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68章 城主前女友(1)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红妆十里。

  锣鼓喧。

  搁在膝头上的手指轻微一动。

  琳琅睁开了眼, 触目是鲜红的颜色。

  唔,成了新娘子?

  她伸手折开了丝绸盖头, 轿子摇晃着, 那垂下的帷幕也摇摇晃晃, 那道马上的人影映入眼帘。

  新郎红衣墨发,风华绝代。

  琳琅安心了。

  作为一只颜狗,任务者的容貌会影响到她的发挥。

  长得越美,嗯, 越往死里虐。

  毕竟,姐姐最喜欢的是辣手摧花了。

  她想着, 又有些惆怅, 如此美人, 不能跟基友一起玩,真是太遗憾了!她这次不凑巧,回去了对方还在任务中, 琳琅只能哭唧唧去玩弄她的煤球,还雄心壮志给它立了一个月减三斤的目标, 把胖猫给折磨得生不如死。

  顶着某猫哀怨的眼神, 琳琅就开开心心来做任务了。

  哎哟,这次的剧情蛮有趣的哟。

  祝家有无央,颜貌如舜华。

  若得此人心,三生愿为尘。

  祝家一直把持着无双城, 祝无央十八岁接任城主之位, 打马游街时少年的惊鸿一瞥, 令他成为全城少女的春闺梦郎。

  这首童谣也就渐渐流传开来。

  祝城主风华无双,如今他新娶美妻,不知惹哭了多少女郎。

  琳琅一路上都听见少女隐隐的啜泣,竟还有人对着她破口大骂。

  哟,这滔醋海,是要把她给淹死么?

  若是这些女孩子知道,她们倾国倾城的祝城主将人娶回去,是为了给他妹妹当祭品,不知作何感想呢?

  祝无央有一个亲生妹妹,祝锦瑟,从病魔缠身,养成了娇娇怯怯的性子。祝家父母很早过世,幸而长兄年少聪慧,一己之力抗下了所有的质疑,令妹妹得以真无邪长大。

  可祝锦瑟的身体一比一差,眼看要活不过十八岁。

  有一个紫衣道士上门,至亲之饶心头肉可治愈姐的顽疾。

  祝锦瑟自然不愿她的亲生哥哥为她丧命。

  后来,两人商量出一个办法。

  娶一个新娘子进门,待她十月怀胎瓜熟蒂落之后,便用那婴儿的心头肉为她续命。

  祝家前脚放出城主欲要娶妻的消息,后脚就有无数媒人蜂拥而至。

  其中便有甄家的姐,甄琳琅。

  甄家只有一女,疼宠如珍宝。

  姐姿国色,仿若神仙妃子,甄家二老总担心幼女容貌太盛,恐会招惹恶饶哄抢,就将人养在深闺里,只待成年之后,再替她觅一位如意郎君,从此一生平安顺遂。

  但二老没想到,他们千防万防,没想到会将最疼爱的女儿送入虎口,生下的孩子还没来得及抱一下,便被她的夫君抢了去,挖下心头肉,供他妹妹续命。

  甄琳琅无意间知道了真相,当场昏厥过去,再也没有醒过来。

  啧,真渣。

  做这种亏心事,就不怕招雷劈么?

  不过老向来是不开眼。

  琳琅下了轿子,牵着红绸带的另一头,有她的新任夫君领着,踏进祝家的大门。在这个富丽堂皇的深门大院里,曾经葬送了甄家姐对爱情最美的期盼。

  新婚之夜,一见钟情。

  她真的以为,两人能够携手余生,白首不离。

  可谁能想到,在枕边温存的人,竟能毫不手软用自己的孩子做了血引。

  “我听见了呢。”她轻声道,如掠过的清波,干净,清透。

  冤魂索命的声音。

  祝无央脚步一缓。

  她的手如玉瓷一般,那绸带红汪汪的,映得愈发洁白无暇。

  “一拜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在司仪的指引下,新人相对而拜。

  她折柳下腰,款款行礼。

  祝无央隐约看见大红盖头下,他的新婚妻子微微扬起的嘴角。

  红唇姣好,春/色无边。

  没想到竟是个美人儿。

  他如此想到。

  “礼成,送入洞房。”

  随着新娘被喜娘搀扶回房,祝无央在外头招待来客。作为一城之主,他为人素来清冷威严,也没有多少人敢闹他,几杯烈酒下肚之后,他就被人“恩准”回房了。

  毕竟人生有四喜,洞房花烛夜更是头等大事。

  床沿边,新娘安静待坐。

  盖头下的殷红流苏微微摇晃,有一种袅娜轻盈的美。

  祝无央取了金盘里的如意,正要掀开。

  “且慢。”

  她的声音婉转轻灵,听了便叫人心生欢喜。

  “夫君,你我第一次相见之前,可否答应妾身一个的请求?”

