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九十六章驰援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第九十六章驰援

  履癸长嘶一声,嗓子已经是沙哑至极,那剧毒已经把他的嗓子给毒哑了。一道道拳头粗细湛蓝色的电光从他身上喷薄而出,化为一道巨大的电网,朝天空那无数的箭矢笼罩过去。‘噼噼啪啪’一阵乱响,近万支强劲的箭矢在电网中化为粉碎,履癸也被那箭矢上所带的巨大力道反震,一口接一口的漆黑血浆不断的喷了出来。

  剩下的几名黑甲护卫尖叫出声,连忙有两人冲过来想要搀扶履癸,一柄两丈许长钝头大砍刀已经无声无息的带着一缕黑烟飘过,那两名护卫惨嚎一声,拦腰被截成了两端。他们的两条腿子还带着一小部分肢体朝前跑了好几步这才倒下,上半身却已经拖着大串大串的内脏摔在了地上。履癸眼看得这般惨景,顿时愤怒得疯狂咆哮起来,却也只能发出极其细微的‘咝咝’声。

  那些光膀子大汉中领头的一人阴笑着凑近,右手握拳轻描淡写的一拳朝着履癸轰下。他的拳头通体呈紫黑色,外面有无数黑烟缭绕,黑烟中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扭曲面孔在那里咆哮嘶吼,这分明就是一门极其邪恶歹毒的咒术。

  剩下的三五名护卫一声怒啸,眼里凶光闪动,朝着这突然偷袭的大汉挥动兵器迎了上去。于是方圆十几丈内的虚空突然一黑,彷佛所有的光线都被抽拿一空,阴损邪异的潜劲在空气中流转,那几名忠心耿耿的护卫惨叫一声,七窍中突然喷出了几缕黑烟融入了那大汉的拳头中,身体却已经化为飞灰倒下。

  附近的密林中传来一个极其苍劲有力的声音:“胡羯的娃娃,你们还在等什么?干掉履癸赶快撤走。这里离定南城还有数百里,却还在安邑城的边上哩!”那声音不无恶意的笑道:“能杀死大夏的九王子,这次你们可露了脸,只是若是被安邑城的守军围上,把你们都给干掉,那可就拿不到那人许诺的钱物美女了。”

  十几个领队的胡羯汉子大笑几声,你争我夺的嚎叫了几句,最后还是那使用邪异咒术的大汉争得先锋,出拳朝履癸当心轰了过来。能够杀死大夏的九王子,这事情要是传到了北方的瀚海荒漠中,可是在族人面前大大长面子的事情,取得履癸性命的这个好汉,一定会成为胡羯族人传颂的一等一的大英雄、大好汉。

  履癸死死的咬着牙齿,已经开始脓肿腐烂的牙龈一痛,喷出了黑色的血丝从他嘴角挂了下来,那剧毒实在太可怕了。身负重伤的履癸,体内早就贼去楼空,哪里还有力气应付这歹毒至极的一拳?

  ‘呀呀’的嘶叫了几声,履癸突然把伊尹往自己身后一拉,死死的瞪大了眼睛,挥动那柄长剑当心朝那大汉捅了过去。长剑呼啸,上面有淡淡的一层若有若无的电光缠绕,履癸已经拼出了自己最后一点精力,只求能够拉着这个胡羯汉子陪葬就是。他出剑的速度已经比平日慢了何止百倍?剑上的力道更是弱得不成样子,所谓的拼命,也只是聊尽人事罢了。

  剑尖和那紫黑色的拳头接触,剑身立刻粉碎。那大汉的拳头却彷佛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一般,带着一圈漩涡般的黑色气劲,堪堪就要落在履癸的心口上。那黑烟中传来了刺骨的寒气和极其惊人的吸引力,彷佛要冻僵履癸的骨髓,彷佛要抽走他的所有精气。

  ‘砰砰砰’三声巨响,空气中出现了三道乳白色拳头粗细的空洞。那是三支箭矢速度过快,在空气中打穿了三条小小隧道而出现的奇景。三条白色的空洞一条撞在了那大汉的拳头上,一条撞在了他的脖子上,一条则是轰在了他的腰间。

