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一十二章无奈的人生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无奈的人生

  大洋之上,三个老道抬头看了看那天上的异相,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摇摇头却是懒得理会这些事情,自顾自的拔云赶路。

  安邑城外数百里,一片非常静谧祥和的草原上,稀稀落落的有着数百座方圆里许、高不过百丈的小峰头。这些山峰层峦叠翠,草木葱茏,更兼山势或俊秀或温和或雅致或有凌云飞腾之气,的确是一片洞天福地。数条清澈见底的河流缓缓从那山峰之间蜿蜒流淌而过,山头上一条条乳白色的雾气飘荡而下,和那河面蒸汽纠缠在一起,宛如仙境一般。

  众山拱卫之中,是一片长宽十里许的平地,其上有一庄园,高檐飞角,铜铃声声,香风阵阵,诵经声隐隐传来,正是夏颉耗费了大力气、大量的财物加上刑天家的大势力,才在短短数月之间建成的三清道观。自从这道观建成,安邑城内的通天道场就没有了一个炼气士,广成子、多宝道人他们把一应门徒都带来这里,汲取天地灵气,苦修内功,传授鸿钧道人的无上大道。

  这道观所处的位置,乃是夏颉利用前世学来的一点风水堪舆的小本事挑选的。夏颉对这风水之道并不精通,只是本能的觉得这处平原生气灵动、山峰秀朗,兼之有灵风净水,乃是一处上好的地方。哪知道这处地盘的地下,却是真正有三处奇大无比的龙脉气穴纠缠,乃是九州地脉的一个大气穴,灵气充沛得只能用吓人来形容。广成子等一众老道待得道观建成,带了几个门人跑来一看,顿时大喜过望,这才匆匆的把所有收下的门人都带来了这里闭关苦修。

  如今,刚刚把安邑城闹得鸡飞狗跳,真正是让各大巫家数年内都不得安稳的三个老道,就是踏着祥云,一路上施展禁法避开了那些疯狂状态下的大巫搜索,施施然的到了这道观上方。三个老道的修为精深,一对眸子上窥天地玄机,下勘亿万众生,却比广成子他们的眼光更好上了无数。他们对着这道观定睛一看,就只看到整个道观都笼罩在一层厚重彷佛水波一样的绵绵气流中,纯金、乳白、深紫三色灵气相互绞缠汇合,化为一点点液态状灵气注入那道观之中,地下更有一道十几里粗细的紫色光柱冲天而起,委实是一块上上的洞府。

  那居中的老道拊掌赞叹:“好地方啊,这次派来的门人却还中用。这等洞天福地,那大夏的大巫们却也有眼力好的,居然没有占用了,反而便宜了我们新收的门人。唔,也不知广成子、赤精子、多宝、金光他们如何把这地盘弄到了手?还建了这么大一个庄园。”

  原始道人呵呵大笑,却没吭声。通天道人则是得意洋洋的脑袋一晃,双手背在身后大模大样的说道:“大师兄有所不知,二师兄第一次派出沧风想要在安邑城建一个道场,结果被人打得头破血流,好不狼狈。哪知他却和师弟新收的那徒儿叫做篪虎暴龙的,如今改了名叫做夏颉的结交,把他引入了我通天的门下。”通天道人大拇指朝着自己一比,笑呵呵的说道:“这夏颉徒儿却是有孝心,更有能耐的。安邑城的道场,是他一手建的,这道观,也是他前后打理,才得了结果。”

  摇摇头,通天道人对着原始道人连连叹气道:“比较起来,倒是那两个有意拜入二师兄门下的门人,一个叫黄一的,一个叫申公豹的。啧啧,一个是大夏王宫的龙奴,没有什么权势,这不怪他。可是那申公豹,身为申公家的直系族人,却没有为这道观献出哪怕一点力气。这种门人,也就是二师兄这种脾气好的人才容忍得了,若是他拜入我门下,我定然一掌打死了他。”

  通天道人在那里拼命的损原始道人的门人不中用,原始道人只是闷头笑,过了好一阵,还是当中的那老道咳嗽了一声,一巴掌飞在了原始道人的脑袋上:“够啦,你不过是转世重修了一次,哪里就真正变成了这种古怪脾气?都没有一点师长的样子!若是被门人看到了,成何体统?那两个门人你不要,却也正好是想要拜入二师弟的门下,你却操什么心?”

