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二十三章各有对策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安邑正上空五十万里高空,海人的战争堡垒上数十个巨大的喷口喷出了淡蓝色的幽光,缓慢的调整着堡垒的轨道角。整座堡垒都在颤抖着,在那数十个喷口的推动下缓缓的朝高空爬升,堡垒运转的速度并不快,却蕴含了无穷的气势,有着无边的压力。几艘小小的只有十几丈长的银灰色战舰,好似小山边的一颗黄豆,在那堡垒的附近缓慢的游曳,指引着堡垒前进的方向。

  堡垒厚厚的特种装甲板下,海人制造的有如蜂窝一样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舱室里,到处都是紧张忙碌的海人士兵。沟通这些舱室的走廊、天桥上,时刻都有一群群海人士兵大声吼叫着推着一辆辆小车狂奔,不断的把各种器械和各种材料送进一间间舱室。隶属于堡垒内部保安部队的狼人士兵以及杀戮者机器人也扛着一件件沉重的器械,在个个舱室之间奔波。不知隐藏在哪个角落的播音系统内,不断的传来冷漠无情的一道道命令,将这些可怜的战士和机器指挥得像陀螺一样拼命的疯跑。

  堡垒最核心处,那颗三百里直径的大金属圆球的圆心出,一堆小山般高大,散发出美丽湛蓝色光晕的透明晶体正在微微的颤抖着。这一堆形状不规则的晶体被笼罩在近千层淡紫色的重磁防护力场下,一层厚有十几米的透明介质将它和外界空气隔开。无数根粗粗细细的透明导线和贯穿了那一层透明物,深深的扎进了这一堆晶体内,一道道刺目的蓝色流光不断的顺着导线涌出,这里正是整座堡垒的动力核心。

  托尔透过一层透明的单面玻璃,俯视着下方近千名身穿全笼罩式白色防护铠甲的海人官兵围绕着那高有数百米的晶体小山忙碌着。四周十几座控制平台上,一个个容貌俏丽的海人女兵正在急速敲打着控制台上无数的按钮,发出了一道道的命令。最靠近那晶体小山的一座好似祭坛的控制台上,海神权杖被一道蓝光包裹着,悬浮在那控制台上方尺许高的空气里,时而有一道细细的蓝光射上了那控制台,于是那座晶体小山就会突然的颤抖一下,输出的蓝色光流益发的强大。

  “科技的力量是那种野蛮、原始、落后的文明所无法抵挡的。”托尔兴奋的看着下方那充满了力量感的动力核心,身体急促的前后冲撞着。他身前那张宽大的金属办公桌上,一名金发少女正面目呆滞的趴在上面,两条纤长有力的长腿撇得大大的,制服短裙被胡乱的拉到了左腿的脚踝处,松松的挂在了上面。随着托尔的身体大力的撞击,少女嘴里发出含糊其词的‘呜呜’声,俏丽的脸上一会儿笑一会儿哭,时不时的蹙起眉头发出几声尖锐的呻吟。

  “赞美海神,伟大的海神在上。这么强大的战争堡垒!完美的战争工具!神啊,我再也不用在那荒山野外没有一点儿防御力的指挥部和那些野蛮的家伙正面交战啦。高高在上的用炮火覆盖他们,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亲爱的中尉,你同意我的意见么?”

  兴奋的托尔张大了嘴巴,嘴角喷出一缕儿白沫的他身体突然僵硬了一阵,两条大腿剧烈的哆嗦了几次呼吸的时间,托尔好似被抽了筋的癞蛤蟆一样,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呼哧、呼哧’的剧烈喘息起来。

  他赞赏的看了一眼同样软在那里喘息的少女,笑道:“你是一名合格的优秀的军人,中尉。你明天就去最高指挥部报到,就说是我‘亲自’下令‘借调’你去指挥部工作的。你有成为高级军官的潜质,我很少夸奖我的部下,但是你值得我赞赏你。”

  少女欣喜的抬起头来,惊喜的笑道:“赞美海神,尊贵的阁下,您说的是真的么?”

