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89章 皇帝前女友(8)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傅熙身边还跟着几个人,有男有女,都是熟面孔。

  有人见不得琳琅对他们老板这种轻慢的态度,当即发难。

  “计姐不是要留学两年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有,顾泉学长怎么没跟你一起?”

  向她开炮的是队伍里唯一的女孩子,上了妆,打扮得很性福

  她对琳琅的语气很厌恶。

  仿佛对方就像是水蛭一样,肮脏恶心。

  当然,如果这女孩没有刻意模仿琳琅的穿着打扮, 可信度也许就更高了吧。

  琳琅几乎是玩味似的看她一身的打扮。

  吊带长裙,露香肩,波西米亚风,还是特别明亮的色系。

  这可是计琳琅钟爱的风格呢。

  将这样一个初恋女友的高仿品放在身边, 不碍眼吗?

  琳琅觉得, 自己可能高估了对手。

  “顾泉呀,他喜欢上别的女孩子了。”

  傅熙一愣。

  队伍里好几个人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那个女孩掩了掩翘起的嘴角,很惊讶地,“怎么会这样呢?计姐可是我们S大的第一校花呀,多少人追呀, 以你的魅力……”

  她接下来的话没全, 但大家都自动补足了。

  是不是因为计琳琅太喜欢招蜂引蝶了, 私生活放荡, 所以才引得顾泉的不满, 转而爱上别的人?

  大伙都这么想。

  韩术也忍不住看她,心里有着失望。

  自己看走眼了?

  这完美女神的外表下,是个不知检点的妖艳货?

  “你这个呀……”

  琳琅端着高脚杯,轻轻啄了一口,唇色嫣然饱满。

  “我想要爱情,顾泉想要炮/友,道不同不相为谋,分开不是很正常的吗?”

  计琳琅有城府,更明白清白对一个女孩子的珍贵性,再拜金,她也憧憬爱情,希望在两者之间兼顾,不想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给交出去。

  跟傅熙交往那会,俩人还是高中生,至多也就亲一下脸颊罢了。升了大学,都有各自的学业要忙,就更谈不上什么亲密接触了。

  本来她打算考验顾泉,没想到这厮表面正经,出国后追了她才半个月就不耐烦了,要占有她,计琳琅自然不肯。他自诩绅士,不强迫女性,很快就跟开放的洋妞打得火热。

  随后顾泉断了计琳琅每月的生活费。

  男人也想教她服软,谁料到这女孩这么硬气,硬是靠打零工在人生地不熟的m国熬了半年,直到熬不下去了,这才回国。

  幸阅是,琳琅来得时间挺早,就在半年前。

  她在街上看见顾泉同一个女生勾勾搭搭,也不姑息,随手用一杯热腾腾的卡布奇诺泼了对方满身。

  当场宣布分手。

  毫无回旋的余地。

  在新欢面前顾泉还想要脸,很是大方给了琳琅一笔不菲的分手费。

  以及某晚上追到宿舍楼下,问还能不能给他一次机会。

  琳琅只是优雅地一句。

  “走好,不送。”

  她用这笔巨款置办了一身行当,凭借着精通多国语言的优势,在一家大公司当外聘翻译,收入可观。

  若不是为了顺应剧情主线,琳琅估计自己现在还躺在夏威夷的沙滩上,喝着椰汁,欣赏帅哥们那健美的身材与麦色的性感皮肤,或许还能来一场浪漫的邂逅。

  剧情中,计琳琅回国一身狼狈。

  还是走动了多方的人脉,才拿到S大晚会的请帖。

  而琳琅,是以成绩全优、表现出色的优秀留学生代表被请来出席这次的晚会。

  性质截然不同。

  所以她有足够的底气站在男主面前,漫不经心谈起两饶过往,没有丝毫的尴尬与可惜。

  他傅熙是少年俊才,年纪轻轻就成了游戏公司的董事,可是她计琳琅也不差,没了男人一样可以活得顺风顺水、肆意漂亮。

  就算放弃了一只黄金潜力股又怎样?你当年挫,姐就是看不上眼,不行吗?

  何况……

  谁傅熙对她一点也不在意?

  琳琅将高脚杯拿开,对方正失神看着她的眼。

  她想要爱情?所以才跟顾泉分开?

  那是不是,她对自己还有几分留恋?

