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一百一十一章日食,三清上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大夏安邑城。

  国力如日中天,刚刚扫荡了海人亚特兰蒂斯王国,如今正在动用大军和东夷展开全面大战并且节节胜利的大夏。朝廷内外一团和气,大王英明神武,各大巫家竭力辅佐,各大王子尽皆有能有为,麾下军队战无不胜的大夏。百姓安居乐业,天下九州太平安稳,不见丝毫风波动荡,百业繁盛,诸子百家纷纷兴起,有口皆,除贱民外有口皆食,一副太平盛世景象的大夏。

  安邑城王宫正门内,镇国九鼎所处的广场,如今正被数千名大巫扩大了那广场的巫术结界,将原本百里方圆的广场扩张到了数千里方圆。偌大的九鼎,如今处于广场中心,却也犹如弹丸一般小得不起眼。九鼎周边那用青铜铸造的三千六百个小小的祭坛,和整个广场比起来,则更加犹如灰尘一样。那聚集在九鼎、祭坛周边的大巫们,则好似找食的蚂蚁,黑压压的一片片。

  安邑城四大巫家,外带大型、中型、小型、超小型的各巫家总计一千八百余家族的嫡系、旁系的男性族人,都穿着全套的礼袍、手持各种祭祀的玉器、青铜器具,按照地位的高低、权力的大小、血统的亲疏,排成整齐的队伍,从王宫的正门骆绎进入。这些大夏的大权贵们和小权贵们,在距离九鼎和那些祭坛大约有六里左右的地方,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圈子。

  一千八百多个巫家家族,合计在场的人数就超过了百万,这还是他们精挑细选出席的族人身份资格之后的结果。若是任凭所有的巫家把所有的族人都带到王宫来,除非是把整个王宫所有的空间结界全部打开,否则根本容纳不下那数以亿计的大活人。

  领军在东疆和东夷人连番大战的盘罟、履癸,却也出现在了人群中。他们装作没有看到对方的样子,纷纷带着自己属下的心腹将领,无比热情的先把一千八百多个巫家的家长问候了个遍,然后这才好似凑巧一样,在人群的正中心两人碰头了。

  盘罟首先朝着履癸拱拱手,满脸是笑的问候道:“老九,你也回来了?哎呀,这次不知道父王又找我有什么事情呢?我刚刚率领大军斩下了东夷人的头颅五万余,更是俘虏了他们的妇女孩子十万多,怎么就连发九道金牌把我从战场上找了回来呢?”盘罟满脸得色的看着面色冷漠的履癸,摇头晃脑的说道:“如果不是父王的金牌急令,我肯定已经带领大军,突入落日城,把后羿抓来献给父王了。”

  履癸冷笑了一声,厌恶的看了自己的长兄一眼,冷冰冰的说道:“九道金牌?父王可真看得起你。”

  履癸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却没有继续说话。他身后的商汤则是笑眯眯的走上前来,朝着盘罟深深鞠躬后微笑道:“大王子可有所不知,大王为了把九王子招回安邑城,连续下了三十六道金牌呀!唉,九王子盯着东夷人的夷虎族的主支连番攻打了一个月,杀死的东夷人最精锐的战士起码有五十万上下,自身损失不过三万多人,这份功劳,大王子以为如何?”

  盘罟的脸色一下就变得青白一片。他恶狠狠的瞪了商汤一眼,怒号道:“恭喜九弟了。”大袖一甩,盘罟气冲冲的带着几个心腹将领转身就走,再也没有心思在履癸面前炫耀自己的战果。他刚刚取得了五万多人的战果不假,但是那五万多人是他用二十倍的兵力包围起来后才取得的,为了斩下这五万人的脑袋,他甚至还放走了另外四路东夷人的大军,和履癸的战绩比起来,他这区区五万人的斩首数,确实不堪一提。

  一直跟在盘罟身边的舙小心翼翼的看了履癸一眼,朝着履癸点头哈腰的行礼,脸上挂着他那招牌的清纯笑容很是天真无邪的笑道:“九哥,你和大哥之间何必如此紧张?你们不管谁做了大王,都是好事呀。大哥毕竟是大哥,他就算。”

  舙的话根本没说完,履癸正反三十六记大耳刮子已经狠狠的抽在了舙的脸上,打得舙的脑袋犹如暴风雨中的蔷薇花枝一样花枝乱颤,口水横飞,两片白嫩嫩的脸蛋瞬间就红肿了起来。履癸无比厌恶的在身边一名将领的长袍上擦了擦自己的手,朝着被突如其来的耳光打得慌了神的舙阿狠狠的训斥道:“你不也想要做大王么?何必在盘罟面前跟贱民一样的逢迎他?”

