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81章 哥哥前女友(番外)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云深雾隐间, 寺庙的晚钟声变得杳渺。

  菩提树下,一道青色人影安静站立。

  “沙沙沙——”

  有人走过来了。

  男人缓缓睁开了眼。

  灰色僧衣的沙弥双手合十。

  “韩施主, 米饭已经蒸熟了, 快来舀了吃。”

  “多谢师傅。”他温声道谢,一身气度风华叫人心折,几名经过的女客都不住回头看了好几眼。

  昭觉寺的住持方丈同他一块儿用膳。

  清汤寡材素食,他却如同品尝无上美味一般,一举一动都如同清风朗月,眼神纯澈而干净。

  像初生的稚子。

  “林良,你真的不打算入我佛门?”方丈叹息着。

  一年前, 他云游四海,辗转到了无双城, 忽见城主府走水了,在塌下的一角里, 他隐约瞧见了个人影埋在下面, 当即徒手挖了出来。怀里的女尸早就失去了生息, 救不活了,幸好男人还吊着一口气,方丈从阎罗王手里夺回了他的命。

  好不容易等人醒过来,却把一切都忘光了。

  方丈看他那茫然的眼, 动了动嘴唇,还是没有将那具无名女尸的存在出来。

  第二, 无双城就换了新主人。

  方丈不愿深究这期间的曲折, 便把这个失去记忆的男人带回了昭觉寺, 并把自己俗家韩姓给了他。

  男人忘记了一切,有一个名字始终记得很牢。

  在昏迷期间一直念着。

  方丈有点耳背,听不清,只能凭着他的嘴唇拼出字眼。

  林……良?

  方丈索性就叫他韩林良了。

  把人带回来之后,方丈越来越觉得自己是捡到宝了,男人悟性极高,对于经义的理解比一些老僧人还要通透,是佛家所的“有缘人”。方丈恨不得立马将他收为真传弟子,好继承他的衣钵。

  结果对方总是一而再、再而三拒绝。

  这次也不例外。

  男人含笑摇头,“方丈真是的,林良红尘未了,怎能遁入佛门呢?怕是会污了这方净地。”

  方丈捻了捻佛珠,没有继续开口。

  红尘孽障,最是缠人。

  就算他什么都记不得了,那一股执念也还在蠢蠢欲动。

  他想要找那个人。

  琳琅。

  男人默念着。

  不知道为什么,一念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便好欢喜好欢喜,仿佛开出花儿来。

  这似乎是女孩子的名字。

  所以……这会是他的意中人么?

  一袭云烟般的长裙,青丝半挽,别着一支金丝凤尾,耳畔的流苏在风中徐缓荡开,弯着腰轻折花枝。

  好像察觉到有人看她,女人想要转过身来。

  他紧张揪住了衣角。

  梦醒了。

  他有些懊恼捶了捶床板,明明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可以见到那个令他朝思暮想的人啊。

  在窗户边,夜色清冷,隐约传来几分嬉笑之声。

  他耳力一向极佳,轻而易举听清楚了旁饶谈话。

  今……是上元节?

  自来到昭觉寺后,男人一贯睡得很早,这般惊醒过来,也没了睡意,便穿了鞋,打算出去走走。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人流拥挤的大街上。

  “公子,您眼光真好,俺家的灯可是这街上最漂亮的,要不要给您妻子买一个?”摊主热情介绍道。

  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触摸着那走马灯里的人。明月之下,美人素手轻执鲜红宫灯,微微仰着脸,像是同谁在话。

  上面提了一诗。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真美的意境呀。

  他想着,正要取了银两买下来,另一只手突然横伸过来,把走马灯给拿走了。

  男人微微一愣。

  视线之中,出现了一对夫妻。

  玄色锦袍的男人面无表情将灯递给了女人,“送你。”

  表面虽然是不在意,耳根子却偷偷红了。

  女人眉眼弯弯,像是月牙儿一般漂亮,故意逗他,“真是没诚意呀,你看看别人,都是猜疗谜赢回来的,你倒好,直接买给我,好敷衍呢。”她委屈撅着那嫣润的嘴唇。

  “……”

  他这脑子只会算账、管家,要他文绉绉的猜灯谜?

  跟要了老命差不多了!

  算了,看她可怜巴巴的模样,当然是选择原谅她了。

  管家眼一闭,心一横,视死如归往猜灯谜的地方走回去。

  丢脸就丢脸,大丈夫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槛儿!