  托尔麻利的穿上自己的制服,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以黄金家族的名义发誓,你有成为高级军官的潜质,你是一名非常非常优秀的军人,你在某些方面拥有那些高级将领都无法相比的独特‘效用’。好啦,记住,明天去指挥部报到。”(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登录一起看文学网,支持正版文学)

  沉吟了片刻,托尔摸着自己的下巴,大模大样的盯着少女那两条**的还在颤抖的白生生的大腿,微笑点头道:“你给指挥部的墨菲斯将军说,你会成为我的第七秘书,他会明白如何安排你的。”

  重重的在少女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用力的揉了揉那雪白滑腻手感绝佳的臀部,托尔深沉的叹息了一声,回想了一阵在那个可怕的冬天发生的那可怕的血淋淋的一溃千里的战争,他一边往这间监控室的房门走去,一边由衷的感慨道:“我没说错,这里就是神的国度。还能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么?那些野蛮的家伙无法攻击我们,我们可以轻松的屠杀他们。啊哈,还有这么多美丽的小姑娘可以任凭我挑选。完美的人生呀!可是,安道尔他这几天在干什么?”

  站在监控室的门口左右看了看,避开了一个差点没撞在他身上的狼人士兵,托尔愤怒的抽出腰间悬挂的一根小马鞭在那狼人士兵的身上重重的抽了一记。他诅咒道:“你们这群该死的奴隶,你没有长眼睛么?你差点把你扛着的这块破铜烂铁撞在了我的头上!滚!”

  重重的踢了那狼人士兵一脚,完美的在远近数百名海人官兵的面前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威风,托尔揉了揉下巴,朝安道尔的房间行去。他们这些海人高级将领的住所,处于这座战争堡垒最安全的核心位置,这也是托尔他们特意要求的。居所四周那厚厚的装甲板,带给了托尔他们极大的安全感。

  迈着轻松的步伐走过了数条警戒森严的通道,托尔将手按在了走廊尽头的一处光洁的金属墙壁上。

  那一块尺许方圆的金属墙壁透出一层深蓝色幽光,托尔的面前无声无息的敞开了一扇滑门――一扇足足有三丈厚的特种钢板锻造的滑门。门内是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厅,地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猩红色的绒缎面沙发绕着圆形的墙壁摆了一圈,金色的墙壁上挂满了海人特别钟爱的那种纤细华丽的雕像,只是这里所有的雕像全部是**的少女模样。

  圆形的大厅内有十二扇大门,每一扇门内都有一处陈设奢华不亚于皇宫的居所,分别属于安道尔、托尔以及其他的十位地位最高的海人将领。托尔放轻了步子,厚厚的地毯成功的吸走了他脚下哪怕最轻微的一点儿声音,他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左手边第一扇大门外,将耳朵凑到了大门上。摇了摇头,托尔又看了一眼木门上雕刻的那名裸体女子的雕像,将耳朵换了个位置,凑到了那雕像的小腹部位。

  静静的聆听了一阵,听到安道尔的房间里发出的是一些非常古怪的声音,托尔不由得眉头一皱,猛的拔出了腰间华丽的佩剑,一脚踢开房门,冲进了安道尔的房间。“我的末日堡垒总督安道尔阁下,您在干什么?”冲进房门,麻利的做了一个单兵闪避动作在地上一个鱼跃翻滚,手持佩剑作出一副斗士姿态的托尔呆滞的看着不应该出现在安道尔房间内的这件东西,脸上露出了傻瓜一样的笑容。

  脸上脏兮兮,**着的上半身到处都是漆黑的油腻,下身的紧身裤被挂出了好几个大窟窿的安道尔从一件两丈多高的人形铠甲后探出头来,微笑着和托尔打了声招呼:“啊哈,听说我们的防御官阁下最近几天春风得意,已经成功的败坏了好几名贵族小姐的贞洁名声。真奇怪,你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难道你不能让我有点私人的空间么?”

