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八十四章鼎位上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识海内仿佛有数百道天雷同时炸响,夏颉眼前金星乱闪,七窍中都喷出了血来。那紧跟在他身后的偷袭者,实力超过夏颉太多,饶是紫绶仙衣已经自主的发出紫光,护住了夏颉的身体,却依然无法完全的抵销掉那人拳头上巨大的力量。九成九的劲道被紫绶仙衣抵销,剩下的一点余波,却依然重创了夏颉。若不是他体内土性巫力生机极强,夏颉早就委顿倒地。

  两条黑影从两侧突然扑了过来,两柄漆黑的骨刀带着长长的黑色光波,重重的砍在夏颉的两肩上。阴寒刺骨的邪异能量直透夏颉体内,他甚至听到了耳边有无数鬼怪阴神的长啸。那阴冷的能量所到之处,夏颉身体的肌肉纤维、经脉、神经尽数失去了活性,变成了冷库里的冻猪肉一般,哪里还能动弹?那种阴暗的能量,更是在慢慢的侵蚀夏颉的心神,让他眼前幻象连连出现。

  飘行在侧后方的一条黑影突然大声的念诵起一篇很长的咒语,一圈圈黑色的波纹从他身上发出,无数鬼神虚像带着凄厉的嚎叫声铺天盖地的从那波纹中闪了出来,挥动着各种奇怪的兵器,朝夏颉当头打下。一不小心,已经神志恍惚的夏颉额头上被一奇形鬼神打了一杵,额头上火星乱闪,‘啊呀’一声打了个趔趄,头疼欲裂,差点就没倒在了地上。

  夏颉心里一阵恼火,哪里来的这么几个实力超强的大巫?看这架势,和那夷令不同,这后来的偷袭者,要的分明是夏颉的性命。最近自己有得罪谁么?怎么一夜之间,有两拨人来找自己的晦气?一伙人要自己的四肢,另外一伙则干脆要自己的性命。尤其第二波人,他们的实力之强悍,按照夏颉的判断,也许都在六鼎以上,是真正的高手,怎么会来偷袭自己?

  坐以待毙从来不是夏颉的性格,咬破了舌尖,一股刺痛让他的精神一阵,脚下猛然发力,突然大步冲上前了几步,把后面那紧随身后的偷袭者甩下了十几丈,随手就把白朝斜次里扔了出去。白却是精明,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悄无声息的就消失在了黑暗中。夏颉右手朝左手腕上的手镯一探,已经抓出了自己的那柄沉重的狼牙棒,奋起全身力量,朝身后那人狠狠的砸下。

  那人没想到夏颉突然挥出了这么巨大的一根棒子,惊愕之下只能本能的运足了全部的巫力,拳头上裹着一层赤红的火焰,火焰化为一怪异的虎头形状,带着巨大的震荡声,朝那白惨惨的狼牙棒轰了过去。

  二十四万斤的沉重兵器被夏颉的怪力所挥动,狼牙棒上的力道何止千万斤上下?那拳头上的力量却也是强横到了极点,起码有一拳毁掉一座大山的威力,两者一碰撞,刑天厄留在狼牙棒中的巫咒和通天道人刻在狼牙棒内的符箓,可就全部被激发了。

  ‘哧啦啦、咔嚓、砰’,一连串怪异的巨响,那蚩尤骨所打造的狼牙棒变得通体透明,无数道紫色的天雷、黑色的阴雷缠绕其上,彷佛一条条蛟龙怪蟒,待机噬人。无数道雷霆、陨石从天空急速落下,雨点一样的朝着夏颉他们身体所在的地方打了下来。一圈强劲至极的震波朝着四周扩散,平地里把那地面下陷了三丈,所过之处,土石乱飞,地面发出了怪异的绿色幽光。

