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十四章友客上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夜凉如水。天空星辰闪烁,安邑在夜幕中彷佛一头休憩的猛兽,安闲的盘起了爪牙。

  可以用肉眼看到的,一层层厚重的星辰灵光从天空涌了下来,那纯粹的灵气浓厚得让人不敢相信。各色灵光洒落在安邑的建筑上,那些全部用巨石搭建的亭台楼阁,外表都泛起了一层明亮的光芒。地上水汽升腾,淡蓝色的雾气慢慢的升了起来,那些建筑就在雾气中摇晃,整个安邑也就像一头发光的巨兽,在雾气中摆动起自己的身体。

  很远的地方,安邑的一角,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坐在刑天家专门用来款待宾客的高楼上,可以清楚的看到那边的灯火甚至让天空的星光都失去了光彩。隐约还有丝竹钟鼓的声音飘了过来,恍恍惚惚,就像是一场梦。

  夏侯和白浑身毛孔大开,全力的吸收着外界极其充沛的灵气。土性元力归夏侯,庚金元力归白,一团黄光一团白光相互纠缠,金、土元力相生相融,一人一兽都得了天大的好处。夏侯丹田内白日里受了震荡的内丹回复如初,并且更是增大了几分。而白嘴里也吐出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白色光球,在灵光中载波载浮,眼看着白的内丹也要成形了。

  “玄武真解第九转!身化玄武,神化玄武,周体若后土大地,坚不可摧,万物不可毁。”夏侯一边默默背诵玄武真解的口诀,一边回想当年那几个来历极大的教官给自己解说玄武真解最高境界的措辞。如果自己能够修练到玄武真解第九转的境界,则自身与大地沟通一体,力大无穷,身体就彷佛大地,外力不可摧毁,同时生机强大,是四象真解中防御第一的绝妙法门。

  “看这个样子,如果安邑的灵气随时随地都有这样的强度,一年,只要一年的功夫就能突破到第九转的境界。这可是我前世没有达到的境界。”夏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团土黄色的纯净元力被他一口吞下肚去,立刻融入了他的内丹中。同时他眉心内巫力彷佛一张大网,把方圆数十米内可以吸纳的土性元力抽了个干净,不断的淬炼他的精神力。

  “安邑的城市布局有古怪,似乎是一个极大的汇聚灵气的阵法。阵眼在王宫内,阵图的关键却又在那城墙和那外面的三条大河上。果然是夺天地造化,不可思议的伟大阵图。”夏侯暗自佩服这布下了如此大阵的前人,寻思道:“这座城内,灵气比蛮荒山野还要充沛百倍。而云梦泽那边的灵气,却比我前世地球充沛百倍。难怪我的功力进度一日千里。”

  “若是这个世界也有修道者,岂不是他们的道行火候会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奈何玄武真解第九转后的玄武变的口诀,却没有得到传授。否则,说不定我就能在这个世界达到传说中的仙人水准。”

  “玄武变啊!玄武真解不过是凝练内丹的初步功夫,玄武变才是破丹成婴,固化元神,霞举飞升的最高典籍。但是那些教官也没想到,我会碰到这么一个流落异界的倒霉事情,而这个世界的灵气,却比前世地球浓厚万倍以上吧?”

  夏侯一边掠夺性的抽取着四周的土性元力,一边下了狠心:“没有仙人的修为,怎么可能破开虚空寻找回去的路途?传说中仙人可以往来星宇,可没说过一个内丹大成的道人也可以的。那,豁出去罢。既然不知道玄武变的口诀,我就自己闯一条路出来。”

  “就算走火入魔又怎么的?这里的灵气如此充沛,只要生机不断,修养个半年又是一条好汉。”

  客房的楼下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一个熟悉的声音呵呵大笑着:“篪虎家的小兄弟,我刑天大风来了。乖乖,你的巫力可越来越浑厚了啊。”

  身边红光一闪,刑天大风已经穿着一身黑色全身甲胄跳上了这十几丈高的楼顶。看着夏侯眉心前那一个土黄色的直径丈许的巨大漩涡,刑天大风啧啧称奇:“好,好,巫力够强不说,篪虎兄弟你的天赋居然是这么强。看来你的潜力,还没有全部发挥出来呢。”

