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八十四章鼎位下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夏颉只能无奈得嚎叫起来:“大风大兄,你们能否把我先医治好?我浑身骨头可都断了,等会儿天亮了,我还要去王宫接受鼎位得测定哩。”

  这话终于让商汤、刑天大风他们把注意力放在了夏颉的身上。商汤很是诧异的看着夏颉道:“鼎位测定?这不是九年才一次的大典么?怎么夏颉你明日就能进行鼎位测定呢?唔,夏颉军候看来是深得巫殿的青睐呀。”

  刑天玄蛭趁机道:“如此甚好,不如商汤你就跟我们进城吧,否则等天亮了再进城,你们却又要在野外过一宿,却又何必?唔,夏颉兄弟今夜就好好休息,你要测定鼎位的话,却是要保持精力充沛的。”商汤却也正想和刑天家的人多多交结,于是顺势答应了刑天兄弟的邀请,吩咐属下的护卫拆卸了扎在城外野地里的营寨,跟随夏颉他们进城去了。

  临走,夏颉还叫人把他丢失的狼牙棒给找了回来,商汤的几个护卫联手,才能抬起那重达二十四万斤的狼牙棒,这等沉重的兵器,不由得让商汤暗自心惊。同时,他又对自己突然兴起,救了夏颉这件事情,感到无比的庆幸了。

  一夜无话。

  天色刚亮的时候,就有天巫殿的几名巫到了刑天府,请夏颉去王宫做鼎位的测试。刑天大风兄弟几个为了给夏颉鼓劲,拉着沧风道人就做一路跟着夏颉去了。刑天厄却是早早的就跑去了王宫告状,告安邑令纵容属下袭击他刑天家的友客,非要把那安邑令活活的扳下来才肯罢休。

  路上正好经过了一个府邸,那府邸的门口,挂满了人头,夏颉稍微数了一下,起码有三千多人头挂在大门附近的墙头上。刑天大风看得夏颉那等诧异的模样,随口说道:“昨日你刚刚被黎巫带走,我们就收到消息说,那些袭击王宫的海人,大部分都是来自司乐令府邸的乐奴。大王震怒,又被刚封的妃子青月进了几句,就把司乐令本家连同他的亲族九族都抄斩了。”

  轻松的耸耸肩膀,刑天大风冷笑道:“当年现任的司乐令诬告青月的父亲青涪,夺得了这司乐令的官职,如今却是也没好下场。”

  夏颉这才恍然,昨天被黎巫带走的时候,最后听到有刑天家的护卫大声的报告,想必就是说司乐令全家被杀的事情吧。说起来,按照夏颉的理解,司乐令应该是无辜的。该隐就应该是那个血族的始祖该隐,他初拥了司乐令府上的那些奴隶,让这些奴隶去攻打王宫,却和司乐令有什么关系?只是没奈何,谁叫他司乐令府上的海人奴隶最多呢?

  王宫正殿前的广场上,天巫等九名大巫正站在镇国九鼎之前。昨日崩塌的大殿已经被巫术修缮完毕,被打成稀烂的王宫,也都恢复了正常。而且很显然,受到了昨日的教训,大夏王宫不敢再有大意,每一处地方都施加了极其歹毒的巫咒禁制,想要进出王宫,可没有以前那般容易了。

  在天空中各种巫咒禁制的光芒映照下,镇国九鼎正发出青幽幽的光芒,释放出了强劲无比的巫力波动。

  看到夏颉他们走了进来,天巫顿时开口道:“夏颉,今日你就要出发去东夷人的祖地,这测定鼎位的事情,却是不容耽搁的。只有正式拥有鼎位的巫,才是被天神承认的巫,才能担任大夏对外的使节。你可千万不要以为这是小事。”

  看着面容严肃的天巫他们,夏颉搞不清楚一个实力测验为什么也被他们看得这样重要。不就是测定他夏颉的巫力有多强么?以天巫、黎巫他们的力量,难道还看不清他夏颉具体有多少力量?只是,也许,天巫所说的,被天神承认,才是这种仪式最重要的一环吧。

  因为并不是九年一次的大典,所以这次给夏颉测试鼎位的祭奠仪式很是简单,只是屠杀了近百头牲畜和十几名奴隶,用他们的血和精魂向天地鬼神献祭,请求天神的护佑后,仪式就算完成了。紧接下来,就是要夏颉动用他的巫力,来测定他到底有多强的实力。

