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十章约定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朦胧中,夏侯听到了粗重的鼻息。眼前有各种颜色的星星在闪动,似乎还能听到隐约的人声。

  猛然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近在咫尺的一匹奇怪的四脚兽。大体上像是马的样子,双耳后有直角,背后生有鳞片,腹下有拇指大小的一片片卷毛彷佛云彩花纹,通体漆黑,只有蹄上三寸殷红如血。这种奇怪的‘马’,高一丈五,长两丈许,双目中神光熠熠,通体肌肉彷佛钢筋一般,显得极其神骏。

  马背上有做工精致的马鞍子,一名浑身紧凑的黑色金属铠甲,手持两丈长矟的骑士正盯着夏侯上下打量。

  看得夏侯醒了过来,那骑士嘿嘿的笑了几声:“有趣,这小子果然没摔死。给钱,给钱。给你们说过多少次了,赌博就和打仗一样,压偏门才能赢得多。你们都说他肯定摔死了,我就说他没摔死,这不活了过来?”

  旁边还有数十名同样打扮,骑着同样坐骑的骑士同时冷哼了一声,不甘心的从马鞍后的皮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钱袋丢给了那骑士。这黑甲骑士仰天长笑,随手把那长矟挂在马鞍一侧的钩子上,自己一偏腿跳了下来。大步到了夏侯身边,这骑士低头问道:“蛮人小子,清醒了么?借你的命大,我刑天大风赢了一大笔,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告诉我。”

  夏侯心中大怒,这些黑甲骑士装备精良,而且所有的坐骑、铠甲、兵器显然都是制式一套,分明就是某个大势力的正规军队。只是他们一个个长得人模人样却不作人事,有这样拿重伤快要毙命的人来打赌的么?

  一个仰卧起坐直起了上半身,夏侯微微晃动了一下身体,右手猛的往地上一砸,把脱臼的关节给接了上去。随后回复了功能的右臂,又把左手臂的关节一一复原。眉心处一道黄光冲了出来,开始吸收四周的土性元力来回复自己的伤势。其实却也没有什么大伤,就是内腑受到了一点震荡,在蕴涵强大生机的土性元力的滋润下,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好了个差不离。至于腿上的箭伤,也被土性元力封了个结实。

  刑天大风愣了一下,朝着夏侯拱手行礼道:“不知兄弟你是巫武,冒昧了。”殷勤的扶着夏侯起身,刑天大风满脸笑容的说道:“这位兄弟怎么称呼?土性巫力可是不多见啊,火性、风性的倒是一抓一大把。”说完,刑天大风眉心一道红光微微一闪,手上突然多了一个赤红的火球。

  夏侯心头一凛,他感受到了那火球中蕴涵的强大能量,而且,凭借经验,他毫不怀疑这个火球的核心已经有上万度高温。这个刑天大风稍微显露了一手,显然他的实力比夏侯起码深了百倍以上。

  再看看四周,昏迷前所见到的那浑身鳞甲的怪异霸王龙已经全部伏尸地上,身上鳞甲被扒了下来,脑袋也被劈开,不知道从里面取走了什么东西,一个大大的血窟窿还在那里往外流血。几个骑士的马鞍后,就放着一卷卷带着鳞甲的厚皮以及一圈圈闪亮彷佛兽筋的物事。

  心中暗自惊诧于这群骑士的实力,夏侯也不愿表露出心中不满,当下只是还了一礼:“我,成年礼还没过,无名。”

  刑天大风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愣了一下。刑天大风眼里神光闪动,脸上露出了很难看的笑容:“似乎,南方蛮荒一带,是十二岁成年?这位兄弟,看你这个子,你真的还没有成年么?”

