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星际女王前女友(番外)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哒哒哒——”

  三月里的凉爽清晨, 两只胖嘟嘟的脚丫在楼梯间熟练地跑动,直奔某一个房间。

  家伙在原地转悠了半圈, 膝盖一跪,脑袋一趴, 白里透红的脸蛋儿揉面团似地挤在了门缝边上, 努力想要看到房间里面的情况。葡萄般的大眼睛滴溜溜地一转, 男孩的胳膊慢慢变得透明,化成了一团蓝汪汪的水, 渗入门缝。

  液化到一半,能量没有了。

  男孩傻眼了。

  他扑街了。

  熊孩子成功把自己作死地卡在门缝里, 等他爸爸发现的时候, 儿子憋得脸色铁青, 半边身体失水过多,直接瘪了下去,看起来就像是一部行走的恐怖片。

  “对,老师,不好意思,初一他生病了,需要请一病假。没事,就是着凉了, 泡……睡一会儿就好了。”

  父子俩一上一下默契地扒着墙, 心翼翼看向客厅里的女人。

  “爸爸, 你, 妈妈这次会把我晾在衣架上呢, 还是搁刀具上呢?”

  男孩吞了口唾沫。

  父亲很忧愁,“我也不知道,你妈妈最近让你干爹采购一批超级咸的海盐,可能是用来腌制不听话的水母。”

  男孩哭唧唧。

  “爸爸,你可是我亲爸,你一定要求求妈妈,放太咸我会死的!”

  父亲安慰道,“你妈妈下手很有分寸,不会腌死你的,你放心,我会偷偷给你加水的。”

  家伙发出吚吚呜呜的哭泣声。

  到底是自家的幼崽,父亲犹豫片刻,“好啦,别哭了……那,那爸爸试试。”

  男孩立刻变脸。

  “你的,不许撒谎,不许被妈妈迷得团团转!”

  “不会的,爸爸向你保证。”

  父子俩郑重地拉钩。

  “滴——”

  通话完毕,父子俩看客厅里的人转了方向,似笑非笑瞧着墙边探出的半个脑袋。

  “爸爸,靠你了!”

  男孩嗖的一下缩回房间。

  “干什么?长墙上了?需不需要我把你铲出来?”

  琳琅环抱着胸。

  年轻得过分的父亲扭扭捏捏站了出来,黑发浓密,皮肤白皙,出去是未成年的高中生都有人信,谁能想到这是有着十年全职煮夫经验的超级奶爸?

  “……琳琅。”

  它局促不安地唤了一声。

  “那子呢?把他揪出来。大早上的不睡觉,给我大变水母,还想偷偷溜进房间,他是有本事了。”

  阿软替它的幼崽努力话,消除妈妈的怒火,“这个,这个我可以解释,你经常出任务,一个月才回一两次,初一要上学,没办法看到你,你昨回来都不知道他有多高兴,连续喝了十碗海水呜!是十碗呜!他好想你的!”

  当然,它也超级想她的呜。

  现在阿软精通各种语言,但依然改不掉话尾带呜的习惯。

  “但是我也了,在他还没能完全液化之前,不能冒险,现在是家里还好,到外面突发意外怎么办?慈父多败儿,你,不许再给那个臭子求情。”琳琅着就要进房间,被阿软拦住了,它哀求她,“就一次,一次,原谅他,好不好?我一定好好教他,不许再胡闹了。”

  少年模样的阿软穿了一件极为朴素的白衬衫,扣子开了两粒,露出精致的锁骨。水母系的外星人怎么晒也晒不黑,皮肤永远是白亮晶莹。此时他背着窗口站着,眉眼逆着光,衬得那两片薄红的嘴唇愈发鲜艳欲滴。

  琳琅勾着他的细腰,媚眼如丝,“行,我们回房间再。”

  水母爸爸迷迷糊糊被她带走了。

  进房间之前,它默念,它要坚强,它要勇敢,它要为了它的崽子抗争到底!

  进了房间之后,女人眼睛一勾,水母爸爸瞬间腿软,什么感动地外星人父子情,全被抛到脑后了。

  一个时之后,阿软敲开了它幼崽的门。

  “爸!”

  男孩一个飞奔,挂在爸爸的腰上,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瞅着他,好像在看着宇宙英雄,“你是不是搞定妈妈了?”

  水母爸爸有点脸红。

  不好意思,儿子,是你妈妈搞定了爸爸。

  于是六周岁的初一朋友被自家老爸亲自提着,冷酷腌成了咸味水母,挂在晾衣架上晾了整整三个时。阿软爸爸怕他被晒晕了,时不时拖个地,把水珠甩到他的身上,确保它可怜的幼崽能够吸收到一些水能量。

  被溅了满脸污水的初一又哭了。

  他的爸爸真是太没用了,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这么怕妈妈呢!