  白眨巴了几下眼睛,长开嘴一口把自己勘勘要成形的内丹吞了下去,收功后跳了起来,朝着刑天大风张牙舞爪的,威吓他不许前进。

  刑天大风笑了几声,眼里满是欣喜:“一头快要修成精怪的貔貅?妙极。相柳老六那个蠢货居然还说要把你培养成精怪,我看你距离精怪也就一步之遥了。”从普通的貔貅变成所谓的拥有内丹的妖怪,那是一个性质上的飞跃,战斗力、灵性起码增强百倍以上,可想原本就极难对付的白有了内丹后,可以相当于多少个高等的战士,刑天大风心里那个乐啊,美滋滋的没办法形容。

  夏侯也收起了功法,长吸了一口气后,眼里土黄色的两朵鬼火一闪,周身肌肉游走了一阵,一块块泛着土黄色幽光的肌肉彷佛钢锭一样棱角分明,充满了力量感和威吓力。他站起来,浑身骨节一阵乱响,朝着刑天大风行礼到:“刑天大哥,篪虎,嗯,暴龙应约来了。”

  刑天大风乐了起来,伸出手去和夏侯紧紧的碰了一下拳头,嘻笑道:“篪虎暴龙,这名字多威风,不过在安邑么,嘿嘿,真的有点不甚斯文。罢了,赶明儿找几个文人,给你换个好听的名字就是。”他指着白说道:“这头貔貅,可是?”

  夏侯一手拉过了白,白亲昵的用爪子拍了拍夏侯的肩膀。夏侯笑道:“白,我从小长大的伙伴,他可是把我当他的父亲了。安邑城中,带一头凶兽,没关系的罢?”

  刑天大风眼里凶光一闪,冷冷的说道:“不要理会相柳老六的废话,不要说一头貔貅,我们刑天家的人,带一群钢甲暴龙、金毛犼、墨鳞狻猊上街杀人又如何?他治司还能管到我刑天家的事情么?”

  一句话,刑天大风就把夏侯给归类到了自己家族中人。他亲热的挽起夏侯的手,拉着他跳下了楼去,笑道:“篪虎兄弟,四年前我对你是一见投缘啊,就知道你长大后是了不起的好汉,今日一见,我果然没看错人。怎么样,做我刑天家的友客罢。”

  “友客?”夏侯皱起眉头看着刑天大风,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位。

  站在楼下的刑天鳌龙上前了几步,嘻嘻的笑了几声:“所谓友客,就是我等世家邀请的奇人异士,以外姓的身份加入我家族,身份超然。吾家以友待他,他却也以友待我家。若有所需时,各尽其力攘助之,就是友客了。”

  “不就是以前所谓的门客么?不过也许其中还有一些和门客不同的规矩就是,不过,却也没有什么古怪,总不至于友客就是奴隶罢?”夏侯寻思到此,立刻点头道:“什么是友客我不清楚,但是刑天大哥是我的朋友,若你有事,有用得到我篪虎暴龙的,万死不辞就是。”

  刑天大风、刑天鳌龙以及从门口刚刚走进来的刑天鞶同时鼓掌大笑,满脸欢喜。刑天大风大叫了一声:“妙极,今天我刑天家又多了一条好汉。叫孩子们给我脱去铠甲,趁着天色还早,去西坊好好的乐乐。让篪虎兄弟看看,我们安邑的美酒和他族中的却又有何不同。”

  已经是子夜之后了,这还叫天色还早么?夏侯摇头,但是他还是把自己想要说的话给说完了:“奈何我巫力低弱,连一相柳柔都不是对手,就怕辜负了刑天大哥的一番盛情美意。”

  刑天鞶有气无力的笑起来:“此事无妨。篪虎兄弟巫力弱,那是你所习巫咒层次过低的缘故。想那蛮荒部族中的族巫,最高不过一五等巫士,能有什么高等的巫咒么?我刑天家别的不敢说,真正流传自上古天神的巫法却还有一些,修习起来,速度极快,篪虎兄弟的巫力增强,指日可待啊。”