  夏颉只感觉自己手腕巨震,右手手腕‘咔嚓’一下被震成粉碎,狼牙棒脱手飞出。那和夏颉硬碰一记的人则是惨嚎一声,身体在瞬间被数以万计强劲的天雷命中,一块块丈许方圆的陨石也彷佛有灵性的活物一样,准确的鱼贯命中了他的身体。他整个躯体就在飞腾的火云和无穷无尽的烟雾中被淹没。最后那狼牙棒上通天道人所画的一道‘太霄清雷苻’发作,一道直径十几丈的紫色雷霆自天而降,干净利落的把那人整个轰进了地面,地上就只剩下了一个直径十几丈黑漆漆的大窟窿。

  随后,不等夏颉以及剩下的那几个袭击他的巫反应过来,那道太霄清雷已经在地下发作,那黑漆漆的大窟窿里突然雷光万丈,一道通天的火柱直冲九天,大地在颤抖,整个地面都在疯狂的炸裂,里许范围内的土地同时朝着天空弹了起来,整个夜空,被诡异的光和热照耀得一片通亮。‘轰轰、嗡’,一团巨大的炽亮的蘑菇云自地下升起,方圆五六里的地面,被那道雷霆在瞬间化为乌有,直接打成了洪荒混沌状态。

  夏颉有紫绶仙衣护体,就仿佛一颗紫色的乒乓球,被那爆炸的力量直接炸飞了十几里,就听得彷佛放烟花一样,夏颉身上的骨骼‘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通通炸成了粉碎。这种剧痛,差点没让夏颉哭喊出来,恨不得就要晕过去才好。奈何夏颉元神过于强大,精神过于坚韧,想要晕过去,也是只能想想。氤氲紫气护住了他的大脑、心脉,他如今反而比平日里更加清醒百倍哩。

  那几条偷袭夏颉的人,却在那剧烈的爆炸中留得了一条性命,毕竟那太霄清雷并没有直接命中他们,虽然也免不了浑身烧伤、擦伤,却好歹留下了性命,如今又生龙活虎一般朝夏颉冲杀而来。只有那刚开始偷袭了夏颉一拳,差点没把他直接打死的那人,被通天道人亲手所书的符咒命中,如今早就骨肉成泥,就连魂魄都被打成了粉碎,哪里还留下任何一点痕迹来?

  刚开始用弓弩偷袭夏颉的夷令等人,早在夏颉中第一拳的时候就仓皇逃开。别看那夷令断了一条大腿,可是就以剩下的那条腿子蹦弹,速度却也比正常人快了不少。短短的时间内,他们已经逃出了十几里开外,猛不丁的看到身后那剧烈的爆炸,一个个早就吓得发呆,哪里还敢在原地逗留?早就仓皇的朝着安邑城的方向逃了过去。

  那念诵咒语,驱使鬼神阴神攻击夏颉的巫急速的朝着夏颉飞扑。他手上握着一柄三尺长的黑色骨刺,骨刺上黑烟缠绕,无数鬼怪嚎哭声隐隐传来。他骨刺的去向分明就是夏颉的心口,若是被这等诡异的巫器刺中心脏,夏颉的一缕魂魄,立刻就会化为那巫器中的厉鬼,终身受这名巫趋势。眼看到夏颉浑身喷血,肢体都已一种古怪的角度扭曲着,分明是已经动弹不得的样子,那大巫得意洋洋的发出了狞笑声,扑上前的速度,更是快了不少。那骨刺也急骤的颤抖着,彷佛恨不得立刻就能痛饮夏颉的心头热血。

  浑身闪动着炽亮白光的白,突然幽灵一样从一棵大树上跳了下来,锋利的爪子无声无息的朝着这名巫士的脖子划了过去。‘噗哧’一声,只顾着去抢夺夏颉的阴魂精血,却忽略了自身防御力的那大巫,脖子上喷出了一道血泉,脑袋飞出了十几丈远,身体朝前踉跄了几步,终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白同样以偷袭的手段干掉了一名巫士,立刻旋风一样的朝着剩下的三名巫武、两名巫士扑了过去。他身上的白虎真气化为数百道长矛大剑,发出了‘嗤嗤’的破空声,遥空朝着那五名巫乱劈乱砍。白生平第一次,把吃奶的力气都给挤出来啦。