  ‘啪’的一声,那大汉紫黑色的拳头整个被炸碎,黑色的毒血彷佛喷泉一样洒了出来,洒得履癸一头一脸。

  ‘嘎’的一声,那大汉的脖子被直接射断,箭矢上蕴含的巨大力量,把他的脑袋整个震成了一团肉酱炸开。

  ‘砰’的一声,那大汉拦腰被射成了两截,半截身躯和大半条大腿都化为血浆飞溅而出,当场死得不能再死了。

  不等那些胡羯的汉子反应过来,一声声巨大的‘砰砰’声响联绵不断的发出,一道道力量极其霸道,纯粹以蛮力和速度轰杀敌人不讲究任何技巧的箭矢雨点一样飞了过来,把那些自认为履癸必死无疑,早就收起了兵器巫力站在旁边看热闹的胡羯大汉打了个措手不及。不过是十分之一眨眼的功夫,三十几条胡羯大汉身上被穿出了大窟窿,更有百多名大汉幸运的躲过了箭矢却被射掉了一条腿子或者手臂,倒在了地上。

  伴随着这声响巨大、力量巨大的箭矢同时泼洒下来的,是一道道无声无息、甚至没有丝毫影子的阴损箭矢。那力道沉重的箭矢乃是寒铁打造,拇指粗细足足有大半人长短;而这无声无息彷佛密集春雨一样绵绵而来的箭矢,却只有正常箭矢的三分之一粗,上面开了好几个放血的血槽以及数十个阴损的锋利倒钩。

  死在夏颉重箭下的不过三十几个胡羯大汉,可是死在这阴损的无声无影箭下的,却有百多人。就在这些胡羯汉子忙着躲闪、格挡夏颉的重箭时,赤椋的这阴损的箭矢已经混杂在那重箭中,收割了百人的性命。

  蹄声彷佛雷霆般突兀而至,商汤浑身冒出了青红色风、火属性的巫力气劲,凌空朝着那密林扑了过去:“履癸、伊尹,你们安好否?援兵来啦!胡羯的贼子、东夷的杂碎,你们今日都得统统死在这里!”话音未落,商汤已经从腰间拔出一柄银光闪动的弯刀,无数道沉重的刀气呼啸而出足足有百多丈长,把数百名胡羯大汉笼罩在了下面。

  那些胡羯汉子大喝一声,居然聚集在了一起,就要和夏颉他们死拼。而密林中隐藏的那些东夷的箭手则是一声呼啸,刚才发话的那声音大声的急促的叫道:“情势不妙,儿郎们通通退去,快,快,从四面逃走,若是得命,去长老那里会合。”

  四面八方都有密集的蹄声响了起来,刑天大风、刑天玄蛭疯狂嚎到:“贼子不要逃了,大夏王令黑厣军、玄彪军全军在此,你们往哪里跑?”

  黑厣军、玄彪军的弓箭之术不如东夷人,可是架不住他们人多啊。上万张强弓从四面八方朝着那些影影绰绰在树梢头急速奔走想要逃窜的东夷箭手就是一通乱射,当场就射下了百多名东夷的好汉。

  那东夷人中的高手看得最少有上万人的骑兵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不由得惊呼一声,当下驾驭他东夷的秘法,化为一道道巨大的箭矢流光飞遁而去。十几道各色箭光急速掠走,刑天大风大吼一声,跳起来一钢枪朝着其中一道箭光砸下,却被那箭光上极其强横的力量震得钢枪直接弯曲,一屁股从天上摔了下来,砸在地上气得‘哇哇’乱叫。

  密林中,履癸看得商汤、夏颉、赤椋一马当先的杀了进来,不由得心头一松,突然就倒了下去。他沉重的身躯直接砸在了伊尹的身上,被履癸他们保护得好好的没有受到丝毫伤害的伊尹,却被履癸这一下把大腿骨给砸断了,一下子疼得伊尹‘嗷’的一嗓子嚎了出来。

  商汤听到了伊尹的惨叫,还以为伊尹负伤,立刻脸上冒出了几丝横肉,眼里凶光大盛,也不管不顾的,从袖子里掏出了几块玉印,一口血喷在了那玉印上就朝着那些列好了阵形的胡羯大汉砸了过去。那几块玉印刚刚接触地面,立刻就化为一道道淡淡的黑色烟雾飘散开来,把那些胡羯大汉尽数笼罩在了里面。

