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二十四章两教门人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三清道观,如今已成气候。翻滚有如蛟龙的纯白灵气在一座座秀美的山峰中缠绕盘旋,各种奇花异卉在那山巅、崖壁、河边各处盛开,处处有那彩蝶流连,每每见鸟雀飞舞。只是,让夏颉觉得不习惯的就是,这里的彩蝶和鸟雀实在是太大了一些,锅盖大小的彩蝶,谁曾见过?还是那种一锅饭足够十个金钢饱餐一顿的巨型铁锅盖。这些虫豸飞禽,怕是都成了气候,眼看要演化成精怪。

  至于那一处处山巅上盘膝坐着的精怪们,虽然脸上凶悍之气依然未消,但骨子里已经有了几分道味儿渗出。他们身上穿戴的也不是那些兽皮树叶,而是用上好的布帛丝缎制成的道袍。他们脚掌也不再裸露在外,而是穿上了轻巧的云靴。虽然时不时的有几个精怪扭动一下身躯,伸手去挠自己的后背、抓抓自己的脑门,可是绝大部分精怪都还是保持在那玄妙的境界中,参悟天地大道。

  以夏颉的眼力,自然能察觉到这些精怪身体四周的灵气正缓缓的渗入他们的身体。灵气在他们体内流转,汇入了他们体内原本就不弱的真元,好似一柄精巧到极点的雕刻刀,正在一丝丝的化去这些精怪先天的劣根,将他们的身体改造得尽可能完善。其中几名修为进度最快的精怪,体内居然已经生出了几根仙骨,轻盈通灵,已经快要化去那后天的累赘肉躯。

  金钢看着这些精怪大惊小怪的叫道:“耶?这些变成人的畜生在干什么?夏颉兄弟,他们可不是人?”

  赤椋轻巧的在雨工的背上翻了几个筋斗,嘻笑道:“你这就不知道了,这些精怪可都是夏颉大兄的师兄弟。”

  师兄弟?金钢诧异的看着夏颉,一行人的坐骑速度却快,已经到了三清道观的门口。那门口一字儿排开了四名身穿杏黄色道袍的道童,这几个童子却是不折不扣的人类,他们不认得夏颉,看到一行百多人飞快的跑了过来,一名道童急忙上前了几步,厉声喝道:“来人止步,这里是我等掌教大老爷的。。。”

  一只长满了黑毛的大手猛的掐住了道童的脖子,将那道童随手丢到了一旁去。夏颉的老熟人黑熊晃着膀子从道观大门内走了出来,朝那几个童子大声吼道:“你们这群死鸟好多屁话,不认识这是咱们夏颉大。。。师兄么?去去去,滚一边去。”

  黑熊殷勤的跑到了夏颉面前,好比夏颉是一个若不经风的小姑娘一样,很小心翼翼的扶着夏颉下了玄武神龟。他一点儿都不知道客气和婉转这些词儿是什么意思,直接凑到了夏颉耳朵边,口水狂喷的‘嘀咕’道:“师兄,你这次从安邑过来,身上带了肉么?肉啊,肥嫩嫩的肉啊!”他已经竭力的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可是那嗓音依然大得吓人啊。

  呆了呆,夏颉还没开口呢,那被黑熊拎着脖子丢出去的道童已经歪着脖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指着黑熊大声叫道:“黑熊,你敢偷偷的吃肉?”

  两根粗大的乌木杠子从四个道童的身后伸了出来,一头脸上还带着几根长须的猛虎精、一头脑门上还挂着角的犀牛精挥动那大海碗口粗细的杠子,将四个道童闷头砸晕,随手拎了丢进了一旁的树丛里。那猛虎精极其憨厚的看着夏颉笑了起来:“嘿嘿,这位就是夏颉师兄罢?师尊在咱们面前也不知道夸奖了你多少次哩。诶,你身上有肉么?”

  夏颉、赤椋没吭声,这黑熊也好,这头猛虎精、犀牛精也罢,口角的那馋涎都快滴下了三尺长,夏颉只觉得丢人。倒是金钢一看到这几个莽货就对上了他的胃口,他大咧咧的从自己那头乌云豹的屁股后面解下了一个大包裹,笑道:“肉,当然有肉!男人不吃肉,怎么有力气杀人玩婆娘?来,老子这里还有一百多斤上好的熏虎肉,吃不吃?”

