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九十三章是非下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畅快淋漓的痛骂了一番,旒歆终于把刚才被人围观的怒火彻底的发泄了开去,这才心旷神怡的拉着夏颉,也不管身边的其他人,淡淡的说道:“走吧。刚才说了要提拔你做黎巫殿专事药草培植的御巫,自然要做到才行。白给我试汤药,你这蛮子的身体也足够结实,有几种药丸也正好让你给我试试才行。”

  眼里青色幽光一闪,旒歆朝着浑身僵硬的易昊低声喝道:“命巫易昊,给我滚开。”

  易昊浑身一哆嗦,哪里敢多说一句话,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一边去。旒歆拉着满脸古怪表情的夏颉,就这么大步离开。两人的手紧紧的扣在一起,加上夏颉的身躯如此高大,旒歆行走之时简直彷佛依偎在夏颉怀中一样,那等姿态,说不出的暧昧,说不出的让人浮想联翩了。

  刑天大风看着旒歆和夏颉远去的背影,听着白那无比幽怨的‘吱吱’声远远传来,只能勉强苦笑着安慰易昊道:“易昊,依你的家世和你如今的能为,何愁找不到更好的女子?这旒歆却是刁蛮霸道到了极点,昔日我们在西疆,就见她对夏颉是拳打脚踢,纯粹把夏颉兄弟当了奴隶一般使唤。这等女子,你何必缠着她?”

  刑天玄蛭也是安慰他道:“确然如此,这旒歆行事古怪,脾气更是古怪,我等兄弟几人谁敢招惹于她?易昊兄弟你年龄和我们相当,却已经是八鼎大巫的实力,前途自然不用说,也许日后你可以在力巫殿更进一步,却也不用再思量太多了。”

  刑天大风和刑天玄蛭都是看到了旒歆和夏颉之间似乎已经有了一种很暧昧的却还没捅破的关系,唯恐易昊这个名义上执掌中州一应行政大权的中天候之子私下里去为难夏颉,故而出相劝易昊,也是为夏颉挡灾的意思。当然,刑天兄弟几个心里都有谱儿,如果易昊真的要对夏颉怎么样,恐怕最后吃亏的只能是易昊了。比较起来,夏颉对刑天家的价值,却是超过了一个只有虚名的中天候了。安邑城的所在,就在中州境内,所谓负责中州一切行政权力的中天候,自然是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地位,实权没有其他八大天候这般大的。

  易昊看着目光闪动的刑天大风和刑天玄蛭,心里自然明白刑天兄弟们打的是什么主意。他只能仰天长叹无语。天下绝色女子无数,可是绝色的黎巫却只有旒歆一人啊。原本他易昊以为,凭着他知晓黎巫的真面目的优势,以及他在巫殿受教时和旒歆接触过不少次的经历,可以在夺取佳人芳心的过程中占据绝对的优势,谁知道却被旒歆当头一棒打了下来呢?

  自负大夏年轻一代人中最为优秀的易昊,眼看着自己似乎在旒歆的心目中还不如一个身材高大粗壮的南方蛮人,这种打击,岂是他承受得了的么?虽然脸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在那里和刑天兄弟几个套着交情,可是易昊心底里,已经恨夏颉恨到了极处。

  他根本不知道,是旒歆一见到他就本能的起了反感,反而认为是夏颉首先得到了旒歆的赏识才让自己失去了追求旒歆的机会。自认为只有得到了旒歆才能让自己家族的地位和权势更上一步的易昊,怎么能轻易的放过夏颉?

