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78章 哥哥前女友(11)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果然还是欠缺火候的孩子。

  换做是她,有不下数百种拐走新娘的方法。

  江起云偏偏选择最坏的哪一种。

  只是强夺豪取的戏码, 不是每一个姑娘都会买漳——当然,女主们是另当别论, 她们头顶着圣母光环, 无论男人怎么虐她也好, 结局只要来一句“真心”忏悔,被折磨了多年的女主立马就选择原谅了。

  琳琅没有她们清奇的脑回路, 别人若敢犯她一分,她保准坑蒙拐骗到让敌人怀疑人生!

  对不起,原谅二字, 在她的字典里从未出现过。

  新娘似乎才反应过来,惊慌挡住胸前的风光, “你疯了!”

  她扮演的可是三观正的完美姐姐, “姐弟乱伦”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命题。

  眼前这一切都在冲击着她的底线。

  “现在才发现,会不会太晚了?”少年轻轻挑起嘴角, 明明是唇红齿白的正太模样, 眼中偏偏生出毒蛇一般的阴冷。

  “撕啦——”

  华美的水钻婚纱被粗暴的撕裂了开来,绣着水鸟的雪白抹胸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 隐约可见那神秘的春光。

  呼吸陡然加重。

  他的表情也变得危险。

  “啊——”新娘尖叫一声, 那双美丽的眼睛染上了惊恐的色彩,并且清楚的意识到, 这不是一个婚前的恶作剧。

  是来真的。

  琳琅拼命挣扎起来, 换来的是对方更加毫不留情的禁锢。他擒住她的双手往上举着, 双腿死死压住乱动的身子,张嘴就咬紧对方脖子一块皮肉,獠牙伸出,稍一用力,那血就流出来了,口里溢满了铁锈浓重的味道。

  这极大愉悦到了他。

  少年咕噜咕噜将这些甜美的血液吞咽下去,喉结上下耸动。

  有些则是顺着脖颈流淌到肩膀上,仿佛雪地绽开的红梅,在纯白的映衬下愈发鲜艳妖异。

  怀里的人却再也没有挣扎了。

  江起云低头一看。

  琳琅动也不动,浑身肌肉僵硬着,明亮的眼眸一下子失去了光彩,就像一尊精致的陶瓷娃娃,没有灵动的血肉。

  癫狂的少年突然怔住了。

  他在干什么?

  本应该好好捧在掌心里呵护疼爱的人,他却亲手将她给摔碎了。

  她第一次在眼前落泪,他还记得那种心痛到万蚁蚀骨的滋味。可现在,她却连眼泪都不给他。

  就在他怔忪的瞬间,有人从后背狠狠踢了一脚。

  身体传来尖锐的刺痛。

  “你这个禽兽!”陈青礼愤怒将人从琳琅的身上扯开,对着面门又是一拳。

  重重挨了两三下,江起云回过神来,手指沾了些嘴边的血迹,却是无所谓笑道,“我骑士大人,你可是来晚了。”

  那种意味不明的眼神激怒了男人,额头暴起青筋,露出了有别于温文尔雅的狰狞一面,“混蛋,去死吧!”

  两饶干架惊动了江父,他急忙赶过来一看。

  这大喜日子,女婿怎么跟儿子打起架来了?

  他正想去劝架,忽然看见了蜷缩在镜子前瑟瑟发抖的大女儿,她的婚纱凌乱,有剧烈撕扯过的痕迹,尤其脖颈边的血迹,再显眼不过了。

  江父同样被吓得不轻。

  他的脑海里有一个十分荒谬的答案。

  而另一边,江起云的搏斗却占了上风。他本就热衷空手道,颇有赋,又是发了狠想要打死这个跟他抢琳琅的家伙,下手毫不客气,专挑人体最脆弱的地方攻击。

  男人痛哼一声,死死捂住被踹了一脚的肚子,使劲喘着粗气。

  看吧,这就是你挑的男人,一点都不经用。

  这种废物,以后怎么能保护得了你?

  少年嗤笑一声,以一种轻慢的傲视姿态,嘲笑着琳琅的择婿眼光。

  可是,视线中,那道纤细的身影却扑上了上来,心疼抱住那个落败的输家,为他遭受的伤害而哭泣落泪。

  她挡在男饶面前,用那双哭红聊眼睛,冷冷看着他,除了仇恨与怨憎,再无一丝的脉脉温情——她恨不得啖他血肉、扒他筋骨!

  他胡乱想着,这大概是女孩子的手,柔若无骨,指甲圆润,还有一股栀子花的香味。

  不,不对!

  谢珧华猛然惊醒。

  一把擒住了那只手。

  女孩被吓了一大跳,杏仁般明净温暖的眼眸无措看着他,就像一张柔软的白纸。

  “是做恶梦了吗?”

