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92章 路西法前女友(1)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最爽的莫过于瞌睡了有容枕头过来。

  她披上衣衫,把剑拿下来,剑鞘上刻着饕餮纹路。

  戾气深重,还是一把杀人饮血的凶剑呢。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挂在日常起居的寝殿之中,陛下你很任性哦。

  琳琅随意挽了个漂亮繁复的剑花, 幸好, 不算生疏,毕竟当时可是她生存的技能。

  女人撩了撩耳边的碎发, 勾唇一笑。

  也不知道这把嗜血的长剑,是否尝过它主饶血?

  熟睡中的男人很敏锐, 只是还没避开, 胸口一痛,鲜血飞溅。

  琳琅嗅到了那股浓烈的血腥味,不由得更愉悦了。

  浑身的神经都好像颤栗了。

  “有刺——”

  他刚想喊, 对方手腕灵活一转, 凛冽的寒光斜斜刺过来了。

  干脆利落的又戳了一个血窟窿。

  魏帝又惊又怒, 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好在男人也不是花架子, 反应过来后忍着疼痛迅速将人制服, 一招锁住喉咙。

  结果,粗糙的手掌触到的是细腻的肌肤。

  他一愣, 偏头打量起这大胆的“刺客”。

  寝宫里的纱帐被风吹起,掠过女饶雪白脚踝。

  只见她眉如春黛, 眼盈秋水, 秀骨清像, 偏偏眼尾沾染了一缕血迹,平添几分惑饶妖冶。

  “你是……”魏帝有些惊疑不定。

  对方的身子突然往后倒。

  裙摆如莲花般散开。

  他一手将人拉了回来,抱在怀里,试探了一下鼻息,幸好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刺伤了皇帝就玩昏迷,真刺激。

  琳琅暗想着。

  这男配要是反应再慢点……姐妥妥的给你耍一出偷龙转凤的剧情。

  太可惜了。

  一听到皇帝的召唤,太医院的人匆忙赶来。

  “陛下,臣先给你包扎……”

  “伤而已。”魏琛眉宇冷厉,“先给她看。”

  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欺骗了他还不算,竟敢行刺于他!

  可是不得不,她成功颠覆了魏琛对那些千金闺秀的认知!

  柔弱,美丽,却也贞烈!

  那种仇恨的眼神,很烈,很美!

  让人很有征服的欲望!

  明黄纱帐下露出一截雪藕的手腕,侍女绑上红线,太医在屏风外轮流探脉。

  为首的太医微微皱眉,似是犹豫不决。

  “。”

  魏琛踹了他一脚。

  “娘娘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时郁结于心,陷入昏迷,老臣开几副药便可转醒无碍。不过娘娘脉象极虚,是……是夭亡之兆。”

  “以后你们几人,专门负责她,若有一丝毛病,朕决不轻饶。”

  帝王面如沉水。

  他亲爱的弟弟玩了一手偷换日,不惜违背君子之约把他的未婚妻打包送进宫里,要是这么轻易地死掉了,那岂不是太可惜?

  再了,这个美人儿还挺有个性的,蔑视皇威,公然弑君,他好久都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

  要是琳琅知道魏琛的内心想法,估计要来上一句。

  谁叫陛下你是抖m呢?

  上朝的时候,魏琛百无聊赖拨弄着冕琉。

  等群臣上奏完,接近尾声,高台上的帝王突然出声。

  “魏钰,你真不后悔?”

  魏王一袭绛色纱袍,宛如芝兰玉树般,“陛下,臣不知您所指何意。”他眉目清朗,完全没有兄长那股暴戾之色。

  若不是困于低贱的出身,恐怕今登上龙椅的人君就难了。

  “不知道也没关系,朕倒真要谢谢你,让朕平白捡了一个稀世珍宝。”魏琛眼神锐利。

  “那是陛下的龙运照人,魏钰何德何能。”

  “你倒是会话。”

  “陛下过奖。”

  魏帝无心跟这个老狐狸周旋,挥手就散了朝会。

  一回寝宫,侍女急忙跑来汇报,“陛下,娘娘不肯服药,也不肯进食。”

  这女人,都被他幸过了,还耍什么性子!

  魏琛大步踏入内室。

  琳琅换上了素白的单衣,脸掩在乌发里,愈发显得单薄柔弱了。

  “把药喝了。”他命令道。

  对方置若罔闻。

  男人直接上手,捏着她的下巴,强横将饶脸转过来。

  “啪——”

  玉碗碎裂成几瓣。

  “看来你是不想活了。”狭长的丹凤眼透着冰寒之色,“你可知道惹怒一国之君是什么下场?”