  镇国九鼎,每一支鼎高百丈,重达九百九十九万斤。大夏以九为贵,这鼎的重量,自然也是如此。

  所谓的测试鼎位,就是不论巫武和巫士,只能纯粹的用自己的巫力外放,看你能举起几支鼎来。精神力能够搬动一支鼎的,就是一鼎大巫,能搬动两支鼎的,就是二鼎大巫。

  但是镇国九鼎之间,却是构成了大夏震慑九州的‘寰古镇神阵’。一支鼎重九百九十九万斤,这是不假。但是两支鼎同时举起,阵法相互生克,重量就是一支鼎的十倍。三支鼎同时举起,压力就是两支鼎的百倍。依次推算之,九鼎大巫的力量能有多强,可想而知。

  一名大巫,如果仅仅能够用巫力移动一只鼎,就是一鼎下品。如果能够把一支鼎浮空一个时辰,就是一鼎的中品。若是一名巫能够用巫力挪移一只鼎自如的在天空飞行,这就是一鼎的上品。其他的鼎位,也是按照如此划分。而鼎位越高,上、中、下三品中,相同品位的巫实力差距就可能越大,毕竟无法用一个精确的度量衡来测定这些巫的巫力具体有多强。

  但是测定巫力的强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用巫力移动镇国鼎的时候,能否让鼎身上产生异兆。这些异兆,代表了天神喜爱这名巫或者讨厌这名巫。若是得到天神认可的巫,就是大夏巫教正式的成员。而那些被天神降下预兆,证明天神极其厌恶的巫,就会立刻被当场杀死,当作献祭的礼品,献给天神。

  刑天大风叽哩咕噜的给夏颉解释了好半天鼎位测试的意义和方法,然后重重的拍打了一下夏颉的肩膀,大声笑道:“放心吧,只有那些触怒了天神的巫,才会在鼎位测试的时候被降下不祥的预兆。一般的巫,征兆都是很小的。若是你能让镇国九鼎发出神光,就证明你得到了天神的护佑,以后在大夏九州之内,没有巫敢得罪你的。”

  夏侯苦笑,低声问刑天大风道:“若是我测试的时候,大鼎降下的是不祥的征兆?”

  刑天大风面色一变,旁边刑天玄蛭低声喝骂道:“少胡说了,若是不祥的征兆,你就会被当场杀死,你以为这是好玩的事情么?为什么只有拥有鼎位的巫才能做大夏对外的使节?因为只有这样的巫,才是被巫殿信赖的。”

  那边,天巫正把最后一名祭品的头颅砍下,把那奴隶的鲜血喷涂在了一支大鼎的鼎足上。一蓬淡淡的光芒从天空射了下来,照耀在了九鼎之上,天巫立刻大声吼道:“天神已经受了我们的祭礼,夏颉,你还不来,在那里做什么?”

  长吸了一口气,摸摸身边白的脑袋,夏颉大步的朝着九鼎正中的那块空地走去。

  天巫等九大巫缓缓的散开,每一名大巫都站在了一座鼎的下方,目光炯炯的看着盘膝坐好的夏颉。这可以说是保护夏颉,唯恐他巫力不济,被那沉重的力量反噬时进行救治。但是夏颉也清楚,这何尝不是一种监视呢?按照刑天大风的说法,如果他真的在运用巫力升起九鼎的时候,鼎上降下的是不祥的征兆,哪怕他再受天巫的青睐,也会被当场轰杀。

  天巫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温和的朝夏颉说道:“不用紧张,夏颉,你是天神眷顾的人,尽管放出你所有的巫力吧。从一支鼎开始,如何?”

  夏颉点点头,长吸了一口气,眉心处突然一蓬黄色的强光激射而出,化为一圈圈的水波,朝距离他最近的那尊大鼎卷了过去。

  九百九十九万斤重的大鼎,被夏颉的巫力一卷,当下就高高的飞了起来,在王宫的上空载波载浮,好不轻松。

  夏侯的神念和九鼎直接接触,那种古怪的暖洋洋的力量又从九鼎上顺着他的神念渗入了夏颉的身体。他只感觉自己体内充满了无穷无尽的精力,巨量的土性元力不断冲进他的识海,让他那充沛的精神力尽数转化为了土性的巫力。

  能够在进行鼎位测试的同时还这样急骤增长实力的,除了夏颉,怕是再也没有其他人能做到了。那九鼎中奇异的能量滔滔不绝的注入了夏颉的身体,他只感觉浑身神识飘飘欲飞,浑身肌体被极大的强化。

  突然之间,夏颉忍不住的呻吟出声来,实在是太舒服了,这鼎中的奇异能量,就好似在给夏颉做桑拿按摩一样,他浑身大汗淋漓,体内精力充沛得让他有了这样的错觉,他感觉自己能够一拳把天都给打破。

