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二十二章你们,臣服罢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呔!都给本王安静!摆巫神开天大阵!”听到无数将士或者愤怒或者惊疑的叫声,履癸心头一阵无名火起,舌吐惊雷,猛的一声大喝,手上紫金鞭已经化为一道数百丈长碗口粗的金光扫出,在虚空中重重的抽打了三下,发出了震天的轰鸣。犹如雷霆般声浪滚滚传出数百里地,王令一下,顿时安邑城废墟附近的接近两千万大夏士兵同时运转起来!

  就看到数以百万计的巫士凌空飞起,在空中各按周天星相的方向站定了方向,又有数百枚流光溢彩、造型古朴的巫器凌空飞舞,占据了空中那大阵的阵眼,释放出了无穷无尽的恐怖威能。而地上那训练有素的大夏军士则是在军部诸位将领的指挥下,分天地四灵之像、占九州龙脉之形、化地水火风元力之势、引周天鬼神威力附体,瞬息间就摆成了一个占地两百里方圆的巨大阵势。

  而那些各大巫家的私军,则是没能参与到这开天大阵的架设中去。但是他们也是反应极快的,纷纷驱动坐骑瞬息间远去了数百里,在开天大阵的边缘处摆下了一个个整整齐齐的方针,故意的释放出了滔天的杀气。又有军阵中的大巫驱动天地阴神的力量,卷起了阵阵阴风邪气,驱动各种鬼物白日显形在那阴风中若隐若现,发出了尖锐难听的声音。这等杀气阴气冲天而起,和开天大阵那肃穆凝重的气息混杂在一起,卷成了一股让方圆数万里内一切有灵性的生灵都不敢略微动弹的恐怖压力。

  平地里九十九朵黑云飞起,每一朵黑云上都站着十八名**着上身的力士。这些力士每二人围住了一只龙皮战鼓,手持人骨鼓槌,疯狂的敲击着那战鼓,奏出了一曲震天动地的杀戮之音。于是那接近两千万军士同时发出了巨大的喊杀声,一声‘杀’字出口,天空突然暗了下来,乌云翻滚之中,电光隐隐,伴随着数十声雷霆轰下,有那顶天立地的天神幻象在那乌云中隐隐下降,附带着巨大无边的神力涌入了这大夏军阵中的第一杀阵。

  履癸冷笑一声,随手把那紫金鞭插在了腰带上,手一招大声吼道:“猛鬼候,领你那私军,随本王出阵去见海人的使者!”

  嗯,猛鬼候,夏颉愣了一阵,结果被刑天厄狠狠的在后面踢了一下屁股,这才醒悟履癸是在叫自己!他连忙招呼了一声金钢,金钢一声令下,那排着整齐的队伍却无法融入这开天大阵中的五万蛮人战士一声大吼,勉强排成了还算整齐的一个长方形队列,跟在履癸、夏颉、刑天厄等大夏臣公的身后摇摇摆摆的避开了开天大阵的几个绝杀阵眼,大步的行了出去。

  夏颉回头看了看金钢率领的那些蛮人战士,心里顿时明白履癸为甚刻意要自己带着人跟上了!大夏军队中,身材最为高大的力士,身高也不过一丈,而普通的士兵,平均都在七八尺的身高。而金钢以下的这些战士,平均身高都在一丈开外,最高的几个更有丈五尺的高度,浑然不似人类。尤其他们面容狰狞,满脸的杀气,一块块肌肉都快要从那全钢的铠甲中炸出来,手持的又是那般大的战斧,座下又是那等凶狠的乌云豹,履癸要给海人使节一个下马威,金钢他们的确是最好的护卫人选。

  开天大阵外百多里的地方,三艘小型的运输舰艇在十几艘战舰的护卫下,正缓缓的重新拉升高度。而那些运输舰的下方,一支海人的队伍正在数十名大夏军斥候的怒目监视下,乘在了华美堂皇的四轮马车上,用不快不慢的速度朝着开天大阵这边行了过来。

  履癸面色阴沉,招来了一架套着八匹四角龙马的马车,大摇大摆的斜靠在了马车的车辕上,摆出了极其蔑视不认真的样子,斜斜的睨向了那摆着谱儿慢慢行来的海人使节。与此同时,履癸嘴角微动,低声的传话给了夏颉他们:“等下,若是海人使节敢在本王面前放肆,就给本王好好的给他们一点厉害看看!夏颉,我许你出手击杀除他们使节外的所有人,下手越狠越好!”

