的说道:“你,就是那群野蛮的、粗鲁的、未开化的、还处于原始阶段的蠢货派来的使节么?”

  刑天大风脖子上的青筋蹦起来老高,他坐下的犼,那两颗眼珠子都变成了赤红色。这几兄弟如今屁股下的坐骑,可都是通天道人替他们捕捉的神兽一级的玩意,那智商比不少人还要高一点,听到了这青年轻佻不屑的话,这批自尊心极强的神兽,就有了冲上去把他撕成粉碎的冲动。

  幸好刑天大风他们还分得清事情的缓急轻重,强行勒住了自己的坐骑。

  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打了七八个来回的海人青年冷笑了几声,高傲的说道:“我是高贵的亚特兰蒂斯十二黄金家族海尔法家族的直系成员,路路?海尔法。我的父亲是亚特兰蒂斯执政官的成员,我母亲出身高贵神圣的海洋神殿,是一级海洋祭祀。我外祖父是伟大、高贵、神圣的海洋祭司之一,我的血统融合了神殿的神圣和贵族的高贵。我们家族。。。”

  用力的咳嗽了一声,夏颉懒洋洋的从玄武的背上溜了下来,他右手用力的煽了一把鼻涕,随后将那粘着某些不明水沫儿的大手朝路路?海尔法伸了过去:“原来是名门之后,唔,我是夏颉,大夏的。。。那个。。。猛鬼候。有劳您来迎接我们。”

  夏颉的手坚定的放在了路路?海尔法面前两尺处,夏颉看着面色惨白的路路?海尔法,大惊小怪的说道:“难道,握手不是你们亚特兰蒂斯人的礼节之一么?而且,在我们野蛮的、粗鲁的、未开化的、还处于原始阶段的大夏,握手可是代表着和平和友善哩。”

  伸开两只手,证明自己的手上并没有兵器,夏颉很恶意的看着路路?孩儿。夏颉的身后,刑天大风几个坏胚子差点没笑得软在了地上,就是老陈持重、道心境界极高的广成子他们,一张脸也开始抽搐了。

  路路?海尔法呆滞的看了一下夏颉空荡荡的两只手,他缓慢的伸出左手,想要握住夏颉的左手。而夏颉在他伸出左手之前,同样极其不雅观的用左手在鼻子上狠狠的醒了一把鼻涕。于是乎,他的左手上也故意的沾染了一点儿看起来不甚洁净的水沫儿。

  路路?海尔法僵硬在了那里,他的手掌细腻白净,手腕处还有几片蕾丝边儿从铠甲的护腕下探了出来。夏颉能够闻到他身上那沁人心脾甚至都有点刺鼻的香水味。再看看他打点得纹丝不乱的金色长发,以及那无比精心的从额头前飘下的三缕发丝儿,以夏颉前世受到的训练可以明确的分辨出,这是一个有着洁癖甚至到了某些病态程度的年轻人。

  而路路?海尔法那长篇阔论的介绍他自己家族的光辉背景,可以想象他又是一个把他贵族身份放得比天还要高的浮华子弟,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在人前失礼的。故而,夏颉故意给他来了一个两难的选择,是为了保持贵族的风度和夏颉握手呢?还是为了自己的洁癖,不顾风度?(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登录一起看文学网,支持正版文学)

  大街上数十名海人贵族、大小官员以及近千名士兵目光闪烁的看着路路?海尔法,很多人眼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古怪神色。有些人在幸灾乐祸,有些人在用看野人的不屑眼神打量夏颉。

  夏颉一口浓痰重重的吐在了地上,他很恶意的将一点儿土性元力混在了那浓痰里,那口浓痰顿时变得粘稠胶结,而带上了一种让人不舒服的土黄色。‘哒哒’一下,那口痰液还在金属街面上跳动了一下,才粘在了地上。路路?海尔法面色一白,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两只手本能的朝身后藏去。

  可是,夏颉的速度比他快了多少?夏颉的块头比他高了许多,两条膀子更是长得好似长臂猿一样。夏颉只是肩膀朝前微微一探,两只手就握住了路路?海尔法那细嫩白净好似豆腐脑一样软绵绵的手掌,用力的摇了摇。

  夏颉微笑着将路路?海尔法强行的搂进了怀里,连续赶路三十几天,夏颉总共就洗了三个澡,一身的汗味和那衣甲上厚重的风尘扑了路路?海尔法一脸。活力充沛的男人身上特有的‘臭男人味’好似一颗重磅的生化毒气炸弹在路路?海尔法的鼻腔内爆炸,路路?海尔法发出了受惊的小兔子一般急促的尖叫声,好似被**的少女一样疯狂的跳动着身体,有如触电一样从夏颉怀里猛的跳了出来。

  “我们为了两国之间的和平和友谊而来。”

  不等路路?海尔法发飙,夏颉已经一本正经的从怀里掏出了以黑色绸缎做底,纯金做轴的大夏国书。他将那国书恭恭敬敬的递向了面色惨绿无比难看好似要呕吐出来的路路?海尔法,嘴里大声的念叨着两国邦交友好、一衣带水、睦邻友好、和平共处等等等等官面套话。

  几名海人的官员在路路?海尔法背后重重的咳嗽了一声,路路?海尔法呆了一下,用力的将手在甲胄上擦了几下,满脸通红的朝夏颉手上的国书伸出了手。他强行按捺住心头的怒火,一边诅咒着夏颉这个该死的野蛮人,一边用那颤抖的声音说道:“是的,我们伟大的亚特兰蒂斯王国从来不愿意发动盲目的战争,只要你们向我们屈服,我们愿意赐予你们和平。当然,你们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眼看路路?海尔法就要将那国书抓在手中,夏颉突然将手收回,随手将那国书塞回了怀里。他很是纳闷的抓了抓脑门,很是憨厚的朝路路?海尔法笑了起来:“呃,我糊涂了。我们大王说了,这国书,还有那些礼品,都只能交给你们的执政院的执政官哩。呃,路路?海尔法先生,你能代表你们执政院的大人们么?”