  随手将佩剑丢在一旁,托尔围绕着安道尔房间内这套显然是特制的单兵铠甲转了几圈,若有所思的问他:“你在干什么?安道尔,你,神殿的那帮无耻的老祭祀培养出来的海人最新一代政客中最无耻的一位政客,你的手上就从来没有拿起过超过一柄高能射线枪重量的东西。可是你看看,你看看,你现在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他很是诧异的看着安道尔,耸耸肩膀讥讽道:“如果你带了几位美貌的小姐来房间,我会给你足够的私人空间。但是你带了这么大一个金属人来到房间嘛!”他邪恶的笑了起来:“亲爱的安道尔兄弟,我要为你的贞操负责呀!”

  晃了晃手上沉重巨大的能量焊枪,安道尔有气无力的从铠甲背后的一架三角梯上跳了下来,将那焊枪随意丢在了地上,油腻顿时污染了一大片雪白的地毯。他用力拍打着面前的铠甲,不理会托尔对自己的调侃,而是一本正经的说道:“那么,你看到了,我叫后勤部的人给我特制的一件单兵铠甲,它几乎没有行动力,只能以正常人步行速度的三分之一缓慢的前进。”

  托尔的眼珠子瞪大了,他指着安道尔叫道:“你疯了么?你特别定制的,就是这样的垃圾?啊,你用的是你的私人储蓄?”

  “当然不!”安道尔义正辞严的说道:“我把这笔费用算入了军火库的正常损耗里面去。难道你认为,我那微薄的薪水,可以造出这么大的一件怪物么?”

  “啊哈!那么,你没有发疯!”托尔用力的点点头,随后很不解的问道:“那么,你制造这东西干什么?嗯?亲爱的安道尔,你是这座堡垒的最高负责人,我只是你属下的防御官,具体来说,我就是你身边的保镖头目和打手队长!你才是这座堡垒实际上的主人!你已经七天没有出现在指挥部啦,你知道你错过了多少个美丽的美人么?这七天,我攻陷了八个娇贵的小姐!全部是贵族军官!你错过了多少好东西呀?”

  用那种智者鄙视愚钝者的眼神瞥了托尔一眼,安道尔高傲的昂起头来,他冷笑道:“他的行动力只有普通单兵铠甲的二十分之一,可是,他的防御力,是我们重型地面战车的十倍!这还仅仅是他特制高密度外装甲的防御力。一旦我开启他内置的小型聚变能量电池,他产生的外围防护场甚至能够对那些可怕的野蛮人那恐怖的巫术产生全频的干扰,同时还能在装甲的基础上增强三倍的防御!”

  惊讶的看着安道尔,托尔下意识的去抚摸安道尔的额头,他惊恐的说道:“神啊,你病了。你在我们的末日堡垒中,隔着上下左右前后都有的一万里厚的装甲板,距离那些可怕的野蛮人有足足五十万里的距离,四周有数以百万计的精锐士兵保护,你居然打造了这么一件龟壳!”

  肩膀耸了耸,两只手朝两旁一摊,安道尔做了一个鬼脸。他诡笑道:“你说我病了么?啊哈,看看这个!”他的手探进了那铠甲内部,在里面某个按钮上按了一下,两根韧性十足的金属杆子顿时从那铠甲的肩后弹了起来。足足长有丈许的金属杆子上挑着两面雪白的旗帜,上面用工整儿不失飘逸华美的字体书写着大夏巫文和海人文字两种字体――‘投降’!

  血红色,赤淋淋的大字――‘投降’!

  让托尔目瞪口呆下巴差点脱臼的大字――‘投降’!

  “投降?”托尔一步跳出去了将近两丈远,一不小心踏在了地上一摊散乱的零部件上,仰天摔了一脚。他的后脑勺在茶桌角上重重的撞了一下,他却顾不得疼痛,尖声见到:“投降?你疯啦!我敢确信你疯啦!投降?你向谁投降?”

  托尔又仔细看了看那方圆丈许的雪白大旗上赤淋淋的大字,惊疑不定的看着安道尔:“你不会是准备向那些野蛮人投降吧?”

