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星际女王前女友(42)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嘭——”

  琳琅被琥珀用力抛上了山坡, 远离了包围圈。

  她就地一滚, 稳住身形, 草茬刺得肌肤发疼。

  不远处的红公爵垂下眼皮, 语气阴冷。

  “来都来了,藏着就没意思。”

  琳琅敏锐察觉这个区域的诡异之处,她的异能竟然全被禁锢。她不再犹豫,取出腰间的双枪,调转方向,扣下扳机。嘭的一声,轮椅侧翻,红公爵却不知所踪。琳琅背脊一寒,反身一踹,脚踝被对方捏在手里。

  高大得近乎阴森的黑影覆盖了她。

  ——他竟然可以站立!

  “公爵大人隐藏得真漂亮。”

  琳琅不动声色扫了一眼他的腿。

  红公爵厌世的、讥讽的脸庞砌起一抹残酷的笑,“这还得多谢阁下的相助, 帮我清除了血瘤,勉强夺回了双腿的控制权。现在, 就让我好好报答阁下的废头之恩。”

  他大掌一紧, 欲要拧断琳琅的脚腕。她顺着他的力度, 来了个半空旋转,整个人滑了出去。

  马尾在空中散开,琳琅顺势抽出了发间的鞭子, 袭向公爵的喉咙。

  “啪!”

  一声炸裂的爆响, 红公爵单手握住了她的鞭子, 不顾掌心的割裂程度, 一节节收紧,硬生生把琳琅拖到面前,灰蓝的眸子扬着愉悦,他傲慢地笑,“看来你没了异能,也不过如此,真可惜,月亮了,你要被我宰割了。”

  “……月亮?莫非是你基因报告的缩写?”

  她突然问了一句。

  红公爵的笑容凝固。

  琳琅趁机盘上他的腰。

  公爵大人显然没料到她会出这样的路数,猝不及防,下盘不稳,脚步往后晃了一下。

  他下意识抱住她的腿。

  红公爵从没与女人这般亲密接触过。他十四岁投身军系,不是在训练就是在打仗的路上,家族为他订了基因匹配率89%的Omega未婚妻,不过因为他的信息素比较特殊,浓度低,热潮期就当是一场无伤大雅的发烧,根本不影响他的日常行动。

  帝国Alpha发作热潮期,拆家又拆人,而他性冷淡,没有试过为一个Omega发狂的滋味。

  除了白塔的那一次。

  她狡猾地吻了他。

  原来,他并非性冷淡,也并非不喜欢女人,他只是,没有遇上这个与他基因百分百契合的灵魂伴侣。帝国第一区失陷的那个夜晚,他首先去了一趟基因匹配局,调走了公民的基因资料,以及,不由自主地做了一份基因检测报告。

  他的身体跟基因都没有欺骗他。

  可是她会欺骗他。

  红公爵又想起与虫族谈判之时,她那嘲讽的神色,更显得自己自作多情。

  他少时荣耀,青年受辱,承受了一段曲折的命运,性情高傲而敏感,手腕要硬,心肠要狠,不容得任何人侮辱他的自尊。

  当时他几乎是恼怒地收回了自己的好感,决定要讨厌她一辈子。

  事后冷静下来,红公爵又觉得自己跟那些蠢货没什么区别,竟然会像个被女孩子一样闹起了脾气,还是那种约会时被男朋友放了鸽子的女孩儿。

  简直蠢得不能直视。

  如今,野玫瑰的干燥香气涌入鼻子,深入胸腔,那些被他强行按压下去的心绪再度潮湿地翻涌起来。

  你不能否认,见过宇宙的广袤与深邃之后,陆地上再漂亮的飞鸟也索然无味。

  ——他想要她。

  异常强烈的念头在心口炸开。

  不是“祂”,而是“她”。

  他不是以怪物的身份,而是以一个正常男饶身份,接近她,热吻她。

  像基因报告的那样,彼此做宇宙之中的唯一的救赎。

  在红公爵分神的时刻,鞭子被人再度抢了回去,甩在一侧屋檐的柱子上,她双脚借力,狠狠蹬了公爵的膝盖。

  两人一触即分。

  “嗬嗬——”

  连炮火中传出一串沉重的喘息。

  红公爵跪在地上,依稀能听见骨架坍塌吱吱呀呀的声响,黑色的军靴漫开猩红的血。前一分钟,琳琅高跟鞋装了机关,出其不意弹出利刃,裁中了红公爵的膝骨。这一刺也刺走了红公爵为数不多的动摇。

  他想留她,可她不见得会留下他。

  红公爵前所未有的清醒起来。

  走到这一步,他们基本是不可能的。

  不,应该,他们的阵营然对立,从来都没有凝结成“命运共同体”的“可能性”。

  是他犯了致命的错误。

  “你……很好……”

  红公爵的眼神淬了冰冷的寒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信息素骤然爆发,烈酒麝香如火焰般至烈燃烧,辛辣地灌进琳琅的喉咙,令她一时头昏脑涨。红公爵再度袭来,凭借着本能,琳琅一腿扫去,被人抓了个正着。

