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八十六章仇敌下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白双目圆睁,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伸开双臂就要朝那八羽箭手扑去。爿翼眼疾手快,一手拎住了白的脖子,这才避免了那可怜的八羽箭手被夏颉使阴劲彻底残废后,又要被白直接分尸的悲惨命运。爿翼对于东夷人的八羽箭手能有多强的体力那是很清楚的,他更加清楚夏颉这个在鼎位测试的祭典上居然引动了镇国九鼎显示天神吉兆的变态拥有多么可怕的力量。一看夏颉脸上那故意扭曲的‘痛苦’表情,老成人精的爿翼就晓得夏颉的确是很痛苦,痛苦得是在发愁如何才能憋住笑呢,他怎么可能让白出去招惹是非。

  赤椋也是拔下一根寒毛都能吹得‘嘀嘀’乱叫的精灵鬼,看到夏颉这等‘痛苦’的模样,赤椋立刻叫嚷起来,指着那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就连声音都发不出的八羽箭手喝骂道:“好啊,你敢下阴手算计我们都制大人,你这还算什么英雄好汉?你还口口声声说我们是朋友哩,东夷的好汉,就是这样招待朋友的么?”

  他跳上一匹拉着大车的黑厣,大声吼道:“全队开进,这些家伙说一套作一套,等见到了他们的大族长,还要好好的讨要一个计较才是。”

  赤椋是夏颉的副官,就连爿翼这些强大的巫都要听他们的命令。一听说全队开进,几个九鼎的巫士立刻发动巫咒,整个队伍又飘了起来,一阵狂风卷过,队伍瞬息间就远去了里许开外。那些东夷人的汉子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的头目不是成功的暗算了夏人的长官么?怎么夏人的长官如此一副凄惨模样的离开了,自己的头目还躺在地上不说话呢?

  难道说自己的头目被人打败了?怎么可能!八羽箭手呀,那是多么强大的人,虽然没有运用巫力,但是看夏颉胸口上的标志,一个区区三鼎大巫,怎么可能是八羽箭手的敌手呢?

  只有那紧跟在夏颉他们身后的三千多人的队伍精明,看得大夏的使节团全团突然冲了出去,立刻也策动坐骑,以丝毫不慢于夏颉他们的速度紧紧跟上。其中一名头上插着三根羽毛的东夷箭手怒声吼道:“风族的兄弟们,你们还在那里想什么?你们的首领肯定被那个黄皮的夏人给坑害啦。这一路上,我们被这个混蛋起码坑害了上百个兄弟啊!”

  风族的这群东夷汉子恍然醒悟,一个个叫骂不休的朝着自己的部族营地跑了过去,拉出了坐骑,就朝着夏颉他们的队伍追踪而去。好嘛,紧随在夏颉他们身后的队伍,一下子就多出了五百多人。

  夏颉骑在墨麒麟背上,看到身后那三千多将近四千人的东夷人队伍紧追不舍,不由得仰天长笑起来:“爿翼,快点,再快点,哈哈哈哈,我倒是要看看,同样的坐骑,我们有巫咒加速,他们凭什么和我们比拼。”

  爿翼等四名九鼎巫士同样仰天长笑,大袖用力的挥动,整只队伍突然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金光和红光,速度再次提升了两成。这一下,后面追踪他们的那些东夷人可就凄惨了,坐下的坐骑再神骏,也不过和黑厣的速度相当,一日一夜万余里的模样。可是夏颉他们如今前进的速度,是黑厣本身速度的三倍以上,他们哪里追得上?

  疯狂的笑声中,夏颉拍了一下坐下墨麒麟的大脑袋,指挥他飞到了队伍的上空,双手盘在心口前,从手镯里掏出了多宝道人赠送的一件仿造的极品法宝,叫做‘万里云烟旗’的,朝着队伍狠狠的招了几下。立刻就有无数乌云平地里升起,带着丝丝风声卷住了整个队伍,万里山川化为一掌之间,‘飕飕’的几声风响,夏颉他们的队伍已经到了万里之外。

  路边一丛牧草从中,那最肥大的一片蘑菇圈子里,一名穿着打扮破破烂烂,手里拎着一根黑色的木杖,头发凌乱面目黝黑简直比乞丐还乞丐的老头突然跳了起来:“祖宗的魂魄在上,这小家伙哪里来的这种古怪的法器?瞬息万里?能这么快么?”他身体扭动了一下,简直彷佛瞬移一样,瞬间也出去了数百里的距离。

  但是狂风一抖,空间强行被震碎,这老头儿又跳回了那蘑菇圈里,张开大嘴,把蘑菇圈子里最肥嫩的几串金边口蘑全部摘下来生吞了下去,又一手杖敲晕了一条小心翼翼的靠近的草食性小兽,一手抓起来塞进了背后背着的口袋里,这才突然又是身体一转,强行划开了虚空,朝着夏颉他们的队伍追了过去。这老头儿巫力简直强得骇人,两条手臂胡乱的划了几下,已经悄无声息的追到了夏颉他们队伍的后面。