  刑天鳌龙也是连连点头:“篪虎兄弟仅仅十六岁就有了接近九等巫武的实力,在我安邑各家中,也算得是少有的人才了。若是修习了上层巫术,达到一鼎巫武的实力,怕是只要数年时间也就足够了。”

  “一鼎巫武么?”夏侯看了看刑天三兄弟胸口上的纹章,原来一只三脚圆鼎就是一鼎巫武。想必这是比九等的等级更高一层的划分办法。

  想想看自己玄武真解已经到了第八转的最高境界,才不过接近九等巫武的水平,夏侯心里就是一阵的骇然。那么最高的九鼎又是什么样的概念,莫非还真的有那种可以毁天灭地的强大实力不成?

  一行四人收拾整齐了,带上了白以及数十名黑厣军护卫,偷偷摸摸的到了刑天家的西门。刑天鞶有气无力的眼睛终于瞪圆了,无比谨慎的看着四周,小心翼翼的说道:“小心,可别又被那丫头给缠上。大哥,怎么每次我们去西坊,总会被她给逮着?”

  一个冷冰冰但是如银铃般悦耳的声音飘了过来:“这次好像也是一样!怎么每次你们去西坊,就不叫我一声?”

  美女,绝对的美女。

  神若秋水,肤若凝脂,菱角样的红唇微微一撇,夏侯都有忍不住想要亲一口的冲动。一对大眼闪动着神秘的紫色光芒,给她凭空增添了几分迷人的魅力。穿着的衣物是有着很长拖摆的黑色宫服。那宽大的宫裙上,用金线暗抠了一些奇兽珍禽的图案,华美大方,更让她显得美了几分。如此美丽的少女,就彷佛夜里的一缕魂魄,从黑漆漆的游廊那边慢慢的飘了过来,狠狠的瞪着刑天大风三兄弟。

  刑天大风嘿嘿笑了几声,眯起眼睛抓了抓耳朵,笑嘻嘻的说道:“华蓥,不要给我们添乱好不好?”

  夏侯骇然看到,这少女的胸口纹章上,居然绣着两只三脚圆鼎,想必这就是刑天大风他们拿她没辙的道理了。按照蛮荒九等巫武的评定标准,刑天三兄弟加起来,还不够这少女一个人揍的。当然,这么秀美的少女应该不是巫武吧?夏侯暗自祈祷她是一名巫士,否则一名美女舞刀弄枪的,委实大煞风景。

  刑天华蓥冷冷的盯了夏侯一眼,夏侯只感觉心里一寒,彷佛前世被激光炮给打穿了身体一样,身体上彷佛有了无数透明的窟窿,被她一眼看了个清清楚楚。虽然这少女和夏侯比较起来,腰身还没有夏侯的胳膊粗,但是夏侯毫不怀疑,一百个自己也不是她轻轻一按的敌手。

  “这个彷佛锯齿猩猿的家伙,是本家的新友客么?”刑天华蓥懒懒的靠在了一根游廊的柱子上,冷冷的问道。

  刑天鳌龙嘻嘻笑了几声,连连点头:“小妹可真聪明,这位兄弟是篪虎暴龙,正是大哥邀请来的新友客。哦,对了,他的年纪比你还小一岁,不过已经是接近九等的巫武了,却是一个好汉。”

  夏侯惊愕的看着刑天华蓥,怎么这丫头仅仅十七岁,却比刑天大风他们还要厉害?

  刑天华蓥仔细的看了夏侯半天,终于点头说道:“明白了,本家的友客都只听爷爷他们的号令,你们却是想要人帮忙都没有的。现在你们自己招收了友客,却是想要他去相柳、申公、夸父、防风那几家的人面前露露威风?顺便让他参加黑厣军,替你们黑厣军更增一点声势么?”

  刑天大风干笑:“小妹可真,嘿嘿,说得没错。”

  夏侯对刑天大风又多了几分好感。可不是么,友客,门客,说白了就是拿来利用的。可是刑天大风能够当着自己的面承认这一点,却比那些用所谓的情谊交情来束缚人的好了不知道多少。

  刑天华蓥低头沉思了一阵,突然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那么,你们今天去西坊,就是要去找人生事了。这种热闹,我怎么能不看?”