  老道手上黎杖一挥,祥云冉冉落下,他漫步走到了那道观门口,黎杖轻轻的在大门上点了几下,长声道:“广成师侄、多宝师侄,你们还不快快开门,可是要把我们三个关在外面喝风么?”

  ‘当、当、当’,金钟长鸣;‘叮、叮、叮’,玉罄连响。就听到院门内一阵脚步声传来,紧接着院门大开,广成子、赤精子、多宝道人、金光道人、乌光真人等等一干三清门人鱼贯而出,朝着三个老道拜了下去,嘴里乱糟糟连称师父、师伯、师叔不止。一干道人拜了几拜,广成子这才站了起来,朝着三个老道稽首道:“老君师伯,师尊,通天师叔,你们今日来得正好。我们收的门徒昨日才刚刚出关,正好有了小成哩。”

  三个老道点点头,迈步进了道观,原始道人温声问道:“有了小成,何等成就啊?你们来安邑却也一年多快两年了,怕是门人们的成就不大罢?”原始道人心里清楚,大夏巫教一统天下,普通的平民理解的都是巫教的那一套东西,如今半道出家做了道人,怕是理会不了他们的微大义,却是难得在区区一两年时间内就有什么成就出来的。

  一干小老道紧跟在三个老道身后朝道观的正殿行去,广成子抱着一肚子的鬼胎,唧唧咕咕的说道:“禀告师伯、师尊和师叔,这些门人的成就却是不小。虽然他们拜入我等门下才区区年余光景,更有人是数月前才引入门来,却也有人结成了金丹,步入大道了。”广成子在这里回禀,他身边的赤精子朝着他一阵的挤眉弄眼,模样好不古怪。

  那老君呆了一下,回头看看广成子问道:“一年时间,就有人能结成金丹?这,这。”

  三个老道互看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若是如此,可真正是天才了。就算是先天之人,若是练我教法门,没有十年光阴,如何能成就?”

  广成子一咬牙,用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紧闭着眼睛大声回禀道:“不止一人,如今门下弟子,有千余人已经结成了金丹!”

  ‘嘎’,饶是老君、原始、通天三个老道道心稳固,一时间也是手脚有点发颤。那老君黎杖连连杵在地上,发出‘砰砰’的响声,喜形于色道:“千余人已经结成了金丹?若是如此,只要耗费玄功苦修百年,却也能派上用场。加之以我等授下的各色法宝,就算面对巫教的八鼎大巫,也有一拼之力。莫非师尊说得果然,这巫教当灭,我教当大兴么?”

  原始道人也是连连拈须道:“好,好,快快把门人们都叫出来,让我等好好的挑选一二。此番来,正是三教分立,我等挑选三教门人,日后当广大我等教益的。师兄、师弟,这千余结成金丹的门人,不如我等平均三分如何?”原始道人心里大乐,这广成子、赤精子果然能干,虽然这道观什么的都是原始道人的那个门徒夏颉的功劳,可是这一千多结成金丹的门人,可就是因为广成子和赤精子的能耐了。就算多宝道人、金光道人要分去一半的功劳,日后在掌教大老爷鸿钧道人的面前,也是大有光彩的事情啊。

  广成子、赤精子长吸了一口气,半天没吭声。多宝道人、金光道人、乌光真人等等则是在一旁耷拉着脸蛋拼命的忍着肚子里的那阵狂笑。就看得他们一个个手爪发抖,面皮发硬,嘴角发颤,若是一时压不住肚子里的那股子气,早就抱着肚子大笑起来。

  老君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些门人的古怪,他兴致勃勃的问道:“那,广成子,如今你们收了总共多少门徒?其中资质好进度快的,却有多少?”

  广成子咬咬牙,朝着老君道人比划出了四个手指。旁边赤精子连忙点头,也是拼命的举起右手,四根手指连连晃来晃去。

  老君大乐:“妙极,四千门人中,就有一千多结成金丹的,此番你们功劳,果然不小啊。”

  广成子闷哼一声,瓮声瓮气的说道:“师伯,不是四千门人,是四万!”