  方才的那蘑菇圈内,数百名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巫突然闪了出来。带队的一名大巫鼻子狠狠的抽动了一下,突然近乎哀嚎道:“殿主怎么突然消失了?我们上哪里找他去?”一群巫无头苍蝇一般的在方圆千里内找了片刻,又凑到一起无奈的叫骂了几声,不管不顾的,同样划开了虚空,朝着东夷人的祖地飞了过去。

  夏颉使用那仿造的万里云烟旗仅仅是一次眨眼的时间,就让整个队伍跳出了万里开外,但是他体内的氤氲紫气也被消耗殆尽,差点一口气提不起来就要晕了过去。连忙收起了法器,张开大嘴朝着天空吸了一下,把那纯净的太阳精英吸进身体,神识内视看到一缕缕的紫色劲气又凭空生出,那紫色的金丹更是活泼的乱转,一道道紫色气流‘呼呼’的冲了出来,这才放下心来。

  “好厉害的法器,我现在的道法修为,比起前世高明了何止百倍?却依然只能使用这么短的时间!太古炼气士,果然是强横得恐怖的存在啊。”夏颉咋舌摇头,惊叹不已。突然间,他猛的看到了那万里云烟旗上已经出现了一条裂缝,不由得在墨麒麟上跳着脚的对着多宝道人咒骂起来。这个老道,他仿造的法宝,就没有一件质量好的么?几乎件件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难怪他一次性送出一百件法宝,却是一点都不心疼。

  一路上再也没有了波折,抛开了背后的那群吊靴鬼,夏颉又从手镯里掏出了几件多宝道人仿造的法宝,借助法宝的威力,终于在三天后平安无事的赶到了东夷人的祖地。只是,三天的时间也消耗了七件多宝道人赠送的法宝,这些法宝上的法阵篆刻都是极其到位的,但是耐不住本体材质太差啊?只是使用了几次,被夏颉的法力冲击了几轮,纷纷都炸开了口子,不经过一番仔细的祭炼,那是再也无法应用了。

  东夷人的祖地,也就是当年他们的祖先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一块拥有着神奇禁制的山林。这片山林,是广袤无边的大草原上唯一的山岭,数座近万丈的山峰耸立其间,隐约可以听到无数巨大的凶兽在山林中咆哮。正中那座高万五千丈,底座数千里的巨大山峰之中,有一个巨大的山窟,就是东夷人存放祭神的法器、祖宗遗留下来的强大巫器、以及他们抢夺来的神奇宝贝的地方。

  当年东夷人最辉煌的时候,三千神射手趁着大夏军队倾巢而出同时三线大战的时候,一举攻占了安邑城,差点把大夏的祖庙――祭祀大禹王的宗庙――都给一把火烧掉,抢夺走的属于大夏的法器、巫器、各种祭器以及珍奇异宝也不知道有多少,尽数都存放在那个巨大的山窟里。

  而东夷人中的王族后羿一族,他们的大族长所在的营地,就在这座巨大的‘落日山’下的‘金乌原’上。这片‘金乌原’长宽数万里,其中有好几个巨大的湖泊,更有茂林、丘陵以及无数的凶禽猛兽,风景绝佳,是东夷人所有部族中一等一的聚居之所。

  ‘金乌原’上,有后羿一族的部落九个,披甲战士近千万,有资格佩戴羽毛的神射手数一百万计,更有九羽神射手数百名坐镇,是东夷人所有聚居地中最强大的一个。从这里发出的一条命令,就能让整个大草原数以亿万计的东夷汉子举起兵器、骑上战马,彷佛狼群一样横扫大地,就是大夏伐东令,也不敢轻撼东夷人的锋芒。数千年来,东线战场上,大夏和东夷,也不过是勉强维持一个平衡罢了。

  如果不是东夷人的内部闲散,各大部落之间相互争权夺利得厉害,更有海外岛民的侵扰,东夷人早就成了大夏最大的一个祸患,大夏的东部领土,早就是烽火遍地了。

  幸好东夷人内部不宁,这片草原又能提供足够他们生活的野兽和作物,更有伐东令大军虎视眈眈,同时还有商族这样的势力庞大的部族拦在了东夷人西进的道路上,这才逼得东夷人这么多年来老老实实的逗留在草原上,不做西进之想。

  这里和其他的东夷部族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草原上奔跑着的大群大群的牲畜,都以各种战争坐骑为多,就连稀罕的各种鹿、豹、虎、麒麟之属,都不算少。其中更有数百名东夷人骑在那翼手龙上,在天空飞扑而下,射杀一头头凶狠无比的巨兽,更是引得兽咆声震天,声势好不巨大。

  就在夏颉他们左前方里许处的一片有如大海一样浩荡无边的大湖上,数以万计的单人小艇正被巫力催动,在水面上滑波而过。总有大湖中的凶猛异兽被岸上的凶兽叫声震动,时不时的探出头来仰天长嘶,发出巨大的嚎叫声,对着那些东夷的好汉露出锋利的牙齿,作势待扑。于是一道道箭光呼啸而去,在那些体长数十丈的巨兽身上捅出了无数的窟窿,炸得血浪奔涌,水汽、血光在阳光下彷佛朝霞般绚丽。