  黎巫殿的正后方,就是黎巫殿精心培育的苗圃所在。这里有各种巫药数以十万种,每一种草药种植的数量都极其庞大。更有少见的灵药数千种,每一种都在精心的培植下尽量的分枝繁殖。也有近乎绝迹的孤本草药数十种,这种草药,每一棵都有专门的黎巫殿所属大巫整日里轮值照顾。而更多的据说来自于天庭的,只有天神才能享有的灵药,更是被当作心肝宝贝一样呵护,随时随刻都有数名大巫在附近巡视。

  整个苗圃就是一个硕大无朋的正圆形盆地,直径起码在十万里开外。盆地深达地下数百里,最下方已经有一条小小的熔岩河流翻腾而过,旁边种植着那些喜欢极高温度的灵药。而最高的则是高达数万丈的山峰,山头上玄风卷动、冰雪皑皑、普通人以上去整个肉体都会被化为冰晶飘散,而这山巅之处,也种植着不少罕见稀有的灵药。

  最深处和最高处之间,则是一块块开辟出来的整齐划一彷佛月牙形状的梯田,里面按照高度、温度、湿度、光度的需求,种植着无数的草药。为了满足那些草药的需求,药田附近或者是干枯的岩层,或者是潮湿的沼泽,或者是高耸的乔木,或者是低矮的草林,总之各种地形地貌,应有尽有,也不知道黎巫殿的先辈耗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开辟出了这么大的一片空间开出了这么大这么复杂的药田。

  一缕缕温润的水汽在最低的岩浆河流和最高的雪山之巅间来回飘荡,富含灵气的这些水云滋养着无数的药草。也不知道是如何引来的天光,那阳光照耀在盆地内的水云上,就有数百道彩虹在盆地的上空闪动,美得不似人间。

  数以万计的黎巫殿下属巫士,就穿着或者黑色或者青色的巫袍,轻易的回荡着大袖,在云彩和彩虹间穿行,飘飘然有如神人。他们控制着那些水云雾气,一时东方,一时西方,严格的按照时间和天候,去润养那一片片的药田。更有其他巫殿的大巫,在得到了黎巫殿祭巫、御巫级别的巫令许可后,在黎巫殿下属的带领和指点下,在这无边无际的药田中采摘自己所需的药草,准备回去炼制丹药。

  盆地最深处的那岩浆河边,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数以万计的巨大丹炉,无数的巫盘膝坐在那大小高低不等、材质不同的丹炉附近,炼制着一炉炉的上好巫药。时不时就有一炉巫丹成形,化为一道道彩光飞散出来,被附近等候的大巫小心翼翼的放入了各种性质不同的丹瓶内。当然,很罕见的,如果碰到哪一炉的丹药突然起了变化,整个丹炉突然发出奇异的光彩,顿时附近的大巫立刻训练有素的飞速撤退,用巫咒禁制住那丹炉附近的空间,让那丹炉轰然爆炸,就好似放了一朵大大的烟花。

  这片盆地的周遭附近,是一片片的石屋,无数黎巫殿的巫在里面休憩或者其他巫殿的巫在那石屋内等候。每一个月,黎巫殿都要向各大巫殿、各大巫家、各支军队以及大夏王庭提供数不清的丹药、汤药,这里的石屋除了是让那些等候分派丹药的巫的休憩场所,更是黎巫殿的仓库所在。按照重要性的不同,每一座石屋上都有着各种不同的禁制,那些放置顶级丹药的仓库上方,更有高级的大巫随时坐镇巡视,不敢怠慢。

  数以千计的巨大瀑布就从最高处的雪山之巅直接朝着最下方的盆地喷泻而下,在一层层的高原平台上汇聚成了灵气十足的湖泊河流,然后在下一个平台上又化为一道瀑布,怒吼着冲了下去。这些瀑布、湖泊、河流一路吸收了所过之处的那些药田的灵气,本身就已经是性质极强的汤药,用来炼丹,更是上好的材料。

  那些黎巫殿的学徒或者低级的巫士数以百万计,就在这些湖泊、河流附近的工作台上忙碌的选摘草药、清洗草药、进行初步的加工后,一筐筐清洁干净的草药就被那驯服了的翼手龙抓起,从高处一路狂降而下,送到盆地附近的平房内让那些有经验的巫医进行搭配,或者送去炼丹或者送去熬制汤药,一副繁忙至极的模样。