  奈何实力差距太大,那剩下的三名巫武之一狞笑了一声,很简单的一拳劈出,同样金性的巫力化为一柄巨大的长刀,长刀上缠绕着一片片绿火阴云,和白所发出的剑气硬碰硬的对撞了一记。‘铿锵’一阵巨响,白所发出的那些剑气纷纷粉碎,那长刀更是顺势而入,狠狠的劈在了白的心口上。那巫武狞笑道:“好一头罕见的白貔貅,去死吧。”

  ‘当’,彷佛洪钟大吕敲响一般,这足以拦腰劈开一座大山的一击,只是在白的身体上削出了几点火星,甚至连他一片鳞片都没有砍动。被黎巫灌了无数的汤药下去,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躯的白,根本就成了一个打不死的怪物!生平第一次啊,白深深的感激起黎巫对他的‘虐待’和‘蹂躏’,出于野兽的本能,白清楚的认识到,自己这具强横异常的躯体,有多么重大的意义。

  ‘嘎嘎’一声怪笑,甚至就连五脏六腑都没有受到一点儿震荡的白运足了体内的白虎真气,‘嗷嗷’有声的朝着那五名巫扑了过去。五名巫有点傻眼的看着白活蹦乱跳的又扑了过来,突然一声大喊,无数巫咒同时朝着白轰了过去。

  满天都是阴云鬼火、金刀巨石,无数强劲的巫咒炸得白在空中乱射,彷佛弹珠一样,一时被炸到了这里,一时又被轰去了另外一个地方。无数火光在白的身上闪动,却连白的毛都没有敲下一根。无数的鬼神虚像在天空急飞,手上兵器雨点一样的朝白砸了下去,却依然只能砸出一片片的火星,哪里能伤他分毫?

  一名巫武惊喝道:“这是貔貅么?怎么可能?”

  眼看得普通的巫咒对于白根本没有任何效果,这巫武可就着急了。刚才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安邑城的卫军肯定已经在往这边赶来。若是不能杀死夏颉,那么自己回去如何交待?当下他喝道:“你们去杀了那夏颉,我来对付这畜生。”说完,他团身扑上,两只大手朝着白的长臂抓了过去。他想要用自己占据压倒性优势的体力,先制服了白再说。

  四名巫应诺,朝着躺在地上的夏颉急扑而去。白急得‘吱吱’乱叫,胡乱的射出了十几道剑气想要拦截那四名巫,却都被他面前的那巫武给中途截了下来。锋利的剑气在那巫的大手上粉碎,发出了一连串的爆炸声。白更加着急了,突然运起了全身的所有白虎真气,汇聚成一道极强的白光,张开大嘴,朝着那近在咫尺的巫武当面射了过去。

  那巫武猛然一惊,怒斥道:“好奸猾的畜生。”饶是他的巫力强大,却也不敢用脆弱的面部去接那道白光啊?他只能用两条手臂护住了头脸,朝着那道白光硬撞了过去。‘哧啦’一声脆响,那巫武的衣物炸成粉碎,两条手臂上的肌肉被生生的掀去了一层,疼得那巫尖叫起来。

  紧接着,那四名扑向夏颉的巫也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就见夏颉从手镯里掏出了一面半红半黑的巴掌大小的圆镜,一口紫色真气喷到了那圆镜上,就用那黑色的镜面朝着四名大巫晃了又晃。四名巫浑身一抖,只觉得体内魂魄飘然欲飞,一缕阴魂差点就从七窍中飘散了出去。这种古怪的事情,哪里由得他们不惊呼出声呢?那圆镜发出了数十丈长的一道黑光,死死的把那四名巫罩在了里面,一股巨大的吸力,不断的抽动着他们体内的魂魄、精血。