  说着说着,刑天大风自己动手把夏侯上半身的兽皮褂子给揭了起来,发现他的胸口的确还没有纹身,这才满脸惊诧的说道:“果然还没有成年。那,你应该。”看了看夏侯比自己仅仅矮了一个拳头的身高,刑天大风满脸笑容的问他:“娃娃,今年多大了?”说着说着,还很亲热的用戴着厚厚金属手套的手掌拍打了一下夏侯的脑袋。

  夏侯苦笑,只能再次行礼:“还有半年,就可以进行成年礼了。”

  眼睛飞快的眨巴了几下,刑天大风仔细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阵夏侯,彷佛白在村子里挑选猪一样用手指掐了掐夏侯身上暴突的肌肉,朝着自己的同伴招了招手:“鳌龙,过来看看这位兄弟的实力怎么样。没成年的娃娃啊,居然有这么强的巫力,啧啧。”刑天大风脸上的表情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阴险、奸诈或者奸商一类的词。

  一个块头比刑天大风高了足足一头,但是却瘦削无比,没有穿铠甲,反而披了一件黑色披风的男子从马背上飘了下来。他眼里闪动着诡秘的蓝色幽光,两道朦胧的蓝光在夏侯身上上下扫了一阵,有点吃惊的说道:“这娃娃,巫力有五等上品的水准,可是他的身体,却居然已经到了六等以上的强度。”

  带着一点看怪物的样子,鳌龙嘀咕道:“大哥,就算我们本家年轻人中,比他强的也挑不出几个。这种蛮荒地带,想要出一个五等巫士或者巫武都百年难得一见,却出了这么一个人才。”

  刑天大风眼珠子乱转,无比亲热的拍打起夏侯的肩膀:“娃娃,你是哪个部族的人?哈哈哈,你阿爸是谁?带我去见见他,怎么样?”

  夏侯心里好笑,心头却是一热,他彷佛又看到了当年杨头去学校挑选预备人选,发现自己和玄武精核匹配度达到九成五后那种欣喜若狂的样子。莫非刑天大风还以为自己不知道他的小算盘么?不就是发现了一个还没有成年就拥有了五等水准的巫武,所以想要把自己拉拢成他的属下么?这种桥断,上辈子已经见得多了。

  当下夏侯很认真的说道:“我是篪虎族的族人,我阿爸是篪虎貅。你要见我阿爸,怕是要等几天。”

  刑天大风皱起了眉头:“等几天?平时却也无妨,可是这次我们出来,却是。”他扭头看了看自己马鞍后的那一卷厚皮,用下巴指了指夏侯摔下来的悬崖,问道:“篪虎家的娃娃,你怎么摔下来的?腿上还有这么大一个窟窿?”

  夏侯刚要回答,突然一侧的山谷入口处,冲进来了数十名夷狼人。他们大声吼叫着:“那个篪虎族的娃娃还活着,杀了他,杀了。”这些夷狼族人突然闭上了嘴巴,因为他们看到山谷中居然还有近百名浑身黑甲的骑士,正用充满了杀气不善的打量自己。

  夏侯微笑起来:“刑天大哥,我们篪虎族和夷狼族开战,我是被他们一路追下来的。幸好我命大,没摔死啊。”

  刑天大风脸上露出了一丝冷酷的杀机,他低沉的吼到:“你们蛮族之间的战争,和我们无关,夷狼人,识趣的滚,否则,灭族。”

  夷狼族人听到刑天大风这等不客气的话,气愤的吼叫起来,他们认为刑天大风他们,就是篪虎族人约来的帮手了。当下污秽语一阵阵的吐了出来,也不知道有多难听。

  刑天大风面色阴森,轻轻的挥动了一下手。一名黑甲骑士厉啸一声,催动坐下坐骑,彷佛一团黑云朝着那群夷狼人冲了过去。手中两丈长矟挥动,满天都是刺耳的破空声,数百道黑色寒光笼罩了所有的夷狼人。这黑甲骑士去势极快,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包括数名四等巫武在内的夷狼族人,尽数被他刺杀,每人都是喉咙上一个血窟窿,心口上一个血窟窿,没有例外。

  夏侯惊呆了,这是什么实力?如此轻松的搏杀数十名夷狼人,甚至没有让他们放出一箭,难道这名骑士已经是九等巫武了么?九等巫武,这是什么概念呢?按照巫公的说法,那就是一个人可以摧毁蛮荒大地上一个小部族的高手啊。