  夏颉记得自己第一次走进这黎巫殿的苗圃,直接就被这巨大的场景以及热火朝天的生产场面给震慑得足足一盏茶时间说不出话来。这黎巫殿分明就是一个分工明确、效率极高、组织严密、规模庞大的而且是进行流水线作业的丹药加工基地,比起那些散修单独一人耗费数年的时间才炼制出一炉丹药的效率,简直就是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进出这苗圃几次后,对于这种场景夏颉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承受力,已经能够做到见怪不怪了。总之他夏颉要负责的,只是那些极其罕见的灵药,当这些灵药有开花结果或者分枝散叶的征兆时,就要夏颉这个纯粹土性巫力的巫给这些灵药提供足够的土性元力,补充灵药的损耗,不至于一旦开花结果那些老枝条就枯萎而死。

  只有夏颉的纯粹的土性巫力,才能充当这样的救火队的角色。至于其他的混杂斑驳的土性、木性巫力的巫,耗费了百倍的巫力,也许效果还没有夏颉所做的好。尤其当他们的巫力混杂的属性是火性、金性的时候,更是不能让他们靠近这些灵药的。丝毫的火性、金性的元气,就可能对这些无比珍贵却又极其娇嫩的灵药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

  这次要分出新枝条的,是一本传说来自于当年沟通人界和神界的‘建木天柱’之上,以神兽通明的唾液为养料,拥有起死回生、脱胎换骨灵效的‘九叶青芝草’。当年‘建木’没有被天帝下令砍断的时候,神兽通明趴在‘建木’之上成日里瞌睡,口水流了满地,到处都是这种灵药,弄得整根‘建木’上都是青芝草乱晃,彷佛长毛了一般。

  可是现在‘建木’被毁,通明回归了神界,人间留下的,只有黎巫殿的两根孤本。辛辛苦苦的照看了这两根青芝草数千年,偶尔只有极其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小心的拔下一片芝叶去配药,好容易等到其中一株要开出新芽繁衍后代了,不把夏颉这救火队员叫来,黎巫怎么放心呢?

  若是没有通明兽的唾液滋养,这青芝草一旦开出新芽,那老的草叶立刻通体枯萎,彻底变成死物。只有用极其浑厚的土性巫力提供足够强大的生机,才可能让这老的草叶继续存活。一旦成功,黎巫殿就会拥有三根‘九叶青芝草’,某些极品灵丹的供应量,就会提升三成,已经是很大的成绩了。

  旒歆拉着夏颉直接飞到了这盆地边上一座高山靠近雪线的苗圃内,那里已经有黎巫殿的三祭巫、六御巫在等候了。黎巫殿地位最高的九名大巫正在把一手手复杂的木性巫诀打向苗圃正中的两根拇指粗细通体碧绿透明的芝草中的一根,强行压制住了那芝草上的一点绿光,不让它继续生长变大。

  拉着夏颉在那一株不过尺许高,九片莲叶般的碧绿色芝叶无风自动的芝草边上蹲了下来,旒歆看着那小草笑道:“九位叔伯已经用巫咒遏制住它生机足足十天,这草叶内已经存下了足够的生机精华。只要你再给那母草灌输你全部的巫力进去,应该可以护住那母草无事了。若是成功,我就升你做黎巫殿的御巫,三鼎水准的御巫,可是会让那几位殿主吓住的。”

  一看到这些药草就变得分外灵动的旒歆眼珠子叽哩咕噜的一阵乱转,突然一拳打在了夏颉的脑袋上:“还愣着干甚?还不快点调集巫力给这芝草灌进去?这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做了,还要我教你不成?”

  夏颉尴尬的看了旒歆一眼。他的肩膀宽大,一蹲下来就好似头大猩猩蹲在了地上,旒歆娇小的身躯却是紧靠着他,大半个身躯都被夏颉的肩膀给盖住了,彷佛夏颉搂抱着她一般,这等姿势,让夏颉如何能不狼狈?

