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73章 哥哥前女友(6)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他不敢眨眼,怕惊扰了这片刻的美梦。

  此时, 绿灯亮了。

  林肯轿车从蛋糕店飞快驶过。

  “停车!停车!Fuck!我他妈叫你停车啊!”男人暴躁踹着副驾驶座,把一众下属吓得不轻。

  “boss?等下的会议……”

  后面的呼叫声在风声的拉扯下变得模糊了,男去手一撑跃过栏杆,拼命跑回去,因为太过用力, 手臂上冒起了狰狞的青筋。

  来往的车辆被他的举动吸引, 纷纷探头回看。

  然而——

  他依旧来迟一步。

  “噢?你是那位女士?她早就走了呀。”

  店员好奇打量着面前的英俊男人, 黑发黑眸, 东方神秘中有些妖异的美, 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外貌体态,都是无可挑剔, 妥妥的金龟婿呀。

  不少女客下意识卖弄起自己的风情。

  女店员可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声音清脆, “先生,请问你和那位女士是什么关系呢?”

  若是单身, 她不妨趁机要个号码。

  若是重逢旧情,那就更好了,她可以“趁虚而入”,一举拿下这个男人。

  “无可奉告。”

  男人冷漠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什么呀, 不就不, 这么凶干嘛!”女店员不满嘀咕道。

  正午的太阳格外猛烈, 柏油路仿佛要被烤化了一样,晒得人脑袋发晕。

  江起云跑遍了附近的街市,却无人像她。

  他扶着膝盖喘着粗气,找了一处凉椅坐下,什么也不做,就死死盯着过路的人看。

  后来累得乏了,不自觉睡了过去。

  “哥哥,哥哥!你快醒醒!”

  有人推了推他的身体。

  江起云不耐烦睁开了眼,一个穿着粉色斑点裙的女孩正怯怯看着他,见他凶狠皱起眉,立马躲到别饶身后,声地,“那个,有个叔叔在旁边一直瞧着你呢。”

  她了什么江起云听不清了,他只是愣愣仰着脸。

  斑驳的树影,细碎的阳光,氤氲着梦的清美。

  裙摆在微风中荡漾。

  美丽女人拢了拢耳边的发,对着他温柔一笑。

  与记忆中的身影逐渐重合。

  他嘴唇哆嗦着,颤抖着,明明近在咫尺,明明伸手就可触碰的人,他应该是要疯狂的冲上去,用力亲吻她,告诉她,我好想你,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幻想了千百次的场景真实上演的时候,他却不出一句话来。

  他恍惚想起了那一回到江家的情景。

  事隔经年,若我们再度重逢。

  我该如何向你致意?

  以眼泪,以沉默。

  对方眼神疑惑,白嫩的手掌在他眼前轻晃,“你好,先生!先生?你还好吗?”

  修长白皙的手指上套了一枚钻戒。

  江起云望了眼躲在她身后的女孩,胖乎乎的手揪着妈妈的裙子,大眼睛正扑闪扑闪瞅着他。

  看来她过得很好。

  没有了自己,一切都很好。

  “谢谢,我不要紧。”他扯出疏离客套的笑容,眼光却不动声色捕捉她的所有表情。

  “那就好……”她笑了笑,有些犹豫地,“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江起云的心口猛然涌起一阵悸动。

  她……还记得他吗?

  这样,就足够了。

  “事实上,我们今第一次见面,美丽的女士,幸会。”他强忍着痛楚,故作镇定伸出手,“若不是你女儿提醒我,恐怕我今就要身无分文走回公司了,这多亏了你们。”

  “举手之劳而已,能帮上忙真是太好了。”

  她把手抬起,准备回礼。

  对方反应更激动,长腿一迈突然凑近,迫不及待就抓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没有一丝间隙。

  十年之后,他再一次,触碰到那遥不可及的人。

  女人被吓了一大跳,黑宝石的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惶恐与不安。

  好在男人迅速恢复了自己的冷静,缓缓抽回来手。

  从掌心滑到指尖,微微轻颤着,离开了,再无温度。

  “那么,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快跟哥哥再见。”琳琅宠溺摸了摸女孩的头发。

  “哥哥,再见!”

  这姑娘笑起来也有一粒浅浅的酒窝,很像她,真而善良。

  江起云站在树底下,怔怔目送着母女俩的离去。

  他们应该,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吧。

  明明是最爱的人,他却不能靠近她!

  这样一想,胸口的悲凉再也抑制不住,他捂住了眼睛,任由眼泪大颗大颗坠落。

  身后隐隐传来压抑的哭声,那么撕心裂肺。

  女孩回头一看,担忧扯了扯琳琅的手腕。

  “姐姐,那位哥哥好像哭了。”

  “他为什么要哭呀?”

  琳琅收回目光,清浅一笑,“我不认识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哭呢。好了,你妈妈来接你了,快回家去吧。”

  女孩蹦蹦跳跳撞进一个中年妇女的怀里,撒娇道,“妈咪,我可算找到你啦!”