  一百多斤上好的熏制的剑齿虎肉!那头猛虎精,似乎本体就是一头剑齿虎罢?可是扑得最快的就是这头猛虎精!黑熊和那犀牛还没反应过来呢,那猛虎精已经冲到了金钢面前,抢过了那个包裹转身就走。

  黑熊还有那犀牛精全怒了,黑熊愤怒的咆哮起来:“虎山君!你姥姥的敢抢老子熊爷嘴里的肉?”

  一个‘肉’字刚出口,三清道观的大门突然塌了半扇,近百名‘熊’腰‘虎’背的壮硕精怪‘嗷嗷’叫着从那大门里挤了出来,愤怒的叫骂着朝那猛虎精扑了过去。更有野蛮一点的已经抓起了形形**的兵器,好似那猛虎精和他们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般,也不怕闹出了人命,抖手就朝虎山君挥出了一道道凌厉的气劲。

  ‘当啷’,赤椋手上的夏帝太康弓落在了地上。他看到那数十道猛厉的劲气命中了虎山君,将虎山君那数百斤重的狼闶身躯重重的砸飞了十几丈远,他不由得惊骇道:“他,不会死罢?”

  虎山君没死,皮粗肉糙的他并不在乎这些攻击。可是他手上那个大包裹却是被打得稀烂,一块块黑漆漆的熏虎肉满天飞舞,一干精怪大呼小叫的扑向了那满天飞荡的肉块,嘴里对那些竞争者发出了最为‘美妙’的问候。(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登录一起看文学网,支持正版文学)

  呆滞的金钢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百多个蛮人兄弟。蛮人战士纷纷握紧了手上的兵器,一只手死死的按住了自己乌云豹背后挂着的大包裹。这群食量极大,视食物为第二生命的蛮人战士已经下定了决心,若是有人敢和他们强夺熏肉,他们就要下手杀人了。

  幸好,这些精怪眼水很清明,知道这群蛮人不好招惹,也没人愿意为了一口肉而招惹这些强大的战士。他们只顾在道观门口打得乌烟瘴气。

  夏颉苦笑一声,回头看了一阵那些坐在山头上盘膝打坐的精怪,心里有了谱儿:“通天道人把那些进度最快已经有了几分仙气的精怪放在外面做形象工程哩。说不定他老人家还亲自出手给这些面子货洗筋伐髓,否则那几个修为最高的怎会已经将体内骨骼转化为仙骨?”

  摇头叹息了一声,心中暗自感慨通天道人这样的人物还讲究一个脸面问题,奈何他的面子今日却被一百多斤熏肉给破得干干净净,也不知道黑熊和虎山君他们这群精怪,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

  走进了道观,夏颉才看到广成子和多宝道人一左一右的站在大门后,正从门轴缝隙里偷看外面的那帮子精怪为了一块久违的肉食而欧斗。广成子的面容僵硬,嘴角不断的颤抖着,两只手收在袖子里,貌似那袖子也在微微的哆嗦,显然是气得不清。多宝道人则是一脸苦相,眉毛、眼角、脸蛋、嘴角全耷拉了下来,看到夏颉走了进去,多宝道人连打招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无比幽怨的瞥了夏颉一眼。

  心中有鬼的夏颉不敢看多宝道人,他笑呵呵的朝广成子打了个招呼:“广成师兄,你在这里看风景啊?”

  广成子的身体猛的挺得笔直笔直的,他抬头眺望着天空的蓝天白云,曼声道:“然也。念天地之悠悠,吾心独怅然。”他微笑着充夏颉点点头,微笑道:“通天师叔正在二殿里讲道,夏颉师弟你也熟悉这里的门户,师兄我,我去伺候师尊去了。”

  用力的朝夏颉扯开嘴角微笑了一下,广成子拔脚就走。多宝道人苦笑一声,随手朝门外丢出了一个白布褡裢。之见那门外空地上一股恶风升起,一道黑气卷着那百多个欧斗的精怪飞进了褡裢里。多宝道人将那褡裢接回手上,恶狠狠的在褡裢上锤打了十几下,怒声喝道:“你们这群混帐,在里面清心静修七七四十九天罢!肉,肉,肉,你们这四十九天连一颗粟米都别想看到!”