  眼看着旒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那芝草上,嘴里又是连串的催促,小小的拳头上更是骨节‘噼啪’乱响,彷佛随时都要再给自己一拳的样子,夏颉也不吭声了,两只手伸了出去,遥空罩住了那株正在分蘖的青芝草,低沉的喝了一声,一蓬黄光顿时罩住了那株草叶。

  夏颉的左手,却是从旒歆的身体外侧探出去的,他双手张开,那掌控面积极大,旒歆和他的身躯相比却又是娇小得可以,眼看着就好似夏颉故意伸开手把旒歆抱住一样,这等姿态的暧昧,却是不用多说了。那在苗圃内的三祭巫、六御巫对这等情形早就熟视无睹,一副心思的在那里控制着青芝草分蘖的速度,只有白‘叽叽咕咕’的在夏颉和旒歆身后走来走去的,一对眼珠子乱转的在二人身上乱扫。

  后面极远处的地方,易昊也不知道找了什么借口,强行拉着刑天大风他们作陪,居然就一路追到了黎巫殿的苗圃中来。这易昊,却是不甘心就如此死心的。

  可是远远的悬浮在那苗圃外侧,从背后看去,看到夏颉就是这样紧紧的‘搂抱’着旒歆的样子,刑天大风他们是无所谓,他们根本不知道旒歆的身份如何,易昊却是身体一阵哆嗦,摇晃了一阵,差点从天上栽了下去。

  “原来,你真的看上了这个蛮子!这还有天理么?这怎么可能?”易昊彷佛被雷霆命中了脑门一样,一些在巫殿中若隐若现谣传的东西,突然就在他的脑海中翻腾起来。他心里又苦又涩、又嫉又妒、又狠又怨,一时间神思飞荡,也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

  不知死活的赤椋最是嘴皮子滑溜不过,他嘻嘻哈哈的低声说了一句:“不过,看起来,夏颉大哥和这姑娘还真真是一对儿。嘿嘿,只是他们在干什么?对着一株草药使什么力气呢?”

  赤椋突然脖子一寒,敏感的察觉到一股杀气腾腾的凶狠目光已经盯住了自己。赤椋猛的回头,看到是易昊在那里恶狠狠的看自己,顿时巴不得生出一点是非的赤椋同样凶狠的瞪了回去。

  易昊心中怒火大盛,他也认不出赤椋是哪家的子弟,看到一名低等的巫武都敢如此的藐视自己,那种怨毒的火焰直冲脑门,夏颉、赤椋,可就同时被他恨上了。

  偏偏那边旒歆突然一阵欢呼,很是用力的用巴掌拍打起夏颉的脖子,大声的欢叫道:“就是这样,夏颉,小心,小心,你还有余力么?不吃力吧?要不要吃颗丹药补充巫力?我来喂给你罢!就是这样,看,新的芽草出来了,母草还没枯萎的样子哩。夏颉,你实在是太能干了。”

  唯恐夏颉巫力消耗太甚后续无力的旒歆亲自从怀里掏出药瓶,用那柔嫩的小手给夏颉嘴里塞了几颗丹药。

  这等‘亲昵无比’的行径,看得易昊是身体一阵摇晃,差点一口血就喷了出来。他一对大眼里面,可已经满是血丝了。

  无辜的夏颉哪里知晓,他突然就被人当作了生死‘情’敌了呢?被旒歆那几掌打得脖子都差点断掉的他,正恶狠狠的瞪着旒歆发狠呢,如果不是害怕分心让巫力中断,他早就朝着旒歆这个‘小丫头’大声呵斥起来了。

  兴奋的旒歆只注意到一株新的‘九叶青芝草’就要分蘖成功,而母草却还生机旺盛,早就高兴得抓住了夏颉的脖子一阵猛掐猛拧,狠狠的彷佛虐待白那样的摇晃起夏颉的身体。

  这是何等‘暧昧’、‘亲热’的举动啊,旒歆每摇晃一次夏颉的脖子,易昊脸上的肌肉就暴跳了一根出来。</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