  旁边多宝道人终于插嘴了,他摇晃着脑袋,目光闪烁不敢正视老君和原始道人,连连带喘气的说道:“四万门人,确切的说,到上个月最后一批门人,总计是四万五千七百八十九个门‘人’。唔,其中一千三百七十‘人’结成了‘金’丹,更有七千多‘人’只差临门一脚,那‘金’丹也是快要成形了的。”多宝道人在语中拼命的捣鬼,金丹的‘金’字他狠狠的重读了,那门人的‘人’字,更是加重了语气。

  就好似天上掉下来了一个大馅饼啊,老君和原始道人脸上都笑开了花,他们也不进正殿了,手一招,三个蒲团已经出现在正殿前的台阶上,三个老道盘膝在那蒲团上坐下,老君兴致勃勃的大声叫嚷道:“妙极,广成子,却把那些门人都叫出来罢。此番我等正好给他们按照修为高低赐下道号,排定班辈,分别赐予法宝丹药和炼法丹书,日后却也好得个正果。”

  笑容满脸的老君点点头,朝着广成子很是亲热的说道:“此番你们竟然招揽了四万多门徒,果然是天大的一份功劳。日后我三教大兴,就是从今日奠定了基础了。”说到这里,老君很是高兴的右掌朝着脑门一拍,那清气、玉灯、金莲等物又从囟门冲出,飘荡在他头顶发出阵阵仙音妙曲,紫光道道,把这正殿前的广场染成了一片仙境模样。

  通天道人嘿嘿一笑,他看了看在旁边拼命朝自己打眼色的多宝道人和金光道人,曾经来过安邑的他心里顿时有了谱儿。他也不急不慢的一拍后脑勺,四道剑光冲天而起,彷佛四道旌旗在他脑后摇曳飘荡,更有三朵丈许大金、白、青三色莲花在头顶载波载浮,威势自生。

  原始道人微微颔首,朝广成子笑道:“既然是师伯说了,就去召集门人罢。这正殿前的空气却也够大,想必也足以容纳四万门人的。”他手一挥,头顶的金莲、璎珞同时发出亿万道奇异光芒,那正殿广场顿时面积扩展了何止百倍?

  广成子脸蛋一抖,身子一震,一咬牙关,大声应道:“谨遵法旨。”就看得广成子右手掐了一个法印,猛的朝着天空一指,就有一道金风直冲而上,化为点点光雨飘散于整个道观上空。‘叮叮咚咚’的声响中,刚才还原本安安静静的道观,则突然活了起来。

  ‘扑腾扑腾’的脚步声中,姜尚一马当先,身后跟着申公豹、黄一以及十几名身披道袍的年轻人大步的从后院侧门冲了出来,恭恭敬敬的站在了正殿前的广场上。他们看到广成子的召唤信号,加上刚才听到的老君传遍了整个道门的叫门声,心知肚明是师门长辈到了,一个个都不敢抬头,个个双手贴着身体,无比小心谨慎的伺候在台阶下。

  三个老道法眼朝着这十几个人一扫,顿时满意的连连点头。姜尚的资质差了点,但是体内功德金光极盛,更隐隐有金莲翻舞,日后定成大器。那申公豹身体矫健强悍,虽然体内巫力强横,以致于真气被那巫力死死的压制住无法得到大的发展,但是却不是什么大问题;以他的身体资质和身后的家世背景,日后也定然是有能为的炼气士。

  至于那黄一,依然是有点嬉皮笑脸的站在那里的黄一,身上缠着那条身体长到了两丈多长的黄龙,一人一龙的脑袋凑在一起,看起来却是古怪得紧。但是想必是和那黄龙相处了很长时间的关系,黄一的身体受那黄龙自带的天龙灵气洗涤,早就是百脉俱通,体内五脏六腑更有一层莹润的黄光笼罩,分明已经不是凡人体制。以他的资质修为,日后进度当是无比惊人。

  姜尚、申公豹、黄一三人中,姜尚资质最差,但是日后灾劫最少,前途广大不提;申公豹巫力过强,修炼的真气过弱,但是实力却是最强;而黄一虽然嬉皮笑脸的,体内真气则是最为精纯洗练,日后的修为当以他最为深厚。

  除了这三人乃是诸人之首,其他的十几名新门人也无不是中上之资质,更有数人的资质直追黄一,乃是修道炼气的上上人选。如今他们一个个印堂发亮,举止间有清风相随,分明是真气火候已经登堂入室,有了不弱的修为。如果辅之以三清炼制的极品丹药,加上强力法宝的帮助,这些门人短期内定然将有极大的成就。

  老君看得连连点头:“好,好,好,果然是我等门下的徒儿。唔,广成子,其他的门人何在?”