  他微微皱着眉头。

  最终还是道,“但无妨。”

  “夫君先坐。”

  他顿了顿,依言坐到了床边,离她还有些距离。

  夫君大饶警惕性很高嘛。

  琳琅微微一笑。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彼此猜猜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如果妾身猜对了,夫君要答应妾身一个愿望。妾身想要明月,夫君就不能用萤火哄我。”

  祝无央挑眉,“那若是你输了呢?”

  “那……”

  “妾身,任凭夫君处置。”

  “绝不反抗。”

  她轻绕舌尖,吐出的话语带着一种甜腻的诱惑。

  祝无央竟觉得心脏微微酥麻。

  “好。”

  他应了。

  不过是一场游戏,还能输到哪里去?

  “那么,妾身就先开始了。”

  可不要,输的太难看哦。

  琳琅伸出手,轻轻攀上了男人放在膝盖上的大掌。

  对方似乎惊了一下,又迅速恢复冷静,由她的指尖掠过掌心。

  他垂眸。

  “夫君脉搏沉稳有力,掌间有茧,想必是习武多年,杀敌无数。”

  他嗤笑一声,“这些事你到外头打听一下,谁人不知?”

  琳琅沉默了片刻,却——

  “疼么?”

  “什么?”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上面有三道见骨的疤痕,若是再深一寸,夫君的手便要废了,那人可真是狠心呐。”

  她指如青葱,温柔拂过狰狞的伤口。

  “日后若是疼了,夫君可不要强忍,我既是你的妻,便要同担苦厄,生死不弃。”

  祝无央下意识就想抽回自己的手。

  奈何他挣扎的力度太轻,琳琅几乎没怎么费劲就重新抓回手中,另一只手则是顺着胳膊往上走,挨住他的肩膀,笑着,“夫君肩膀宽厚强健,定是顶立地的好男儿。”

  祝无央抿了抿唇。

  他不是。

  他是一个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冷血之人。

  对方的手指轻轻滑动,触摸他的额头、眼睛、鼻子。

  “夫君庭饱满,福泽深厚。”

  “夫君剑眉星目,湛然若神。”

  “夫君……”

  待她的指尖抵在了男饶唇间,却哑然失声了。

  像是害羞垂下了脖子。

  流苏晃得有些厉害。

  他突然升起一种逗弄的心思。

  “怎么不话了?”

  他一开口,嘴唇也动了,仿佛在轻吻一样。

  这算是反撩么?

  琳琅眉眼带笑,“妾身猜完了,现在要轮到夫君下场了。”

  她轻轻拉过男饶大掌,从盖头下探了进去。

  祝无央触到了一张细腻如粉的脸庞。

  温热,柔软,润泽。

  心里顿时滋生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在琳琅之前,他这双手,只摸过妹妹的脸。

  妹妹疾病缠身,脸色惯常是苍白无血的,没有多少的温度,像是冰块一样。

  而她不同。

  很鲜活。

  手指仔细抚摸着她的眉眼,他几乎能想象出这饶模样。

  杨柳细眉,琼鼻玉唇。

  祝无央的长指一顿,不知是什么心思,停在了对方的红唇上。

  “夫君?”

  约莫是停留的时间太长,她诧异问了一声。

  朱唇开合之间,吐出一抹热流。

  祝无央眼神微微幽暗。

  琳琅只觉得眼前一亮。

  盖头滑落。

  烛光摇晃间,男子飞眉入鬓,一双丹凤眼潋滟生辉,轻易让人迷了心智,沉溺在他的美色之下。

  可这位风华绝代的无双城主此刻却失神了。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夫君,妾身有礼了。”

  她盈盈一笑,眼中秋波流转,脉脉含情。

  从此再无绝色二字。

  “嘭嘭嘭——”

  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旖旎氛围。

  祝无央垂下了眼,浑身的冰冷气息更重了些,“进来。”

  来人是祝家二姐的贴身丫鬟,玉雀。

  “主子,姐发病了!您快去看看吧!”

  丫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祝无央立马站起来,连披风也不拿,直接往外走。

  那个跟在他后头的丫头偷偷转过脸,朝着琳琅露出挑衅的笑容。

  呵,这个喽啰有些张牙舞爪呢。

  是狗仗人势么?

  看来这位体弱多病的姑子,也不是好相与的呢。

  琳琅眼中笑意加深。

  与人斗,其乐无穷呀。

  男人迈过门槛的一瞬间,突然转过身。

  回头一看,是她眼中深情的眷恋。

  他一愣。

  对方也呆了一呆,似乎没想到他会转头。

  眼中的情绪还来不及掩饰,显得有些狼狈。

  “你,好好歇息,今也累了。我看完锦瑟,便回来了。”他声色清冷,可琳琅听出了几分安慰的味道。

  于是,他眼中的那张美丽容颜,陡然绽开笑意。

  如烂漫的山花,娇艳迷人。

  男人啊男人,你的名字叫心软。

  到时候,可别怪我下手太狠哦。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