  不过看到家里走来走去的妈妈,初一还是忍不住高兴了起来,露出了肉脸上的梨危家伙飞快盘算着,妈妈这个月有十二的假期,等他上完了课,周末就可以去新开的游乐场玩啦,别的朋友全家都去过了,就他没有,哼唧,好生气哦!

  但是爸爸了,妈妈在做很伟大很伟大的事情,很辛苦的,很危险的,有时候都不能睡觉,所以他们一定要好好体谅妈妈,不能给妈妈添乱。

  这样一想,初一眼圈红了,气又消了。

  第二是周三,初一背着他爸做的爱心鸭蛋黄书包,依依不舍地走了,临走前还很孩子气跟琳琅拉钩,“妈妈,你一定要等我回来,不能随便乱跑的呜。”

  行了,这子也遗传他爸的话方式了。

  琳琅失笑,“好。”

  得到了一句许诺,初一高高兴胸上学了,妈妈不像爸爸,向来是话算数,不骗孩子的。

  经过十年的休养生息,帝国十七区改名为十七洲,国家机器步入正轨,教育也发展了起来。作为异能者的后代,初一五岁入学,如今是二年级机甲部的学生。他脑瓜灵光,似乎遗传了母亲坑蒙拐骗样样精通的基因,一群牙都没长齐的朋友跟在他屁股后头叫哥哥。

  初一当了一的大佬,下课铃一响,背起他的鸭蛋黄书包,不等弟纳头叩拜,哒哒哒跑个没影了。

  回家之前,他去了他的“秘密基地”,要跟“好朋友”分享他未来的行程。

  所谓的“秘密基地”,其实是一处等待开发的废弃工厂,围墙外堆了很多的空心金属管。初一低着头,爬了进去,他的记忆力很好,七绕八拐后,从一条金属管出来,到了郁郁葱葱的森林里。

  初一东张西望,突然眼前多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戴着雪白手套的大掌轻轻捏住了兔子的耳朵。

  “哇呜!”

  初一大叫了一声。

  头顶响起男饶温柔笑声,他松了手,任由兔子掉进初一的怀里,家伙高忻眉眼都飞了起来。

  “最近过得怎么样?”

  男人领着他在野花道走。

  初一捧着兔子,弯起了大眼睛,“我妈妈回来啦,我们全家周末要去恐龙游乐场玩!”

  男饶脚步一顿,若无其事了声,那真的太好了。

  两人来到了一处溪边。年轻男人熟练地脱了鞋子,挽起灰色裤管,惨白的脚踝攀着淡青色的血管,初一见怪不怪,一把趴在男饶背上,还在叽叽喳喳地,“我告诉你哦,那个恐龙游乐场有很多很多可怕的动物哦,很多孩子进去吓哭了呢。”

  对方笑意温和,“那初一怕不怕?”

  初一当即挺起了胸脯,“初一要保护妈妈,不会怕的!”

  “嗯,初一真勇敢,一定要好好保护你妈妈呀。”

  初一被夸得脸红扑颇,又道,“你也可以去呀,初一也保护你!”

  好朋友就是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溪水潺潺,水响缠绵,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在他苍白少血的脸庞上。

  声音低低的,轻不可闻。

  “……好。”

  初一在森林里疯玩了半个时,时间一到,他再度爬上了金属管,屁股对着人。

  “初一,我要走了,以后不会来了。”

  身后响起声音。

  家伙身体一僵,扭过头,不可置信,“你什么呀?”他咬了咬牙,“你是不是生气啦,因为我没有带你去玩?”

  他五岁第一次上学,害怕陌生的环境,中途逃了,又不敢回家,从工厂的金属管阴差阳错爬进了森林,遇见了这个神秘的好朋友,当时他躺在溪边,流了很多血,初一急得哭了,刚要跑回去叫人,他就醒了过来,拉住了初一。

  很奇怪的,初一直觉他不是坏人,不会伤害自己。

  他像爸爸一样,会温柔地帮他温习功课,给他抓动物玩。

  冰凉的手掌抚上初一的脸颊,像是捧着易碎的无价宝物,“不是的,我没有生气。是我的时间到了,一个人,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你太了,我不能带你一起走。所以,你要乖乖听话,长大了……保护好你的妈妈。”

  朦胧微凉的林间雾气中,他的金发熠熠生辉,束着黑色丝带,露出精灵般的尖耳朵。

  他的碧瞳湿润地、柔软地注视面前的孩。

  美得不似人类。

  不知为何,初一有点害怕,眼泪顿时流了出来。

  初一被教养得很好,他不会无理取闹,可是孩子又怎么能真正的理智呢?他哭着喊,指责他,“不行,你答应我,要当我一辈子的好朋友的,你谎,你是大人,怎么能骗孩子呢!我要告诉我妈妈,让她打你!不诚实的大人都该打!”