  傅熙企图从那双如星辰般闪烁的眼睛看出答案,对方似乎不喜自己过于赤/裸的眼神,往旁边走了几步,裙摆微微款动,才对之前那个女孩,“对了,我记得我出国之前,李学妹还发了喜帖,真遗憾,我没能到场呢,祝你们百年好合。”

  琳琅向来奉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她回国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校园论坛。

  网络上铺盖地都是傅熙回校演讲的新闻,连带他的几名得力手下都被洋洋洒洒赞扬了一番,其中就有这个女孩子的,叫李雪梅。

  这人在新生时就传出跟教官的绯闻,果其不然,好上了,还听是奉子成亲。

  只是看她现在跟在傅熙身边献殷勤,就知道那婚事肯定告吹了。

  一让道,鸡犬升,这李雪梅跟在男主大神的身边,沾了光,也被人奉成了女神,之前那黑历史成了“至情至性”、“年少轻狂”。

  谁还没几段过往呢?

  不过,对方既然想黑她,她不回敬几句怎么好意思呢?

  那女孩子的脸色骤然煞白。

  不敢再一句话。

  她怎么还有脸?讽刺对方私生活不检点,可却是自己最先跟教官闹出了绯闻,还被搞大了肚子。偏偏对方嫌她之前私生活混乱,怕戴绿帽子,结婚当就逃了。

  所谓蛇打七寸,琳琅一招就让她躺尸。

  韩术看琳琅的目光不同之前,有些火热,时不时低头凑趣。

  那是一个男人传达对女人心思的特殊信号。

  比起那些温顺的大家闺秀,他更喜爱像琳琅这种带刺的玫瑰花,处处都充满着神秘与惊喜,就像是一座等人探寻的宝藏。

  他渴望得到那把珍贵的钥匙。

  而琳琅一旦与人有意攀谈,旁人想插话都不校

  于是某饶脸色渐渐变得铁青。

  周边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偏偏琳琅还谈笑风生。

  眼底下,那如蔷薇般娇妍的女孩儿被逗得乐了,眉眼弯弯倚在男饶肩上,眼波潋滟含情。

  “韩学长懂得真多呢。”

  她舌尖微绕,吐出的声音甜蜜动人,如新开的花蕊。

  事情突然就失控了。

  有一股血冲到了傅熙的脑里,沸腾了,又嗡呜响。

  怎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他猛然抱头蹲下去,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悲凉、压抑、绝望,就像深渊里徘徊的啼血夜莺。

  她不会原谅自己的。

  陈青礼对江家的人再温和,不代表没底线,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胆敢对他妻子起了贪欲的家伙——正因为是琳琅信任的弟弟,这类行径就更不值得原谅!

  他缓过神来,仿佛一头气红了眼的凶猛公牛,将人狠狠打倒在地,坐在江起云的身上左右开弓。

  对方放弃林抗,目光涣散着,没有一丝的生机。

  口鼻的鲜血,汹涌而出。

  江父心惊胆跳,再打下去,可是要闹出人命的啊!匆匆赶来的江母差点被吓得三魂没了七魄,想要制止陈青礼的暴行,但怒火中烧的男人哪有半分的理智,一把将江母推倒在地,抡起拳头继续暴揍。

  大概……是要死了吧?

  江起云迷迷糊糊想着,眼前的世界早被猩红覆盖。

  不过这样也好,死了之后,他不用承受琳琅怨恨的目光,不用忍着心疼祝你们幸福美满,更不用一个人怀抱着昔日温情的回忆取暖,然后在孤独寂寥中死去。

  其实这样也好,他本来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走进这个房间,他要狠狠撕裂她,发誓成为她心头永远也忘不聊梦魇——既然得不到,那就毁了算了!

  他喜欢的人,绝对没有让别人染指的道理!

  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他的怀里。

  然而,他终究是低估了自己对她的爱恋。

  一旦想到那个人会因此恨他、怨他,后悔的情绪就像潮水一样将他淹没。

  现在好了,他要死了,什么顾虑都没有了。

  她的爱情,她的婚礼,她的笑与哭,通通都跟他没有任何干系!

  江起云闭上了眼,释然了,静静等待着死神的召唤,嘴角甚至隐约可见浅浅的笑。

  以为只要一死就可以解脱谢罪了?

  真!

  琳琅心底轻笑着。

  生不如死,日日活在忏悔之中,那才是对活人最大的惩罚呢。

  “够了!”

  谁都没想到,作为受害者的新娘突然平了江起云的身上,陈青礼收不住势头,她的后背重重挨了一拳。

  “琳琅……”男人手脚无措。

  唇边溢出了鲜红的血来,顺着下巴的轮廓,一滴一滴落到了少年的脸颊上。

  温热的、湿润的。

  本来濒死的人猛然睁大了瞳孔,她的脸渐渐清晰。

  “够了!真的够了!不要再打他了!他……真的会死的啊!”新娘哭喊着,嗓音嘶哑,眼泪瞬间决堤,透明的泪水冲刷着他脸上的血污。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