  安道尔无比认真的点点头,身上脏兮兮的他好似王子一样优雅的朝托尔微微鞠躬,笑道:“正是这样,我做好了随时向那些野蛮人投降的准备!这套铠甲可以保护我,在我面对那些可怕的野蛮人时,能够让我有机会打出投降的旗帜,不至于被他们一见面就杀死。而这两面旗帜嘛,正是我这七天来的心血之作!难道你认为我在这铠甲上改造出这么一个方便的机关是很容易的事情么?”

  手指头在铠甲内按了几下,那两根金属杆子飞快的在铠甲上缩进弹出,无比的灵便灵巧。安道尔有点愤怒的说道:“为了安装这两根旗杆,我这七天都快累死啦!而这样的事情,又势必不能让后勤部的那群蠢货去做,否则我一定会被元老院控诉的,难道你不这样认为么?”

  捂着自己的后脑勺,托尔无奈的苦笑道:“可是,亲爱的安道尔,你为什么要准备投降呢?我们有足够的实力消灭他们。”

  深沉的看了托尔一眼,安道尔走到自己房间一角的酒柜边,打开了一瓶果子酒丢给了托尔,随后自己也拎了一瓶,晃荡着身体走到托尔身边,胡乱的坐在了地上。两人将酒瓶轻轻的碰了一下,安道尔喝了一口酒,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己房门外的大厅,大厅空无一人,而通向外面的金属滑门也关得紧紧的,他这才说话了。

  “亲爱的托尔,你是我甚至可以把我的情人托付给你的好朋友。而你呢?你的情人,也都一一的托付给了我,我们是多么要好的朋友呀!我们简直就好像亲兄弟一样!”安道尔深情的看着托尔,恶意的搂住了他,自己油腻的大手狠狠的在托尔身上擦拭了几把,把他的衣服弄得一团糟。随后,他跳起来,一本正经的打开了其他那些将领的房门,仔细的往那些房间里看了又看,发现这里面只有他和托尔两人了,安道尔这才回到了自己房间,关上了房门。

  他压低了声音说道:“好吧,首先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为了震慑那些野蛮人,我们在主炮系统并没有调试完善的情况下连续进行了满负荷的火力轰击,主炮的能量核心的一些关键零部件的库存已经开始紧张。而其他的副炮,因为能量反噬而损毁的副炮超过了百分之十。”

  “更要命的就是,亚特兰蒂斯几乎所有的能源都被收集去制造末日堡垒主炮的冷凝剂。冷凝剂,托尔!”

  “是啊,冷凝剂。”托尔的目光有点游离失散,似乎想到了某些不怎么好的事情。

  安道尔很严肃的看着他:“末日堡垒的杀伤力的确无以伦比,但是,正如你我都清楚的那样,这座该死的建造了数千年的堡垒,还有着很多大大小小的毛病,我们并不能让它发挥设计方案里的全部功能。而地面上的那些野蛮人有多少?前几天的遥感影像你看到了么?他们在那个破损的都城外,聚集了多少军队?那十几万平方里的范围内,他们聚集了多少军队?”

  干涩的吞了口吐沫,托尔沙哑的说道:“起码超过两千万军队。”

  “两千万可以把我们的重型战车当作皮球踢飞的怪物!”安道尔阴沉的说道:“想想看吧,如果他们中间有几个人混入了末日堡垒。那么,后果是什么?在这该死的铁棺材盒子里面,如果混进了几个像那个黄皮长手大猴子一样的怪物,我们的下场是什么?”

  冷汗一滴滴的从托尔额头上滴落,他抬起头来,环顾四周那华丽的陈设,心中却是一阵阵的发寒。这堡垒那厚到极点的装甲,此时此刻并不能够给托尔任何安全感。他只是有点犹豫的说道:“我们还在向远地轨道爬升,他们怕是来不了吧?”

  “可是,万一他们用那可怕的巫术送了几个人进来呢?”安道尔尖声叫道:“那么,我们的下场是什么?”