  刑天大风皱起了眉头,冷哼道:“西坊是什么地方,也是你能去的么?不要害得我们每次都被爷爷他们责打。你要去,就自己带人去。”

  刑天华蓥妙目流转,看了看夏侯,冷笑道:“不去就不去吧,你们这么凶作甚么?有趣,你们居然找了一个潜力这么强的巫武,看样子安邑又要被你们折腾得乌烟瘴气了。大哥,我可提醒过你了,要是还像上次那样,你失手差点杀了相柳家的老九,小心爷爷真的把你丢进离火瓮内困上三年。”

  再次深深的看了夏侯半天,刑天华蓥冷声告诫道:“篪虎家的蛮子,不要跟着我大哥他们鬼混。已经是黑厣尉,同时封了熊军候,却还和那些不成器的浮华子弟一样招揽人手成日里你打我,我伤你,弄得安邑世家不宁,可不是什么好事。”

  夏侯微微鞠躬还礼:“多谢小姐教训。但,士为知己者死。刑天大哥他们若有吩咐,篪虎暴龙无所不依。”

  刑天大风三兄弟满脸笑容,刑天华蓥则是一撇嘴,不屑哼道:“这话有趣,士为知己者死。不过,蛮子就是蛮子,大哥他们算你什么知己呢?你今天才到我刑天家,却又哪里来这么一副忠心的肝胆?”再狠狠的瞪了夏侯半天,华蓥皱眉道:“蛮子就是蛮子,十六岁?怎么长得比府里的那头大熊还要笨重?”

  彷佛有一层雾气从华蓥身边冒了出来,华蓥微微的举了举袖子,身形已经不见。

  刑天鞶抓起刑天鳌龙的大袖,狠狠的擦了擦额头,突然仰天惨叫起来:“大哥,你再不管管小妹,这日子可没办法过啦。我们是她哥哥,怎么每次都是我们受教训?”

  刑天大风怪眼一翻,没好气的喝道:“有能耐你打趴下她?华蓥不是说了,我们这些做哥哥的,谁能胜了她,她就听谁的?”

  刑天鞶立刻闭上了嘴巴,过了半天这才嘀咕道:“一鼎上品的巫武和二鼎上品的巫士,根本没办法打。她只要巫力外放,就可以把我从安邑丢到东山里去,怎么打?诶,几个爷爷偏心啊。”

  刑天鳌龙也叹息了一声,摇摇头,不说话。刑天大风摇摇头,看着夏侯苦笑道:“小妹有点不通人情,篪虎兄弟可不要见怪。不过幸好这次她居然变了性子,不和我们去西坊,省了我们多少麻烦?祖宗保佑,这次可真是运气极佳的事情。”

  西坊?为什么女子不能去?莫非就是**场所不成?看刑天三兄弟的那副狼狈模样,很有可能啊。夏侯不由得苦笑,前世里自己不说守身如玉,可是那些灯红酒绿的场所却是从来不去的,但是这次看来却是要开荤了。尤其听那华蓥所说的话,自己这友客,还是专职兼任做打手的,那等奢华糜烂的场所,可想有多少麻烦事情在等着自己。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吧。我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就当看一场好戏算了。”夏侯心里很轻松,他可不在乎自己是做打手还是狗腿子,总之自己以后是要离开这里的,那么,一切就当作生命中一次有趣的旅行,难道不是更轻松么?随心所欲,轻松自然,这也符合道家的心法呢。

  注:兄弟们有贵宾票的投啊!猪头多少年没冲榜了,现在新书榜,周点榜都是第一,还剩一个贵宾榜,弟兄们再接再励,地把《巫颂》顶到第一!这本书只在发,大家不要在外面看了,来的人越多,成绩越好,猪头越高兴,更新的就越勤快。这几天兄弟们也看到了,猪头基本上每天在线的时间也有七八个钟头,再加上每天码一万多字,盯着脖子都有点痛了。

  但是猪头觉得,俺是为弟兄们在写书,所以有点辛苦,也盯着。没有别的话,全靠大家了!

  另外:编辑建了一个飞信的群,群号是3240816,猪头还不会用这个东西,有没弟兄看看咋用?</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