  老君话音刚落,那后面院子里已经有人大声咆哮起来:“什么卵鸟,大清早的这么呱噪?被你们几个老道逼得闭关了半年,酒没喝一口,肉没吃一块,好容易出关得个清闲,刚刚睡得舒坦,他娘的你们又开始叫唤!就算是人家使唤奴隶也要给奴隶吃饱喝足了养精神哩,怎么我们拜入了你们门下,酒饭都不管饱,整日里喝风的?”

  这声音一出,广成子、赤精子整个脸立刻扭曲起来,整张脸就好似那成精的黄瓜,青一块绿一块,说不出的难看。多宝道人、金光道人、乌光真人则是整齐划一的低下了头去,拼命的瞪大了眼睛数自己脚边到底有几颗灰尘,唯恐自己的师尊抓住自己问个端倪。

  刚刚赞叹过姜尚等一干人的老君张大了嘴刚要说话,那嘴巴就再也闭不上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面色瞬息间千变万化的广成子、赤精子,手指头哆哆嗦嗦的举了起来,指着这群门下晚辈半天没出一口气。满脸微笑的原始道人就却好似被一盆冰水整个扣在了脸上,整个脸瞬间发白,拼命的瞪圆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的两个得意徒儿不吭气。

  只有通天道人老神在在的坐在蒲团上,两只手合成一个手印罩在自己丹田上,不断的低声嘀咕道:“大道无形,皆为虚幻;大道无形,皆为,那个,虚幻啊。”他俊脸微侧,嘴角上勾,一对大眼眯起来,偷偷的瞥着一脸呆滞的老君和原始道人,恨不得捶地狂笑。

  却听得那粗豪的声音刚落,又有一‘人’大声叫嚷起来:“可不是然?灵龟老兄,你是最爱瞌睡的不假,不过不瞌睡也要不去你的命。你对酒肉的瘾头也不大,三五百年不吃肉不喝酒又有何妨?可是我这干兄弟,每天没有老酒二十斤,肉百斤,让我们怎么活?”这声音怒斥道:“我可是听了黑熊大哥的话,这才跑了几十万里来这里拜师学艺,不是说这道观的后台,那个叫做夏颉的家伙说了么?每天管饱酒肉,每个月还发工钱的么?若不是如此,我在山中干几头母老虎,生下一窝的老虎崽子,让他们个个跟着我炼气化形,岂不是痛快?”

  “然也!虎山君此大善!当日招我们过来,可是许诺我们每日里都有酒肉管饱的。我可是听说,那夏颉留下了一大笔钱在道观里,让这群老道给我们买酒肉吃喝。可是这半年我们闭关也闭关了,每日里吃的什么?清茶素斋,哇呀呀呀呀!气煞人也!”

  “喏!这地方是好地方,道观也是好道观,那夏颉大人更是好人!一定是这群老道坏事克扣我们的工钱,不如我们联手揍他们一顿如何?”

  “妙极,妙极!今日里原本以为可以多睡一阵,难得更是日食的天气,大白天的还没太阳刺眼,正是好瞌睡的时候,却把我们给吵醒,这群鸟道人,好不省事哩。揍他们一顿,揍他们一顿。打翻了那叫做广成子和赤精子的,我们也好香香的吃一顿好肉食。”

  伴随着这等粗犷的交谈,数百名粗壮的大汉敞胸露怀的大步走了出来。就看他们行走之间,身上皮肉大块裸露;挥手之时,偶尔还去挖弄鼻孔耳朵;脚下有黑云缠绕,体外有煞气千条;一个个满脸横肉,个是个铜铃大眼;分明就是一群拦路打劫杀人货,哪里像炼气修道活神仙?

  这群人一出场,那场面就叫做一个震荡。老君和原始道人差点就没从蒲团上一头栽倒,一直幸灾乐祸的通天道人也是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这还罢了,这数百人之后,潮水一样涌出了数万人马,其中有完全人形的,人身兽头的,兽身人头的,更有还没有脱去那原本的一块皮毛,分明还是野兽本体,叽叽喳喳的仗着几分道行混在人群中口口声声叫嚷‘祖师爷万岁’的。

  老君的两只手气得抽搐成了鸡爪疯一般,浑身上下骨节子‘噼啪’乱响;若不是他道德高尚,修为精深,换了另外一个炼气士,早就一招手唤来满天的雷霆把这四万多妖魔精怪尽数劈死,上演三清门下第一次的流血大惨案。

  原始道人浑身颤抖,哆哆嗦嗦的指着满脸通红不敢抬头的广成子、赤精子,‘咯咯咯咯’就是说不出话来。这样的一群妖魔精怪,你叫一向高高在上的原始道人如何去收他们为徒?原始道人对自身的道法道诀视为至宝,就算是门下门人,若不是心性端正资质极佳的,也难以得到真传,何况是这群湿生卵生的畜生?