  这烟雾有剧毒,更有各种稀奇古怪的诅咒力量在里面,那些胡羯大汉一个不提防中了招数,顿时行动突然缓慢了下来。

  ‘呀嘎’,夏颉一声咆哮,已经收起了射日弓,拔出了那柄沉重巨大的狼牙棒,催动墨麒麟冲杀了进来。那墨麒麟却也是一好战的主儿,看到前方有近千人列好了阵势,顿时一阵兴奋的‘昂昂’大叫,嘴里喷出了一道金色的火焰,摇头摆尾的就冲进了阵势中。

  夏颉那二十四万斤的狼牙棒死劲一抡,‘啪啪啪啪’,拦在他前面的二十几个胡羯汉子顿时被砸成了肉饼,血肉一块块的飞了出去,彷佛下了一大阵的血雨。狼牙棒抡到了尽头,再顺势往回一拉,‘啪啪啪啪’,又是七八个胡羯汉子被砸碎了脑袋,一声不吭的倒在了地上。这些胡羯汉子虽然凶狠野蛮,却不过都是八等、九等的巫武,哪里扛得住夏颉这个三鼎大巫的全力冲击?

  ‘哈’的一声大笑,夏颉一棍子朝着面前两个浑身是血的胡羯大汉砸了下去。这一棍要是抡实了,怕是这两个大汉就连一块皮都剩不下来。强劲的风压距离那两条汉子还有丈许,就已经震得他们七窍流血啦。

  ‘当啷’巨响,一柄沉重的狼牙棒斜次里挑了出来,和夏颉的狼牙棒硬碰了一击。‘轰’的一声,方圆数丈的地面被震得下陷了尺许,那使狼牙棒的胡羯高手显然比夏颉要厉害许多,夏颉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压制住他,反而被震得右臂发麻,狼牙棒‘当’的一声跳起来三尺高下。

  那胡羯大汉嘎嘎一笑,抡起那长柄的狼牙棒就朝夏颉当头砸下。

  一只纤细的带着点青绿色粉嫩剔透的小手慢吞吞的从夏颉怀里探了出来,朝着那狼牙棒迎了上去。

  一掌,那狼牙棒粉碎;复之一掌,那起码拥有六鼎实力的胡羯高手一声惨嚎,胸口已经被打出了一个透明的窟窿,当场惨死。

  旒歆轻轻的打了个呵欠,用手掌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又缩回到了夏颉高大身影的笼罩下去。她幽幽的说道:“看来,要给你配置些增强你巫力的巫药了。否则你这般弱,传出去倒是丢了我的人。毕竟是我提拔你做御巫的嘛。”

  夏颉被旒歆的这句话气得差点吐血,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比夏颉强大这么多的胡羯高手,硬是被她一掌拍苍蝇一样拍死,他能说什么?当下他只能咬着牙齿发出‘哇呀呀呀呀’的怪叫声,狼牙棒左右抡起,朝着那群死战不退的胡羯汉子发威了。

  那边赤椋已经挂起了自己的长弓,拔出了一柄轻巧锋利的长剑冲杀了进来。他策动黑厣,彷佛一片云朵一样漂浮不定的在胡羯人中冲突,剑锋轻盈的挥动,劈开了一个又一个胡羯人的脖子,放出了他们的热血和生命。“哈哈哈,杀得过瘾,你们这帮胡羯的蛮子,敢来安邑城周遭刺杀大夏天候,你们不要命了么?你们是哪个部族的,到时一定奏请大王灭了你们阖族。”

  ‘砰’,正叫嚷得高兴,一名使大刀的胡羯高手突然冲到了赤椋面前,一刀就把赤椋的长剑劈成粉碎,然后又是一刀劈下。赤椋有如被雷霆所击,浑身皮肤都被震出了血丝来。他心知自己撞上了硬碴,哪里还敢接这一刀?连忙一个翻身就从黑厣背上跳出,连续十几个跟头翻出了数十丈外。他的身体还在空中翻滚,连续三十几支细细的无声无息的铁箭已经朝着那胡羯大汉射了过来。

  ‘噗哧’,那匹黑厣惨叫一声被劈成了两片,那胡羯大汉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反手一刀就把赤椋所有箭矢绞成了粉碎,狞笑道:“箭法不错,奈何巫力太弱,你能奈我何?”这大汉随手朝着赤椋挥出十几道刀气,逼得赤椋连连倒退,瞬息间就退出了里许开外,这才回头大喝到:“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去杀了履癸呀!拿着履癸的头颅,可以换来十万枚玉钱,你们不想拿着这些玉钱去讨婆娘了么?”