  “九等巫武么?”夏侯喃喃的问出了声。

  刑天大风面色得意,悠然说道:“九等巫武?篪虎家的娃娃,以后等你的眼界更宽广一些了,你会知道,九等巫武不过是一个入门的水准啊。在真正强大的巫面前,九等巫武,不过是。”他低头看了看地上,正好一只小甲虫爬过,当下就一靴子踩在了上面,把那甲虫踩成了肉酱。“九等巫武?嘿,嘿,嘿,就和这甲虫一样。”

  “可能么?”夏侯惊疑不定的看着刑天。按照他的计算,如果自己的玄武真解能够达到最高的第九转,实力应该稳稳的胜过所谓的九等巫武。可是刑天大风说九等巫武不过是蝼蚁一样的存在,这可能么?但是对照巫公以前的一些语,似乎,这也是可能的啊?

  刑天大风笑了笑,手指头指了指自己铠甲上的一个标志,巴掌大的一块金属牌子上,是一座青铜三脚圆鼎。而那圆鼎的模样,却和夏侯记忆中的某件物事无比的相似。

  夏侯惊疑问道:“一只鼎?什么意思?”

  刑天大风微笑,脸上满是奸诈的得意,他悠然说道:“篪虎家的娃娃,想要知道这鼎的意思么?想要学到真正的巫的修炼的办法么?等你成年了,有了自保的能力,来安邑找黑厣骑的刑天大风。”他双手紧紧的握在了夏侯的肩膀上,语气有力的说道:“你是一个很好的人才,篪虎家的娃娃,难道你想要把自己的天赋浪费在这个只有鸟下蛋的蛮荒么?”

  “来安邑,我不能保证你能得到荣华富贵,可是最少,我能让你获得你在蛮荒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的力量。”刑天大风身上有一点猖狂的气息涌了出来,两只手又紧了紧:“你不觉得,你拥有了可以随意摧毁一个部族的实力,是很让人心动的事情么?”

  夏侯吸气,看着刑天大风说道:“力量?”

  刑天大风点头:“你有那个天赋,篪虎家的娃娃。我会很高兴我的军队里又多了一个精锐的战士,而你也可以得到你想要的力量。”

  夏侯问他:“最强的力量,会多强?”

  旁边的鳌龙翻了个白眼,阴气森森的低声说道:“最强的力量?不用想了,篪虎家的娃娃,最强的传说中的巫,举手可以劈开星星。可是现在已经没有这么强的巫了。”顿了顿,鳌龙的语气一转,阴恻恻的笑道:“不过,驱山赶月,移山倒海,这样的巫还是很常见的。”

  常见么?夏侯心头微微一动,虽然对于刑天大风他们用一个垂死的人的生命打赌还是很不满,可是获取更强力量念头还是控制了他的整个心。也许,拥有了足够强的实力,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最少,更强的力量,可以让自己更好的保护自己以及这世的家族亲人,那么,为什么不呢?为什么不去安邑呢?

  安邑,彷佛灵魂深处有人在吟唱这个名字,夏侯心头一抖,大声说道:“那么,我会去安邑的。等我有了足够的实力,我会去的。”

  刑天大风和一众黑甲骑士都笑了起来。刑天大风取过了自己的佩剑丢给了夏侯,大笑道:“好,篪虎家的娃娃,我在安邑等你。你的剑折断了吧?那种货色配不上你,给你我的‘大风剑’,你好好的对待他。”

  另外一骑士则是从马鞍后的弓箭袋里抽出了一柄奇形长弓以及一口袋的钢制箭头递给了夏侯:“篪虎家的娃娃,这把龙筋弓送给你。”

  刑天大风上了坐骑,看着夏侯说道:“记住,安邑?”