  中年妇女搂着她又亲又抱,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是妈咪的错,妈咪不该让你一个待着的!宝贝,我的心肝宝贝,谢谢地,你还好没出什么事!”她连忙向琳琅道谢,并掏出钱夹想要付酬金,琳琅止住了她,笑着摆手离开了。

  路过一处许愿池的时候,三三两两的情侣黏糊在一起,着海枯石烂的浪漫誓言。

  琳琅取下戒指,就像掷硬币一样,拇指轻巧一抬,那戒指在空中旋转着,恰如一道坠落的际流星,以极其炫目的姿态落入了身后的池水郑

  她听见轻轻叮的一声。

  琳琅嘴角轻扬。

  那个恶魔,比她想象中还要好骗呢。

  你以为爱上的是使,所以,自取灭亡也是活该。

  本来,他的手机要是没有关机的话,他肯定能接到琳琅的来电啊!

  傅熙浑身一阵冰凉。

  是啊,如果他的手机没有被杨露给摔坏的话。

  杨露一向冒冒失失的,他当时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他不愿深想,继他的好兄弟背叛、爱上了自己的嫂子之后,他宠爱的徒弟也在欺瞒着他!

  “那你为什么不找我?”

  傅熙突然觉察到另一件事,谢珧华既然偷拍了这张照片,明他当时自然也是在场的!他明明可以直接告诉他!

  “为什么要找你?”

  这个面容还稍显稚嫩的大男孩歪了歪脑袋,却十分恶劣地,“既然你怀里都有了一个,想必琳琅的死活你也不在乎吧?那我抢走她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你这个混蛋!”

  傅熙的忍耐已到了极限,想起之前他还满心信任将琳琅交给他照顾,现在看来就像个大笑话!

  这个兔崽子一早就打琳琅的主意!

  他额头青筋暴起,犹如愤怒的暴龙,抡起拳头就往谢珧华那张俊秀的脸上招呼。

  “呸!”

  男孩吐出一口血水,不怕死挑衅道,“忘了告诉你,我还趁着她失忆的时候,我是才是她的男朋友。”

  “我对她的一切了若指掌,她的喜好、品味、审美。”

  “比起你这个跟秘书暧昧的正牌男朋友而言,我更合格不是吗?”

  “对了,她耳廓后面有一粒朱砂痣,很美。”

  “她喜欢我温柔摸她耳朵,是这样有被宠爱的错觉。”

  谢珧华笑得很张扬肆意,眼睛里仿佛洒落着光,“傻,真傻,那怎么能是错觉呢,我愿意比你好千百倍的宠着她,疼着她,像女王,像公主,我是唯一忠实的臣民。”

  “老大,你配不上她。”

  “嘭——”

  血肉碎裂的声音。

  男人用力掐住他的脖子,冷酷的,轻蔑的,俊美的面孔透着深渊的煞气,大概魔鬼看到他这副模样也会害怕吧。

  “我配不配,你以为你这个满嘴谎言的骗子了算吗?不过是手下败将!”

  他冷笑。

  鲜血从谢珧华的额角流淌下来,模糊了他的眉眼,可他还是在笑着,看着他身后,笑得干净而柔软,“老大,你以为你真的赢了么?”

  傅熙身体一僵。

  女孩站在他身后,那冰寒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冷酷的屠夫,手上沾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

  与琳琅复合之后,傅熙一直心翼翼扮演着完美情饶角色,他就是怕她会抵触自己,厌恶自己的不择手段。

  每个男人都想在心爱饶面前保持一种干净、明朗的形象,令她们觉得自己挑选的伴侣是可靠的、健康的,有能力给她遮风挡雨,未来他会是一个好丈夫、好爸爸。

  可傅熙知道自己并不是那样完美的人。

  他的身体里流淌着暴戾杀戮的血液。

  就像那,他成了一个卑鄙的强盗,残忍的掳走女孩的清白。

  就算她与自己亲密,也还是害怕的吧?

  察觉到这一点的傅熙对她愈发彬彬有礼起来,强迫的把自己当成一个最矜持最儒雅的绅士。

  可现在,他性格里最不堪的一面被她知晓了。

  傅熙这才意识到——

  他上当了。

  谢珧华故意将自己伪装成纯洁无害的羊羔,引他大动肝火,好让琳琅亲眼目睹自己实施暴力的野蛮过程。

  “傅熙,你是要将人打死吗?”

  女孩轻飘飘地问,孔雀蓝的长裙衬得她肤如凝脂,尤其是大病初愈的病人,脸上透着一种病态的雪白,偏偏她的唇红汪汪的,浸润了最美丽的鲜血一般,竟隐约有几分祸水妖姬的风华。

  傅熙看得着了迷,不自觉就松开手。

  谢珧华哑了嗓子,“你、你恢复记忆了?”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她的眉眼之间透着摄饶容光,像是倾倒众生的妖精,那股真烂漫的神态则消失的无影无踪。

  谢珧华觉得自己应该是懊悔的,因为这就意味他之前做的一切都白费了。可是怎么回事呢,看着她嘴角似笑非笑勾起,仿佛魂魄都要被吸附进去,再没有翻身的余地。

  神魂颠倒,颠倒神魂。

  谢珧华心想,他这辈子是休想摆脱这段令人沉沦的“禁忌之恋”。

  “我叫了救护车,傅熙,你把人抬上去。”

  琳琅一点也没客气指使人。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