  在场这么多大夏的臣公,就夏颉的块头最大最有威摄力,而且夏颉的地位也是最低,这种充当御用打手威吓敌国使者的事情,他正合适。

  夏颉刚刚点头应诺了,那边开天大阵的一个阵脚突然一阵忙乱,浑身上下煞气冲天双目通红的申公豹手持一柄明晃晃的松纹宝剑,骑着一头黄毛老虎快速的冲了过来。就看得申公豹在距离履癸的车驾还有百多丈的地方就开始叫嚷:“呔,那些海人还敢来我大夏么?他们毁我申公家的祖宅,杀死我申公家的亲眷,他们还敢来安邑?”

  申公家家主申公郦在海人战争堡垒的轰击下重伤,勉强逃脱了灭顶之灾;而申公家留在安邑的族人长老,则是死了个干净,其中就包括了申公豹的父亲、祖父、曾祖,也就是申公豹这一支申公家的族人,所有有权有势的长辈死了个干净!刚刚受了原始道人传授仙法,巫、道同修合流,实力暴涨的申公豹刚破关而出,就听得了这个消息,立刻拉了一头黄皮老虎冲杀了过来。

  申公家在场的一个长老立刻跳了出去,指着申公豹厉声呵斥起来:“大王在此,不得喧哗,还不快快退下?”这长老也是一脸的震惊,申公豹如今身上的巫力波动已经接近了七鼎大巫的水准,体内更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但是明显极其纯正强大的力量在翻滚,手上那柄松纹宝剑更是放出了凌厉的剑气,这一切都代表申公豹的实力在短短年余时间内暴涨了数千倍!

  “这娃娃哪里来的奇遇?”在场的凡是认识申公豹的各巫家长者纷纷诧异的用自己的神念去扫描申公豹通体上下的能量波动,却越是扫描越是吃惊,这申公豹的进度也委实太快了一点罢?要知道修巫法可不和其他的修炼法门相同,修巫法除了自己的血统血脉中蕴含的潜力,就是要依靠时光和努力一年年的打熬的,哪里有申公豹这样一日千里的进度?

  夏颉心里明白肯定是原始道人用了通天手段给了申公豹好处,申公豹如今丹田内已经明显金丹成形,自身神识暴涨。而神识暴涨后,精神力极大增加的申公豹,如是巫力水准还提不上去,他就应该一头撞死了。而他手上的那柄长剑,显然也是一柄一等一的法器,若是御剑杀人,当能斩人于万里之外,想来他也修了炼气士的剑术一道。

  履癸却挥手斥退了那申公家的长老,很是和气的带着笑容把申公豹招了过来:“申公豹,你却是实力进涨了。妙极,如今我大夏正是用人之际,你有了这等实力,本王却也好委托你重任!罢了,你今天,唔,先帮着猛鬼候震慑那海人使节罢!你申公家的这份仇恨,乃是我大夏上下所有巫家的仇恨,又岂能不报呢?”

  ‘猛鬼候’?刚刚朝着履癸磕头行礼的申公豹愣了一下,‘猛鬼候’又是谁?

  夏颉看到申公豹那诧异不知所措的样子,心里不由一乐,连忙上去拉着申公豹退到了自己的蛮人军阵里面。申公豹这才明白,那所谓的‘猛鬼候’就是自己的同门师兄弟夏颉。二人相视交换了一个眼色,心有默契的轻轻的点了点头。就看到申公豹长吸了一口气,体外清气流转,一阵清凉涌上心头,却是把那心头的怒火以道家秘法强行给压了下去。

  趾高气扬近乎飞扬跋扈的海人使节,一个有着灿烂的血红色长发,胖乎乎犹如肉球,眯着一对色迷迷的小眼睛不断的扫视着履癸车驾上那两名黑衣侍女的中年人,抬起了他那圆滚滚彷佛发面馒头一样的肉掌,用带着三五个肉旋儿的手指威严的扫过了履癸以下的所有大夏臣公:“你们,可就是那个野蛮的、原始的、没有开化的、落后、荒芜、没有丝毫文明可的夏王国的大臣么?”

