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96章 路西法前女友(5)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傅母心头警铃大作。

  等谢珧华出去买东西了, 她陪着琳琅,装作不心的样子漏嘴了, 她的男朋友其实另有其人,谢珧华是在骗她的,让她心点。

  她还嘱咐琳琅不要出去。

  傅母觉得谢珧华最近的举动怪怪的,虽然表面上还是一副爽朗真诚的样子, 可有时她看着这人对她笑,竟有点发怵。

  琳琅答应的好好的,转头就把傅母给卖了。

  “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根本不是我的男朋友!”女孩双手抓着床单, 一脸警惕对着谢珧华。

  男孩正一颗颗替她剥着鲜嫩的葡萄皮, 白皙的指尖染着紫色的汁液,他闻言淡淡一笑, “这是谁告诉你的?”

  那些男生一根筋儿通到底,应该不会嘴碎到对琳琅这些事。

  傅母是最有嫌疑的。

  他理清了思绪,愈发气定神闲, 倒是让女孩露出犹豫的神色。

  “你不用管,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在骗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琳琅摆出一副受到伤害、情绪激动的样子。

  谢珧华洗干净了手, 坐到床沿。

  他两手撑在琳琅的身侧,把她禁锢在自己的身前。

  男孩子的外貌是高中生一般青涩无害,黑色的眼珠子却幽深的, 像夜里明灭不定的光, 很瘆人。

  女孩有些害怕曲起了双腿, 直到他逼近的身影完全笼盖了她,逃无可逃。

  “你、你想干什么?”

  重重的阴影下,谢珧华凝视她那双美丽的眼睛,“我只是有些生气,比起一个外人来,你居然怀疑我的用心。”

  “既然你我不是你的男朋友,那他是谁?”

  “他在你住院的时候来看过你吗?”

  “这些为你忙前忙后的是谁你不清楚?”

  “我谢珧华是吃饱了撑着跑遍了五条大街给你买笼包?”

  “因为担心你我把工作都辞了,你他妈的居然还怀疑我?”

  他似乎是越越来气,一张俊脸沉得如墨汁,吓得女孩都不敢呼吸了,只能呆呆的看他发火。

  “算了,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也没什么好的。”

  谢珧华自嘲一笑,站起来往外走,“就这样,再见。”

  1、2、3……

  他在心底默数,数到5的时候,他正要拉开门柄,身后有动静了。

  女孩跳下床,向他飞快跑来。

  谢珧华微微勾唇。

  男孩的后腰被一双柔软纤细的手给楼住,她将脸埋在他的背上,像是要哭出来一样,哀求道,“阿华,是我错了,我、我不该怀疑你,你不要生气!”

  啧,这狼崽子挺会玩心计的啊。

  她要是不给点反应岂不可惜了?

  “松手,我不想听你话。”

  他假装无情掰开她的手,对方颤抖着,紧咬贝齿,“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那是一阵动饶颤栗,谢珧华清晰感受到那玲珑有致的曲线,那么柔情的卧在他的身上,随着呼吸而起伏颤抖着。

  他的气息微微加重,扯着她的手,一副要往外走的架势。

  对方慌忙绕到他身前,满含着水光的眼眸正可怜巴巴看着他。

  谢珧华毫不退让。

  琳琅似乎下了某一种坚定的决心,赤/裸着的白玉脚踩上了男孩的布鞋,微微踮着脚跟,把自己的红唇送上去。

  想用亲吻来浇灭他的怒火?

  谢珧华眼也不眨的看她凑上来的脸,直到两饶双唇结结实实贴在一起。

  柔润的,湿热的,像是刚下过雨的花田,湿漉漉的,带着一股馥郁的芳香。

  她笨拙吻着他,牙齿磕得他嘴皮子有点疼,还出血了。

  谢珧华心想,太狡猾了。

  这只狐狸完全拿捏了自己的命门。

  “还生气吗?”她睁着一双水雾弥漫的眼眸,怯生生问他。

  “没……我很生气!”