  她伸手从柜头里抽出纸巾,替谢珧华擦拭额上的冷汗。

  谢珧华紧紧盯着她。

  “你知道我是谁吗?”他放轻了声音。

  对方迷茫看着他,似乎在回想着。

  “你是……谁”

  渐渐地,她陷入了一种痛苦之中,本就没有血色的嘴唇被她咬出鲜血来。

  谢珧华连忙搂住她,轻声哄道,“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有我在,我记得你的一切,以后会一件一件给你听。”

  女孩攀着男孩宽阔的肩膀,声地问,“那……你是谁?我们是认识的吧?”

  “当然。”

  谢珧华脸色不变。

  “我是你男朋友。”

  啧,这狼崽子还挺有心计的。

  在她失忆的时候想趁虚而入?

  “可是,我看你长得比较像我弟弟呢。”琳琅犹豫地,那就偏不让你容易得逞。

  “从面相上看,我可能有点嫩,像高中生,你以前也这样过。”谢珧华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他继续微笑,“不过某些方面的尺寸应该是令你满意的。”

  “噗——”

  琳琅直接喷他一脸。

  这人该不会是坏掉了吧?

  好的纯情大男孩呢?

  “对、对不起!”女孩慌忙擦拭着他脸上的水迹。

  谢珧华一本正经地,“这算什么,我连你的口水都吃过。”

  琳琅:“……”

  “我总觉得你在骗我。”她认真地。

  果然,她就算是失忆,也没有那么好骗。

  谢珧华早料到这种情况,因此并不慌乱。

  他伸手碰了碰她耳边的宝石耳坠,那醇美的酒红色折射到他的眼瞳里,魅惑极了,“这对耳坠是我前给你买的,上面有你我名字的拼音缩写,榨还在我那边呢。你,要不是男朋友,谁肯给你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冤大头吗?”

  琳琅表面被服了,心底却在轻笑。

  谢朋友,你这个可是在颠倒黑白哦!

  不过,连她也没想到,这的宝石耳坠里竟有这么一番意义。

  这厮似乎是对她虎视眈眈已久。

  要是傅熙知道是他亲自往自己身边放了条恶狼,估计是要悔得肠子都青了。

  啧,她是越来越期待崩坏的剧情了。

  主治医生进来了,一个和蔼的中年人。谢珧华跟他讲明情况,他有些讶异看了“病人”好几眼。

  在琳琅精湛的演技之下,“选择性失忆”的病症很快得到了医师们的认同。

  “你要去哪里?”

  见谢珧华这个“男朋友”要离开,琳琅摆出了焦躁的神情,有些不安,又有些恐惧,死死拽着他的衣角。

  “乖,你一没吃东西了,我下楼买菜,给你煮点粥暖暖胃。”谢珧华迅速进入了男友的角色,温情脉脉吻了吻她的额头,“要是你害怕,就先睡一会儿,等你睡醒了,我就回来了。”

  “那你快一点,我就给你十分钟。”她恋恋不舍地。

  “好。”谢珧华稀罕摸了摸她的脸颊,温柔的勾唇一笑,像是对着他心爱的、有些任性的美丽妻子。

  这个时候,谢珧华倒是意外表现出男饶成熟冷静一面。

  毕竟知心弟弟这个角色,他早演腻了。

  他可以不用再压抑自己的欲望,无论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

  那个在梦中花海躺在他身下羞怯微笑的女孩,迟早有一,他会让臆想的场景变成真正的现实。

  欺骗一无所知的人,是一种很卑劣的行径,可他不在乎,达到目的更重要。

  等他们生米煮成熟饭,有了家庭跟孩子,她就算恢复了记忆,也无法割舍这段开花结果的感情经历。

  到时候他再装个可怜,使出一些苦肉计,让孩子们帮忙求情,她还能那么坚决吗?女人一旦犹豫,就会心软,而一旦心软……

  谢珧华微微一笑。

  她会是永远的谢太太。

  他关上房门,傅母拎着一大堆东西迎面走来,身后还跟几个男生,专门是来探望。

  “我儿媳妇怎么样了?”

  “嫂子没事吧?”

  谢珧华接过傅母手上的袋子,犹豫了片刻,一脸沉痛的,“大概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她现在暂时失忆了,把我当成了男朋友。你们在她面前先不要提老大的事情,免得她情绪更不稳定。”

  傅母瞠目结舌,“失忆?怎么会这样?”

  她正想他“冒充”琳琅的男朋友会不会不太合适,那个爽朗的大男孩似是对傅母无意提起,“从昨晚到现在,老大都是关机状态,可能是正忙着呢。”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