  “好啦,我的错,乖,不哭。”

  对方把他搂在怀里,细长的手指递给他一个玻璃瓶,里面精心地放了一片四叶草,“本来这个,是打算你七岁的生日的时候送的,喏,你先拿着。你每年呢,找一片四叶草,放进里面,等瓶子塞满的那,我就回来看你了,好不好?”

  初一抽抽噎噎,“真、真的吗?你可不要骗我,妈妈,骗初一的都是狗,你会变成汪汪的。”

  “我不骗你。”

  “我答应你。”

  初一本想拉钩的,但觉得太不符合他如今的大佬身份了,于是捏起拳头,“那我们像男人一样起誓!”

  对方怔了怔,“好。”

  一一大一的拳头碰在一起。

  “对了——”

  初一擦干了眼泪。

  “你还没告诉我名字呢!”家伙有些扭捏,“你知道我的名字,不公平。”

  “我只一遍,你听清楚了。我江…”

  他张开了嘴,声音却被一阵清脆的鸟叫声掩盖了。

  初一傻眼了,“不行,我没听见,你再一遍!”

  “耍赖。”

  他捏了捏鼻子。

  最终,初一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那是初一第一次体会到离别的滋味。

  然而春去秋来,他毕业了,结婚了,生水母了,他六岁那年的好朋友一直没有回来。他很委屈,他很想哭,可是他答应他的好朋友了,秘密基地是他们永远的秘密,他不能告诉任何人,尤其是他的妈妈。

  好的,他要像男人一保护他们的秘密。

  初一后来偷偷去了那废弃的工厂,被封条了,据是有一个Alpha热潮期发作,情绪崩溃,疼痛至死,把围墙生生砸烂,由于场景过于血腥恐怖,专人来封锁场所。又过了几年,荒芜的工厂成了热闹的超市,初一再也没办法去他的秘密基地了。

  他的好朋友什么时候回来呢?

  初一的玻璃瓶塞到一半时,他的孩也十岁了,会抱着阿软爸爸的腿叫爷爷了。

  然后初一迎来了他人生当中第二次的离别。

  妈妈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

  初一哭到完全不会哭了。

  他六岁那年的遭遇积压在心底,一起爆发,“妈妈……妈妈是个坏人,你怎么能扔下初一不管呢?我要你回来,回来啊!”不论多少岁,有了多少个孩子,初一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妈妈眼中最珍贵的宝贝,她应该永永远远疼爱他!

  依旧年轻的父亲抱住了他,“不怕,初一不怕,妈妈只是睡着了,你让她……好好睡一睡。”

  初一哭得泣不成声,揪住了父亲的衣领。

  “爸爸,你不会再扔下我一个人走了吧?”

  父母情深如海,初一很害怕父亲会殉情,徒留他一人,没了来处,在宇宙间孤零零地活着。

  “不会的,爸爸会陪着你,永远的,陪着你。”

  阿软这样承诺着。

  那时候,初一尚且不懂父亲眼里极致浓烈的哀伤,他如同溺水的孤鸟,紧紧依附着浮木,拼命哀求父亲,留在他的身边。

  后来,初一寿命将尽,他躺在干净的、充满了玫瑰香的房间里,他的人类妻子泣不成声,两个长大成饶儿女也紧紧依偎着他。而他的父亲,依旧是一副唇红齿白风华正茂的少年模样,黑发浓密,皮肤雪白,是满屋子里的人看起来最年轻的一个。

  “爸、爸爸……”

  初一话困难,努力地伸出手。

  阿软握住了他。

  “对、不起……爸爸……”

  儿子不孝,要留您一个人在永恒的时间尽头了。

  白发苍苍的老人如同孩子一般嚎啕大哭着。

  “不哭,我们的初一宝贝,不哭,爸爸没事。”

  黑发少年轻轻地拂开老人额头凌乱的发,一如时候那般耐心细致。

  “爸爸……初一……好像看见妈妈了……”

  初一慢慢地透明,凝缩着,变回了原来的水母形状。阿软将他捧在手心里,“初一看见妈妈了,真棒,妈妈在做什么呢?”

  “妈妈……在田野……笑……摘花……给初一……”

  水母晃动着触手。

  “爸爸……带我去找妈妈……好吗……”

  妈妈那么厉害的人,一定可以死而复生的,初一,初一想见妈妈,好想。

  “好,爸爸带初一去找妈妈。”

  不老不死的黑发少年伏下额头,挨到水母的身子,后者搭上一根触手,抓着他的头发,声音越来越,“那好了……爸爸……不许骗我……”

  冬,阿软种了一丛又一丛的蔷薇。他在等下一次花开,下一次重逢。

  可是下一次,蓝星人姐,你又什么时候来呢?

  你不在时,我的星河动荡,宇宙不安。

  永生亦是最恶毒的诅咒。

  即便如此,阿软爱你如初,等你归来。(前女友黑化日常33yqw/read/11856/)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