  三清道观第二重大殿内,通天道人高坐在一张云床上,脑后隐隐有金光放出,四道剑气在那金光中若隐若现,一蓬蓬光雨自大殿屋顶上缓缓坠下,融入殿内听讲的数十名精怪体内。这些精怪的先天资质都非常不错,要么是通灵的白鹤,要么是年寿的白鹿,或者是年月深久的金鲤等类。他们原本就比那些山熊、猛虎之流多了几分灵气,又不是那种茹毛饮血的凶物,故而一旦化为人形,对于大道的领悟,远超同辈。

  此时通天道人正讲到好处,他面前一团金光旋转,正在那金光中演化鸿蒙开辟天地万物生消演化的场景。夏颉和多宝道人正好走了进来,通天道人眼睛一亮,随手将面前的金光拍碎,朝夏颉招手道:“呵呵呵,你可从那蛮荒之地回来了?来,近前坐下。尔等都退去罢。”

  一干精怪恋恋不舍的看着那空气中飘散的金光,一个个躬身应是,悄无声息的站起身来,快步走出了大殿,关上了殿门。由此可见他们和黑熊、虎山君之流的差距,若是有人胆敢打扰他们听道,这一干凶货还有不拔出刀子杀人的么?

  夏颉向通天道人行礼后,在他面前盘膝坐下,通天道人左看看、右看看,随手挥出一蓬金光笼罩了大殿,这才猛的一个挺身跳起,很是兴奋的活动了一下身体。他‘咯咯’乐道:“你回来了就好。听得说大夏九鼎丢失,以致于巫殿的一干大巫都慌了手脚,全跑去寻找九鼎的下落了?嘿嘿,安邑城被毁了,他们也不回来看看?”

  夏颉眸子一亮,他笑问道:“师尊莫非知道九鼎的下落?”

  通天道人眼睛一瞪,吊儿郎当的往那云床上一躺,二郎腿一翘,就听得他‘嘿嘿’的笑起来:“知道又怎样?进了我们那师尊的手,你还想讨回去不成?不要说你,大夏巫教所有的九鼎大巫联手,只要师尊他不离开那一座元罗宫,也奈何不得他。”

  他指着夏颉说道:“那九鼎关系日后一件要命的物事,却被你祖师亲自取走。那群大巫找遍天下又能怎样?他们能跑去元罗宫不成?”

  话音刚落,通天道人撒出的禁制突然一阵波动,满殿都荡漾起水波般金色光纹。通天道人一哆嗦,急忙跳起来在那云床上正襟危坐,慢条斯理的嘀咕道:“所谓道,不管天道,地道,人道,也不分神、圣、仙、人、鬼,乃至于蜉蝣蝼蚁之类,这个道,却是恒古唯一,永世不变的。”

  金光禁制突然炸裂,化为一阵光雨带着悦耳的清音慢慢的洒了下来。原始道人手持一柄拂尘于那光雨中显露身形,淡淡说道:“师弟,你没事把大殿禁制了做什么?可又在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通天道人面色严肃的说道:“师兄有所不知,我正在给夏颉传授真正的大道正典,唯恐那些还没成气候的门人听了后陷入迷茫不得解脱,故而才将这殿堂封印了。”他站起身来,朝原始道人稽首道:“师兄有事找我?”

  狐疑的看了通天道人一眼,原始道人朝夏颉露出了微笑:“是贫道的事,也是师弟你的事。安邑被毁,新任夏王履癸要和海人开战了罢?”

  夏颉早就起身朝原始道人行礼,听到他的问题,夏颉连忙说道:“正是如此,大王他已经命令海人领地上的大军撤回大夏。”

  通天道人眉头一皱,插嘴道:“撤回大夏?这怎么成?那些巫是要全盘防守不成?若是不进攻,而是放任海人施为,他们岂有翻身之力?”

  原始道人却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如此,那天上的物事对大巫的威胁太大,怕是夏王想要尽全力先解决了那东西罢?”