  这面圆镜,正是有名的先天法宝――阴阳镜――奈何也是多宝道人仿制的货色,威力显得差了一点。若是正品阴阳镜在此,这四名巫早就被抽去了魂魄,惨死当场了。不过,虽然这仿造的货色威力不够,但是却也让夏颉腾出了手来。还在他袖子里揣着的那件天巫赠送的巫器,可就被夏颉给使唤出来了。

  那是一柄只有尺许长,外表粗陋不堪的灰蒙蒙的木刀,刀柄上也不知道用什么破烂布条横七竖八的缠绕了一通。夏颉用那木刀狠狠的朝着自己心口捅了一记,取得了一点心头上的热血,随后大声的念诵了一句咒语,随手把那木刀朝着最前面的那巫点了一下。那巫无端端的惨叫了一声,浑身上下突然冒出了数百个透明的刀孔,热血就从那透明的伤口处喷了出来,远远的喷出了十几丈外。

  夏颉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又是一刀遥空朝着那巫点了一点,没有任何声音,也不见任何光影,那巫突然就浑身炸裂了开来。一缕魂魄所化的绿光在空中缠绕了几圈,刚要朝着某个方向遁走,那木刀上突然闪过了一抹灰色的光芒,那魂魄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径直被吸进了那木刀中。灰蒙蒙的木刀上顿时一阵光华流转,握在手上的感觉似乎都沉重了不少。

  那三个被仿制的阴阳镜定住的巫突然惨叫起来,无比惊恐的看着那柄木刀,大声的吼道:“是天咒刀,天咒刀,怎么会在他的手上?”

  天咒刀?夏颉这才算是明白了天巫赠送的这件巫器的名字。可不是么?天巫殿出产的,纯粹用诅咒杀人的强大巫器,得名天咒也是应该的。

  三名巫顾不得那仿造的阴阳镜还在抽取他们的魂魄,纷纷捏碎了身上佩戴的玉器,发动了各色巫咒护住自己的身体和魂魄。‘嗡’的一声,阴阳镜上射出的黑光猛的颤抖了几下,突然晃了几晃,光芒一敛,整个镜面都炸裂了开来。

  夏颉一惊,突然怒骂起来:“多宝道人,你这不是害死人么?这种要命的关头,这宝贝怎么忽然坏掉了?见鬼,假冒伪劣产品,果然是要人命的。”夏颉此时的心里啊,对那些假冒伪劣产品的制造人,尤其是仿制名牌产品的那些人简直就是痛恨到了极点。这种要命的关头,突然出了这种乌龙,他夏颉可挡不住三名有了防备的大巫。

  三名巫眼看得那仿造的阴阳镜突然炸裂,身上的压力突然消失,不由得‘桀桀’怪笑起来。三人同时举起双手,嘴里开始念诵他们所掌握的,最阴狠、最毒辣的诅咒咒语。一圈圈阴风从四面八方汇聚了过来,三名大巫就这样飘上了天空,强劲诡异的力量,死死的压住了夏颉。

  嘴里发出连串的叫骂声,夏颉想要把那天咒刀对准天上的巫。奈何那三名巫已经有了准备,天咒刀虽然厉害,夏颉却还没有彻底的掌握他的力量,哪里能对这三名已经有了准备的巫造成任何威胁?无奈之下,夏颉只能又从手镯里掏出了多宝道人仿造的另外一件厉害的法宝:九龙离火鉴。这仿造的九龙离火鉴有尺许大小,比起正品大了何止十倍?显然所使用的材质,是和正品无法比美的。

  夏颉却顾不得评比这些法宝的正品和仿造品的优劣,只顾一口真气喷在了那离火鉴上,随手就把那离火鉴对准了天空的三名巫。‘轰隆’一声闷响,夏颉就感觉彷佛前世里发射火箭弹一样,那离火鉴内部突然冲出了九条巨大的火龙,喷吐着融金化石的金色烈焰,朝着那三名巫轰了过去。巨大的反震力量作用在夏颉的右手上,刚刚用自身巫力接好的手腕,却又突然断了开来,疼得夏颉又把多宝道人一通乱骂。