  履癸斜斜的靠在车辕上,突然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夏颉一声咆哮,刚要冲出去捏断几个海人护卫的大腿以示威呢,那申公豹却已经犹如一股狂风般冲了出去,手上明晃晃的大宝剑‘咔嚓、咔嚓’就是一通乱剁,就把那海人使节身边的护卫连同手上的武器和身上的铠甲一起剁碎了十几个。凌厉的剑气足足冲出了十几丈远,又有意无意的劈开了一架海人随行的重型战车,让那战车当场爆炸,炸翻了身边围着的百多个海人护卫。

  ‘唔’的一声,夏颉也冲了出去,他总不能只让申公豹一个人忙活啊?怎么说履癸是要他夏颉来做打手吓人的。毕竟如今领了大夏的鬼候爵位,受了封地和俸禄,他夏颉就要对得起这份工资不是?就看到一条高大的身影‘呼’的一声冲出去,夏颉一脚重重的踢在了另外一架重达十几吨的重型战车上,一脚把那战车踢飞了百多丈高。

  “白,给我上!”随着夏颉一声令下,白一声长嘶跳起来百多丈高,身体已经膨胀到丈许高下,眼里白光射出丈许开外,十爪飞速划动,在虚空中带出了一道道白色的寒光,当场就把那重型战车外的铠甲撕成了粉碎,从那战车内拎出了三个吓得鬼哭狼嚎的海人战士来。白下手却比夏颉狠辣得多,凶性未消的他双手一用力,锋利的爪子就把那三个海人战士扯成了碎片,大量的鲜血和肉块从天上喷泻而下。

  ‘哒’,一块残破不全的肝脏摔落在那胖乎乎的海人使节面前,吓得那使节仓皇的退后了两步,却忘记了他是站在马车上的,就这样一个倒仰栽,一头从那马车上磕了下来。一声沉闷的声响后,这海人使节带着浑身翻滚的肉浪狼狈的爬了起来,脸上已经是变得毕恭毕敬:“请问诸位就是伟大的、古老的、文明的东方古国大夏王朝的大臣么?这位想必就是英明的、伟大、神武的大夏的国王了吧?”

  谦卑的海人使节谄笑着上前了几步,朝着履癸一阵的点头哈腰道:“我是布拉德?瑞德(blood

  red),亚特兰蒂斯王国十二黄金家族瑞德家族的成员,亚特兰蒂斯王国执政官首席特派外交官。今天,我给您带来了我们亚特兰蒂斯王国伟大的执政官们,神圣的海神祭司以及睿智的长老院全体成员的问候。”

  艰难的压缩了肚子上尺许厚的肥膘,布拉德咬牙切齿的弯腰朝着履癸鞠了一躬后,吐着长气的直起了身体,很是小心翼翼的说道:“请问,您认可我的身份么?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伟大的陛下您,认可我亚特兰蒂斯执政院首席外交官的身份,那么,我将会给您复述我们伟大的执政官们和神圣的海神祭司以及睿智的长老院全体长老给您的信息。”

  履癸手上那根奇形紫金鞭晃了晃的,轻轻的转动了几下后,慢条斯理的把那紫金鞭放在了布拉德的肩膀上。履癸手腕突然用力,布拉德就感觉犹如一座大山压在了他的身上,根本无力反抗的他,就这样干净利落的跪倒在了地上。

  “哼,我们大夏,所有的臣子面见大王,都是需要下跪的,这是我们大夏的规矩。”履癸面色冷淡的看了看布拉德,紫金鞭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布拉德犹如两口肉袋子一样的脸颊,淡淡的说道:“跪在这里告诉我,你们的那些所谓的执政官还有什么邪门歪道的海神祭司以及一群老而不死的老东西,给本王带来了什么样的信息?”(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登录一起看文学网,支持正版文学)

  布拉德两个脸颊疯狂的抽搐着,他恐惧的看了看刚刚见面就死伤过半的随行护卫,近乎绝望的低下了头,小声的说道:“我们亚特兰蒂斯王国最高执政阶层共同作出的决议就是,请大夏,向我们臣服罢。否则,类似于一个月前攻击你们王都的那种毁灭一切的力量,将会出现在你们大夏国的每一寸土地上!你们的战士,将会被他杀死,你们的妇孺,将会被烧成灰烬,你们整个国家,将会被变成废墟。”