  夏颉一惊,连忙把关龙逢在朝会上的提议一一述说出来。关龙逢巩固王权的第三点意见,在将刑天家控制的军队调回大夏归属夏王统辖后,第一个目标的确就是海人的战争堡垒。

  末日堡垒的出现,给了关龙逢一个极好的借口来进行这件事情――大夏的军队在海人诸大领地中过于分散,若是那末日堡垒配合海人地面部队各个击破,大夏在海人领地内的那一支大军可能会落得全军覆灭的下场――只有将全部的军队都集中起来,利用大巫们的巫术抵挡末日堡垒的攻击,才能有效的进行防守反击,并且找到恰当的时机摧毁那堡垒。

  听了夏颉的解释,原始道人、通天道士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原始道人微笑道:“这样说来,你们却是已经有了定算,那,就如此罢。”

  毕,原始道人突兀不见。夏颉一急,他正要请原始道人、通天道人帮忙将他们送去海人的堡垒里呢,原始道人却就这么走了?

  不过,走了一个原始,还有通天道人在场。夏颉急忙一手抓住了通天道人的大袖,叫道:“师尊,徒儿正好有事情要你帮忙哩。你可能帮我们送去那海人的堡垒中么?”

  通天道人两道剑眉猛的扬起,他兴致极高的说道:“送你们上去又有何难?为师的只要一出手,一剑之下。。。”

  原始道人的声音突然在大殿内响起:“师弟!”

  仅仅两个字,通天道人突然整个的委顿下来。他咬牙切齿的嘀咕了几句,一屁股坐在了云床上,拍手道:“都给我进来罢!”

  大殿门户突然敞开,几个道装打扮的男女走了进来。

  除了夏颉早就认识的广成子、赤精子、多宝道人、金光道人,其他几个男女个个都是容貌奇异的人物。通天道人一一介绍了他们的身份,听得夏颉是目瞪口呆,同时又是一颗儿心脏乱跳,差点没欢喜得叫嚷出来。

  那左手勾着一个花篮,花篮内有十几个松果和山桃山杏等物,一表人才通体仙气逼人的,是原始道人的另外一位弟子云中子。夏颉张了张嘴巴,那笑容已经洋溢得好似泛滥的黄河之水。

  手持一根金鞭,浓眉大眼,颌下长须飘舞,行走中有龙虎之姿,步下隐约有紫气缠绕的,是通天道人门下一位极其了得的炼气士――黑虎赵公明。夏颉眼角一阵儿抽搐,腰肢本能的向下弯了几寸,差点就按照前世的习惯,向这位前辈行那叩拜大礼。

  身穿水火道袍,腰间系着丝绦,眉目间隐隐有紫气金霞冒腾起的,是通天道人的另外两名大弟子――龟灵圣母和金灵圣母。夏颉的嘴角都快抽筋了,他很是有礼的,甚至是很是拘谨的朝两名女道人行了一礼,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最后一名身披黑色道袍,背后腰带上系着一张小巧的网罩的干瘦道人,道号乌云道人。夏颉同样是满脸带笑的朝他行礼不迭。

  多宝道人、金灵圣母、龟灵圣母,加上一个还在自己洞府中潜修的无当圣母,这是通天道人坐下最强的四位弟子。而那赵公明,更是封神一役中鼎鼎大名的人物,一人独败阐教十二金仙,二十四颗定海神珠打得天下炼气士闻风丧胆的截教高手。

  金光道人的修为虽然没有他们这么厉害,可是本体却是极其了得的金翅大鹏鸟,若说飞行速度,他说自己是天下第二,那除了鸿钧道人和三大教主,天下谁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云中子也就不用说了,虽然名份不在十二金仙之类,却也是阐教鼎鼎有名的大仙人。而那乌云道人虽然名声不显,本体却是来得极其蹊跷,体外一片片若有若无的黑色云彩缠绕,内有细小的电光时时迸射出,显然也是实力极其强大的炼气士。

  这些人,都是前世里夏颉还在特勤局受训的时候,逢年过节都要磕头祭拜的前辈祖师啊!饶是夏颉乃是钢铁硬汉,他的膝盖此刻也有点发软了。他不懂通天道人把这些强横得离谱的炼气士叫来有什么用意,这些人身上的气息却又逼得夏颉不敢胡乱开口,只能是勉强扭过头去,向通天道人投以疑问的眼神。