  骂归骂,这仿造的九龙离火鉴声势却是吓人至极。天空的三名巫眼看得一股股高温火焰扑到了身前,没奈何只能逃窜了开去,避开了那九条张牙舞爪的火龙。哪怕就是仿造品,按照多宝道人的道行和法力,这仿造品的威力,也不是这些六鼎实力的巫能正面消受的。

  眼看得九条火龙追的那三名巫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夏颉正高兴得‘呵呵’大笑呢,那仿造的九龙离火鉴突然‘当啷’一声大响,居然又从中炸开了一条口子,却是被自身发出的高温,把自身给炼化了。天上那九条威风凛凛的火龙立刻失去了气焰,突然就化为几道火气消失得无影无踪。夏颉气得怒骂起来:“多宝道人,难怪你这么大方哩!这种法宝,一送就是一百件哈!”

  夏颉气得都快哭出来了,那天空的三名巫则是心头狂喜,猛然间就朝着夏颉发出了自己最强力、最歹毒的巫咒。眼看到一圈圈黑色、绿色的波纹朝着夏颉笼罩了过来,若是夏颉被这诅咒击中,浑身骨肉成泥不提,他的魂魄还将被发放到九幽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眼看得这要命关头,救星终于出现了。一道金光贴着地面飞了过来,一手抓住了夏颉的手腕,猛的朝着外面一丢,夏颉顿时被抛出了十几丈外,恰恰避开了那歹毒的巫咒。紧随着那道金光呼啸而来的,却是数百支劲道十足的利箭,每一支箭矢上都附着着极强的巫力,逼得那三名巫只能在空中狼狈逃窜。

  随后,一道青光飞射到了白的身边,一大捧用东方青木的树叶绘制的极品符箓彷佛不要钱的一样,被那人随手就丢了出来。‘轰隆隆隆隆隆’,数百道九霄降魔天雷彷佛雨点一样轰下,朝着那与白对敌的巫当头落了下来,直接把那巫武整个的砸进了地底下去。

  紧接着远处传来了愤怒的咆哮声:“夏颉兄弟,谁在找你麻烦不成?我入他的母亲,找你麻烦就是找我们黑厣军的麻烦,兄弟们,给我杀!”马蹄声雷霆一样响起,数百名黑厣军的精锐,在刑天大风、刑天玄蛭、刑天鳌龙、刑天磐兄弟几个的率领下,轰然冲杀了过来。

  远处又是一道金光突然飞射了过来。那金光中的人随手一扬,一点光焰夺目彷佛太阳一般的金色光点突然飞起,在空中化为一枚泰山般巨大的金印,带着万丈雷火轰鸣着砸了下来。那三名正在躲避那雨点般箭矢的巫惨叫一声,哪里来得及抵挡?他们也根本抵挡不了这正品翻天印的可怕杀伤力,那金印距离他们头顶还有十几丈呢,他们的肉体连同魂魄,就已经被那金印上的金光化为了灰烬。

  夏颉猛的喷出了一口血来,倒在地上无奈的呻吟道:“刚开始没一个人来救命,现在可好,可都出来了。”

  那刚开始出现的金光,把夏颉从那巫咒下救出来的,是商汤。使用弓箭逼退了三名巫的那百多名劲装大汉,是商汤随行的护卫。那冲到白的身边,用雷苻直接把那巫武砸成碎片的,是沧风道人。那脱手飞出翻天印,把那三名巫化为乌有的,除了广成子大仙,还能有谁?这些袭击夏颉的巫,却是幸运得很,能被巫、道两教中的这么多大人物联手干掉,实在是他们的福份啊。

  面色温和,宛然有王者气象的商汤站在夏颉身边,朝落地的广成子、赤精子、多宝道人、金光道人等一众炼气士笑道:“今日我商族向大王进献上好的牲畜百万头,其中有几匹坐骑最是神骏不过,故而汤领着一众兄弟,走在大队之前做个前哨,却没想到正好救了夏颉军候。”