  他大步走到了那特制的铠甲前,手伸进了那铠甲按动按钮,两根金属杆子‘飕’一下弹出来,血红色的大字又映满了托尔的眼眶。

  安道尔很矜持的背着双手在房间里绕了几圈,他笑道:“军事上的事情,归你们这群军人负责,若是能消灭那些野蛮人,那么我们都有功劳。也许,我们就能以历史上最年轻的记录进入元老院。”他语气一转,很沉重的说道:“但是,万一事情有了变化,一旦我们落入了某些尴尬的境地。那么,相信我,我的选择是不会有错的。投降,第一时间向那群野蛮人投降。这是我,神殿培养出来的最优秀的政客应该做的事情。”

  大拇指点了点自己的心口,随后食指朝托尔指了指,安道尔嘻嘻笑起来:“战争和杀戮,交给你;谈判和性命,交给我。我们合作愉快,不是么?我的朋友?”

  托尔举起酒瓶,狠狠的喝了一大口酒。他含糊其词的说道:“合作愉快,安道尔。不过,我觉得你实在是小题大做了。算了,你总是这样喜欢把很多事情计算得太清楚。这就是我加入了军队,而你成为政客的原因。好啦,你有兴趣陪我去指挥部下属的资料室去逛逛么?”

  他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那里面,有几个出身黄金贵族家庭的军官,年轻,貌美,而且,她们很上进。我想她们会为了自己的晋升,而付出这么一点点小小的代价。难道你不认为,去和这些贵族小姐们进行一点精神和肉体上的双向交流,比在这里讨论那些野蛮人,讨论那个该死的黄皮长手的大猩猩,要美妙得多么?”

  安道尔笑了,他微笑道:“也许,我该采纳你的意见。说得没错,这几天,可是累坏了我。啊哈,你以后就会明白,像我这样把每一件事情都考虑清楚,绝对不会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当然喽,美丽的贵族小姐的吸引力,比起那个黄皮野蛮人的确是大得多。你已经攻陷了八位小姐的阵地了么?难道,你的魅力已经超越了我?”安道尔有点不服气的看着托尔。

  两人对视一阵,同时放声大笑:“忘记那些该死的野蛮人吧。我们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与此同时,正在末日堡垒慢慢的向高空爬升时,安邑城外一座极大的帐幕内,大夏的新王履癸正在召开第一次朝会。

  为了防备海人堡垒上那足以将九鼎大巫都撕成粉碎的主炮的偷袭,王庭暗司所有八鼎以上实力的大巫团团围绕住了这座帐幕。这些拥有莫测神通的大巫施展出各种奇妙的手段,将帐幕保护得铜墙铁壁一般,仅仅那帐幕上空九十九层‘虚空大结界’,每一层都足以抵挡数十颗流星的撞击,九十九层连贯一气,就算是数十位九鼎大巫联手,也要耗费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撕开这一层层的禁制。

  帐幕内,履癸盘膝坐在一块兽皮上,正激奋的挥动着双臂:“诸位臣公,各国各族的首领,本王父亲被海人用最无耻的手段偷袭杀死。东夷人更是趁火打劫,居然派出他们的族公杀死了本王的几位兄弟。我大夏,已经到了前任天巫所的大劫难之时。”

  巨大的帐幕内一个挨着一个跪坐在地上的大夏臣属以及那些属国、附庸族类的首领、代表同时大声叫道:“愿为大王效死命!”

  夏颉盘膝坐在帐幕的一角,双手环抱在胸前,冷目旁观这些人的表演。一些人是真正的在为了大夏的命运而担忧,比如说刑天大风他们这干热血青年,他们叫嚷的声音最大,辞也最热烈,比如刚刚重伤痊愈的相柳柔就提出了要将所有的海人俘虏全部杀掉,作为祭品发动九大巫殿九位大巫联手做阵眼才能发动的‘巫神灭世咒’来摧毁海人的堡垒。

  相柳柔的意见直接被在场所有的还有点脑子的人给忽视了。‘巫神灭世咒’是极其可怕的巫咒,也许真的能够毁天灭地,就连最急着作出一点功绩的履癸都无视他的话。这个巫咒实在太可怕,后果太不可预测了。