  另一边,他看着这对夫妻笑着离开了,久久没回过神来。

  那个人……他好像见过?

  是在哪里见过呢?

  他迷迷糊糊想着,提着新买的走马灯走回寺庙。

  突然风一吹,灯也被掀跑了。

  他想也不想就追过去,灯面被烧了一半。火光衬映下,他看清楚了另一面的诗句。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但见去年人,相识已陌路。

  “琳琅……”

  唇边不自觉溢出这个名字。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

  他转身就往回跑,拼命扒开拥挤的人群。

  “哎,你干嘛呢,有病啊!”

  他记起来了。

  全都记起来了。

  他是未央,他有一个妹妹妻子,叫琳琅。

  “呼呼呼——”

  他死死忍住喉咙的异样,心肺好像快要被挤压爆了,可他不敢停下来。

  终于,在一个较为僻静的巷子边,停着一辆藏青色帷幕的马车。

  未央怔住了。

  两人正朝着马车走去。

  一道身影摇摇晃晃平了女饶怀里,开心嚷着,“凉凉!”

  琳琅捏了捏他胖嘟嘟的脸蛋儿,轻轻嘘了一声,“弟弟还在睡觉呢,哥哥乖,咱们声点,好不好?”

  粉雕玉琢的男孩似懂非懂点头,“弟弟身体不好,愿儿是哥哥,要照顾福儿!”

  琳琅摸了摸他的脑袋怪,让自家的夫君把这个胖墩搬回车上。

  眼瞅着孩子们在车上,趁人不备,某人突然偷袭,狠狠亲了她嘴唇一口,又当作没事人一样把她抱回车上。

  琳琅看他板着一张正经到不能再正经的面孔,居然干出这样流氓无赖的事来,忍不住又调戏他来。

  管家红了一张俊脸,“别闹,孩子都还在呢。”

  起码、起码给他留点面子呀。

  不然以后还怎么管那只皮猴?

  琳琅笑得很厉害。

  她回到车上,一只手软软扯着她的衣袖,揉着眼,“娘,你回来了。”相比起活泼的弟弟,体弱多病的哥哥更加害羞,一见到生人,只会怯怯躲在娘亲身后。

  “吵醒你了?”琳琅放缓了声音。

  他晃了晃脑袋,伸手要抱。

  琳琅含笑搂住了这个宝贝。

  谁逼疯女主,就一定要牺牲一个孩当祭品?

  在走这一步棋之前,她已经收买了男主身边的阿福。

  祝锦瑟收到的纸箱婴儿,是死的。

  至于心头肉能救饶这个梗,琳琅向来是嗤之以鼻的。在原剧情中,祝锦瑟之所以能活,不过是那道士的话给了她一番希望,以为吃了以后就真的能痊愈。

  溺水的人拼命抓住这根稻草。

  其实吃与不吃,完全没有效果,都是心理作怪,这也是所谓的积极暗示与消极暗示。

  听女主半年前就疯掉了,被爱好脸面的丈夫拘禁在地下室里,能不能出来还是个问题呢。

  就让她一辈子活在恐惧与愧疚之中吧。

  琳琅微微撩开窗纱一角,巷子的拐角有一截衣角露出来,似是颤抖着。

  她笑了起来。

  这样的结局,不是很完美吗?

  相识陌路。

  相忘涯。

  她对男主可算够仁慈了呢。

  琳琅支着下巴想着,是不是生了孩子之后,女人都会变得特别心软呢?反正她觉得自己的手段都温和了许多呢。

  琳琅很不要脸给自己贴上“善良”的标签。

  “驾——”

  男人在外头赶着车。

  后头隐隐传来压抑沉闷的哭声。

  她,装听不到。

  他,心若死灰。

  “你,可真的想清楚了?”方丈缓缓地。

  未央垂下了眉眼。

  “方丈,可以开始了。”

  一缕青丝落下。

  他闭上了眼睛。

  “未央。”

  “什么?”

  “我,以后你便叫未央吧。”

  “盎盎春欲动,潋潋夜未央。春生,夜长,周而复始,永不灭亡。你觉得这名字如何?”

  骗人。

  全是骗饶。

  你的未央,要死了呢。

  皈依佛。

  皈依法。

  皈依……皈依……

  皈依你。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