  刑天大风他们也冲杀而来,怒冲冲的吼道:“幸好我等今夜被大王命令巡视安邑城,看到这边火光冲天就赶了过来,没想到还是差点误了夏颉兄弟的性命。商汤,你可知道那几个巫的来路?他们是谁府上的巫卫?我刑天家非要和他们计较个道理来。”

  商汤摊开双手,满脸无奈的说道:“他们身上没有任何标记,脸也用黑布围着,却是分不清他们的身份。”

  广成子有点尴尬的朝着众人稽首,无奈的说道:“唔,贫道正在静坐,突然心血来潮,感觉夏颉师弟有危险,故而和诸位师兄弟赶来。情急之下,把翻天印给使了出来,那三名巫,却是连魂魄都碎掉了,怕是想要招魂问出个口供来,也做不到啊。”那翻天印的威力实在太大,广成子却也没想到三名若般强大的巫,居然不堪一击,还没等金印的本体及身,就被打成了粉碎,这下可好,向谁问口供去?

  那边沧风道人却是兴高采烈的叫嚷起来:“诸位师叔,这里,这里,我对付的那巫身体可是结实,还有一口气哩,还有一口气!”

  白已经钻进了地上的那个大窟窿,抓着那巫武的脖子,把他从地下弄了上来。这巫浑身焦黑,四肢已经被天雷打得尽数成了焦炭一般。但是正如沧风道人所说的,还有一口气,还有一口气可以让他们来逼问口供哩。

  躺在地上哼哼的夏颉突然叫道:“这是第二波,他们是真正想要我的性命。他们前面还有一波人,却是想要教训我的。听他们领头人的名字,是叫做夷令的。那夷令,可是要我自己打断自己的四肢才肯放过我哩。”

  刑天玄蛭的眼里立刻放出了血光,他愤怒的咆哮起来:“夷令?安邑令的贴身护卫夷令?好啊,好啊,他一个小小的安邑令,就敢招惹我们刑天家了。大哥,立刻带人去找安邑令,白日里海人才刚刚袭击了安邑城,夜里他安邑令的属下就敢袭击我黑厣军的军官,我有充足的理由告他安邑令勾结海人。”

  商汤在旁边听得有点傻眼,他咳嗽了一声,很温和的说道:“唔,事情怕是不会如此吧?安邑令乃是王城重臣,他勾结海人做什么?”

  刑天玄蛭脸上带着阴笑,朝商汤拱手道:“商汤兄弟,这次你救了我们夏颉兄弟,以后我们多亲近亲近。只是,若非安邑令勾结海人,他的替身护卫,为甚要袭击我们黑厣军的都制呢?尤其,夏颉兄弟还是在从巫殿返回安邑的路上被袭击的,这事情,嘿嘿。”

  商汤明白了,看来,刑天家是看上安邑令这个官职了,所以,安邑令是注定要倒霉的了。但是,商汤还是不明白,安邑令除非发疯了,否则他命令自己的属下袭击夏颉干什么?摇摇头,商汤不愿意再思考这个问题,反正今天幸运的救了夏颉,就算是和刑天氏拉上了关系。对于大夏的一个属国来说,能够和刑天氏这样的大夏最大的巫家拥有一份友谊,对整个部族的未来,都是只有好处的。

  手腕老练的商汤和刑天大风他们热络的勾搭起来。心思机敏的伊尹,则是对广成子他们这群炼气士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刻意的和广成子他们结交起来。毕竟广成子方才出手的声势可是吓死了人,三名六鼎实力的巫,居然没有丝毫抵抗力的就被他杀死,所用的还不是巫术的手段,这可就让伊尹起了其他的心思。

  一时间他们相互客套,相互交结,反而是最需要人注意的夏颉,就这么被扔在了地上。就连白都没有来理会他,白已经冲到了商汤的随行护卫身边,从他们身上的干粮袋子里抢夺肉干去吃了。白,可是真正饿得惨了。</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