  只有通天道人差点狂笑出来,他在强行镇压下自己心头的震惊后,故意翻脸看着老君和原始道人问道:“两位师兄,你们可以先挑选了。这四万多门人,师弟我尽可以把那些有金丹修为的让给你们。这,也算是师弟的一点心意罢。”

  心意?

  老君和原始道人恨不得直接掐死通天道人。这等心意,他们却是不敢恭维。要这两个保守传统的老道收这些看起来奇形恶状的精怪做门徒,不如让他们再次的进入红尘转世重修来得容易。

  良久,就看得老君渐渐的恢复了柔和的表情,看着面前的那数万精怪和十几个人类淡淡的说道:“罢了,这里却无人和我有缘。”当下就看到他身下蒲团化为一朵十几丈方圆的祥云,无声无息的急速升起,带着一层温和的祥广,急速的朝着东方大洋的方向去了。

  原始道人也是叹息了一声,看了看通天道人,无奈的摇头道:“罢了,我就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师弟,等你见了夏颉,却是让他多给我们收一些,门‘人~~~’罢!”原始道人简直就是咬牙切齿的说出‘门人’这个词,故意的拖长了声音狠狠的重读了一句,这才大袖一挥,把姜尚、黄一、申公豹等在场的仅有十几个门‘人’卷了起来,大声道:“尔等和我有缘,今日却传授你等无上大道,此处灵气极佳,尔等日后当在此处用心潜修,努力增加修为才是。”

  ‘哧’的一声,原始道人化为一道金光,连同广成子、赤精子一起,朝道观的后院方向去了。

  通天道人似笑非笑的抬起头来,朝着那一个个面色不善,卷袖子揉拳头想要揍人的精怪很‘慈善’的笑道:“贫道却不如两位师兄那样挑剔。湿生卵生,仅是天生。天地大道,有灵识者尽能窥视之,何分先天之人,后天之人,又或人类精怪乎?”

  俊美的脸上露出了极其邪恶的笑容,通天道人兴致勃勃甚至有点跃跃欲试的指着这四万多精怪喝道:“我通天道人被掌教大老爷鸿钧老祖立为截教祖师,今日大开方便之门,收尔等臭毛团入我门来,享受无极大道!此乃尔等无数轮回才积累下的一点功果,一点善缘,万万不可当作普通的机缘,就此浪费了。”

  ‘嘿嘿’阴笑了几声,通天道人脱下了身上的大道袍,露出了里面的一身紧身小打扮的劲装,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抽出了一只拂尘,猛的就从正殿前台阶上跳进了精怪群中。“那夏颉给祖师我说了,尔等都是只认拳头大的。今日我通天教主就打得你们一个个害怕了,日后入我门来,当小心伺候,有得你们的好处!”

  一头长着野猪脑袋狻猊身躯的精怪怒声道:“老子们四万多兄弟,还害怕你一个小道人不成?兄弟们,往死里揍啊!”‘轰’的一声,四万多早就心怀怨气的精怪也不管挤不挤得开手脚,挥动着拳头和各种奇怪的兵器就犹如泰山压顶一样朝通天道人挤了过去。

  通天道人哈哈一笑,体内那已经近乎天地鸿蒙开辟时原始混沌先天之气的真气顺着拂尘狠狠挥出,‘哗啦’一声就有百多名牛高马大的精怪被他摔出了数百丈,重重的砸在了道观的围墙上。‘哗啦’一下,就是百多精怪飞出;‘哗啦’一下,又是百多精怪飞出。通天道人略施小计,就看得数万精怪彷佛那狂风中的灯芯球儿一样满天的飞舞,一个个哭喊着爹娘的名号,苦苦求饶。

  是日,也许是命中注定:三清之中太上老君李老君还是没有收到一个徒儿,悻悻离开;原始天尊原始道人无奈何的收下了仅有的十几名人类为徒,日后大名鼎鼎的阐教十二金仙就在这日里补全了名号;通天教主通天道人兴高采烈的狂收四万多精怪入门,日后震惊天下的截教万仙就此成形。只是今日里,那日后摆下万仙阵让阐教仙人无技可施的截教万仙,还在通天教主的拂尘下哭爹喊娘则个。。。</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