  也许,正是因为夏颉是被九鼎之一从前世的世界带到了这里来,他的血在那奇异的隧道中和九鼎炼在了一起,所以才让夏颉和九鼎之间产生了这样奇妙的联系。如今根本不能为大巫们所用的九鼎,却毫不吝啬的把自己的能量注入了夏颉的身体,让他以比普通巫快上数百倍的速度成长着。夏颉修炼的来自通天道人的炼气诀,让他拥有了比寻常大巫强大得多的精神力,而如今,这些精神力正在转化为巫力。

  更加让夏颉欢心鼓舞的,是这种能量不仅仅强化了他的巫力,更是顺着他的身体经脉流转,最终流入了他丹田内的紫色金丹中,让那金丹更加的璀璨夺目。一次呼吸间,那颗金丹能够吸收和释放的氤氲紫气,起码比以前增多了百倍。渐渐的,夏颉的身体,就被那紫色的氤氲之气填充满,那紫色的气息,逐渐朝着更高一个级别的真气转化。

  天巫的声音传了过来:“罢了,夏颉,你起码超越了一鼎上品的实力。现在你试试同时举起两支大鼎。”

  ‘喏’,浑身舒坦的夏颉立刻将巫力朝着另外一支大鼎卷了过去,想要把那大鼎也举起来。

  ‘嗡’的一声响,那支大鼎也被夏颉的巫力举上了天空。两支漂浮在天空的青色大鼎突然释放出强烈的青色光芒,两支鼎之间已经构成了一个奇异的阵法,给夏颉的压力,已经变成了两支大鼎自身重量的十倍!

  更强劲的奇异热流从那两支大鼎上强行灌进了夏颉的识海,强行的开发着夏颉的精神潜力,巩固他的元神,强化他的神识,增强着他的巫力。两只大鼎在高空中疯狂的吸收着安邑城内所有的土性元力,渐渐的这个漩涡的吸引力已经扩大到了数万里方圆,数万里内的所有土性元力都被两只大鼎吸了过来,化为无数道黄色的巨龙,‘轰轰’作响的冲进了夏颉的身体。

  这一下,这种异变可就只要是有眼珠的人都能发现了。

  黄一抱着那条小黄龙,跟在一队王宫巫卫的身后仓皇的跑了出来,张大了嘴巴尖叫道:“天神在上,这是怎么了?”

  天巫已经是激动得浑身颤抖起来,他伸开了双手朝着天空大声叫嚷道:“吉兆,天神的吉兆啊!这夏颉,是受到天神护佑的有福之人啊!”

  夏颉全身上下都发出了黄色的强光,外层的皮肤已经开始岩石化,他的肌体,可是成百倍的被增强了。甚至他的皮肤下的一层肌肉,已经开始结成了土黄色的晶体,这可是最纯粹的土性元力结成的晶体啊,拥有强大的防御力以及恐怖的力量。

  又是一支大鼎飞上了天空。三只大鼎在天上鼎足而立,构成的阵图将数百倍自身重量的压力施加在了夏颉的身上。夏颉眉心处射出的已经是一根尺许粗的黄色光柱了,勉强才能撑起了那三支大鼎,不让他们落下。

  数量更大的彷佛飓风中的海啸一般浩浩荡荡的奇异热流自那三支大鼎中轰然而下,冲进了夏颉的身体。那土黄色的土性元力巨龙,不断的轰进夏颉的躯体,最终整个王宫正殿前的广场,都被那土黄色的强烈光芒所掩盖。

  天巫手舞足蹈的在那里踏着一种奇异的步伐,朝着天空念念有词的祈祷着。这种奇异的现象,这种九鼎直接帮助一名巫提升巫力的事情,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只有很久远以前的传说年代,才有受到天神青睐的大巫,得到这种最直接的,来自于镇国九鼎的帮助啊。吉兆,这是一个大大的吉兆。

  黎巫掩盖在黑色雾气下的小嘴轻轻的撇了一下,很是不屑的看着黄光笼罩中的夏颉:“看来最高不过三鼎上品,哼哼,有什么得意的?天巫也太大惊小怪。好,很好,夏颉的身体被九鼎洗练之后,体内的土性元力应该更加精纯,呵呵呵呵呵,以后却不怕药圃中的药草不够使用了。”

  渐渐的,夏颉的精神力已经被压榨一空,所有的精神力都已经转化为了土性的巫力,识海中虽然还在不断的冒出一丝丝一缕缕的精神力来,却也无法再吸收体外浪涛一般冲来的土性元力了。于是,那些土性元力就全部作用在了夏颉的身体上,极大的强化了他的肉体。原本拥有二鼎大巫强度肉体的夏颉,立刻被这股巨大的元力将肉体的强度提升到了普通的五鼎大巫才有的水准。