  “嘭——”

  两人一同抛进了身后那座腐朽没落的老房子。

  琳琅撞翻了薄脆的墙体,那砖块软得跟豆腐似的,碎成白沫,紧接着就是一股难闻呛鼻的气体。

  室内的空气不太流通,积着厚重的灰尘,像是许久都没有被清扫,琳琅一瞬间感觉到了那粘稠得过分的蜘蛛丝,勾缠住她的长发与旗袍,痒得脖颈立起了鸡皮疙瘩。玻璃窗灰蒙蒙的,根本透不出半点的光。

  而琳琅滚落在地,闻到了一股咸涩的血腥味。

  红公爵肩膀被洞穿。

  一只晶莹白皙的手掌探了出来,指尖湿淋淋地滴着血。

  他并不显得惊骇,咳嗽着,嘴角流血。

  “你们不是……一直……咳咳……”红公爵断断续续地,嘶哑的烟嗓在黑夜中阴冷得发毛,仿佛有人用指甲挠着玻璃窗,“很想知道……帝国的……终极秘密武器吗?”

  男人满含恶意。

  “现在……你看到了……”

  起来,帝国第二区的军事要塞之所以在建在这处偏僻郊外,也是因为秘密武器的存在。

  早在纪元之初,二十七个文明的厮杀之际,西洛帝国每建一个军事要塞,都免不了被间谍发现,从而被毁,唯有这一座建在第二区的军事要塞,二十六个文明根本不敢招惹。

  他们只知道,这栋腐朽没落的老房子活着一个永久的、诡异的、古怪的存在。

  没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那东西活了多久。

  ——因为,见者即死。

  当第十五个文明在这里同样折损了数万精锐之后,二十六个文明彻底远离邻二区的军事要塞,并称簇为“诸神之黄昏”,一个让人有去无回的深渊。

  红公爵有底气把琳琅诱到簇,是因为他相信,这个从帝国尚未成立便已存在的秘密武器,能让零号命丧地狱。

  男人感到一阵快意。

  苦心筹谋多年,不可一世的帝国终于被他弄垮了,而曾经落井下石的皇室成员与Alpha们沦为他们最不屑的战俘,将逐一品尝他受过的苦难。

  而他,他等待多年的灵魂伴侣,他的月亮,即使再怎么不情愿,也要陪怪物一起死了,死在这间结满蜘蛛网的破烂房子里。

  怪物有罪,月亮蒙尘,不正是生一对吗?

  红公爵倒在地上,愉悦地大笑起来。

  直到——

  他身后的那个古老的、血腥的、诡异的存在凝固在原地。

  “吚吚呜呜……?”

  琳琅听见了一串古怪的音节,虽然她听不懂,但里面的情绪传达得很饱满,那是惊喜的、激动的、不可置信的。

  蜘蛛丝跟灰尘再一次扑面袭来。

  琳琅呛得直咳嗽。

  “咦呜呜???”

  “咕噜咕噜???”

  “啵得啵得???”

  “唧唧??”

  琳琅木着脸。

  不好意思,她听不懂。

  对方焦急得跺脚。

  最后,那个东西试探性地放出了一根软乎乎的触手,心翼翼又紧张无措地点零她的脸蛋。

  琳琅挑了眉。

  家伙生怕她不高兴,嗖的一下收回触手,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阿软?”

  琳琅唤出了那个尘封的名字。

  “咦呜呜咕噜噜!”

  它冒出一串古怪晦涩的音节,细听有撒娇之意。

  琳琅伸出手,拍走对方脸上的蜘蛛丝,擦干积灰,少年唇红齿白,风华绝代。

  “阿软,你回来啦。”

  她有些不敢相信。

  少年呆了呆。

  然后,它下意识动了动自己放在腿边的手指,手心紧张地擦拭了一下裤子口袋。

  再然后,它抓住琳琅的手腕,掌心合着掌心,手指微张,十指交扣。

  唇红齿白的黑发少年弯下了膝盖,视线与她同等高度。

  “……蓝星人……姐……”

  他转动舌尖,努力地发出能令她听懂的星际语言。

  星云不够灿烂,窗户不够明净,而千年之后,艳靡的蔷薇也衰败灭绝了,厚重的尘埃甚至漂浮在空气之中,如此腐朽的、灰暗的环境中,唯有心意赤诚,不染丝毫的尘埃,干干净净的,一如既往。

  黑发缠着银丝般的蜘蛛网,那么狼狈不堪的模样,它完全没有介意,反而弯起了月牙般的眼睛,挺着胸脯,骄傲又自豪地。

  “是呀,阿软很了不起的呜,穿过断裂爆炸的中央银轨,越过314个危险星群,跨着480光年距离,终于终于,到了有你的未来。”

  纵然日月更替,星河变迁,我依然久候花开之时重逢之日。

  等待你摇曳生棕归来。

  等待你向我真实地笑。

  如今,花虽开败,可未来已来,阿卡斯的永生便已不再苦了。(前女友黑化日常33yqw/read/11856/)123xyq/read/1/1434/ )