  而大帐内还有一些人,却是在假惺惺的装忠臣。比如说一些大夏属国的代表,他们皮笑肉不笑的偷瞥履癸腰间的大夏龙雀刀,偶尔有惊惧的表情惊鸿一现。他们的辞也很是激烈,但是语中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无非是打着哈哈在那里劝履癸要节哀顺变,自己国家一定会出兵帮助大夏征讨海人、东夷云云。

  剩下的一种人,则是让夏颉根本看不透他们心思的人物。商汤如此,伊尹更是如此。商汤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面沉如水,面色纹丝不动,好似一座大山,那股沉稳凝重的气息,甚至都影响到了他身边的人。而伊尹呢?伊尹却是微笑着,保持着一个很恭敬的微微鞠躬的姿势,好似在倾听履癸和那些臣公的谈,可是他的精神,早就不知道飞去了哪里。夏颉甚至看到他的脚尖在很有节奏的微微抖动着。

  大帐内一片吵嚷,最后结束了这片没有任何实质内容吵闹的,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关龙逢。

  众人争吵中,关龙逢自最靠近门户的座席上站起,大步的走到了履癸的面前,抓起履癸面前的一尊青铜酒樽,狠狠的砸在了地上。那一声脆响,吓得帐篷内很多人猛的跳了起来,夏颉心头一抖,悄无声息的朝关龙逢靠近了几步。一旁伊尹很诧异的抬起头来看了关龙逢一眼,他那一双很大很有神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笑意,以及一点点的钦佩。

  面色阴沉的履癸缓缓的直起了腰身,他右手食指指着关龙逢冷冰冰的说道:“这,是本王的酒杯。”他的指头上,已经有淡淡的电光闪动。

  关龙逢毫不畏惧的看着履癸,大声说道:“臣关龙逢,只有借助大王的威严,才能震慑这批口出千,实则无一能用的废物。”

  一既出,帐幕内群情涌动,一干人等全都怒了。刑天大风他们这些年轻人摩拳擦掌的想要去揍关龙逢一顿,刑天虐他们这一代人身上则是同时冒出了浓浓的杀气,那滚滚杀意直奔关龙逢而去。刑天厄等巫族的族长原本端坐在帐篷内稳如一座大山,此刻也都面露惊容,微微开启的眼皮里打出两道精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一脸平静的关龙逢。

  履癸笑了。

  履癸沉声笑道:“安邑令,关龙逢。你的胆子很大。”关龙逢话语中很得体的拍了一下履癸的马屁,心情不是很坏的履癸收起那根可以瞬间将关龙逢化为灰烬的手指,淡淡的说道:“你既然说了这话了,那,你却给本王说说,你有何高见啊?”

  关龙逢不卑不亢的朝履癸行礼,随后朗声说道:“臣有些微浅薄之见,还请大王和诸位臣公指点。”

  他比比划划,很快的就指点出了如今最重要的几件事情。

  其一就是重建安邑,安邑城是大夏的象征,大夏权力的核心所在。在关龙逢看来,履癸居然在帐幕中召开朝会,简直是岂有此理。

  其二就是整顿军队,尽快的把还留在海人领地内的所有军队招回。如果,关龙逢是说‘如果’的确是东夷人的族老杀了盘罟、衮、舙等人,则东夷人的举动就非常可疑。只有将海人领地上的军队招回来,将大军派去东夷人的边境处,才能威慑东夷人,不让他们在这个时候添乱。大夏占据的海人领土过于广大,那等巨大的领土上,分别驻守各处的军队,只能是被海人各个击破的下场,不如调回大夏固守。

  其三就是,巩固王权!