  现在的夏颉,随手捏一下拳头,拳头都‘啪啪啪啪’的乱响,一道道细小的黄色闪电不断的绽放开来。他的力量,已经增强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单纯以肉体的肌肉力量来说,怕是天巫他们,都比不过夏颉这样的怪力。毕竟,天巫他们都是巫士身份,肉体强化原本就不如夏颉这样的巫武。再者,土性巫力的巫,在力量上天生就占据了极大的优势嘛。

  似乎天空的那三支大鼎也感受到了夏颉当前的体力已经被他们压榨一空,终于慢慢的落回了原位,天空的异相,也就慢慢的消散了。那浓厚的土性元力已经聚集成了实体,化为满天的黄沙、土块、土疙瘩的落了下来,落了刑天大风他们满头满脸,一个个气得对着夏颉叫骂不休。

  带着两个黑眼眶,明显纵欲过度的夏王也带着一群巫卫出现在了正殿前那高高的台阶上。

  他俯瞰着慢慢站起来的夏颉,点头笑道:“天神降下的吉兆?很好,这夏颉是个有福气的人,把他的军候提升一级吧。辅公,替本王在安邑城外赏赐他一块封地吧。”刑天厄躬身领命,突然间刑天厄愣了一下,什么叫做替你赏赐啊?这话说得,到底这封地是从王庭的地皮里面出呢,还是从刑天家的族地里出啊?

  夏王却是已经兴高采烈的走下了台阶,走向了夏颉。

  “好啊,夏颉,你是天神祝福的人,就应该为我效命。大王我,是天神之子,你受了天神的护佑,自然就应该为我卖命嘛。安邑令居然敢派人袭击你,大王会替你出气的。我命人杀他全家,你总可以出气了吧?”夏王浑然不把人命当作一回事情,笑嘻嘻的看着夏颉。

  夏颉躬身道:“谢过大王。但是,昨夜袭击夏颉的,还有。”

  夏王猛的一挥手,含糊其辞的说道:“还有袭击你的人?唔,那人送到王宫的时候已经死了,所以问不出什么口供来,也就不知道是谁派他去的。这事情,就着辅公慢慢的调查吧。”

  很快的,夏王就把话题岔开了:“你如今是受到天神认可的三鼎大巫,就要替本王多多办事。前一阵子,东夷人向本王求和,送了不少的钱物、美女过来,本王应允了。按照大夏的规矩,我们要回赏他们钱物和女子的,这一次,正好就让你去吧。”

  夏颉恭然领命,心里却是很不以为然。早就商定了的事情,还要弄出这么多的做作来,夏王这人,委实虚伪得紧了。除了他夏颉,谁能让隐巫太弈出手去帮他们抢夺回‘定星轮’呢?尤其昨夜袭击自己的第二波人,分明是有活口的,夏王硬说那人死了,看来派人暗杀自己的,应该是夏王的某个王子了,而最有嫌疑的,就是舙!

  但是既然夏王摆明了要袒护舙,夏颉还能有什么说法?刑天厄在旁边,不都是没说话么?这次的哑巴亏,只能认了。

  夏王看到夏颉一副恭顺的模样,顿时呵呵的大笑起来,指着刑天厄笑道:“辅公,这事情你们就安排好吧。今天乃是大好的日子,天神降下了吉兆,就今天让夏颉带人出发吧。嘿嘿,可不要让东夷人老等着,说我们大夏不讲礼节。”

  刑天厄微笑着领命,随后彷佛随口问了一句:“那,安邑令的事情?”

  夏王皱了下眉头,手一挥,怒道:“他既然派人杀人,那就杀了他全家吧。唔,杀他前先问清楚,为什么派人袭击夏颉,莫非夏颉得罪了他?或者,唔。”

  夏王的眉头深深的蹙了起来,良久这才叹息道:“算了,也不用问了,全家杀光了就是。”

  夏颉明白,夏王这是害怕,那安邑令的背后若是又有其他王子在指使的话,他不好包庇呢。

  可是正说着呢,一个圆滚滚的大胖子已经‘骨碌碌’的从王宫大门外冲了进来,一路狂奔的大声吼叫着:“大王,我冤枉啊。那夷令可是听了我那不成器的孩子的命令,才去做那种事情的啊。”

  夏颉一看,好嘛,不正是安邑令来了?他身后还跟着几个护卫,其中两人的手上抬着的那丢了大腿的男子,不是夷令又是</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