  十几个身形精悍的东夷少年看都不看夏颉他们一眼,就这样**着身体扛着长弓从他们队伍前跑了过去。在他们的正前方,一头剑齿虎正带着几支深深扎进了身体的长箭狼狈逃窜,血花点点洒落在草原上,彷佛盛开的小红花,有这么一点狰狞猛厉的味道。

  和来时被无数的东夷部落的好汉挑衅完全相反的就是,进了这‘金乌原’,却没有一个人理会夏颉他们,根本就没人多看他们一眼。哪怕夏颉他们的队伍就在这些后羿族人的帐篷边上扎下营盘,过夜休息,也根本不被人正视一眼。这些东夷人自顾自的烤肉打饼,举起一缸缸烈酒大声欢呼的酗酒畅饮,偶尔还在附近的草丛中传来三五少女压低了声音的喘息呻吟,更是让夏颉他们无奈到了极点。

  这是一种铁幕般生硬死寂的气息,周围所有的人都当你不存在一样,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夏颉他们的使节队伍一步步的朝着他们的祖地前进,却根本没人来问一下他们是什么人,来到这里干什么。只是随着夏颉他们不断的靠近那座‘落日山’,天空中骑着翼手龙的东夷箭手就越来越多,而且品阶也越来越高,到了最后,竟然有数十名九羽神射手在天空高高的俯瞰着夏颉他们。

  终于,夏颉他们到了东夷人部落联盟的议事重地,东夷王族后羿一族的大族长的居所,东夷人的权力核心‘落日城’。一座用粗大的巨木排成栅栏,栅栏绵延百里,居中是一座长宽十里左右的木城的奇异城池。

  那些在城池的外围排成栅栏的树木都有数十丈高下,枝桠繁茂,一根根枝桠上搭着厚厚的木板,更有一座座小巧的哨塔、箭楼隐藏在茂密的树叶中,无数东夷人的上好箭手就隐身其中,用刀锋般锐利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夏颉他们的队伍。

  爿翼长吸了一口气,低声嘀咕道:“就是这里,落日城,就算一百名九鼎大巫同时突袭此处,也挡不住数以十万计的神射手以巫箭攒射。”

  赤椋不服气的拨动了一下自己轻弓的弓弦,闷闷不乐的看着这座奇异的城市问道:“真有这么离谱?”

  爿翼无奈的点点头:“正是这样离谱,否则的话,这次我们怎么会被逼无奈,要夏颉大人带队来此?不就是除了星宗宗主,无人能自如出入此处么?”顿了顿,爿翼又有点羡慕的说道:“历代星宗宗主,都有隐巫殿内秘法传承上一代宗主的大部分巫力,说起来,真正最接近天神的人,就是太弈巫尊啊。”

  巫尊,能够在大巫中称尊的人,到底会有多强的实力呢?

  夏颉回头看了看四周,脸上露出了苦笑:“太弈那老头有多厉害我不知道,但是最起码,似乎我并没有找到他的影子。若是他老人家不愿意出手,我们就真的把这些财宝和美女赐给东夷人的大族长,然后就这么离开么?”

  夏颉的心头,有一股热血和一股怨毒的火焰在燃烧,这些东夷人,就是灭了他篪虎族阖族上下的大仇啊。可是,仅仅看那些在天空盘旋的九羽箭手,如今就有三百多人,哪里是他夏颉所能撼动的?他只能祈祷,那太弈老头儿真正的跟随他们来了这里,也许太弈能够多杀伤一点东夷人,给他夏颉稍微的发泄一点火气吧?

  一名骑着翼手龙的九羽箭手突然从坐骑上跳了下来,稳稳的站在了夏颉他们面前,高傲的问道:“你们这些夏人,是来求见我们族长的么?”

  夏颉没吭声,赤椋的眼睛都看着天空呢,只有老成的爿翼笑了笑,上前了几步微微鞠躬道:“是的,我们是奉我大夏的大王之名,来给贵族族长回敬之礼的。这后面是我们大王赏赐你们族长的礼物,原玉万方,玉钱十万,金钱百万,铜钱千万,茶饼、绸缎无数,更有三百名极品处女。”

  那九羽射手舔舔嘴唇,恶狠狠的用带着**的眼神朝一名探头出马车的少女看了一眼,桀桀怪笑起来:“有美女啊?很好,你们大夏的女子,皮肤比我们的女人娇嫩多了,不知道多找人心疼哩。好,我带你们进去见族长。”

  正说着呢,突然一声鬼哭狼嚎般的参叫声传了过来,那声音还打着颤儿,就别提有多难听了。

  “夏颉啊,我的乖儿子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突然脖子‘嘎崩’一声没了气儿,我可找谁帮我送终啊?”

  夏颉一听,气得是七窍生烟啊,这是什么话啊?他还没进东夷人的城池呢,就来给自己杵这个霉头啊?前世今生,夏颉都是修道炼气的人,自然是讲究一个吉利的呀!这声音如此难听的,是谁啊?</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