  喘息了一声,布拉德似乎突然有了底气,他异常‘坚定’的抬起头来,‘正气凛然’的盯着履癸的双眼说道:“为了证明我的话的威力,我们将会进行一次小当量的齐射,向你们展示一下我们的终极战斗堡垒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他冲着自己的左手腕用海人的语大声的叫嚷了几句,随后,就近乎认命一样的闭上了眼睛。如果有人现在用大神通去窥探布拉德的脑海,就会发现布拉德正在向自己王国的守护神在祈祷:“伟大的海神啊,请保佑您虔诚的子民罢。该死的安道尔,该死的托尔,他们一个月前疯狂的超负荷攻击,烧坏了战争堡垒主炮的晶核聚能器!这两个讨厌的家伙!如果现在主炮不能发挥威力的话,我布拉德,一定会被杀死的!”

  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脸颊碰了碰压在自己肩膀上的紫金鞭,那刺骨的寒气让布拉德浑身都一阵的哆嗦,鸡皮疙瘩‘唰’一下布满了全身。

  履癸却没有杀这个肥胖的使节的意思,他敏锐的神识已经察觉到,在极高的虚空处,有一股极其庞大的能量正在聚集。不过是三弹指的时间后,天空中突然多了一团炽热的光芒,就好似又有一颗太阳凌空高照般,那刺目的白色光团中,数以十万计的粗粗细细的白色光线呼啸而下。

  天地都全部笼罩在了可怕的高温和高亮中,寰宇都在发出巨大的轰鸣,整个大地都在那强烈的光芒中颤抖。仅仅是一次齐射,安邑城周遭直径五千里的一片圆形土地,已经被那密集的炮火给犁了一片。这些炮火刻意的避开了那些大型的城市和小型的城镇,却也无意中误击了数以百计的小村庄,那些村庄顿时在炽热的白色光芒中化为灰烬。

  雨点一样的白色光芒密集的砸在了地面上,不停不息的砸了下来,带来了死亡和震撼。那彷佛天崩地裂一样的攻击,给人的感觉就是世界末日来临,无穷无尽没有终结一样。这样的火力轰击,足足持续了一刻钟,方才停了下来。无数大大小小的圆形弹坑出现在直径五千里的圆形土地上,最小的弹坑不过丈许宽,而最大的弹坑,直径却在里许开外,深达百丈许,这已经相当于一名四鼎至五鼎大巫全力的一击。而这种弹坑,在地面上密密麻麻的何止千万个?

  履癸、夏颉、刑天厄等会带兵打仗的将领的面色立刻变了,高鼎位的大巫并不在乎这样规模的齐射,强横的巫体,让他们可以无视这样的轰击。可是七成的大夏士兵以及所有的大夏子民,都无法抵挡这样毁灭性的饱和攻击!按照布拉德的说法,如果那战争堡垒真的用全部的力量轮番轰击大夏的国土,怕是大夏真的会被这所谓的战争堡垒打得土崩瓦解。

  没有了亿万的子民,就算那些强横的高鼎位大巫能够在这样的攻击中幸存,又有什么意义呢?

  履癸的面色闪烁,半天没说话。

  布拉德却是矜持而自得的轻轻的推开了压在自己肩膀上的紫金鞭,底气十足的站了起来:“这,并不是最终极的攻击啊!”

  似乎是为了证明布拉德的话,三道粗达十里的巨型白色光柱突然从那一团炽热的白色光芒中射下,准确的轰击在了安邑城的废墟上!

  一团蘑菇云蒸腾而起,强劲的飓风扫过了数千里的地域,远远近近的大小山头都在那剧烈的震荡中轰然粉碎。开天大阵也突然解体,数十万的布阵士兵尖叫着被地上出现的巨大裂缝吞噬,只有那实力极其强横的军士才有能力从那深达百里的裂缝中寻得机会逃脱。这并没有朝着开天大阵轰下的三道光柱,就是他的余波,就让大夏最精锐的王庭所属大军损失了三十万以上!

  一个直径超过五百里,深有近千里的捅形窟窿出现在原来的安邑城废墟上。这一击,让相柳家、防风家靠近废墟列阵的百万私军在强光中直接化为飞灰。相柳翵只觉得无所谓,反正他家的私军也没剩下几个人,而防风家的几个长老则是心疼得大声惨叫起来,百万私军也就罢了,那私军中,还有他们上万名直系族人啊!