  要命的第三点,刑天厄、相柳翵、申公郦、防风炑四大巫家之主的眼睛同时睁开,森冷的目光好似小刀要将关龙逢劈成粉碎。

  关龙逢却是毫不畏缩的侃侃而谈道:“大王,诸大巫家都拥有极强的力量,并且诸大巫家都有自身秘传的巫诀,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以臣之见,诸大巫家此刻应当将族内全部力量献出,由大王一人支派,汇集我大夏倾国之力,以求尽快的诛灭海人。”

  他指着天空说道:“海人首先摧毁安邑,这是给我大夏的一个警告。而昨日海人使节团到来时,他们的那一次攻击,则是一次武力的炫耀。但臣不解,若他海人真能源源不断的进行那等攻击,他们早可覆灭我大夏,何必在几个月内不见丝毫动静?”

  履癸的精神提了起来,他身上一丝丝湛蓝色雷光闪动,履癸好奇的问道:“那,以你之见,会是如何?”

  沉默了一阵,关龙逢扭头看了一眼正聚精会神的盯着自己的伊尹。伊尹见关龙逢看了过来,急忙收起了面上那副专心的神采,作出了一副小心谨慎的呆板模样,恭恭敬敬的站在了商汤身后。关龙逢若有所思的微微一笑,又看了一眼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拼命抓着白不让他胡来的夏颉,这才继续说道:“海人的那堡垒,怕是还有很多毛病哩。就如臣知晓我大夏的大巫制造巫器,越是强大的巫器越容易出各种毛病,何况是那些海人制造出的这般巨大的一件器具?”

  严肃的看着以刑天厄等人为首的大夏巫家的权势人物,关龙逢很诚恳的说道:“如今海人定然是有棘手的麻烦没有解决,若是我大夏不集中全部的力量,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将海人斩尽杀绝,一旦他们那悬浮在空中的堡垒能够随心所欲的运作了,我大夏有几支军队能受得起他们的全力进攻?先王有王家秘密传承的巫力都被击杀,何况是普通的大巫呢?”

  在这一天,关龙逢的才能好似流星一样突然的闪现,在很多巫家的家主并不乐意的情况下,他居然硬是说服了以刑天厄为首的四大巫家的家主,将诸大巫家的绝大部分力量贡献出来,统一归属履癸的统辖,汇聚倾国之力,诛灭海人。

  随后的调兵遣将中,大夏东边的东南神州、正东扬州、东北咸州三州的军队,连同三州内所有巫家的私军以及各种隐秘的力量,乃至三州内巫殿九大镇巫所属的所有巫士、巫武顷刻出发,威慑东夷人的军队,摆出一副不惜全面开战的架势。

  同时,关龙逢自愿带上夏颉俘虏的东夷族公去东夷领地一行,游说东夷大族长,替大夏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和海人开战,避免两线作战的窘迫情况。夏颉在关龙逢眼里看到了一种坚定的信念,夏颉不由得怀疑,关龙逢这番去,莫非还有着更大的目标么?他不得不佩服关龙逢的勇气,东夷人的圣地都被强行夺走,后羿一族的族人被御龙军打得死伤惨重,自己这次更是废掉了他们一名族老,这等仇怨,可太大了。关龙逢敢去游说东夷大族长,他真的不怕死么?

  不过,不管怎么调兵遣将,这都没有夏颉的事情。他已经顺利的击杀了履癸的三位兄弟,履癸答允他的条件也都一一兑现,他还惦记着去三清观向通天道人求助的事情。

  前世里夏颉最擅长的是什么?特种潜入作战啊。那海人的战争堡垒再厉害,只要让夏颉潜入,以海人军队的战斗力,根本无法抵挡他的攻击。如果通天道人愿意出手,只要他能将夏颉乃至夏颉如今手上掌握的金刚等一干蛮人战士送进海人的堡垒,区区五万人,就足以攻陷整座堡垒。夏颉也有自信,以他的前世的那点底子,大概的操作堡垒开火的把握还是有一两成的。利用海人的战争堡垒攻打海人,何其痛快?

  当下夏颉和刑天大风他们知会了一声,骑着玄武,领了赤椋和金刚以及百多名蛮人护卫,一路风一样的赶到了三清道观。

  他还不知道,三清道观里,正有着一份天大的惊喜在等着他。</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