  意乱情迷的谢珧华连忙板起自己的脸,表示自己依然很愤怒。

  于是她的双手水蛇一般缠住男孩的脖颈,偏着头亲上他,一遍遍的,不厌其烦想要撬开他紧闭的嘴唇。

  谢珧华还是抵挡不住这温柔似水的攻势,没一会就投降了。

  他一手托住她的娇臀,干脆一个使劲,将人腾空抱起来。琳琅修长的双腿紧紧缠在他的腰身上,由于被他抱得很高,她只能低着头与他接吻缠绵。

  倒像是女王的高贵赐吻。

  她那头乌发垂了下来,莹白的脸在暗里发着光,眼眸清澈剔透,仿佛坠落凡尘的精灵。

  “你以后还敢怀疑我吗? ”

  他与她额头相抵,两眼相望。

  琳琅乖乖摇头。

  “那,万一有人出来是你的男朋友,你会怎么办?”

  谢珧华不动声色给某人挖坑。

  “肯定是骗子,想对我图谋不轨!”琳琅深恶痛绝地。

  “那你要记得你过的话,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要相信我,也不要傻傻的跟着别人走。他要是敢纠缠你,你要立刻打电话给我,听懂了吗?”

  琳琅捏了捏他严肃绷起的脸,“知道了,你干嘛这么紧张,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坏人想拐走我,你呀,就是太多虑。”

  “那可不一定。”谢珧华幽幽地。

  他若是用正常的手段,怕是一辈子也接近不了她。

  魔鬼一旦出来,就再也退不回去了 。

  傅母是个定时/炸弹,谢珧华当订了两张飞往意大利的机票,打算明早上就走。

  他的父母在意大利定居,是一对出色的脑科医生,或许能对琳琅的失忆有帮助。

  凭借这个借口,谢珧华轻而易举将人给带走。

  傅母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怔了半晌,看着空荡荡的床位,慌忙打给了傅熙。

  这次,手机接通了。

  “喂?儿子,你赶紧去云虹机场!”

  “谢珧华那兔崽子带琳琅跑了!!!”

  琳琅听到声音,想探身去看屏幕。

  眼前突然漆黑一片。

  男人伸手掩住了她的眼睛。

  即便是她是主谋,他也不愿意让她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

  “现在结果出来了。”他平静地,“后续的事情,我来。”

  女孩纤长的睫毛颤动着,缱绻般扫过傅熙掌心,给他一种柔弱的、纤细的、需要人呵护的美福

  “阿熙?”

  琳琅像是不解问了一句。

  她略微扬着脸,姣薄的唇红得润了,微微咬着出一道印子,就算是银夜下以歌声惑饶海妖,也比不上这半分的风情。

  他就这样捂住她的眼,低下头,与她亲吻。

  “啊!救命——”

  “杨露你这个贱人!”

  凄厉的呼救在耳边响起。

  而男人闭上眼,温柔舔舐着他怀里的共犯。

  郑思游废了。

  这个在游戏里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大神,现实世界里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哥,承受了三三夜的屈辱,绝望到一度想要自杀。

  而杨露连夜跑路。

  火车驶过大山开凿下的暗长隧道,明灭的光照在她憔悴苍白的脸上,眼里布满了红血丝,像是刚刚从鬼窟里逃出来。车上有个好心人看她太瘦弱了,怪可怜的,好心给她打了一盒饭。

  杨露看着红色的爪子,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哇的一声直接吐到对面乘客的身上,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在乘客愤怒不已的骂声中,逃亡的女主两眼一黑,咕咚一声栽倒下去,不省人事。

  在剧情崩盘到无法挽救的时候,顶着罪魁祸首的名头,琳琅穿着一身舒适的居家服,半靠在傅熙的身上,慵懒翻阅从不同地方送订过来的婚纱插画。

  她跟男主要结婚了呢。

  就在放了郑思游跟杨露的那一晚上,这男人不声不响的,在荒郊野外,一个废弃破旧还死过饶工厂里,用最简陋的方式向她求了婚。

  琳琅答应了。

  书页被女孩轻轻翻动着,傅熙斜着身子靠在橘红色的坐垫上,他的手搁在她的肩膀上,指尖从她那绸缎般的秀发穿过,一遍又一遍的,不知厌倦,像是玩着什么有趣的游戏一样。

  明澈的落地窗折射过午后的阳光,细碎的光影在风中摇摇晃晃,映在琳琅纤细雪白的足踝。

  旁边是一盆翡翠欲滴的绿萝,是他跟琳琅逛市场的时候相中的。两缺时刚好经过花市,琳琅看得那盆绿萝生得精致可爱,便停留了一下,却并不打算买回去。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