  一脚把舙踢出了七八步远,履癸阴森的看着舙冷笑道:“老实告诉你,兄弟们之间,大家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个只会装模作样的货色。你还有好心调解我和大哥?你巴不得我和大哥同归于尽罢?上次盘罟那厮派人刺杀我,怕不是也是你的主意?嘿,告诉你,就算我们死了,大王的位置也轮不到你这个小人。你凭什么做大王呢?”

  就好似街头的贵民殴打最下贱的贱民一样,对着身为自己弟弟的舙,履癸毫不手软的在他身上狠狠的踢了十几脚,这才带人扬长而去。舙浑身哆嗦着瘫在地上,眼里的怨毒已经浓到了极点。他看了看左右,左右各大巫家的人却彷佛没有看到他一样,一个个口观鼻,鼻观心,老神在在的看着广场中心的九鼎方向,没有一个人有上来搀扶起他的势头。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连续九声极其宏亮的鼎鸣声后,大夏巫殿九大殿主拥有真正的‘大巫’称号的八名老怪物级的人物在一阵阵闪光、云雾和奇异的香气氛围中隆重登场。天巫午乙居中,其他七名大巫环绕四周,除了正在南荒蛮国一心盘算着给人下毒的黎巫旒歆,八大殿主全身披挂,穿戴着豪华华美到了极点的巫袍,浑身上下带着数以百计的各色珍贵玉器,浑身熠熠生光的出现在广场上空。

  又是一声九鼎齐鸣,浑身裹得严严实实,就连眼珠子都没露出来的隐巫太弈抓着他那根黑木杖,嘴里‘叽叽咕咕’的问候着八大殿主的母亲之类的直系女性亲属,带着万多名同样浑身漆黑,一丝皮肤都没有露出来的隐巫闪现在广场的东南角。太弈盯着天空中漂浮着的八大殿主,嘴里低声咒骂道:“你们动作可是快点,我还要赶去南方看好戏。若是耽搁了我去抓那蝙蝠精,你看我怎么调理你们。”

  午乙他们不敢吭声,一个个摆出了道貌岸然的神圣模样悬浮在空中,双手高高的举起,朝着天空大声的念诵着巫咒。于是皇宫正门再次敞开,十几条黑龙一样的人流缓缓的流淌进了这个巨大的广场,占据了广场的东侧。九大巫殿下属的整整齐齐三百六十万功力都在五鼎以上的大巫,都是精挑细选的起码半年没有和男人或者女人同房同床的身体洁净的大巫,正式登场。

  再一次的九鼎齐鸣,这一次是从大夏王宫的正殿处,从那宽百丈高有数百丈的巨大玉石台阶上,一道血色、黑色、白色混杂的人流汹涌而下。直属夏王的隐巫卫、血巫卫、暗巫卫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部门机构的强力打手,一个个也同样至少都是五鼎大巫以上级别的人物,也凑起了不少于巫殿的数量从那台阶上急速漂浮而下。犹如幽灵一样急速的闪动之后,这数百万人整整齐齐的占据了广场的西侧。

  东侧是巫殿所属,西侧是王宫所属,大夏各大巫家的人马老老实实的整理队形,在两方人马进场之前就散开了那包围九鼎的环形阵势,排成了有点凌乱稀松的方阵,占据了广场的南方大片地盘。虽然场内人数众多,数百万的人群在变换阵势行动之时,若是普通人,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但是作为这些都有一身极强巫术的巫来说,也不过耗费了两刻钟的时间,一切都安稳了下来。

  狂风自天而降,把广场上激荡起的尘土吹拂得干干净净。夏王端坐在正殿前台阶最的一块黑色玉石上,语声嘹亮也不无得意的喝道:“今日日食重日,借助血祭祈求天神垂怜,降下天神旨意。此乃大事,诸位万万不可懈怠了。”

  咳嗽了一声,夏王眼里闪过一抹亮银色光芒,很是诡异的看了漂浮在天空的八名巫殿之主,突然拔出了身边一柄奇形长刀大喝道:“今日,按照祖宗的家法,祖宗流传下来的规矩,本王在这里,挑选诸位王子中最为能干、德才最盛的立为太子。若本王身故,则太子持我‘大夏龙雀刀’,接掌王位。各大殿主,诸位家主,诸方重臣,可有意见?”