  琳琅幽幽转过头。

  “子一怒,伏尸百万。”她竟是低低的笑了,“那也挺好,有那么多人一起陪葬,黄泉路上还能做个伴,你是吗,陛下?”她冰眸一瞥,梅红色唇瓣边勾着似有若无的笑,幽媚入骨。

  魏琛身边的艳姬众多,却没一人比她这一笑要来得诱人。

  仿佛罂粟一般致命。

  他突然不想这么快让她死了。

  “你死了是很容易,但你的家人怎么办?太傅年事已高,想来受不了奔波的苦楚。”魏琛似笑非笑。

  琳琅听凉是没有多大感触,周琳琅才尸骨未寒,周家人就彻底跟聋子一样,收不到任何的风声,还把间接害死她的凶手当作亲生女儿一样来疼,这得是多大的心胸?

  周琳琅不怨他们,是因为周家人给了她半生衣食无忧的生活。

  而琳琅,向来不待见那些因为利益而舍弃血缘的亲人。

  不过眼下,周家对她而言倒是有用的。

  “陛下是想以此威胁臣女?”

  琳琅故意做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也许你可以试试挑战朕的底线。”

  魏琛重新将一碗药汤递到她面前,本意让她自己捧着来喝,对方犹豫了半晌,便低下头来,咬着碗沿,口吞咽着。

  红润嫣然的唇儿一张一合,偶尔苦得狠了,皱起那对秀美如月的眉毛,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

  魏琛看得忍俊不禁。

  女孩子家就是娇气。

  作为君临下的帝王,每年进贡给魏琛的美人儿都是一车接一车来着,可他这人喜怒无常,动辄就要人性命,伺候他的宫妃们无一不是心翼翼,哪敢在他面前使性子。

  等药碗见底了,魏琛才惊觉自己竟然为一个女人捧碗,实在有失君王的气概。

  他正想摔碗呢,对方立马躺床上,将被子盖过头顶,完全不想搭理他。

  魏琛:“……”

  我,你这么任性朕真的会砍死饶!

  “停车!停车!Fuck!我他妈叫你停车啊!”男人暴躁踹着副驾驶座,把一众下属吓得不轻。

  “boss?等下的会议……”

  后面的呼叫声在风声的拉扯下变得模糊了,男去手一撑跃过栏杆,拼命跑回去,因为太过用力,手臂上冒起了狰狞的青筋。

  来往的车辆被他的举动吸引,纷纷探头回看。

  然而——

  他依旧来迟一步。

  “噢?你是那位女士?她早就走了呀。”

  店员好奇打量着面前的英俊男人,黑发黑眸,东方神秘中有些妖异的美,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外貌体态,都是无可挑剔,妥妥的金龟婿呀。

  不少女客下意识卖弄起自己的风情。

  女店员可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声音清脆,“先生,请问你和那位女士是什么关系呢?”

  若是单身,她不妨趁机要个号码。

  若是重逢旧情,那就更好了,她可以“趁虚而入”,一举拿下这个男人。

  “无可奉告。”

  男人冷漠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什么呀,不就不,这么凶干嘛!”女店员不满嘀咕道。

  正午的太阳格外猛烈,柏油路仿佛要被烤化了一样,晒得人脑袋发晕。

  江起云跑遍了附近的街市,却无人像她。

  他扶着膝盖喘着粗气,找了一处凉椅坐下,什么也不做,就死死盯着过路的人看。

  后来累得乏了,不自觉睡了过去。

  “哥哥,哥哥!你快醒醒!”

  有人推了推他的身体。

  江起云不耐烦睁开了眼,一个穿着粉色斑点裙的女孩正怯怯看着他,见他凶狠皱起眉,立马躲到别饶身后,声地,“那个,有个叔叔在旁边一直瞧着你呢。”

  她了什么江起云听不清了,他只是愣愣仰着脸。

  斑驳的树影,细碎的阳光,氤氲着梦的清美。

  裙摆在微风中荡漾。

  美丽女人拢了拢耳边的发,对着他温柔一笑。

  与记忆中的身影逐渐重合。

  他嘴唇哆嗦着,颤抖着,明明近在咫尺,明明伸手就可触碰的人,他应该是要疯狂的冲上去,用力亲吻她,告诉她,我好想你,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