  十几条胡羯汉子立刻醒悟,在其中一名高手的带领下,迅速的朝着履癸倒地的地方冲了过去。

  人影闪动,商汤已经护在了履癸和伊尹面前,弯刀一展,商汤根本不发动进攻,纯粹一副防守的姿态,把三人团团护在了里面。一边挥出绵绵密密的十几层刀网护住三人,商汤一边急促的哀嚎道:“夏颉,夏颉兄弟,快来,快来啊。伊尹怕是受了重伤,快不行啦!履癸也中了剧毒,皮肤都开始腐烂啦,再不来,这两人就没命啦!”

  夏颉怒吼一声,狼牙棒舞成了一团旋风一样,硬是仗着自己的蛮力以及面前懒洋洋看热闹的旒歆的帮助,冲出了胡羯人的阵形,冲向了商汤所在的战团。又是一名比夏颉强横了极大的胡羯高手怒吼一声,操起一柄长枪朝着夏颉捅来,却被旒歆隔着十几丈就是一拳震出,把那胡羯高手连同身后的数十人直接震成了肉块满天飞洒。

  ‘昂、昂’,各种稀奇古怪的兽吼声传来,一百名黎巫殿的巫卫赶到了。这些最弱都有五鼎实力的巫卫到了战场,却根本不出手,只是大把大把的把那一蓬蓬药粉朝着战团内乱丢。‘当啷啷’一阵乱响,剩下的数百名胡羯汉子突然全身发软,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就连眼皮都动弹不得了。

  那躺在地上眼珠子叽哩咕噜的乱转的伊尹看得大局以定,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大声叫道:“主人放心,我并无大碍,只是九王子摔下来的时候,把我大腿给砸断了,并无大碍。”

  ‘咯’的一声,听到伊尹叫声的夏颉差点脱手把狼牙棒给飞了出去;商汤也是猛然间一愣,手上弯刀挥舞得慢了一点,几个胡羯高手的兵器顿时突破了刀网,狠狠的在他身上留下了十几处深深的伤口。伊尹看得不妙,连忙晃悠悠的叫了一声:“主人小心!”

  不用他提醒商汤也疼得嚎叫起来,红着一对眼睛拼命的挥动着弯刀,‘当当当当’的荡开了几件兵器的继续劈砍。

  风声晃动,十几名黎巫殿的巫卫突了上来。看到夏颉在帮商汤动手,这些巫卫可就不敢再卖弄他们的巫药了。这十几名巫卫纷纷拔出了兵器,浑身青气缠绕的就冲了上来,一个对一个的把那些胡羯汉子给接了下来。毕竟是黎巫殿培养出来的专门武力,这些巫卫很轻松的就把这些仅剩的胡羯大汉劈成了数段。

  蹄声传来,一边揉着屁股一边破口大骂的刑天大风领着数百骑人马冲突而至,看到现场横七竖八的倒了无数的尸体、活人,顿时恼怒的吼叫起来:“呔,这些胡羯人也太大的胆子,居然敢在安邑城外伏杀大夏王子,他们真的想要被灭族不成?”

  旒歆已经配置了解毒药剂,递给了一名巫卫让他灌进了履癸的嘴里。

  眼看着履癸身上的黑气迅速的消失,腐烂的皮肤也渐渐的恢复原样,履癸突然张口喷出一口黑水,一骨碌的爬了起来。他看着四周身穿甲胄的大夏兵马,猛然就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履癸突然跳起来,指着天空嚎叫道:“盘罟、舙,我履癸和你们没完!刑天军尉、夏颉军候,你们要陪我入宫去见父王!我要让盘罟他们知道我履癸的厉害啊!”

  疯狂的咆哮了一通,履癸浑身哆嗦着看着地上自己那些黑甲护卫的尸体,突然叫道:“刑天鳌龙,你帮我去定南城调集本天候所属军队,给我包围盘罟的‘金阳城’!他杀我六百亲卫,我就杀他六万!”

  夏颉呆了一下,慢慢的收起自己的兵器,和刑天大风交换了一个古怪的眼神。事情,好像闹大了啊。</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