  天巫他们愣了一下,没吭声。刑天厄等人目光闪动,一对眸子在那些突然面色赤红的王子之间扫来扫去,同样没吭声。只有太弈大咧咧的上前了几步,朝着夏王大声叫嚷道:“少说废话,你的这群儿子谁也不比谁好到哪里。现在大夏的大王,只要会喝酒杀人玩女人,谁不会做啊?你先说说看,你选谁做太子哩?可千万别选那些除了杀人喝酒玩女人别的什么都不会的,小心我大耳光子抽你。”

  夏王气得眉毛一阵乱颤,手上那奇形长刀‘大夏龙雀刀’一阵轰鸣后,突然发出了一道刀气斩向了站在诸位王子中的履癸。“履癸,你给父王上来。上任天巫临终之时却是看破了天机,九大殿主中,也有五人同意你接掌王位。你,就是下一任夏王。”

  履癸面色一抖,饶是他心智稳固,却也被这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砸了个头晕目眩。本能的一掌朝着那道刀气接了上去,‘砰’的一声,被震碎的刀气朝着四周扩散,卷起了履癸身边盘罟的长发,露出了他那极其难看拉成了尺半长的大马脸。履癸身前的十几名王子默默的让开道路,一个个目光闪烁,说不出什么表情的看着履癸,更有人的手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佩刀刀柄,彷佛想要一刀把履癸拦腰截断。

  商汤却是无比轻松的叹了一口气,朝着身边的伊尹低声笑道:“如此甚好,我们准备的三万死士,如今看来不用动用了。”

  伊尹脸色也是突然松懈下来,他认真的点点头,朝着商汤拱手庆贺道:“主人,商族的下一任族长,看来非主人莫属了。只是,盘罟手中还有兵马在,昨日也听说,盘罟从东疆那里,很是调了一批心腹将士回来安邑。我们那三万死士,还是要动一动啊。”

  商汤撇了一下嘴,淡淡的说道:“这事你去安排罢,不管怎样,一定要保住九王子,不,是太子履癸的性命。”商汤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已经很是惫懒的坐在地上的太弈,低沉的自自语起来:“这一次的事情可真古怪。若是按照大夏前几次的规矩,这些王子之间不杀得血流成河,怎么可能最后决胜出下任大王的归属?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就连隐巫殿的殿主都出面了,夏王也是被逼无奈罢?”

  在众目睽睽之下,履癸缓步上了那高耸的台阶,站在了夏王身前。夏王深深的看了履癸一眼,随手把那‘大夏龙雀刀’的刀鞘解了下来,把刀归入刀鞘,缓缓的递在了履癸的手里。“老九,你很不错啊。父王防范了一辈子,就从来没有让你们兄弟中谁真正的掌握过太多的权力,可是没想到,就连天巫临死前的预都帮你。”夏王心里那个恼怒啊,如果不是上任天巫临死前笑眯眯的说出了‘九王子’这个词,履癸哪里会突然得到巫殿五位大巫的倾力支持呢?

  履癸不敢抬头看夏王,他只是紧紧的用双手握住了那柄‘大夏龙雀刀’,一本正经的说道:“父王放心,既然孩儿上应天命,自然会让我大夏的疆土扩展到六合八荒,让九州之名,笼罩天下。”顿了顿,履癸很认真的说道:“父王如今身体正好,孩儿正好去多立军功,替大夏打开一片又一片新的疆土。等得父王登天了,孩儿凭借这功绩接掌王位,才能让天下人心服口服啊。”

  履癸心里很乐,自从前任天巫临死之时说出了他的名字,尤其面色还是笑眯眯的,这就是第一块砸在他头上的馅饼啊。虽然夏王的反应极快,自那天以后立刻开始扶植盘罟等兄弟和自己争权夺利,并且开始扶植盘罟等兄弟立下功劳,在天下人面前增长声望和自己对抗。但是,有了前任天巫的预作为靠山,自己轻松的得到了诸位大巫的支持,这是夏王都无法抵挡的一股庞大的势力啊。

  今日夏王把王宫内的所有隐藏的力量都摆了出来,隐巫卫、血巫卫等等夏王直属的武力尽数登场亮相。可是履癸知道,甚至午乙、太弈他们这群大巫都知道,这是夏王在保持自己最后的一点脸面呢。夏王只是在给天下人显示:他并不是出于巫殿的压力才给了履癸太子的身份,他是看重了履癸的人才和人品,这才按照祖宗的规矩定下的太子呢。虽然,天下人都明白背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谁会挑白了说呢?