  夏侯点头,很认真的说道:“安邑,黑厣军的刑天大风,我记住了。”

  刑天大风等人长笑,策马狂奔而去。夏侯站在山谷入口,静静的看着这近百名骑士远去,突然看到刑天大风一拍马,又转了回来。策马到了夏侯面前,刑天大风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个钱袋递给了夏侯:“去安邑的时候,和你们蛮荒不同,很多地方用货物是没办法交换的,你必须用到钱。这两袋铜熊大钱,足够你去安邑的花费了。”

  长矟轻轻的在夏侯肩膀上一碰,刑天大风微笑着看着他:“篪虎家的娃娃,本来想今天就带你走,可是你没有举行成年礼,按照你们蛮荒部族的规矩,是不能离开家乡的。所以,你成年后,等你觉得有实力去安邑了,就去找我。”他仰天看了看天空渐渐爬高的太阳,指着北方说道:“往北方走,安邑距离这里有十万里,往北方,你会问到去安邑的路的。”

  十万里?夏侯吓了一大跳,该死,他知道这个世界的人说距离都是说直线的距离,直线距离十万里,若是前世的地球,都可以绕地球一圈多了,这里的一里路,可比前世的一里还要长一点。难怪从来没有听说过安邑这个名字,十万里,有几个商队能从那里跑到蛮荒来?

  “北方,十万里么?”夏侯干涩的吞了口吐沫:“刑天大哥,你们来的时候,走了几天?”

  刑天大风愣了一阵,大笑,狠狠的拍打了一下坐骑的脖子,笑道:“没错,距离是有点远,若是商队来回,没有几年的功夫根本到不了安邑。可是我们骑着的是黑厣啊,日行万里的黑厣,一路休息游玩,也就一个月的功夫到了这里。”

  寻思了一阵,刑天大风依然下马,把那黑厣的缰绳交给了夏侯:“去的时候,骑我的坐骑,否则你想要到安邑,还真是一个大麻烦。它自己认识路,就不用你多费心思了。”

  夏侯很大方的接过了缰绳,没有推辞,这是必须的,否则要一个人骑着那种慢悠悠的角马跑十万里去安邑,夏侯真会疯掉。

  刑天大风提起了自己的长矟和马鞍后的皮袋,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篪虎家的娃娃,不要怪我们用你打赌。刚开始,也不知道你是巫武。如果知道你巫武的身份,我们也就来救治你了。可是我们以为你是普通的蛮荒人。”顿了顿,刑天大风笑道:“蛮荒人,或者说平民,在我们巫看来,死一个两个,不算什么。以后你会知道的。”

  夏侯脸色有点发冷,他指了指那些被杀死的夷狼人,冷声道:“他们之中,也有巫武。”

  刑天大风微笑:“可是他们没有你的天赋。而且,我先遇到你,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不是么?”

  夏侯默然。刑天大风微笑,朝着夏侯点点头,笑道:“安邑,我在那里等你。”说完,转身大步走去。

  夏侯沉默了一阵,突然大声叫道:“安邑,那是什么地方?”

  刑天大风头也不回的说道:“大夏的都城,大王的居所。我刑天大风,乃大王直属一令三司九尉之黑厣尉!”

  大夏,安邑!两个熟悉的名称,夏侯差点没晕了过去。

  掏出了那钱袋中的铜熊大钱仔细端详,青铜材质的铜钱,直径五公分左右,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一头大熊在狠狠拍击一座大山的图案。背后则是几个夏侯不认识的古怪蝌蚪文。整个铜钱雕琢精美精致,表面上更是彷佛镀上了一层防腐层,在阳光下有温润的光芒反射出来。

  “大夏?见鬼,怎么可能是我知道的那个大夏?还出于近乎原始社会的大夏朝,能够有这种工艺作出这样的铜钱来?前辈子中国发行的壹圆硬币,都还没有这样的工艺水准,你要我相信,这个大夏就是那个大夏么?”

  夏侯浑身冰冷,抬头看着天空的太阳,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安邑?等着我,刑天大风,我会去的。一定。”

  注释:情人节的礼物“约定”。猪头没谈过恋爱,也没被恋爱谈过,废话不多说。反正祝愿兄弟们,有男朋友的找男朋友,有女朋友的找女朋友,开开心心过节,爽爽利利看书。

  收藏的人真少,哎,受打击了。七大姑八大姨,能拉的都拉来了么?</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