  路路?海尔法的身体猛的一僵,他强行的将手一寸寸的收了回来,僵硬得好似花岗岩的脸上勉强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啊,抱歉,我们的执政官们,还有神殿的诸位海洋祭司,正在亚特兰蒂斯等待你们。”

  喘息了一声,勉强忍住下令将夏颉他们当场击杀,路路?海尔法阴沉的说道:“那么,请夏颉先生你们放下身上的所有武器,经过我们的检察后,你们才可以进入我们的王领。从今天开始,将由我路路?海尔法率领一支精锐的战士护送你们前往亚特兰蒂斯。”

  他的鼻孔又朝天翘了起来,高傲而不屑的朝那一批送夏颉他们来到王领的海人军队瞥了一眼,冷笑道:“这群卑贱的奴隶,他们没有资格踏上亚特兰蒂斯的土地。”他很优雅的做了一个手势,朝那些站在夏颉身后的海人官兵冷笑道:“你们,可以回去自己的驻地了。”

  那一队受到了极大侮辱的海人军队恭敬的朝路路?海尔法行了一个礼,没有一个人表示出任何的不满和愤怒,乖乖的转身离开了这座钢铁城市。刑天玄蛭目光微动,盯着那群海人军队看了又看。

  经过了一番‘周密’而‘彻底’的安全检察,将夏颉他们身上最后一点铁星都给刮了下来,仅仅给夏颉他们保留了手镯啊、玉佩啊、玉簪子啊、玉戒指啊、不到巴掌长的玉刀啊、腰间佩戴的锦囊啊等饰物,路路?海尔法总算是放下心来,领了三千名海人士兵,‘护送’夏颉他们朝亚特兰蒂斯行去。

  夏颉他们心里一阵暗笑,要说这些海人不小心罢,他们连白身上的鳞片都一片片的掰开来查了又查,反而给白抓了不少跳蚤出来,让白舒服得在夏颉的肩膀上直打呼噜。要说他们小心罢,所有强力的巫器、法宝都被夏颉他们携带了过去,反而是那些拿在外面装模样的刀剑啊、弓箭啊什么的都被扣留了,这让他们如何能不笑?

  就好似如今骑在一头角鹿背上的广成子,他手里不断的玩耍着一枚金光闪烁的寸许方圆的大印。海人的官员询问他这大印是干什么的,广成子根本懒得回应,夏颉在旁边说了一句这是广成子写家书时的私人印鉴,这大印就被安然放行了。

  可是,这就是广成子身上威力最大的法宝――翻天印啊!

  只看广成子如今脸上带着的那一缕讥嘲的笑容,就知道他心里在翻着什么念头了。

  至于赤精子放在袖子里的阴阳镜,他大咧咧的也懒得收进百宝囊中。两名海人将领拿着那巴掌大小的镜子左右翻了翻,随手又还给了赤精子。夏颉甚至听到那两个海人将领在低声嘀咕说――‘为什么一个男人身上要放一面镜子’!

  笑得肚子都疼了的夏颉一行人,就这么在路路?海尔法率领的三千名海人精锐武士的监视下,朝亚特兰蒂斯进发。路路?海尔法对于大夏巫武、巫士的认识,还残留在从体积和块头加以辨别的基础上。块头最大的夏颉、金钢以及十几个蛮人巫武,身边都有意无意的围上了数十个海人战士。而广成子他们这些身形飘逸看起来‘柔弱无力’的人身边,则只有七八个士兵盯着。至于枯瘦矮小干瘪漆黑的三十名蛮人毒巫身边,只有两名海人士兵好心好意的唯恐他们突然病死的贴着他们站着。

  最让人无奈的就是,实力绝对比广成子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龟灵圣母和金灵圣母身边,居然一个监视的人都没有!

  一肚子鬼胎的夏颉,就这么领着百多人的队伍,在路路?海尔法‘严密’的监视下,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通过了海人的王领,赶到了大陆最西边的一座巨大的海港上。一艘钢铁巨轮正在码头上鸣笛,嘹亮的汽笛声吓得码头附近的海鸟四处乱飞,‘呼啦啦’的好似天空都突然阴暗了下来。

  大队的海人士兵封锁了整个港口。在众多的站在阳台上和窗台后的海人居民那诧异、好奇的眼神中,夏颉他们登上了巨轮。一番拖泥带水的迎接仪式后,巨轮晃悠悠的离开了港口,慢吞吞的朝外海开去。

  不过三百多里的水程,这艘巨轮硬是在海上晃悠了五天五夜才晃到了目的地――亚特兰蒂斯城。这一下,就连最为粗条的金钢都发现事情不对了,他找到了夏颉问道:“夏颉兄弟,我们一路是在故意的拖延时间,我每天都要在路上吃上三顿烧烤哩。可是,这群一把掐死一大堆的小白脸,他们似乎也在故意拖延时间啊?这是为了什么?”</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