  夏颉脸上肌肉抽动,他本能的开始按照前世曾经的某些战斗经历,来判断海人战争堡垒的实力以及构思应对的方法。他突然发现,就算大夏巫殿的所有九鼎大巫联手,怕是也奈何不了那高高在上的战争堡垒!如今那堡垒不过是飞行于离地数十万里的高空,已经达到了九鼎大巫的飞行极限,而夏颉可以肯定的就是,那堡垒还能飞得更高,那么大夏就根本没有了任何应对的办法!

  “除非,就和以前那次一样,我和白虎一起闯入了五角大楼的那次。只要能够混进他们的内部,海人士兵不堪一击啊。”夏颉喃喃自语起来,脑袋里已经开始飞快的勾勒出一个完整的作战计划。当然,这个计划需要大夏地面军队的全力配合,而在最后达到目标之前,地面部队很可能死伤惨重,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是必要的牺牲啊。

  布拉德无比雍容、无比从容、无比自信的极其优雅的踮着脚尖朝履癸行了一个海人的贵族礼,他故意的拉长了声音,用那高傲的语气说道:“尊贵的国王,请你们,臣服罢!伟大的亚特兰蒂斯的公民,并不愿意造成太大的无谓的杀戮。只要我们约束了你们的力量,你们就能够以亚特兰蒂斯高贵的公民的身份,在我们统一的王国幸福的生活。”

  履癸面色阴沉,半天没有开口。他看到了那种可怕的威力,他终于明白,他的父王是如何被一击而杀的。那三道可怕的光柱,如果在凝练一点,把所有的能量攻击一点,在夏王不防范的情况下,的确拥有一击必杀一名九鼎巅峰巫武的实力。

  臣服?简直就是可笑,大夏骄傲的巫族,什么时候向除了天神以外的生灵臣服过?

  那么,开战么?拿大夏的整个国运冒险去开战么?履癸却下不了这个决心,他低沉的自自语道:“大劫,果然是我大夏的一次大劫啊。”

  夏颉嘴角微动,已经将真气凝成一缕细丝,将自己的计划传给了履癸。

  履癸面色一动,突然大喜,就看得他一金鞭抽在了布拉德的身上,当场就把这胖乎乎圆滚滚的海人使节给打飞了出去。随后,就听得履癸咬牙切齿无比怨毒的吼道:“可有幽巫殿所属?给本王以化形鬼咒,将这该死的胖子变成,变成。”

  履癸目光一扫,很远的地方正好军营伙房内有一头胖乎乎的野猪受惊跑了出来,履癸当场狞笑道:“给本王将这布拉德变成一头猪!”

  一名浑身黑烟缭绕鬼气森森的大巫快步走了上来,手上骨杖朝着那布拉德一指,布拉德的身体顿时飘了起来,那大巫右手一挥,那头远远跑过的野猪也‘嗖’一声飞了过来,就看得那大巫念动咒语,通体黑光大盛,已经把那布拉德和那头野猪的身形融合在了一起。

  一头身高超过六尺,起码有五六百斤,通体毛发血红的壮硕肥猪出现在众人面前。而那肥猪嘴里,还在无比傲慢的嚎叫着:“你们敢伤害伟大的亚特兰蒂斯王国的使节,这是你们自取灭亡!啊,最后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臣服罢!”

  履癸一脚把那头血红色的猪踢飞到了那些目瞪口呆吓得浑身哆嗦的海人护卫中,他大声笑道:“闭上你的嘴,你也给本王带一句话回去:若是亚特兰蒂斯不向我大夏俯首称臣,就等着被灭族罢!滚!”

  那几艘大气层内使用的运输舰和战舰灰溜溜的驶了过来,载着变成一头猪的布拉德外交官以及百多名被吓破了胆的海人护卫,仓皇的离开。

  夏颉盯着那些只能在离地数百丈高度飞行的巨大钢铁制品,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罢了,若是现在就能抢一艘高空运输船,又能怎样呢?没有他们的验证代码,想要混进他们的战争堡垒,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啊。我可不想刚刚飞到一半,就被那炮火给凌空打成碎片!”

  突然间,夏颉眼睛一亮,他低声道:“九鼎大巫没有能力飞出这么高的距离,但是他老人家,应该有那能耐罢?他可是比九鼎大巫要强大不知道多少的先天圣人啊!若是他能帮忙,嘿嘿!”

  想到这里,夏颉顿时一阵的心痒难耐,恨不得现时就能跑去道观那边,去找通天道人帮忙哩。</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