  坐在地上无聊的用黑木杖在地上乱划的太弈头也不抬的用神念问午乙:“这血祭仪式还没举行,莫非你们已经威逼大王,要他立履癸为太子么?唔,这履癸的才干还算凑合,但是却也不算什么英明神武的角色。那可以倾覆我大夏的危机,莫非真能靠他化解了不成?”

  午乙依旧是那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双手高举向天,嘴里低沉的念诵着咒语,神念却回话了过去:“谁提前和大王说这事呢?我们不还都在等着今日的仪式完成后,确实的得到了天神的旨意后,再去和大王商量这事情么?”

  叹息了一声,午乙的神念在其他七名殿主和太弈的脑海中同时响起:“大王这是在立威呢,他在告诉我们,他是不会沦落到最终天神的旨意下达了再被迫行事的。他要证明他的英明和睿智,故而提前立下履癸为太子。尤其,那柄‘大夏龙雀刀’,我们巫殿寻找了这么多年的顶级巫器,近乎神器一样的东西,却什么时候到了大王的手中?大家可明白他的用意么?”

  太弈嘿嘿的怪笑了几声,神念在所有人的脑海中回荡:“他是在告诫我们不要动他的王位的念头。‘大夏龙雀刀’,的确有一击杀死一名九鼎大巫的力量。这是我们没有掌握的实力。大王的意思不是很明显么?就是要我们不要轻举妄动。罢了,罢了,由得他去,他做大王玩女人享乐就是,这大夏的天下,还是得我们来操心啊。”

  履癸已经把‘大夏龙雀刀’佩戴在了腰间,双手正要去接夏王手上的那枚代表了大夏太子身份和权位的青黑色玉印时,盘罟突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指天划地的叫骂道:“我不服,我不服!我有什么不如履癸?我有什么不如履癸?我领军击溃了海人,我领军在东疆斩首无数,我有什么比不过履癸?我还是长子,按照祖宗的规矩,长子继位,我才应该是太子!”

  随着盘罟的叫嚷,他的数百名在场的心腹将士也纷纷骚动起来,同时口出怨。更有人冲动的拔出了兵器,就要冲出王宫去召唤他们已经准备好,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准备的心腹死士。

  夏王缓缓的把玉印递给了履癸,随手手一挥,冷冷的喝道:“杀了。”

  午乙也在天空手一挥,低沉的喝道:“拿下!”

  十名九鼎大巫同时出现在盘罟身边,他们拳头虚握,轻轻的一拳砸在了盘罟的身上,盘罟顿时口喷鲜血,无奈的倒在了地上。近千名血巫卫则是眼里闪过一片片的血光,疯狂的扑向了那数百名想要做乱的盘罟心腹将士,各色巫器同时发出,那些将士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那强大的巫器化为了一摊污血。比起杀人,这些将士还是不如王宫内的血巫卫啊。

  各大巫家的家主冷漠的看着大夏王宫内的有一次腥风血雨,一个个眉头微微挑动,开始盘算自己要如何去接近履癸,以得到未来的最大的好处。刑天厄却已经伸手抓住了身后一名家中长老的手腕,低声吩咐道:“华蓥最是惧怕十三不过。去东疆把十三招回,让华蓥和履癸之间的那些事情再给我多生出一点。若是在履癸成为大王之前,华蓥能够给履癸怀上孩子,就提升华蓥为刑天家的掌事。”

  那长老会意的点点头,匆匆的离开了王宫。刑天厄身边不远处正死死盯着他的相柳翵则是脸上肌肉一阵抽动,气恼无比的瞪了自己的几个子孙一眼。相柳柔他们也是满脸无奈的摊开双手,谁叫他们相柳家没有拿得出手的美女自幼就开始勾搭诸位王子呢?哪个神经正常的王子乐意和一个成日里玩弄蛇虫,体内更是拥有异虫血统的女子混在一起?

  夏王满脸笑容的看着高高的台阶下自己的数十名儿子,带着慈祥的表情,他温和的说道:“履癸是一个仁慈的人,你们不用担心他会对你们作些什么。大夏的国运啊,和大夏的国运比较起来,你们的性命算什么呢?履癸,你说是不是?”</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