  通天道人大笑起来,他挥手道:“大夏将有连番血战,正是我道门光大门户的好时机。只是,为师却是不能胡乱出手。”说道这里,通天道人的面色阴沉了下来,有点不快的说道:“夏颉,你已经自成了一个巫家,又是我道门弟子,为师自然要想方设法助你成事。为师虽然不能亲自出手,可是派遣几位门下的弟子帮你,还是可行的。”

  他又指了一下广成子、赤精子、云中子三人,笑道:“你二师伯也是这个意思。你的这些师兄、师姐,日后就算是你家的友客,跟随在你身边罢!你手上有了蛮人那数万人马,加上他们,在大夏也是足以立稳脚跟的了。”

  多宝道人嘻嘻一笑,走到夏颉面前微笑道:“夏颉师弟,日后我等听从你的吩咐行事,一切行止,就由你作主了。师兄也没什么好送给你的,刚刚炼制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拿去随意玩玩罢。”好嘛,数百件宝光闪耀的仿制法宝堆在了夏颉面前,让早就领教了这些法宝‘威力’的夏颉是哭笑不得。

  通天道人嘴角一阵抽动,干咳了几声说道:“夏颉啊,既然是你多宝师兄的一片心意,就收下来罢。唔,时间也不早了,你回去安邑吧。为师的要开坛讲授晚课了。”

  手轻轻一挥,一股柔风飘过,夏颉、广成子、多宝等人根本无力反抗,已经被那清风推到了三清道观的大门外。原始道人的声音又在夏颉耳边响起:“夏颉师侄,行事务必谨慎,谨慎。切记,切记。”

  夏颉痴痴呆呆的站在三清道观的大门外,他左看看,右看看,猛的一拳轰在了自己的脸蛋上。一股剧痛让他猛的清醒过来:“靠,我没做梦!这些厉害得足以翻天的人物,真的变成我的,手下了?”夏颉的心都飞了起来,他走路脚步都开始发飘了,只有他才知道这些人拥有多么可怕的力量,只有他才知道这些如今在大地上的名声还不显著的人日后将会得到什么样的身份和地位。而这些人,如今为他所用!

  “娘的,若不是人数实在太少了点,我现在就敢带着他们去攻打东夷人的巢穴!”夏颉盯着广成子看了又看,心里不断的揣摩着,广成子那件最有名的先天法宝,究竟会有多强的威力?一印下去,能砸死一名九鼎大巫么?

  好似梦游的夏颉正飘忽着往玄武神龟那边走去,远处突然传来了沉闷的钟声。那钟声蕴含着极其雄浑的巫力,瞬间扫过了方圆数千里的范围――履癸召集朝臣了。

  夏颉知道,又有重大的事情发生了。他急忙朝多宝道人他们恭敬的行礼请示了几句,随后一行人急速往安邑的方向赶去。

  刚刚进入安邑城废墟外军营的范围,夏颉他们就从急奔而来的刑天大风的口中知道了一件让他惊悚不已的事情:

  海人的战争堡垒上,射下来三千根碗口粗七八丈长的重金属圆棍,这些自数十万里的高空高速落下的金属棍拥有着和三鼎大巫全力一击相当的力量。每一根重金属圆棍都在地上轰出了一个直径近百丈深有数十丈的大坑,一支正在往大夏境内撤退的,拥有五万名精锐战士的夏军,被这一波攻击打得近乎全军覆没,除了校级军官以上的高手,其他士兵全部尸骨无存。

  夏颉呆住了,他想起了前世里世界上某些军事观察家吹嘘的轨道级电磁炮的概念。从离地数万公里的高度高速发射的钨合金棒,就有着相当于小当量核武器的威力。而如今海人的战争堡垒悬浮在离地数十万里的高空!很显然,这一次攻击,即是海人的一次新式武器的试验,也很可能是对于昨日的使节布拉德?瑞德的悲惨遭遇所表示的一点点小小的愤怒。

  刑天大风狠狠的拍了一下夏颉的肩膀,满是同情但是又有点恶意的偷笑的对夏颉笑道:“恭喜你,大王有一件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去做哩。”

  夏颉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些儿不对,他皱眉看着刑天大风,问道:“不会是要我假装去给海人送上投降的文书罢?”他响起了所谓的‘缓兵之计’。

  刑天大风诧异的看着夏颉:“你又猜中了。你真的是一个蛮人么?”

  夏颉呆住了。</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